全球围剿下的ICO 是否还能华丽变身

    28067
导读 越具备全球经济影响力的国家,越对ICO持保守或反对的立场。

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一个月过去了,大陆地区的二级交易市场相继完成清退和退币工作,已经突破5000美元大关的比特币在国内却归于寂静。

zcBMpkZlsJawmunAtGNm7V2qkvwA5spUKGUnV2Ru.jpeg

从全球范围分析,ICO大都在这一时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监管制约。9月底韩国也紧随我国强监管的步调,发布了全面禁止ICO的政策,韩国的ICO市场也彻底搁浅,此时网上又流传出有知名投资团队计划转战日本的消息,但熟悉日本金融领域的人都知道,日本虽然没有严令禁止ICO活动,但早在今年年初,日本内阁会议通过了《关于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的内阁府令》,其中规定,从事虚拟货币买卖和虚拟货币间交换业务的公司,需要在登录申请,在申请时需要提供包括3年内的收支预想、公司结构等各种信息。

可以看出,日本对待ICO活动虽不禁止但却选择了非常严格的登记筛选制度,在国内盛行的用白皮书ICO的方法,在日本根本行不通。

美国在监管ICO方面也拿出了与传统融资审查类似的方案。今年7月份,有消息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将在10月30日前对境内所有ICO项目进行与证券类似的监管,引起了美国ICO市场的巨震。

全球知名投资人蒂姆·德雷珀(Tim Draper)也第一时间在公开场合呼吁SEC为优质ICO项目“松绑”,但美国法律从业者称对SEC的监管做法并不意外,早在The DAO代币被盗案发生时,SEC已有意将该项目的代币认定为“证券”,最终该机构也证实了这一点,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认定,与The DAO项目联合发布的代币是根据其对证券的定义而获得的,而且该机构特别指出,以ICO筹款模式出售的其他代币也将授予类似的定义。

俄罗斯政府也计划禁止私人购买ICO发行的数字代币。俄罗斯财务部副部长Alexey Moiseev称,不会将数字货币视为真正的货币,并像监管国外货币那样对其进行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中俄美日韩相继落地监管实锤或放出监管信号时,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欧盟,却在ICO监管面前保持沉默,迄今为止,关于欧盟法律如何处理代币和ICO的问题,还未被明显提及。

欧盟之所以没有搭上ICO监管“快车”,原因大致有两点。首先,欧盟相关监管框架正在发生变化。许多法律是新制定的,正在不断更新或正在重建。

其次,欧盟的形势相当复杂,要同时兼顾欧盟层面和成员国层面,许多关于前者的法律尚未在后者上实施。

欧盟现有28个成员国,成员国将部分国家主权交给组织,主要集中在经济方面。但在立法方面,各成员国使用自有的法律体系。如果欧盟推出有关ICO监管的政策,很可能导致各成员国之间的监管不一致,因此,欧盟并没有对ICO发出强烈的监管或支持的信号,但各成员国已就此做出了不同的表态。

正因此,我们看到作为欧盟成员国,立陶宛央行在今日(10月12日)独立发布了ICO监管指南。

法国也对外发布即将对ICO进行监管的消息,本月法国金融市场管理局(AMF)负责人称:“我们想要就ICO问题尽快发表立场”。

而正在胶着于“退欧”进程中的英国,也对ICO的风险提出了类似的担忧。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将ICO定义为“风险很高的投机性投资”而对于ICO是否应该纳入机构监管范围,FCA则称如果ICO项目中有传统投资企业介入,就需要接受FCA的监管。

上文提到的国家,不同程度的表示出对ICO对现有经济造成冲击的担忧,但也有一些国家对ICO表达出更加中立,甚至欢迎的立场。

加拿大金融监管当局称,鼓励有条件的企业主动与政府联系,讨论ICO监管的可能性,还进一步邀请那些有兴趣启动ICO的公司进入“监管沙盒”,通过这种制度,新金融产品可以在有限的环境下进行测试。

而在拉美地区,尤其是经济和政局不稳定的一些国家,对加密货币的接受程度更高。津巴布韦和委内瑞拉国内的法币不断贬值,民众越来越青睐比特币等加密货币。

不同国家,因为不同的经济和政治格局,而对ICO有着不同的立场。如新加坡和加拿大等更欢迎外资企业和移民的国家,对制定监管措施则越加谨慎;而如我国和美国,俄罗斯等已经形成较完整经济体系的国家,则对ICO行为更加严格。

因此,越具备全球经济影响力的国家,越对ICO持保守或反对的立场。

但监管趋严的走向,并没有马上反映到ICO融资中,原因仍与监管政策的缺失有关,尽管各大经济体连续放出ICO监管信号,但截止目前,除了中国和韩国发布了完全禁止ICO的政策外,还没有任何国家出台真正有关ICO的政策。

从全球范围看,ICO的热度也居高不下,据国外机构不完全统计,在过去一年里ICO融资额达到3.31亿美元,远超过风险投资的1.4亿美元融资额。

在ICO的出现和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问题,ICO“野蛮生长”引发了严重的泡沫化问题。闪电网络联合创始人称:“许多ICO项目表现出低成本消耗和高额的资金需求”。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也称ICO正处于泡沫期,数字货币大行其道的趋势无法持续下去。

ICO泡沫化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威胁日渐加大,但监管机构除了“一刀切”之外,似乎并没有找到更适合的监管措施,无论是将ICO发行的代币作为有价证券进行监管,还是在政府容许的范围内进行“沙盒”试点,似乎都不能扶持ICO更好的发展。

作为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的ICO项目,本质上就与传统融资有着天壤之别,在以太坊网络中发行的ICO代币,价格波动等风险因素有别于证券交易,因此美国SEC将代币资产化,并用证券法监管的行为略显粗暴。

而加拿大等国实行的“沙盒监管”正在小范围的试验中,它为ICO项目提供了成长的温床,且在政府可控范围内。但是将ICO当做产品进行测试的话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断则数月,长则数年。而等到ICO项目落地或成熟后,再评价“沙盒监管”这一政策是否可行,对于金融市场亟待解决的泡沫化问题,显然来不及。

也许ICO并非只有关停这一条路可选,国内一部分ICO团队也在自发的寻求ICO发展之路,他们一方面与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合作,组建ICO资金审计和法律团队;另一方面组建行业自律联盟,引入国际领先的监管科技,并邀请相关部门进行监督指导。

在ICO疯狂的局势面前,这些努力显得有些杯水车薪。国内ICO团队与投资者普遍缺乏高效的沟通机制,投资者难以直观的获得项目进度和资金去向,区块链项目团队在后期也疲于应对投资者的不解,加之同类项目的激增,市场竞争不断加剧,各方压力汇聚在ICO领域,急需一个能立即扭转局势的强大政策指引。

ICO正在作为新的融资方式进入各行各业,并且ICO的融资规模和扩张速度都在不断攀升,短短半年时间里,我国ICO融资额已经突破26亿人民币,但许多ICO团队已经脱离了区块链本质,因此关停可能不是必需,但却是非常及时的一种举措。

自ICO和加密货币出现以来,关于它们的争议就从未停止,包括中国、美国、俄罗斯等大国都在加强对它们的监管。政策落地后,所有经济活动都回归区块链本质,也许耐下心来研发区块链技术是原ICO项目重返赛场的新起点。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国际 ICO 区块链
金色财经 >商业应用 >金融 >全球围剿下的ICO 是否还能华丽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