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上治理时代是否真的要到来了?

世界杯结束了,市场终于有所反弹,让我们这些快在地里旱死的韭菜再一次看到了光明和希望。行情总是这样,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从EOS从140元价格陆续跌回到50元附近,似乎是伴随漫长熊市的一个标志。在EOS超级节点票选落幕,主网上线后,令大部分人没想到的是各种意外事件层出不穷。主网上线并没有给EOS带来更高的价值拉升,反而让“超级节点”和“链上治理”这两个大热的区块链概念蒙上负面观点。

 

大部分人都认为区块链还停留在技术理论,空气项目很多,有些基本不可能落地,现在EOS更是向人们证明,在落地和生态建设之前的token经济模型的建立,才是一个项目的骨架。这也是数字货币正在颠覆以往经济体系中不得不面临的挑战,然而现有的经济体系已经与大众磨合适应,而新有制度若想发展,必然摆脱不了旧有体系的影子。区块链技术总是打着“颠覆”的口号,而这“颠覆”恐怕不如人们想象中那么容易。

 

就拿EOS——这个史上艾希欧实践最久,引起超级节点热潮的项目来说,21个超级节点不仅面临过于中心化的批判,还因寻找21个机构花费了过多时间而遭到抨击。它的结构是21个超级节点与核心仲裁论坛(ECAF)再加上对应的一套系统宪法。EOS的操作系统用区块链技术再签名用户之间建立P2P服务协议或约束性合约,也就是所谓的“宪法”。Token的持有者投票决议政策,仲裁员者论坛对于案件做出裁决,超级节点进行政策的变更或执行。井然有序的制度规则更像是将线下的宪法结构搬到了线上。但仅仅由社区、超级节点、仲裁者等少数角色的替代不足以满足众多冲突的可能性。仲裁机构越权管理、BM随意更改宪法、处理问题困难、投票不积极,以及超级节点内部矛盾等都指出了一个新的体系形成的困难程度不应被小觑……也许人们对于现阶段就能完成链上治理的期望过高。

 

这张图是传统的公司结构和去中心化组织的对比。

链上治理时代是否真的要到来了?

去中心化的组织型态决定了意见的分散和共识形成的难度。当有议案提出时,所有人都有倾向于接近更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因此在投票中极有可能会出现节点间相互勾结或者节点贿选一类的事出现。这在现实生活中也并不少见,当选民并不关心更高层的利益时,极有可能把投票投给不利于集体的选项,同时,当选民并不关心投票解决的议案本身问题时,可能存在大量的弃票。现实生活中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去年英国投票退出欧盟,成立后竟然全国反悔的荒谬闹剧。代码仅能以各种条件限制,推测发生情况,并根据条件断情最终结果。然而,现实中的突发情况变换莫测,单从代码实现角度去看,要完善的地方还有很大空间。正如Vitalik的警告:“在不同司法管辖区运营的区块生产商之间存在贿赂和共谋的风险。”不无道理,金钱和权力总能滋生腐败。

 

同样提出链上治理的项目还有Tezos、Dfinity、Neo、LBTC等。在Tezos中,任何人都可以以代码更新的形式更改治理机制。然后进行连续投票,如果通过,更新将用于测试网络。在测试网络上运行一段时间之后,会发起确认投票,此时将在主网络上进行更改。以此机制激励人们投票及编写代码,社区会将新发行的代币奖励给贡献者,目前主网还没有上线,在理论上可行,这也体现了在链上治理中如何绑定持票人利益和决策方案的重要性。类似的还有Dfinity等,都可通过投票实现更改协议。

 

而以LBTC为首,项目本身采用了DPOS机制,链上治理也在规划之中。LBTC的链上治理理念是社区开发人员可自行提出系统方案及要求报酬,再由理事会成员审批后,递交全网投票。任何人可以提出改进方案,经过测试和审核后,提出议案者可获得相应的奖励。这看起来像是综合了前者的治理方法,同时设置了理事会制度及自主提案激励。LBTC的11人理事会成员也由全体持币人投票产生。具体细节方案团队还没有给出,理论上也是可行的。但是在一系列议案提交审批手续中是否会节外生枝,理事会成员的当选及成员间利益纷争导致的站队是否会左右议案的审批结果等等都是可能发生的情况,团队若没有更多应对措施,有可能和EOS一样陷入混乱。

 

由此可见在一个区块链系统中设置合理的激励机制、协调机制才能帮助系统生存下去。“链上治理”是一个在现有治理结构背景下,结合项目本身的经济模型,考虑现有参与者的经济动机等形成的问题。这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层面的问题,还包含了经济学、社会学以及政治学的诸多知识,是一系列民主附带的问题在链上的重现,远比我们想的复杂的多。

文章作者: 庄崎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链上治理时代是否真的要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