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伟:区块链通证经济的本质与落地路径

本文根据光明部落(原TokenX社区)发起人赵大伟在2018年7月27日共识2018区块链大会·北京主论坛上的主题演讲整理而成,略有删节。

赵大伟:区块链通证经济的本质与落地路径

各位朋友,中午好,我分享的题目是“区块链通证经济的本质与落地路径”。

最近一直很忙,做了一些推动大量传统的项目、传统的生产关系完成通证经济改造的事情。区块链的技术我们都知道,它是从两个方面推动人类大规模的群体协作,一方面,通过分布式账本,降低我们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成本;另一方面,引入Token这样一个激励媒介,让每一个参与创造价值的角色都能够公平地分享价值,这样的话得到一个很有效的参与的动力。这两方面可以推动我们进一步的协作。

一、区块链通证经济的本质

传统的组织结合区块链,其实是有不同的角度的,区块链技术、区块链的模式和区块链思维三种角度。我看到很多朋友提到他们的项目是怎么样加密、怎么样安全,或者怎么样可追溯,这更多是从技术角度展开;我们讲的通证经济指的是模式层面,所以,我后面会重点从区块链的模式层面展开。

这里面就得引入到通证,通证是可加密的数字化的权益证明,归根结底它是一个数字化的权益证明,或者说它就是一张凭证、一张会员卡,这张会员卡它里面有什么样的权益,取决于发行这张卡的人赋予它什么权益。你赋予它消费权、使用权,你凭着这个卡,就能到门店里换取东西;你赋予它分红权,你凭着这个卡,就能够定期地去分享它的利润。你赋予它什么样的权益,它就有什么样的权益。所以当我们去看一个区块链通证项目的时候,你要首先看它到底锚定什么样的价值;但是很多之前的空气币没有考虑那么多,所以他自己也不清楚它的通证是什么样的一个价值。

通证被引入之后扮演了两种角色,一个是价值互联网的价值载体,一个是大规模群体协作的激励媒介。这里面的价值有两类,一类是区块链世界原生的数字资产,一类就是我们需要把线下大量的资产数字化,映射Token,然后在价值互联网这个网络当中高效地流动起来。

通证就是这样一个流动的媒介,你没有把它映射成通证,你没有一个流动的载体,所以这个资产是很难去有效地切分和流转的,所以它是一个价值的载体。

第二个,我们刚才讲到,它是一个激励媒介,通过通证让每个人去领任务,然后给他一个回报,这个回报的媒介就是通证。所以Token我们给它翻译成通证。

那什么是通证经济呢?就是把通证用起来的一种经济范式。它指向的也是两个维度,一个是基于通证的价值互联网,一个是基于通证的分布式协作组织,价值互联网其实指向的是金融体系,分布式协作指向的是组织形态。所以都说区块链重塑我们原来的生产关系,具像化来讲,生产关系一个是体现在金融维度,一个是体现在组织维度。

我们一个个展开一下。

第一个,基于通证的价值互联网,它会重塑传统的金融中介。也有人给金融中介这个概念做过定义,它其实包含了两个系统,一个是货币系统,一个是非货币的金融中介。那为什么会产生金融中介?是因为我们人与人之间很难去产生有效的价值流转,我不相信你,我凭什么把钱给到你呢?所以我们必须要通过第三方,通过一个金融中介去完成价值有效流转。

货币体系是最典型的金融中介,你拿物品可能换不来你想要的东西,所以你还不如给我一个标准化的交易媒介,给我货币,我拿着货币去交易我想要的东西,所以货币就是一种金融中介。非货币体系的金融中介,我们的银行、我们的PE、VC等,这些都是金融中介。

那么,区块链干吗呢?区块链就是要逐渐地改变传统金融中介的这样一个运行机制。在传统的金融体系,我们经常讲到一个词叫资产证券化,很多的地产公司,万达、苏宁会把预期的收益打包变成资产,然后去发行,去流转开来,让更多人去投资这样一个资产。

在原来的资产流动的环境当中,因为没有那么高效的信息化、没有那么多人来参与,所以它的流动效率也不够高。但是在今天,一旦我们这些资产都映射成通证,在一个价值互联网去流转的时候,我们认为通证就是资产证券化的高阶版本,而证券化的核心就在于它的流动能力,我们调动未来的钱、调动别人的钱去支持我们自己当下的事业,它的流动能力越强,就证明它这样一个金融的能力就更强。

我们刚才讲到了通证的核心能力就在于它的流动能力,通证通证,不通就不能证,所以流动能力是通证的核心。通证跟之前的有流动能力的媒介的区别,就是通证不可篡改、无限分割、高速流转、智能分账。比如说最近的交易所FCoin推出了FT,这个FT你用原来的资产属性去对比,它就是股票。

但是,通证化的股票和传统意义上的股票区别在哪里?这是一点,不可篡改、无限分割、高速流转、智能分账,因为原来没有见到哪一个公司的分红,它分的是收入,而不是利润,它的收入的分享没有这么及时、这么高效的,没有这么刺激的。所以它对于人的激励行为威力就不太一样,这是通证的一个核心价值,它的流动能力。

当它流动到终极意义上的形态的时候,我刚才的观点里面讲到资产货币化。资产通证化会走向终极,走向终极又是资产货币化,货币这个单词英文叫currency,currency的本意就是流动、流通的意思,就是当一种物品它的流动能力像货币一样,能够被更多数人去接受的话,那它就有了货币的属性。

我们认为未来当通证经济被用起来的时候,每个个体、每个生产者、劳动者,都可以基于自己的生产力、劳动力,基于自己的信用去发行通证,然后让这些信用和信用、通证和通证在价值互联网里面去点对点的、去中介的、去高效流转的时候,这个时候就是高阶版本的以物易物。

所以,在这种价值互联网模型当中,我们认为它是可以不需要货币的。如果那时候需要货币,可能它更多扮演的价值尺度的功能,就是用它来定个价,去完成通证和通证之间的点对点的互换,这是我们畅想的未来一个特别理想的模型,但是在短期内还做不到,只能在局部的领域去做到。

但是,我们认为,只有当我们的资产能够像水一样高效流动的时候,我们整个社会的价值流转的摩擦系数才是最小的,才是最有利于我们的价值创造效率的。

当资产通证化之后,我们认为它带来的是金融平权。传统的信息互联网带来的是人人都是自媒体,把媒介能力赋予到每一个人,但我们认为通证经济所带来的叫做人人都是银行,把银行的金融能力通过通证的方式赋予到了每一个个体,每一个生产力单元,这是我们认为特别核心的一点。

生产关系改变的第二点,就是基于通证的分布式协作,它改变的是组织形态。我们人类走到今天,我们的组织形态进行了几次大的变化,其中几百年前的股份制公司制这样一个模型,跟我们的生产力、生产关系结合在一起,推动人类文明大大的进化过程,公司制是人类社会非常伟大的制度创新。

然后,当公司制这个模型带着我们社会走向更加高度的组织化的时候,它也会带来贫富悬殊。这个很典型,现在的股份制公司所带来的模型,因为是要收取利润的,利润就是甲乙方压榨、压缩的关系,所以它就会让我们的商业走向垄断,因为只有垄断才能追求最大化的利润。

然后,再叠加互联网,互联网让我们当前的商业更加中心化,阿里、腾讯、京东这些平台型的公司垄断能力更强,在古典互联网领域已经扼制了很多创新,最后都卖给阿里、京东或者腾讯。

但是,这种现象好不好呢?我们认为这是不好的、不合理的,这是有碍创新的,所以我们要反垄断。在一百多年前,罗斯福从政的时候,就做出了反垄断的一些举措。当时像摩根这样的家族掌握了钢铁、石油这些大的产业,他们想组建一个超级托拉斯公司,全国甚至全球都只有我这一家联合体。

当时罗斯福认为,如果任由这种计划达成,这是一个特别垄断的做法,社会的财富将会集中在这些摩根、洛克菲勒这些家族当中,他说这个将会摧毁美国人特别珍视的机会均等、公平竞争的价值观。所以他的做法就是给拆掉,不允许垄断发生。

那么,一百多年后到今天,古典互联网时代已经诞生了一批垄断型的平台,那这些平台我们到底要不要去改变呢?肯定是需要去改变的。但是我们有能力去改变吗?如果没有区块链,可能我们的能力还是薄弱一些;但是有了区块链,信息互联网叠加价值互联网,它可以为个体赋能,让我们个体更加有能力,让我们个体连接起来,重新塑造我们组织协作的模型,让我们看到了一点点曙光。

区块链会去掉传统组织链接的这种交易模型,建立基于人和人链接的交易模型,最后形成自由人的自由联合。所以我们认为未来的协作形态将会由原来的股份制公司往前进一步进化,进化到区块链社群。当然这个区块链社群如果你非得叫它公司,它也只是一个名称上的延续,但是它是有一个很大的变化的。

首先,组织边界就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了,原来公司是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边界的,我们通过八小时的工作制,我们通过封闭的办公室,我们通过严密的雇佣合同来界定,这是组织内部,那是组织外部。但是现在我们看看这些比特币的社区,这些EOS的社区,大家都在为这个社区创造价值、分享到了价值,这就不是一种公司制的协作形式。

而张五常讲的这个企业的契约理论,一个企业是一系列契约的连结,就是一系列合同的连结。那么一个交易行为发生在组织内部还是组织外部,取决于哪一个契约体系更加高效。我们套用到区块链也是一样的,区块链协议层不都是契约、都是合同吗?那如果我们基于社群协作这套契约体系,比原来公司的这套契约体系更加高效的话,那么新的契约体系就会替代旧的契约体系,所以就会形成新的组织边界。

第二个,激励媒介也不一样,原来我们是通过股权,现在我们通过流动能力更加强的通证来作为激励媒介。

第三个,分配方式也是发生变化的,原来是按资分配,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所批判的,就是这些资本家出钱的人,但劳动者领的都是工资,资本家要追求剩余价值,要分享利润。这个模型在历史上都是有非常大的进步意义的,因为工业革命那么多的设备需要采购,没钱怎么行呢?

但是,走到今天很多的行业,像我们这些开源社区,以知识经济为主的项目,都是人作为核心的生产要素,那么我们的分配就不是单纯的按资分配,而是按劳分配,每个创造价值的角色都应该公平地去分享价值,所以它的分配方式也发生变化了,而分享价值的媒介就是通证。

二、区块链通证经济的落地路径

最近,我们推动通证经济改造,其实就是推动一批传统的项目打造成一个新型的组织形态,这个新型的组织形态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BTC经济体,Blockchain Token-economy Community。我们认为,你要清晰地意识到,在你这个网络当中各个角色之间的贡献权重,基于大家的权重进行一个分配,所以我们讲的是公平,不等于平均。

第三个,Community,共创、共赢,它强调的是社群化的这种思维方式,你怎么去对待你的上下游,对待你的员工。原来都是单向的、甲乙方的零和博弈的这种模型;我们希望我们引入通证、引入共创的这样一种机制,每个人都基于通证去分享未来的价值,这样我们去掉了零和博弈的模型。

有了这种思维,其实在原来的股权结构的组织当中,我们也可以进行一些改变和改善,如果未来的技术成熟、市场成熟、政策成熟,可能通证经济会有更大、更广阔的天地。

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去探索区块链通证经济,能够真正让区块链经济为实体产业、为实体经济去服务,这也是我们推动通证经济改造实验的一个特别大的一个初衷。我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光明部落(原TokenX社区):定位为新一代企业家群体共有、共治、共享的数字经济产业共同体孵化平台,以“让产业供需资源得到最高效率地匹配、让所有创造价值的角色都能公平分享价值、让每个生命都能平等收获爱、自由与幸福”为使命,致力于成为最具影响力的新商业思想策源地与新商业文明引领者。

文章作者: 赵大伟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赵大伟:区块链通证经济的本质与落地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