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阁|加密“货币”不是货币

声明:天机阁(了得研究院)感谢了得集团和了得资本支持,本报告版权仅为天机阁所有,如需引用本报告内容,请注明出处。如需大幅引用请事先告知,并在允许的范围内使用。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对本报告进行任何有悖愿意的引用、删节、修改。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核心观点:

1、货币流通的根本原因在于国家暴力的支撑。

2、加密货币作为支付工具、记账单位不够稳定。

3、Tether是不受控制的央行。

4、部分稳定币沦为变相的理财产品。

5、HUSD有可能是第二个USDT。

1.    概述

Cryptocurrency直译为中文就是加密货币,加密体现的是技术特征,而货币则体现了金融属性,加密货币是否是货币一直引起人们广泛的讨论。根据百度百科:

“货币CCY(Currency)是购买货物、保存财富的媒介,实际是财产所有者与市场关于交换权的契约,根本上是所有者相互之间的约定。”

货币作为契约的产物,它的交换价值是契约约定的,当市场稳定,信任度高时,人们接受纸币等名目货币,当市场不稳定,信任度低时,人们更倾向于接受金属货币。

某些实物货币,以金银货币为典型代表。这种货币自身含有公认的价值量,但它同样是契约的产物,它的商品价值通常小于其作为货币的契约价值,但是由于自身商品价值的存在,它包含双重身份:货币契约和担保物,用于担保的价值即是实物货币本身的商品价值,但一般是非完全担保。这种担保可以给人们提供心理保障和价值保障,当货币的契约价值降低时,现存的商品价值可以支撑并部分弥补损失。(百度百科)

货币有几个典型的职能,包括:

(1)价值尺度,即衡量和表现商品价值,这是货币的最基本、最重要的职能,它是作为流通手段职能的前提。

(2)流通手段,即充当商品交换的媒介,它是价值尺度职能的进一步发展。

(3)贮藏手段,即货币可以退出流通领域充当独立的价值形式和社会财富的一般代表而储存起来。

(4)支付手段,即作为独立的价值形式进行单方面运动,如清偿债务、缴纳税款、支付工资和租金等。

(5)世界货币,即在世界市场上执行一般等价物的职能。

2.    货币的演化

最早的人类没有货币,后来的价值符号、信用货币也是伴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而产生的。

在金属货币时代,贵金属本身就是货币。到银行券和银票时代,银行券和银票是金银的影子,是银行的债务。到了央行为政府垫款的时代,货币成了国债的影子,最早的国债是指定用金银偿还的,所以最终还是银行的影子,只不过欠债方由商业银行变成了国家。

一旦政府宣布法币与贵金属摘钩,法币就成了价值符号,其内在价值不再确定。金银是有价值的,但是美元的价值显然不是纸浆的价值,其购买力是由商品和货币数量的比率和流通速度决定的。这样的货币不受欢迎,能够流通的根本原因在于国家暴力的支撑。如果政权崩溃,则该政权的法币立刻失去价值。一个政权越稳固,他的暴力越能说到做到,其价值符号越受追捧,比如美元。

法币是国家暴力的体现,是暴力的符号。价值符号流出国境,离开本国暴力支持便一文不值。货币属性的最终标准是能否自由兑换成固定比例的金银。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的美元和今天的美元都是美国的法定货币,但前者是银行券,后者是价值符号。价值符号并没有内在价值,其购买力完全取决于购买者与销售者双方的数量对比。购买者持币多,商品的价格就会上涨;反之,商品的价格就会下降。(安生,2015)

国家发行的纸币是一种价值符号,是以国家的暴力手段来维持。比如美元,早期美元锚定黄金,还可以称为实质性的货币,然而在其他国家要求将美元兑换为黄金时,美国不干了,于是与黄金脱钩。在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便开始了不断印钞的道路。其他国家如果不同意,美国就亮胳膊。

3.    加密货币不是货币

有人将比特币比作数字黄金,黄金具有稀缺性、易分割、便于携带、耐腐蚀等诸多优点,也因此才有马克思那句“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与比特币不同的是,黄金的商用价值更加直观,比如黄金可以作导电材料、催化剂、器皿、电镀材料、贵金属调色剂等。而比特币更加抽象,它看不见、摸不着,是代码世界的产物,此外伴随着价格的暴涨暴跌,被很多人行业外的人误解,甚至觉得是庞氏骗局,是空气币。

比特币是一种由代码建立的“程序契约”,其“价值转移”技术特性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也是其商品价值的根本所在,由于价值转移和现在电子货币的职能非常相似,也因此被很多人寄予厚望能够成为新一代货币,然而比特币的总量固定、可拓展性差、交易吞吐量低、不安全等诸多特性一方面证明其不具备充当货币的地位,另一方面也左右着其商品价值。比特币诞生至今,不断面临着黑客攻击、被盗、交易拥堵等诸多问题,这些从侧面说明了是商用价值的不稳定,此外黑市交易、洗钱等应用场景也备受诟病,而对应的市场价格与其商用价值不吻合,暴涨暴跌,“喜怒无常”,因此不能被主流社会完全接受。

然而,比特币“价值转移”的“实用价值”是无法磨灭的,因此具有生生不息的生命力,且其作为“程序契约”被越来越多的人遵守,也即拥有越来越多的共识。至于反映这项资产的价格,则由市场的供需决定。

加密货币因为自身的技术特性、在没有得到很好的定位和合理的监管时容易产生严重的金融问题,前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指出,比特币只能成为网络上的社区币或者商圈币。而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或者法定数字货币不可能像比特币、以太币这样的全新的货币体系,它只能是现有的法定货币的数字化、智能化。

3.1. 作为支付工具、记账单位不够稳定

加密货币不具备货币的核心功能,比如支付工具和记账单位,此外在价值储存上因为波动太大而备受争议。对于一个平稳运行的经济体而言,稳定的记账单位至关重要,否则我们需经受价格不断的大幅变化。

天机阁|加密“货币”不是货币

                                   图1 加密货币的波动性及加密货币的数量

图片来源: 《Money and payment systems in the digital age》

3.2. 作为记账单位效率太低

此外,加密货币由于自身性能的问题,同样无法作为之支付工具,比如系统效率低下、手续费高。挖矿导致大量的能源消耗。

天机阁|加密“货币”不是货币

图2 加密货币的能源消耗和效率问题

图片来源: 《Money and payment systems in the digital age》

天机阁|加密“货币”不是货币

图3 加密货币交易费和交易吞吐量

图片来源: 《Money and payment systems in the digital age》

目前加密货币仅能在小范围内支付,类似于商圈币,但还无法和以政府信用作背书的法币相比。加密货币更多的是一种资产。正如中国人民银行参事、调查统计原司长盛松成在2018中国金融创新论坛上,主动谈论了数字货币问题:

数字货币本质上不是货币,它更取代不了货币,只是说作为资产可以交易,作为货币我一定不承认你的,封杀你,取缔你的。”

3.3. Tether是不受控制的“央行”

现在市面上对于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资产有各种称呼,包括数字货币、加密货币、代币、通证,其实每种称呼都能体现加密资产的部分属性或职能,但笔者在本文需要强调的是加密货币不是货币。

BTC、ETH等主流币由于价格的剧烈波动无法履行货币的职能已经得到了验证,但在加密货币交易时对“稳定币”的需求又是实实在在的,于是诞生了以USDT为首的各种各样的稳定币。

Mikko在《稳定数字货币手册》文中就指出:

Tether公司发行的USDT是其对持有者的债务,而Tether将USDT与美元进行1:1的兑换抵押,相当于是银行的债权人,因此归根结底,所有持有USDT的人均是美联储的债权人,所以虽然USDT是加密货币,但本质其还是充当着法币的职能。然而铸币权却不在美联储手上,因此货币的超发其实是不受控制的。

Tether类似于数字王国的央行,却并没有强大的国家信用背书,也没有暴力机构来维持其价值符号的合法性,因此波动在所难免,投资者一旦挤兑而大量抛售,其价格便会迅速回落,由于人们将USDT兑换为美元困难重重,所谓与美元的锚定也是备受质疑。美元与黄金脱钩意味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我们将这一逻辑运用到USDT。

天机阁|加密“货币”不是货币

图4 USDT与美元发行流程对比

如上图所示,Tether与美联储对应,USDT与美元对应,Tether承诺USDT锚定美元,即类似于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美元锚定黄金,可实际上当人们要求将USDT兑换成美元时,很难实现,这就间接反映了USDT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和美元脱钩,USDT只是数字货币世界“美联储”创造的价值符号,它可以随意增发、销毁。

和金属货币或者纸币不同的是,在技术的保障下,民间没办法创造USDT的次品,然而作为“美联储”的Tether如果不断超发USDT,则很可能会引起数字资产价格虚高。

所以一旦Tether形成“央行”地位,整个加密货币市场则会增加很多不稳定因素,也因此,人们反复要求Tether披露存款、审计结果等信息,目的就是为了维护USDT锚定美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据investinblockchain报道,在10月底有机构在Twitter和Telegram上发起了一项调查,Twitter上的875名投票者中,42%的人表示相信每个USDT都有1美元的支持,而58%的人表示他们不相信每一个USDT都有1美元支持。而在Telegram的52名投票者中,73%的人表示他们并不相信每个USDT都有1美元支持。

市场对USDT的不信任也催生了很多其他稳定币的诞生,目前是数字货币“通货”诸侯争霸的时代,虽然USDT占据绝对领先的地位,但是如果其制度设计逻辑有根本缺陷的话,市场份额会不断受到挑战。

3.4. 部分稳定币沦为变相的理财产品

各种形式稳定币的设计其实并不新鲜,大多数都能对应到传统金融市场的各种衍生产品,Mikko指出,“Tether的实质就是一种数字离岸美元,它的整个发行与创生机制与传统的离岸美元非常类似,只要一家银行在美国在岸拥有美元存款,他就可以在离岸发行美元,并以在岸美元作为抵押品——只不过,离岸美元的业务不可能在100%足额准备的前提下开展,因为离岸美元银行希望能赚取利差收益。而Tether的发行机制是近似的。基于特定法币(或法币存款)作为抵押品的稳定数字货币统称为数字离岸货币。”本文根据稳定币稳定机制的不同,结合Mikko对稳定币金融属性进行分类,对目前流通以及正在开发的稳定币作如下划分:

天机阁|加密“货币”不是货币

表1 稳定币对应的金融产品分类

3.5. HUSD中的稳定币受到监管,但谁来监管HUSD?

火币在2018年10月19日发出公告,决定上线HUSD,即针对于各稳定币提供的一种综合解决方案。

天机阁|加密“货币”不是货币

图5 火币上线HUSD公告

火币集团副总裁翁晓奇在10月30日指出,HUSD能够解决选择稳定币困难、稳定币之间切换成本高、单个稳定币流动性不足等问题。介入HUSD的稳定币需具备有监管背书、有第三方审计、资金在联邦银行存管等基本特征。HUSD涵盖币种的核心考量因素包括:1、合规性;2、透明性,需要引入第三方的会计事务所、审计公司等对储备池进行审计,并定期披露资金报表;3、储备池资产安全性:例如,将美元资金存储在受美国联邦保险覆盖的美国银行的隔离账户之中。

翁晓奇强调,HUSD是一个一揽子计划,而不是一种稳定币。按照翁晓奇表述,HUSD类似于稳定币的ETF,用户可以方便得申购、赎回“基金份额”。但是HUSD在功能上,还是作为加密货币的法币入口,因此,充当着稳定币的角色。但是这个机制有什么问题呢?

对于接入HUSD的稳定币,火币列出了若干标准,即火币充当了稳定币的“监管者”,但同时,火币本身就是HUSD的交易市场,这就是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行为。此外,用户选择HUSD,是基于对火币品牌的信任,火币为HUSD的组成币作信用背书,则需要面对PAX、TUSD、USDC、GUSD四种币的信用风险。

天机阁|加密“货币”不是货币

图6 HUSD锚定关系

天机阁|加密“货币”不是货币

 图7 HUSD及其成分稳定币的债权债务关系

通过以上两张图可知,用户持有PAX、TUSD、USDC、GUSD任何一种币,锚定的都是美元,但是持有HUSD,锚定的是四种稳定币,不过最终锚定的还是美元,只是中间多了一层,因此就稳定币的“稳定性”而言,并不能保证比持单个币种更加稳定。

再来看债权债务关系,用户持有PAX、TUSD、USDC、GUSD任何一种币,就是其对应的债权人,根据上图的隶属关系,用户最终是美联储的债权人。HUSD虽然充当稳定币的职能,但是并没有锚定任何法币,更没有将与HUSD等值的法币存入银行,因此让人感到滑稽的是,火币对接入HUSD的稳定币设置了严格的标准,但是却没有对HUSD自身的监管。所以,即使PAX、TUSD、USDC、GUSD再怎么合规,HUSD本身也是一个巨大的风险点。

HUSD没有任何的传统金融机构或者政府信用作背书,用户购买的HUSD,实际上是火币给用户的一张欠条。按照这个逻辑,HUSD的风险不亚于任何一种一种稳定币,和USDT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火币为什么要推出HUSD呢?作为加密货币的法币通道,谁掌握了稳定币或者具有稳定币功能的币种的印钞权,谁就能充当“央行”的角色,可以无限地印钞。

我们先来看看USDT的发展情况。Tether公司在透明度问题上一直饱受诟病,是否有足够的美元储蓄作为支撑也无从得知,且Tether与交易所Bitfinex暧昧的关系也受到各方质疑,去年,Tether公司和Bitfinex就收到了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传票,今年6月,德克萨斯大学教授John Griffin和共同作者Amin Shams撰写了一份报告,解释了Tether的交易如何揭示支持和操纵比特币市场的模式。该报告声称,2017年比特币1400%的收益中约有一半来自Tether的市场操纵交易。(Bplus新加坡,2018)

如果说发行USDT的Tether与作为USDT主要入口的Bitfinex两家公司的成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那么HUSD则一目了然,发行HUSD与作为HUSD主要入口的公司均为火币,这不禁让人联想,如果一旦HUSD的市场份额变大,甚至能够和USDT抗衡,那么它是否会走USDT的老路呢?

4.    小结

加密货币市场对“货币”的渴求从比特币诞生一直持续到现在,而且还将继续。从早期的比特币到现在各种山寨币,以及诸侯争霸的稳定币,各种币在作为“货币”使用时总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在新近诞生的稳定币中很多将合规、透明作为自己的信用根基,我们发现,“离经叛道”的加密货币其实也渴望监管机构的“拥抱”,在这个“去中心化”、“改变生产关系”、“变革金融系统”口号满天飞的加密货币世界里,在某些方面其实还得借鉴传统金融系统的很多机制,而此时,监管机构不再是那个老是和加密货币过不去的“暴君”,他们也是这个行业的“保驾护航者”。

参考资料:

[1] Agustín Carstens,《Money and payment systems in the digital age》

[2] 安生,《纸牌大厦  卢瑟经济学之21世纪金融危机》

[3] Mikko 稳定数字货币手册(Beta Version)

[4] Bplus新加坡,USDT再被推上风口浪尖,因涉嫌操纵比特币价格被美国司法部调查

天机阁简介:天机阁(LD Research)成立于2018年7月2日,是一家致力于探索科技未知,以人类发展为动力,以“BASE Research for Solving Real Problems”为宗旨的研究院。

天机阁以BASE战略为核心,深入聚焦区块链(Blockchain)、人工智能(AI)、信息安全(Security)领域的基础技术和创新性研究,打造服务未来生活的应用生态(Ecosystem)。天机阁以产学研转化为抓手,在全球设立多个研发机构,其团队成员均来自加州大学、UIUC、浙江大学、谷歌、华为、高盛、魅族等国内外顶尖高校和科技公司,具有强大的科研和工程能力。

文章作者: 天机阁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天机阁|加密“货币”不是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