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青萍“问道”哈耶克(1):为什么会有非国家化货币?

遇见未来的大脑

哈耶克|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风起青萍(因特网和IT媒体观察家):在人类经济史上,我们先有了亚当·斯密和曼彻斯特经济学派的思想,然后才有19世纪的自由竞争和自由贸易时代,后来它也是因为先有了哈耶克等巨擘的思想,才推动了苏式计划经济乌托邦的崩溃和自由市场的回归。哈耶克的思想横跨经济学,哲学,法学,政治以及心理学等诸多领域,其中他被人们讨论得最多的一个观点是,哈耶克认为我们现在的货币并不是它所能演化出来的最完美的货币,跟我们市场上的其它领域一样,货币的创造和发行只有通过自由的竞争才能获得它最佳的结果。

风起青萍:当上世纪人们筹划欧洲经济一体化的时候,你主张欧洲各国政府废除一国之内只能使用该国货币的限制,让它们的货币在一个共同市场上进行竞争。

哈耶克:我坚定地支持通过允许货币在欧洲国家间完全自由的流动来完成欧洲经济一体化的目标,不过我怀疑建立一种由超国家的当局管理的统一货币是否可取,它不可能比目前欧洲各国货币管理得更完善,跟某种欧州的统一货币比较,我主张欧洲各国废除一国之内只能使用该国货币的限制,互相承认它国政府的货币在本国的流通。我们可以让欧洲共同市场的各个国家通过一项条约,废除它们的外汇管制,包括废除对以其它国家的货币作为会计单位的限制,它们互相不对彼此货币跨越其边境线的自由交易,不对它们的任何机构在其相互的境内开展银行业务设置任何障碍。

风起青萍:如此一来,它们各国政府的货币都可以在一个欧洲共同市场上展开竞争,它们任何一个国家的银行都可以依据与它本国相同的条款到其它国家开设分支机构,在欧洲共同市场上,它们的公众可以自由使用他们信任的任何一个国家的货币进行交易,包括作为他们的记账单位。欧洲各国的政府都不得不努力采取种种措施,让他们的货币对公众最有吸引力,让公众最乐于持有它们的货币而不是其他政府的货币。

哈耶克:我们的目标是对欧洲各国的政府施加一个极为必要的纪律,使得它们任一国的政府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发行一种比其它国家的货币明显地不可靠,因而不会有人使用的货币。如果它们一个政府所发行的货币传闻会出现,甚至已经出现贬值,如果它不如别的政府的货币可靠,人们立刻就会用其它政府的货币来代替他们的货币。一旦人们发现政府当局滥用的它们的权力,这一政府所发行的货币就会在包括它本国的流通市场被悉数驱逐,当然政府也可以迅速改变做法,以避免它的货币被其它国家的货币悉数替代,它不会妨碍政府采取一切有利于经济健全运行和从长远而言有益于大多数人的措施。

风起青萍:对于促进欧洲共同市场的经济一体化,我们的这一主张比建立一个欧洲中央银行,发行统一的欧元更为可欲,更令人向往,同时也更为可取,更值得追求。

哈耶克:如果它们各国政府都因为竞争的约束而把其货币维持在一个尚可容忍的稳定状态,那么它们的大多数货币仍然会被长期使用,跟建立一种欧洲统一货币相比较,我们不需要建立一个新的国际权力机构,也不需要向一个超国家机构授予新的权力,它能更好地满足欧洲共同市场的需要。

风起青萍:如果我们废除一国之内只能使用一国政府货币的限制,把取消政府对货币的控制的主张扩展为普遍的原则,那么我们在市场上可以由若干机构各自发行他们的货币,最后让公众来决定哪一种货币可以获得普遍的接受。

哈耶克:我们主张一个市场上人人都可以自由地向公众供应他们可能更愿意接受的交换媒介,公众可以随意地在不同的货币之间进行选择,最后让公众来决定哪一种货币可以获得普遍的接受。我们所说的不是让私人机构也来发行那些政府所发行的货币,比如美元英镑等,如果让不同的机构都发行具有同样名称的货币,并且可以互相兑换,那将没有谁能够控制其发行数量,因而也没有人会对这些货币的价值负责任。我们主张的非国家化的竞争性货币是由不同的私人发钞者各自发行具有它们的专有名称,公众立刻就可以将它跟其它货币区别开来的货币。在一个市场上,我们可以让若干机构各自发行他们的货币,这些货币具有它们各自的名称,各自的面额单位,它们的名称和所使用的单位受到品牌商标的保护,未经授权不得使用,这些若干的机构他们各自决定他们自己不同的货币价值,用他们各自的货币开立支票账户,用他们的货币记录他们各自的债务,债权和账目。

风起青萍:这些若干机构各自决定他们的货币发行他们不得不彼此展开竞争,努力使公众最乐于持有他发行的货币而不是其他人的货币。

哈耶克:当公众立刻可以把这些若干机构的货币区别开来,当他们的使用可以选择不同的货币的时候,他们将会选择那些购买力保持稳定的货币,在非国家化的竞争性货币当中,它们的若干机构必须向公众提供其稳定的可以信赖的货币,才能保证自己的生意,他们将不得不采取种种措施,让他们的货币对公众最有吸引力,让公众最乐于持有它们的货币而不是其他政府的货币。对非国家化的竞争性货币来说,它人人都可以随意地在不同的货币之间进行选择,即使人们在出售自己货物的时候乐意接受任何一种货币,他们也不希望持有他们所不信赖的货币,他们会迅速脱手那些价值可能下跌或者已经下跌的货币,会迅速地将它们兑换成其所信赖的货币。对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来说,只要有人传言他们的货币的价值将会下跌,人们就会争相脱手这种可能会贬值的货币而把它兑换成其它更加值得信赖的货币,从而迅速把他们从这个业务中驱逐出去,让他们失去这个极为有利可图的生意,它将迅速地淘汰那些不能保持它价值和购买力稳定的货币,哪怕只要出现了一点折价,发钞者也会赶紧修正他们的政策,直到最后在不同机构的货币之间产生出最佳的货币。

风起青萍:我们让若干不同的机构展开竞争,它们将形成一个非国家化的竞争性货币的市场,这一市场将会是,或者说应该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形?

哈耶克:比如说我负责的瑞士某家合股银行将发行一个以“达克特”为单位和注册名称的货币,它将是一种市场商品本位制的货币,我们会向国家提出保持达克特价值稳定所需要的商品等价物的数量,并且宣布我们已经聚集了足够的商品并且承担相应的义务,在达克特持有人提出的时候用我们所宣布的商品或者与之相当的等价物赎回其所发行的钞票或者存款,这种赎回的是达克特的一个保底价,它担保达克特的价值不可能下跌到这个水平。达克特的贷款合同规定它的任何贷款都可以用达克特或者其它货币的名义偿付,只要其价值足以在市场上购买到与事先公布的商品等值的商品等价物即可。达克特的经理们明白他们的生意依赖于其货币持有人的信心,否则他们就会丧失他们的发钞业务,达克特的经理们将用达克特最初发行时候对预先选定的一组商品的购买力作为恒定的标准,始终不断地调整达克特的发行数量,保证达克特的价值保持在一个大致恒定的水平上。如果达克特的发钞者能够成功保持其货币的价值稳定,就不用担心公众的需求会突然大幅减少,而最有可能的尴尬局面则是公众对其货币的需求急剧增加,超出了一家私人机构能够应付的范围,一旦它的发钞业务如此成功,马上就会出现新的竞争,很快就会有其它机构出来提供同样稳定但名称不同的钞票,以舒缓其紧张的局面。

风起青萍:我们不需要由法律来规定达克特必须保持所必须的价值稳定,它既不必要,也不可取,

哈耶克:非国家化的竞争性货币不需要垄断当局的控制,它的运转可以完全委托给私人去考虑。在我们看来,它下列的几个方面是确定无疑的:

1. 只要人们可以自由地使用随便哪种货币,则对那种被人们普遍的,能够保持购买力大致平稳的货币,就会形成持续的需求;

2. 由于成功地使货币的价值而始终存在对它的需求,因此,人们也相信该发钞行会竭尽全力使它的货币好于垄断者的货币;

3. 发钞机构可以通过调整钞票发行量来实现这一目标;

4. 各种货币都根据上述原则调整其发行量,这是调整用于一切方面的交换媒介数量的最佳可行办法。

风起青萍:我们的货币与其它商品其实并无不同,既然自由竞争对其它的产品或服务最有效率,那么跟其它的领域一样,货币的自由竞争竞争也获得它最佳的结果。

哈耶克:虽然对多种货币竞争的理论我们还需要更认真的研究,不过如果允许私人机构发行相互竞争的货币,那么市场上的企业将选择那些能够保持价值稳定的通货作为其会计核算单位,占人口大多数的工薪阶层也将选择那些价值稳定的通货用以购买商品和服务,用以满足他们未来之需,一种稳定的货币对企业的经济计算尤其重要,对于雇佣合同的持有者或者银行储蓄户的个人,它也非常重要。

风起青萍:货币是一个市场的价值计量单位,它必须保持一个固定不变的标准,否则市场的公共秩序必然会被扰乱,这是几乎一条人人都承认的不证自明的公理,特别是在社会资金的流通领域,投资者要进行投资就必须推迟消费,对投资者(包括储蓄者)推迟消费的耐心应给以报酬,这一报酬应与延迟的时间成正比。

哈耶克:在竞争性的货币当中,公众对货币的选择完全要取决于看发钞者是否能够保持他们货币价值的稳定,它的发钞者必须通过币值稳定的竞争来争取人们持有他们的货币,争取人们以他们的货币来订立合同,他们将不得不采取种种措施让人们相信他们的货币币值的稳定,如果它的发钞者做不到这一点,他们立刻就会被市场驱逐出去。

风起青萍:让发钞者时刻都面临着失去客户的危险,它比其它任何安排都能够更有效地维持市场上货币价值的稳定,

哈耶克:非国家化的竞争性货币是一个有效的约束,经过了竞争和选择之后,它能够保存下来的只能是这样的金融机构,它们能够恰当地控制自己发行的货币,向公众所供应的货币可以成为一种稳定的价值标准,可以成为一种有效的会计记账单位,它要好于我们曾经的任何货币,更能够保障一个稳定的市场环境。

风起青萍:我们的货币其实跟其它的商品并无不同,如果跟其它商品或者服务一样,把它的发行交给市场,通过私人发钞者之间的竞争来提供货币的供应,它要好于交由政府垄断。

哈耶克:政府对货币的垄断和控制难以为我们的市场提供可靠的支付手段,它并不是实现我们货币币值稳定的好办法。我们的货币发行在目前制度下已经被政府所垄断和控制,它禁止人民试验一种可以确保货币持续改进的淘汰过程,阻碍了货币的某种自发形成过程,如果在货币领域我们也允许公众从他们选择的过程中受益,那我们将会拥有截然不同于我们今天这样的货币。由于政府的垄断,由于没有自由竞争,我们不得不承认现在我们所拥有的货币并不是我们的文化所能演化出来的最完美的货币,它成了一个畸形的孩子。

风起青萍:然而只有不经由竞争进行调节的产业,我们才支持政府进行管制,对保持货币价值的稳定,就像在其它经济领域一样,竞争将会实现我们可获得的最佳结果。

哈耶克:应该特别指出的是,货币只不过是我们市场的自我调节机制当中一直不那么完善的环节,它并不具有人们所设想的那样巨大的作用,而不幸的是它一直被用来实现某种它不能胜任的目的,在这一方面,我们应当致力弄清楚的是如何才可以让我们的货币运转得更好,而国家和政府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提供一种法律规则框架,在这一框架中,人们可以发展出最适合他们自己需要的货币制度。

风起青萍:好吧,下一次我们另外讨论为什么我们需要非国家化的货币。和我一起“问道”哈耶克的朋友。

本文内容源自《风起青萍“问道”哈耶克》系列文章,部分资料来自网络,由“未来大脑”采编,Mr.DAO主编,未经分享人最终审核。

本文来源: 未来大脑2018 文章作者: 哈耶克熏陶多年的主编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风起青萍“问道”哈耶克(1):为什么会有非国家化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