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义吉:发掘区块链价值的新维度

真正的未来,一定在未知的地方

徐义吉|星云链 创始人


2012年底,我接触到比特币,用127元买了人生中第一个比特币,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我把公司几十台电脑拆了,买了一堆显卡、电源、主板,在家里腾出一间房专门“挖矿”。
2013年,我发起“比特创业营”。中国区块链从哪里开始?我认为中国区块链是从“比特创业营”开始的,是中国第一个区块链的技术社区。
2014年1月份,以太坊第一次来到中国,在“比特创业营”跟大家做了个交流。然后,5月份来到了我办的北京第一届比特币峰会,给大家第一次带来了关于以太坊的分享和传播。
1.中国的第一个ICO
办完比特币国际峰会,回到上海,我们想以太坊非常有意思,我们创业营也办了十几期的活动,大家在说我们能不能在中国也做一个有意思的区块链项目。最后大家推举我来扮演类似于CEO的角色,发起我们做的一个项目,这就是小蚁,小蚁的名字是我后来起的,小蚂蚁,更有力量。
我在起小蚁的时候,蚂蚁金服还不叫蚂蚁金服,不管怎么说有一点点缘分。作为小蚁的创始发起人要做什么,两件事情非常重要的,找人和找钱。
2014年6月开始,我跟中国主流的天使投资机构,包括薛蛮子。基本上没有投资机构愿意给我们投钱,为什么?看不懂,不明白,想不清楚。我们说这是一个非盈利的项目,我们没有一个公司,我们投一些代币作,当时还是说投一些股份,但是大家看不懂、想不明白、搞不清楚。
只有王利杰,跟他聊了一下午,他说你这个东西很酷,为什么?你让我想到了黑客帝国,好吧,我们投你20万。
但20万肯定不够,后来我就跟大家说,既然我们认为这是很酷的事情,既然我们认为这件事情必须做,那我们就干吧,我们是不是大家一起凑一点钱。我当时出了5万块钱,我们大概八九个人,每个人出了大概1~5万不等,加在一起大概是60万左右。我们完全没有料到,投几万元会得到近千倍的回报。
我认为,这应该是中国第一次ICO了。ICO是怎么来的?ICO永远不是结果,ICO只是过程,当时是因为我们没钱,我们找不到人给我们投钱,这才迫于无奈做了这样的事情。今天如果说有人穿越到过去跟我说,义吉,你做的这个事情会给你几千亿的回报,我敢信吗?我不敢相信,我们只是认为这件事情有意思、有意义,有价值。
今天看到场外有很多的这种项目,真正要拷问大家的是:ICO给大家带来什么,大家最终要做好什么?希望大家认真思考,而不是盲目地去跟风。
2.当我们说区块链,到底在说什么?
2016年底,我加入蚂蚁金服,创建并担任了区块链平台部负责人。我发现,BAT等大企业往往把区块链当成一种辅助工具,无法跳出固有思维和业务模型,并不能意识到区块链蕴藏着协作模式的巨大变革。在这种环境下,我发现很难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蚂蚁金服的支付宝等核心业务上,我选择离职创业,发起全新公链:星云链(Nebulas.io)。
那么,区块链的本质是什么?我认为是对于数据的确权。
你的数据第一次可以变成是你自己的,我们每天的数据都被阿里巴巴、腾讯在分析,那么你们的数据是不是你们的呢?不是,基于区块链去中心化技术体系,真正可以做到你的数据那是你的。通过人工智能,我们可以进行一次授权的交互,我把今天的地理位置的数据给AI让它做一个分析,然后它给我一点比特币,或者以太坊。
互联网是对于数据的通讯,区块链是对于数据的确权。那么,代币是什么?代币是对于确权价值的载体。
可能有一天我在卡拉OK唱了一首歌,虽然不太好听,我也一样能够把这首歌变成我的数据分享给大家,大家可以给我一个打赏。我画的一幅画,我唱的一首歌,所有的信息都是我的数据,某种程度上来说比特币这种价值,这种价格只是数据的一种。
区块链是自下而上,秉承的是开放、开源、共享、非盈利。我在蚂蚁金服半年多的时间,注册了近70个区块链专利,为什么要这么做?有没有必要呢?这是大公司的逻辑。而我们看到区块链这种理念是从一个社群开展出来的,它原生就有一种社群的属性。
Token,也有说代币的,是一种价值的流动,刚才我已经简单的说过了,天然具有自金融属性。
有人谈到企业级区块链,什么是企业级的区块链?个人认为就是把区块链本身当做一种工具和方法。对不对呢?我认为不对,举个例子:
20年前大家怎么看互联网?2000年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做了一个东西叫企业站,给一些企业包装一下,把他的公司放到网站上面,就叫企业站,就等于说我在媒体上面、广播电视上面做了个广告,类似于这样的概念。现在还有多少人去看所谓的企业站,就算蚂蚁金服的企业站有多少人去看呢?当互联网发展到10亿、20亿人数的基数上面,内生性的产生了腾讯,QQ,脸书,优步等,每一件在互联网产生的价值都要远远超过当初那些做企业站的公司和团队。
再有,区块链的分类,有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公有链就是以太坊、星云链这种开放、开源、共享的机制,基于非信任、基于非特权,今天比特币的发明人中本聪,如果来到这个会场,他不能够改变比特币任何一行代码,为什么?他没有特权,这就是公有链所代表的基本精神。
联盟链是什么,就是刚才说的企业级的区块链,包括私有链,他们有一点就是基于信任、基于特权。今天阿里巴巴和平安要做一个联盟链的区块链体系,谁都想做老大,谁都想拿一个超级管理员帐号,谁都想有主导权、主控权,这个对不对?
我认为代表区块链的形态主要还是来自公有链,这是一种完全颠覆式的创新。“颠覆式创新”才会有最大的意义和价值。

3.区块链现在面对的问题是什么?
什么样的区块链才叫好区块链?现在没有一个尺度,大家都在说,每个人都说我们的区块链很牛逼的,世界第一,什么样的区块链才叫好区块链,因为从一个很细的点,永远可以说有一个很大的价值可以挖掘。但怎么样建立一个标准?一个尺度?这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
另一个问题是系统和协议的升级。区块链的系统和普通的系统还不太一样,在蚂蚁金服,半夜三四点大家在睡觉的时候,我们很大一部分服务器是进行升级的。所有的软件只要是人写的,就会有Bug,这个时候就会有错漏的修正。对于系统的升级,我们上App  Store,每周有些软件都要升级功能。
对于区块链可以升级吗?告诉大家不可以,为什么?区块链24小时都要在线,如果区块链不在线,就会形成分叉,就分成几个币。如果区块链不在线,会形成这种系统的崩溃。这也是为什么比特币的扩容吵了很多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结果,大家形成了一种分叉,形成一种社区的分裂,这也是为什么以太坊做了一次升级,就变成了两个币。
所以系统的升级,Bug的修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大家记住,一个能保持快速迭代的区块链系统才有潜力成为一个优秀的区块链系统。能够自我改变,自我进化,能够快速迭代,这才很重要嘛,比特币那么多年没有改变,没有迭代,才会出现以太坊。以太坊那么多年出现问题,很难改变,有可能会出现星云链是吗?
第三个是合约应用的检索,什么叫合约和应用的检索?未来的区块链世界有大量的地址,大量智能合约,大量所谓的去中心化的应用,那么你怎么知道哪些应用是对你有价值的,你怎么知道哪些应用是对你有帮助的?这个时候怎么样能够快速的找到你要的对你有帮助的合约,对你有帮助的应用?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
前面这三点各自代表着一个属性和象限。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资产为一个X轴,比特币解决的是电子现金,无非就是你转给我,我转给你。另外一个Y轴是什么,叫去中心化应用,以太坊提出了一个叫“智能合约”,在这个智能合约的体系下,出现了很多的合约,很多的应用,那么它打开了一个面。
几百万个应用,几百万个合约,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是无法分辨哪个应用好用,哪个合约好用,有点儿像当年的互联网。在谷歌没有出来之前,你只能看到一些网站的推荐,无法找到对你真正有价值的应用和合约的
4.星云链提出一个价值尺度,建立Z轴。
在这个价值尺度上,我们试图去标记所有在区块链体系里面的地址和合约以及应用,试图为用户找到真正有价值的地址、合约、应用,所以这里会看到一些好用的合约,会自然的浮现出一些价值尺度。
怎样才能保证一个区块链能够快速迭代,怎么样才能保证区块链能够快速进化,我们有一个原生的协议,叫Nebulas  Farce,在非常底层下面我们会做一个虚拟机,把整个区块链的协议都写在这个虚拟机上,如果说出现了一些新的功能,我们会在这个子链上面进行测试,通过了它可以非常平滑,非常顺利跟主链进行结合。
关于价值激励,现在区块链这个世界的开发者是没有激励的,反倒是做了个应用,要付它的燃料费用,那么我们对于开发者会有一个POD,有一个IDP,就是开发者激励。你做了个应用,我们是可以给你分成的,你可能不需要去做ICO了,在星云链上就可以得到真正的价值体现。
我们会有一个新的共识算法,这个共识算法不是让穷人越穷,富人越富,也不是去消耗电力,算力,我们是用价值尺度,通过有影响力,对系统真正有贡献的才会产生价值。
这是我们星云链的全景图,如果说星云链建立了一个价值尺度可以干什么,它可以做一个App  Store,可以做一个搜索引擎,也可以做广告平台,如果真的建立一个尺度的话,未来的想像空间是可以非常大的。
星云链是什么?星云链是全球首个区块链搜索引擎,再往上去说,星云链在发掘区块链价值的新维度。
5.你能为区块链做点什么?
2012年底刚入行,2013年的时候,全球比特币的用户,因为当时还没有区块链的概念,比特币的用户200万,在2017年初那时候我在蚂蚁金服,看到一份报告是全球数字资产加上区块链用户两千万,现在非常负责任的判断,现在全球的数字资产和区块链用户在五千万。
我们就用两千万和2013年的两百万做个对比,3的时间用户涨了10倍。
我非常有理由认为到2020年前我们是不是能够再涨10倍,从现在的两千万用户变成两亿用户,到2025年前有无可能区块链和数字资产的用户突破10个亿,我认为是非常有可能的。
而且我们正在准备、计划和安排为这个新的时代做好准备。为什么?因为如果你有这样的信念的话,你看待现在的区块链,你看待现在的数字资产角度会完全不一样。
大家要记住,如果说你觉得区块链是下一个互联网,有可能是10亿、20亿用户的时候,你现在回国来如何做区块链,如何做数字资产,怎样才能做好最大的布局,大家要认真思考。当前全球数字资产的规模在一千亿美元,我认为很快吧在2020年前当用户增加10倍的时候,我也很有理由相信整个资产规模也会增加10倍,正式的跨入到万亿美元的市场。
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不会凭空消失的,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会产生真正的是什么?
我是从一个圈子到一个行业,到现在一个产业,我非常荣幸都经历了。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会产生真正的大规模的产业链条和产业服务。
很多人说,区块链能为我做点儿什么呢?比如说,我现在在卖车、卖房,那区块链能为我做什么呢?我建议你换一个思路,当区块链这个世界变得很大的时候,我能为区块链做点儿什么?就像当年的互联网嘛,互联网能为我做什么呢?20年前互联网只能为你做个企业站。但是谁又能看得更远,我能为互联网做什么,微信出来了,QQ出来了,脸书出来了。
当前区块链离“开放、开源、共享、非盈利”的本质还差得很远。如果说区块链对于社会是一枚伊甸园中的“智慧果”,那么显然刚刚吃掉这个果实的社会还处于刚刚开智的蒙昧期,无论是区块链思维还是共治体系,势必要像亚当和夏娃一样经历磨难和质疑后,才迎来整体的爆发和增长。
区块链本身就代表了一种意义和价值,真正用技术来驱动的一个新生态,一个新世界,一个生命体。

本文内容源自徐义吉先生的分享,部分资料来自网络,由“未来大脑”采编,Mr.DAO主编,未经分享人最终审核。

本文来源: 未来大脑2018 文章作者: 徐义吉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徐义吉:发掘区块链价值的新维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