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楠赓:从矿机转向芯片

遇见未来的大脑

张楠赓|嘉楠耘智 创始人兼CEO

2011年,我还在北航读研,闲暇常常靠动漫打发时间,后来偶然知道了比特币,感到很刺激,我就利用所学技术做成了用于挖比特币的FPGA矿机,卖到国外。
我以“ngzhang”的ID出现在比特币的论坛,向世人展示FPGA矿机——Icarus与Lancelot,这两个矿机的名字,都来自于日本动漫。在圈内,渐渐就有了“南瓜张”这个绰号。
1.阿瓦隆矿机
2012年6月,美国一家叫“蝴蝶实验室”的机构声称正在研究集成电路式(ASIC)的专业矿机;如果研制成功,“蝴蝶实验室”将拥有比特币世界超过51%的算力,也就意味着能对比特币的区块进行篡改,从而掌握大量的比特币。
我和“烤猫”蒋信予几乎同时在论坛声称自己研发出了ASIC矿机,并在募集资金投入生产。这一年,我29岁,做出了一生中最为叛逆的决定:退学,去做矿机。
2013年1月31日,我将研发成功的挖矿机寄给了美国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Jeff Gazik,并用网络直播对方整个拆箱过程,这就是第一台ASIC机器,我将其命名为Avalon(阿瓦隆),取自亚瑟王传说中“天佑之岛”的名字,也是出自日本动漫,是《Fate》中的最强防御武器。
矿机不仅仅是一门生意,更是遏制比特币中心化的“武器”。
与“烤猫”众筹募集资金的方式不同,我选择直接做矿机预售,而且预售的方式也非常“霸道”:不承诺发货日期,不做售后服务,不接受更改收货地址。尽管当时我预售的阿瓦隆矿机单价为9200元每台,在正式发货之前仍获得了许多客户的全额预付款,甚至在几天内就拿到了数百个订单。
2013年5月下旬,央视首次播放比特币相关新闻,引来无数投资者,10月百度加速乐宣布接受比特币支付,上海一楼盘开始接受用比特币交易买房,象征经济热潮的“中国大妈”也开始参与进来。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比特币迎来了年内涨幅超百倍的牛市,全球矿工算力呈指数级增长,国内第一批矿场开始兴起,矿机的需求也随之暴增,而矿机行业绝对“暴利”,有人说一台矿机就相当于一台印钞机。以阿瓦隆矿机为代表之一的中国比特币矿业开始称霸全球。
我们设计的比特币挖矿机一天能产生357个比特币,按照当时比特币价格粗略换算(1比特币兑换579元),比特币矿机一天可产出20万人民币,利润惊人。
但到2013年底,央行等五部委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比特币价格瞬间断崖。自2013年12月开始,比特币进入长达三年之久的漫长冬天。这导致市场上的矿机不好卖,包括阿瓦隆矿机。
当时,我曾发过一条微博表达了我的疑问:“大家都挣钱,那谁亏钱?”
2.ASIC 芯片
寒冬下,我遇到了孔剑平和“森林人”,他们二人也投资进来。后来,孔剑平与“森林人”都成了嘉楠耘智的核心合伙人。
当然,以现在币圈交易所的行情来看,比特币依然呈平稳上涨的趋势,只要矿机可以持续挖币,市场对矿机的需求还是很大的。尽管挖矿的难度在不断的增加,但是矿机也在不断的更新迭代,只是不容易在短期内出现之前那样的暴利了。
嘉楠耘智的业务并不仅限于挖矿,实际上嘉楠耘智是一家专用集成电路(ASIC)芯片及其衍生设备的研发、设计及销售 , 并提供相应的系统解决方案及技术服务的厂商。
所谓 ASIC 芯片指的是一种为专门目的而设计的集成电路,除了用于矿机之外,还广泛用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计算,比如谷歌最近曝光的 TPU,其实也是一款 ASIC。谷歌最新版的 AlphaGo 物理处理器中就有 4 个 TPU。
2015年7月,嘉楠耘智研发的28nm芯片取得了台积电的生产许可,正式开始掩膜MASK(光罩,将所需要的图形复片制在晶圆上所使用的镀膜玻璃底片)阶段,因MASK存在需要反复修改、反复投入的可能性,并且首批流片需要预付款约3000万元,因此需要进一步资金投入,我们开始寻求外部融资。
我们团队找到了姚勇杰。在他的办公室差不多待了一天时间,我们想说服我,但看得出来他当时有点犹豫。后来据是为我们改变世界的决心所触动,对于有技术有抱负的创业者,他说,有风险也要支持!
在姚勇杰先生的带头下,投委会批准了这次投资,最终暾澜投资于2015年7月向嘉楠耘智投资1700万元获得10%的股份(后经一系列增资扩股和股权转让,股权比例有所降低)。2017年,暾澜投资又斥资数千万参与了嘉楠耘智A轮投资。
此时嘉楠耘智虽然取得了代工厂台积电的生产许可并进入掩膜MASK阶段,产品确定性进一步增强,但依然尚未达到量产条件,未来销售无法预计,仍存在较高经营风险。
后来,没有料到公司在这么短的时间就盈利,我们的财报就很好看了,也引起很多机构和资本的关注。
3.水漫城堡
2016年,主营电气设备的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300423.SH),发布公告宣布收购嘉楠耘智。然而,这笔交易因存在“借壳上市”可能,被证监会叫停。
2017年年末,我们关掉了公司旗下的矿池业务1Hash。除了矿机生产,我们与币圈琐事完全隔绝。
正如互联网时代成就了Windows、Oracle、英特尔,移动互联网时代成就了高通、苹果、腾讯这些公司一样,嘉楠耘智定位是区块链时代的英特尔。
一年后,我们转战新三板,在收到股转公司三次反馈意见后放弃挂牌。
2018年4月22日,证监会副主席姜洋来嘉楠耘智考察,他指出,在中兴事件的影响下,芯片已经成为了国之重器。不管你们芯片用于什么,本质上都还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们在国内上市。
不到一个月后,嘉楠耘智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让人无奈的是,香港证券交易所对嘉楠耘智的业务模式和前景存在诸多疑问,并且嘉楠耘智年内不能完成IPO,因为港交所没有更新上市听证会。
我还记得,2018年3月28日,《浙商》全国理事会走进嘉楠耘智时,姚勇杰先生的一个比喻:“区块链的发展就像‘水漫城堡’一样,传统既得利益者就像高高在上的城堡,水慢慢侵袭城堡根基,等垮塌的时候,水就一下子没过了城堡。”
作为创业者,别人怎么评价你不重要,重要的是坚持下去。

本文内容源自张楠赓先生的分享,部分资料来自网络,由“未来大脑”采编,Mr.DAO主编,未经分享人最终审核。

本文来源: 未来大脑2018 文章作者: 张楠赓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张楠赓:从矿机转向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