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新星:“资产互联网”即将来临

遇见未来的大脑

段新星|BYTOM比原链 创始人

我在2013年是TEDxNanjing的组织者,并担任TEDx中国区大使。在一次活动中,有位嘉宾提到“比特币和区块链是一场伟大的社会实验”,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此后,我参加到OKCoin、OKLink等项目中去,觉得区块链有潜力改变很多东西。
OKCoin是一个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 OKLink是一个跨境清算结算的平台,在这些项目里面接触到区块链同行。经历一次熊市后,大家在探索新的方向,觉得除了上比特币以外,底层的数据库、网络技术有没有一些有意思的新玩法?
1.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连接
区块链诞生时,有非常强烈的自由主义思想氛围和极客的文化氛围,而在国内这种氛围是没有的。
在2008年2009年的时候,有人开玩笑说比特币干掉银行,现在来看比较极端,很有调侃性,但西方的确有极端的纯粹的加密自由社区,去做底层的设计。
在国内有防护墙,又有监管,谷歌又不能用,各种的信息交流和联系比较弱,知识的积淀和创新就比较麻烦。区块链离开不了网络、安全、数据库以及加密算法,而这些必须有社区长期发展的积淀,比如要改进共识算法,在分布式系统要有一定的积淀,要做加密签名,需要一些计算机安全、密码学方面的知识,而这些技术最开始都是美国开发出来的,图灵奖多数是美国人,中国人只有姚期智获奖,其实获奖时他也是美国人。
但是,中国有海量的市场,所以在应用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比较多,在区块链领域,全球大的矿机、矿池,钱包,数字资产交易所基本在中国,中国的商业模式做得很好,这跟中国出现阿里、腾讯模式是一个道理。
面对区块链散发出的吸引和挑战,我问了自己许多问题:现有货币及金融系统、中心化系统有什么缺陷?纸质货币只能使用一次,而数字货币中有可以多次支付造成双花问题,而怎么解决?共识的源头拜占庭将军问题,各家是如何解决的?安全与高性能(TPS、可扩展性)两端如何取舍?DAPP一定是未来么?
如果从这些问题入手的话,就很容易去切入这个行业最痛点和本质。
我在任OKCoin的副总裁兼首席研究员时,参与编撰了区块链的书籍《区块链 重塑经济与世界》,2016年出版,是中信出版社出版的第一本关于区块链的书籍。2017年,我遇到了巴比特的长铗,4月回杭州,5月加入了巴比特,做技术项目。
后来,我们决定做一个公链,能够把各种各样的资产,包括现实世界中的资产,通过公链的方式登记流通,通过智能合约进行可编程操作等等,这就有了比原链的雏形想法。
“比”就是指“比特” (Byte),“ 原”就是指“原子”(atom),比原链象征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两个世界的连接,我们希望做一个资产互联网的底层协议,多元资产的交互协议。
我们是做垂直领域的底层技术公链,为资产上链提供技术服务:包括资产的标识、登记,以及资产在链上交易打包、确认等。至于客户是金融的股权、债券,或者非金融的文化版权、收益权、分红权,我们做底层协议的倒关注得不多。这些资产在底层的抽象层面反而是比较一致的。
2.区块链的迭代发展
2008年10月31日,中本聪在《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说,早年很多电子现金失败了,他们过于集中,当一个中心故障点失败就全盘失败,所以他想做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
发展这么多年,我们已经实现了去中心化的电子现金系统,Token已经实现了,但是还有很多技术上的限制,比如去中心化的带宽、存储、域名系统,去中心化的ID身份,都没有实现,或还有待于完善。
因为以往中心化的结构是集中的、垄断的,会有很多问题,一个安全攻击系统就全歇菜。分布式的治理结构没有太多中心故障点,这是去中心化最早的理由。
区块链实现安全性和可扩展性的确是有一定矛盾,如果要安全,就不能在链上提供太多的接口,或者太丰富的功能,否则交互中容易出现漏洞,被攻击。在技术发展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时候,可能会有折衷的、或者倒退的方法,或者是一种工程化、产品化的方法来去解决。因为产品必定要给用户服务的。
其实比特币早年也有这些问题,但经历了近十年全球超一流的黑客、程序员、加密货币专家的互动、完善,历经了千锤百炼的打磨过程,而且比特币的功能非常简单。
作为区块链2.0的代表,以太坊面临很大挑战。以太坊可扩展性强,功能较多,基于以太坊的开发项目比较多,生态庞大,而且本身智能合约系统是图灵完备的,它的solidity语言也有一些缺陷,一系列的原因导致里边漏洞较多,被黑客盯上。
比特币问世这么多年,能自行运转,里边有很强的一个激励机制,鼓励每个人给社区做贡献,或者说验证交易,或者是贡献代码,设计里边也有防范机制,防止作恶、垄断和攻击。设计出一种比较完善的,安全的,功能又很强大的区块链机制,这也是一个挑战。
我觉得还要给以太坊一定的时间,毕竟以太坊发展得还比较短。现在有一些号称区块链3.0的项目出来,比如EOS、IOTA、COSMOS等。
EOS 的21个超级节点, 就像21个常委来审批,每一个常委(节点)有超强的计算能力,超强的带宽,实现一定程度上的分布,但又没有完全去中心,能达到更高的效率,更便宜的价格,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最终用户并不关注是不是去中心化,而是关心解决什么问题?用多大的代价解决问题?性能好不好?便不便宜?实现得优雅不优雅?提供的服务全不全?就算EOS开了一部分“倒车”来实现这个目标,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
但同时大家的指责也有一定道理,集中在21个节点,所有的瓶颈、漏洞、薄弱处可能就在这些方面,违背了区块链原始的精神。

3.区块链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关于区块链,首先,有很多人把它当做一种软件,软件就是带有某种特定功能的代码,解决一定的特定问题,并不断更新。同时又有人提出一个新角度,认为区块链是一种协议,就像TCP/IP一样定义区块链里面的各个参与者和参与方怎样交互。
当然,我们也不可否认区块链的确是一个平台,尤其是公链领域,就像操作系统一样,可以在上面搭建各种各样的应用,来展示它的生命力。不过更可以这么理解区块链:“区块链是带有经济激励的开源运动。”
区块链融资模式,有传统投资机构的风险投资模式,还有以太坊、EOS等ICO模式,区块链会改变传统商业模式和企业制度,企业的所有权和使用权,企业的治理都会发生变化,相对传统企业的所属权可能更加模糊,但也让更多人参与企业治理,企业的边界放大了。
证券肯定要映射的某种资产,比如股票价格,映射的是企业的资产、盈利能力等,当然不一定是实际存在的资产,更重要的是未来预期的盈利能力。
区块链要考虑服务的估值、协议的估值,和未来潜力的估值,而不是刻板的实物估值。ICO里面的确是有一些主观的成份,前期是有泡沫的,但真实的服务应用和技术的进展也是有的,像比特币、以太坊的承诺做到了。
虽然目前是一个熊市,但也有涨了几倍或几十倍的,而且在上面开展生态服务。一个简单的例子,数字资产交易所、矿机矿场,都是比特币生态链上的一些应用,他们是APP,不是DAPP,他们的利润也很不错,包括售卖矿机的企业现在估值有几百亿美金。
数字资产交易所其实也是盈利的,可以认为是基于区块链交易的中介服务,还有区块链资讯也是盈利的,跟传统的广告媒体一样的模式。
严格意义上说,区块链不完全是传统意义上的“盈利”模式,还是靠Token升值,比如比特币、以太坊可以通过Token的升值而产生利润。比原链是标准的公链,跟比特币,以太坊一样,大体上也是这样的盈利模式。
4.创造多样资产与可编程经济
很多人也问过,比原和以太有什么区别,比原跟比特币有什么样的区别?用一句话概括,比原的愿景是创造多样资产与可编程经济。在比原链的白皮书及发展过程当中,我们做了两方面的扩展:
第一,把现金扩展成多样资产。可能会有一些原生的数字资产,当然也会有一些现实的资产上链以后得到的资产,当然还有更多更复杂的交互性资产,这是多样资产的概念;
第二,把单纯的支付,基于比原链之上的编程,扩展成登记、发行、结算、交易等比较完善的经济系统里面的各种行为,从现金支付变成了关于多样资产和整个可编程经济的体系。


9年前,中本聪用他的论文和代码,第一次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可能:代码,不仅可以成为管理现金的工具,而且可以成为一种现金、一种财富、一种资产。
货币是一种记忆,资产亦然。决定其价值的不是尘世中已有的物理颗粒,而是共同的记忆、想象,以及基于这种对过去的共同记忆、对未来的共同想象,形成的共同认知,而带来的共同范式的交互。我们不能指望00后、10后一代接受金本位,使用贝壳、银元;我们同样也不能指望AI和机器人、物联网基于现有法币、纸币进行清算结算。
数字资产时代的来临是一种必然。因为资产数字化的必然,我们开发出数字资产的命名、标识系统,完整的全局名字空间,并发交易通道,方便数字化的交互。(ODIN,BUTXO)
智能资产时代的来临也是一种必然。基于资产智能化的必然,我们正致力于合约、虚拟机、智能签名、去中心化共识、区块链和人工智能兼容型云计算、可编程经济模型的完善。(Equity,BVM,Tensority)
同时,我们必须意识到,如果未来世界人类社会继续存续,如果原子世界依然有意义,如果过去依然有价值、物理原子世界的资产有价值需要更加高效的流通,那我们有理由认为:联结现实与数字世界的智能的“资产互联网”距离我们不会太远了。
这以上也正是比原链的由来和使命所在:通过区块链技术的赋能,全球化社区的努力,促成“智能的资产互联网”这一目标的实现。
我们希望:籍由比原构造出一个“智能化的全球资产互联网”,让资产更加方便的登记,灵活可编程的流通。让数字时代中“人与人”,“人与资产”,“资产与智能终端”乃至未来的“资产与资产”的独立交互成为可能。
我们不仅关注于联通现有针对不同垂直领域的区块链孤岛(跨链机制),同时我们也关注与现实世界、金融产业、实体产业的融合(基于秘钥的上层账户系统,AML、KYC 合规、审计,资产网关,上链的进展),并从计算资源、股权、债券、林权、地产收益、文化知识产权、版权、数据资产等现实世界的资产的链上化案例入手尝试。
在这个进程中,链路自身也在完备,链上交易系统、支付系统、贸易市场、清算结算系统、财富管理系统种种应用种种基础设施,也将一环环逐步建立,最终形成与传统兼容共存的镜像世界。“资产上链”与“链路、网络建设”同步,两个世界间共同环流,共同繁荣发展。
更重要的是,我们构建的对AI ASIC友好型共识算法Tensority,让我们依稀看到区块链与人工智能产业在计算上统一的曙光。如果我们正处于这样的一个伟大时代,传统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正以前所未闻的方式发生变革与解构, 那么,计算力便是这种变革最内在的驱动。
在这一进程和初步的生态构建中,我们已经与全球所有重要矿池达成合作,引入人工智能友好的POW,在平等共识、开放性计算准入的基础上构建自由市场,确保参与者的权益。我们相信凭借Tensority,引入有意义、有价值、安全可用的算力模型,工作量证明(PoW)这属于1.0时代矿业的光荣与骄傲,将以“计算即权力”的面目全新呈现,并为智能经济的运行注入计算资源。

5.比原链最终将意味着什么?
比原是一条比较年轻的区块链。2017年6月,正式发布白皮书。2018年4月24日主网上线,2018年7月份虚拟机及编程语言开始发布。8月启动了全球开发者大赛,迎来全球各地开发者、志愿者在比原上开发。
DAPP并不一定是未来唯一的方向,因为其他的公链上DAPP的日活量和能使用度非常低,我们目前在做开发者社区支持和DAPP应用支持,因为比原链除了可以作为DAPP以外,它还可以被集成中其他成为系统里成为配件、插件和标准化服务,来完善整个系统。
这跟区块链道理一样,区块链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区块链作为一种技术,可以与其他技术相互配合,来成为一套解决方案解决更多的问题。
比原在未来所面临的挑战更多在于:第一,如何在底层的PoW的共识上实现可扩展性;第二,更高层面对于高可用性更多的可扩展性应用。
比原现在的探索是:在比原上搭建侧链,一方面BUTXO有更好的并发性,另一方面应用层方面有侧链和测试链子链模型可以解决此问题。例如:对于特定的国密测试场景,我们可以做出比原的子链,然后部署节点,在上面进行各种的调试和配置,来完成特定的需求。
同时,对于特定的需求,比原目前也在与各个高校和研发机构一起研究基于比原链上的零识证明。下一步会逐渐考虑到校企合作、国际合作,计划会逐步同上交、同济、清华合作,完善我们的工程研究队伍和底层的协议研究队伍以及专利研究队伍等等。


最终,比原链意味着什么?它是来自于比特和原子,也有人说比原链意味着一种价值与资产,也有人说流动与恒定、信息与物质,但是我们更多想强调的一点,作为一种技术平台或者作为一种技术手段、作为一种技术的开源运动,比原链也意味着技术和繁荣。

本文内容源自段新星先生的分享,部分资料来自网络,由“未来大脑”采编,Mr.DAO主编,未经分享人最终审核。

本文来源: 未来大脑2018 文章作者: 段新星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段新星:“资产互联网”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