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改会成为“币”神吗?

核财经App8月7日报道 在快节奏的区块链行业,Fcoin引领潮流,创造热点的姿态堪称“一骑绝尘”。继沸沸扬扬的交易挖矿之后,7月5日,FCoin发表公告开启币改试验区,再次引起业内热议。

“币改”改变的是什么?

FCoin在公告中对币改做出明确界定:币改指以区块链技术为依托,将公司和其他经济主体所拥有和形成的多元资产形态(如股权、物权、有价证券,以及商品、服务等),改造为统一的通证(token)形式,组织形态变更为社群组织形式,以社群自治方式维护其生产经营和其他经济活动。简言之,就是对经济组织、商品及服务等经济活动的通证化改造。

在FCoin创始人张健看来,币改是大势所趋。而支持一部分优质企业成为通证经济转型的成功典范,既是FCoin币改的出发点也是目标。

区块链无法真正立足于市场的一个很大原因,在于不能确定是否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而根据Fcoin公告,其币改试验面向三类项目:大型互联网平台通证化转型;大型实体产业通证化转型;全球范围内的通证经济创新项目,特别是“一带一路”全球数字经济+通证项目,以及通证经济全球基础设施重大创新项目。Fcoin还强调重点建设两大赋能体系:一是通证经济辅导服务体系,聚合一批真正理解通证经济的媒体、教育、咨询、投行、法律等服务机构;二是新型独角兽投资赋能体系,诚邀认可通证经济的各类投资机构伙伴共建赋能投资联盟。

中关村区块链联盟理事长元道和柏链道捷CEO、CSDN副总裁孟岩谈及为何支持张健开启FCoin币改试验区时表示,他们已经清晰地感觉到,一场通证经济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改变传统利益分配格局、释放人们创新和协作热情的实践大潮正在孕育涌动。互联网和传统企业通过“币改”,将一部分或全部业务按照通证经济的思路和模式重构,将成为大趋势。“币改”对这些企业乃至整个行业来说,将是脱胎换骨的蜕变;就通证经济而言,则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关键一步。

Tokenclub高级分析师、工业区块链DIPNET理事孙航在接受核财经APP采访时认为,币改其实是把更多的企业资产token化,然后引入到现有数字货币市场。FT的目的是带来更多交易量,此前FT看上去海量的交易额,高度依赖“交易挖矿”规则带来的人为刷量,但在挖矿势头减弱、矿工们逐渐转移至其他平台的情况下,FT需要新资金进入交易所,为平台带来更多交易量,从而弥补矿工离开导致的空缺。而吸引资金的一个好方法,就是在自家交易所放一些独家首发的、比较优质的token项目。

在孙航看来,项目方的目的则是绕开IPO,实现快速融资。他认为,绝大多数中小企业与创业企业,很难通过高门槛、流程繁琐的IPO从传统资本市场上融到资金;此外,很多上市公司在谋求发币融资,但他们对发币流程与区块链生态不够了解,导致很多企业谋划了大半年却至今未登陆交易平台。在这些情况下,FT开辟的“试验田”提供了一个绝好机会。某种程度上,不排除FT未来会开辟针对传统企业发币的“一站式服务平台”,缩短其发币流程。

孙航还表示,币改对投资者的影响也是短期利空、长期利好。目前,数字货币市场熊市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市场上项目太多,现有的资金量难以撑起过高的代币价格。FT将众多实体企业token化并引入数字货币市场,短期来看无疑会增加现有市场上的项目数量,进一步加剧熊市程度;但从长期看,背后有实体资产的优质企业得以进入数字货币市场,通过“良币驱逐劣币”,更利于区块链行业的发展。

天使投资人、《每日金融》创始合伙人余半城接受核财经APP采访时表示,很多传统互联网公司有用户和流量,会有一些交易行为,但没有第三方支付牌照,而一个牌照大概十余亿,一般买不起。如果做自己的区块链支付系统,那么他就能用代币规避这种困境,并能从监管制度和牌照套利十个亿的制度红利。区块链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第三方支付账户系统,这是传统互联网公司做币改的最大动力,也是区块链项目动不动估值几个亿的根源。

为友资本创始合伙人陈菜根也认为,币改是区块链技术对原有商业模式的一次改造实验,有意义,但一切还得看实践验证。

Tokeninsight创始人呼涛在接受核财经APP采访时则表示,真正伟大的公司不是改出来的。Google、Facebook都是原生的,通证化只能解决一些简单问题。

新加坡数字资产交易平台CoinTiger首席执行官富兰克凌更是看衰币改。他表示,好公司,币改分股东红利,股东不答应;烂公司,币改圈币东的钱不做事,币东不答应。

币改能否成为“通证经济”崛起的“币”神?

有业内人士指出,除服务实体经济大中小企业之外,实体经济+“通证经济”的概念才是“币改”核心,即发掘实体经济中具有“通证价值”的“通证”,将通证经济大众化,成为人人都可参与的新经济。参与的人越多,通证经济就越有价值。

实际上,目前通证经济已在逐步发挥作用。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区块链分会副秘书长陈端就认为通证经济是解决现今币圈乱象的钥匙之一。他在接受《起风财经》专访时说道:“大概率讲,2017年的币圈财富神话很难再现了,因为社会土壤的变化和’通证理念’的出现,人们的视野从简单的数字资产形态拓展至更为动态化、生态化、生产性的经济系统。”

至于现阶段实体经济“通证化”的问题,元道曾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通证经济是正在崛起的第三个经济体系,是一个互联网平行、全新形态的数字经济体系。”他称,其规模将是互联网经济的十倍甚至百倍。

但通证经济的发展依然面临诸多问题。陈端认为,Token体系目前尚处在观念普及阶段。

FCoin虽然一腔孤勇地启动币改“试验田”,但这不代表当下的问题已被解决。譬如,组织机构如何调整?通证经济系统如何设计?通证如何发行、流转与治理?规则如何制定?如何既与现有体系结合又体现出明确的指向,释放出强大的动能?如何做到合规合法?出了问题与遇到新问题怎么办?如元道与孟岩所言:“我们不可能都想清楚,也不可能想清楚了再干。”

不过,在酷科技创始人何玺眼里,目前国家政策不明朗,试探底线的做法很容易出事情。他还指出,通证经济尚是试验中的事物,其出现对传统企业来说不一定就是“好事”;对有的传统企业来说,通证经济并不适用。

孙航则向核财经APP表示,“通证经济”在币改中的影响可能被高估。规则制定者可能没想那么长远和深刻,也是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态。据他推断,具体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FT三位高层仅用半小时就做出这一决策;其次,虽然元道、孟岩等“通证派”支持币改,但“通证派”也在摸索中,尚未研究出特别成型和系统的“通证经济”理论。最后,市场上的许多项目方往往是“先发币”,然后根据项目发展进程为token寻找应用场景。由此来看,目前币改中多次提到的“通证经济”,可能还是一个不太明确的目标,具体细节有待进一步解释与细化。

业内人士大菲也警示道,通证经济体系的设计与应用落地需要很多的实践过程,币改肯定是好事,但要避免实体企业包装成伪区块链项目兴风作浪。不过,以现在韭菜的冷静程度和认知,想要圈钱也难,优秀企业的币改需要一定时间的历程。

加强监管或能避免“币改”割韭菜

资深媒体人兼区块链独立观察者张梦云受访时认为,币改肯定是大势所趋,很多公司都在暗中做准备,包括BAT。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仍是政策要松绑。他建议可以把币改纳入股权改革试点,另外要加强监管,不然的话可能变成新一轮的割韭菜。

这同样是孙航忧虑的一个问题。目前,监管部门对于数字货币的态度仍然没有明显转变,总体来说保持了比较严格的态度。国内很多区块链项目通过把注册地放在国外来规避监管,但对于参加币改的众多国内传统企业来说,由于大部分注册地在国内,因此严格来说面临着监管风险。

天驰君泰律所高级合伙人冯培也表示,现在用token来作为代币权益证明进行ICO是一个普遍做法,其实加密数字货币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token,那么,不管项目方如何操作,涉及到交易所上币,就和监管相冲突,参与币改的公司就存在政策风险。

毋庸置疑,币改是一个有野心的设计,但它能否助力通证经济崛起而成为“币”神,人们拭目以待。

核财经征稿啦!如果你对区块链有独到见解,或者有趣的故事可分享。欢迎投稿给核财经,稿费从优。稿件发至邮箱:99943444@qq.com

本文来源: 核财经 文章作者: 主笔 济徽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币改会成为“币”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