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青萍“问道”哈耶克(2):为什么需要非国家化的货币?

遇见未来的大脑

哈耶克|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风起青萍(因特网和IT媒体观察家):在人类经济史上,我们先有了亚当·斯密和曼彻斯特经济学派的思想,然后才有19世纪的自由竞争和自由贸易时代,后来它也是因为先有了哈耶克等巨擘的思想,才推动了苏式计划经济乌托邦的崩溃和自由市场的回归。哈耶克的思想横跨经济学,哲学,法学,政治以及心理学等诸多领域,其中他被人们讨论得最多的一个观点是,哈耶克认为我们现在的货币并不是它所能演化出来的最完美的货币,跟我们市场上的其它领域一样,货币的创造和发行只有通过自由的竞争才能获得它最佳的结果。

风起青萍:我们的政治在很大的程度上所依据的一个前提是,政府有权随自己的意愿创造任何数量的货币,并让人们接受,我们的政府一直都声称它们拥有供应人们获准使用的唯一一种货币的专有权,许多的经济学家也相信政府一项最重要的职能就是创造某种货币机制及发行货币,人们也一直都不加质疑地接受政府对货币的垄断。

哈耶克:其实政府对货币的垄断既不是必需的,它不但无助于我们得到更好的货币而甚至有可能导致最恶劣的货币。政府对货币的垄断具有一切垄断的弊端,即使你不满意,也必须使用它的产品,如果可以跟私人发钞者比较,政府更是总给我们供应缩水的货币,我们的现实制度对必须过去一个世纪的货币价值不稳定以及它的通膨胀负责,自由市场一直被指责的周期性萧条和它所导致的失业,其实都是政府货币垄断的结果。

风起青萍:政府的垄断有一个理由是我们所有交易都使用一个单一货币具有很大的便利性,但如果我们可以有获得不会周期性地扰乱经济运行的可靠的货币的机会,那么单一货币的便利远远没有它重要。

哈耶克:如果对任一特定地域范围只能有一种货币流通,在当初货币只能缓慢地扩展到遥远的地区,在当初唯有金银被认真地当作货币的时候,它的确具有某种便利性。但仅仅是为了使用单一货币的方便,我们付出了币值不稳定和周期性通货膨胀的代价,甚至牺牲了对货币进行改进,获得更可靠的货币的机会,被剥夺了保证经济平稳运行的可能。一旦公众明白政府的货币垄断不能抵消它的弊端,并不得不去考虑使用其它的货币的好处,包括使用他们所熟悉的货币之外的其它货币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这种垄断实在太过分了。

风起青萍:我们2000多年来的绝大多数情形是政府一直在滥用其货币发行专有权,我们的政府始终在说服公众相信它应该拥有货币发行的专属权,它们一直都在警惕地守护着其对货币的垄断,顽强地捍卫着它们的权力。

哈耶克:在我们最当初的时候,金属货币需要政府权威来担保它的成色,而一旦涉及到有意识地确定货币发行数量,政府已经不再适合这样的任务。我们货币2000多年的历史就是一部所有的价格都在不断上涨的通货膨胀史,它货币的成色不断降低,而所有产品商品的价格都在不断上涨的历史,特别是现在除了纸币之外我们不知道还有其它任何货币的时候,政府更加无力处理,它们更是很容易地给我们滥发缩水了的货币。

风起青萍:对目前制度下我们是否还能获得一种过得去的货币我们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我们从未获准对探索一种真正健全的货币进行试验。

哈耶克:我们的政府一直在压制商人们创造稳定货币的压力,在我们能充分地探索到这一问题的不同解决方案之前,政府总是马上就拦腰截断了它优胜劣汰的演进过程。我们的政府总是很快就扼杀了所有在其垄断之外再创造另外的货币的努力,每当出现这样一类的试验,每当它快要取得成功的时候,它们一定会采取步骤阻止其发展,即使在我们的自由市场发展起来之后,政府也不允许我们的市场为它自己提供它所需要的货币,而它本来是能够给我们带来我们无法预想到的有益的结果的。对目前制度下我们是否还能获得一种过得去的货币,我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这是之前我对现有政治秩序和货币理论潜心多年进行研究所得出的结论。

风起青萍:如果说之前的金本位制曾经对政府施加了一定的约束,那么在这之后我们的货币更是成了政府可以更廉价更肆无忌惮地操纵的玩艺,之后再也没有一个政府提供过可以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内比较健全的货币。

哈耶克:之前我们有过一个时期的金本位制曾经对政府的恣意妄为施加了唯一还有一点效果的纪律约束,它部分地迫使政府恰当地控制它们的货币,阻止了其权力的滥用,使得政府对货币的垄断尚可容忍,而整个世界因此相对地保持了大约两百年的货币稳定,正是在这两百多年的期间,我们繁荣的近代工业体系得以崛起,得以发育壮大。而金本位制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政府约束的时候的一种勉强的办法,它需要政府遵守某些规则,包括许多时候限制其货币的总流通量,黄金只是控制某种货币数量的一种方法而已,货币数量才是货币价值的决定要素,我们今天再没有一个政府还会接受这种约束,如果再要回到曾经对政府有所约束的金本位制。它已经毫无指望,特别是今天我们在除了纸币不知道还有其它任何形态的货币的情形之下,货币更是成了政府可以更廉价更肆无忌惮地操纵的玩艺,它已经成了一种灾难。

风起青萍:尤其是在所谓的凯恩斯主义之下,发行更多更廉价的货币已经变成当局无法抵抗的政治压力,货币不应该是公共政策的工具,把公共财政管理跟获得某种令人满意的货币的两个目标混在一起,它必然会导致其灾难性的后果。

哈耶克:所谓的凯恩斯主义给一个古老的迷信赋予了理论的权威,它宣称通过增加货币总量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轻松地确保经济的永久繁荣和充分就业,使得发行更多更廉价的货币变成了当局无法抵抗的政治压力。在所谓的凯恩斯主义之下,我们的货币现在主要的已经不是一种有效率的交换媒介,它更多地成为了政府“管理”经济的工具,成为了政府预算和货币政策的产物,所谓的凯恩斯主义给我们留下了一代经济学家,他们似乎掌握着救命的钥匙,其他们湖郎中的短期药方的效力越来越加受青睐,而我们的许多公众似乎也都相信通过政府增加短期的货币供应可以缓解经济的种种不幸,对于一定时期的收入下降,忍饥挨饿在所不辞。它必须对我们一个多世纪以来的通货膨胀和货币的紊乱承担责任。货币是我们市场的一个自动驾驶机制,我们经济的不稳定就是因为货币作为我们一个市场机制而没有经由市场进行调整,我们市场的重大缺陷,大规模的失业,都是因为政府当局一直屈服于廉价货币的叫嚣,一直在阻止私人企业提供能够保证市场稳定的货币的结果。在实际上,凯恩斯主义不但没有医治失业,反而却使之更加恶化,它摆脱不了对某一方向过量投资的恶果,接下来的来灾难性反弹不可避免。

风起青萍:如果我们今天讨论的依然是如何改善政府的控制和垄断,它已经毫无意义。

哈耶克:我并不怀疑我们如果有一个非常明智的国家或国际性的当局,它可以比金本位制或者其它的自动机制做得更好,但我看不到政府或其它任何机构可以摆脱其发行廉价货币的政治压力和诱惑。而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学家,还有我们许多的公众都会争辩说增加货币的数量比维护金本位制更加重要,它不仅仅让过量发钞得到容忍,甚至还让它获得喝彩,这就是我们市场剧烈波动的周期性萧条的主要原因。如果我们今天还在讨论如何对政府的垄断进行修补,如何改进政府垄断的绩效,它已经难以根除这一制度的缺陷和它的恶果。我们今天的情形一方面是政府更加无力,必然无力而且将继续无力向我们提供健全的货币,而另一方面我们却非常不幸地不得不指出,其事实真相是具有短期益处的货币扩张如果从长期来看却是更为长期的不幸和导致更严重失业的根源。

风起青萍:我们的货币的确是一种特殊的财货,但它是否特殊到自由竞争机制对其完全无效的地步,实在大可怀疑,只有当一个产业不由竞争调节的时候,我们才能够支持由政府,管制机构或规则对该产业进行管制。

哈耶克:在亚当.斯密“根据自然的自由制度政府应当承担的三项职责”的当中,它并不包括政府控制货币的发行,通过对政府应该放弃货币发行专有权这一想法所进行的研究,我现在毫不怀疑的是,只要政府不出面阻止,不管什么时候,私人企业都能够而且确实在较早以前就曾经向公众提供过货币选择的机会,即使国家和政府不掺合货币的事情,我们的社会也能够并且确实也曾经形成过货币,甚至是更好的货币。人们总是假定在一个国家只能存在一种统一的货币,我们之所以一直只能用到劣币,都是因为政府一直禁止私人企业向我们提供较好的货币,由于政府的垄断,那些最早发现货币可以让大多数交易得以进行的人,那些后来需要货币作为不可或缺的交易工具的人,都被强迫着只能使用由政府提供的货币。如果我们知道人们在严重的通货膨胀期间如何行事,就可以知道他们为了寻找一种可以替代人们被迫使用而正在通货膨胀的货币而多么地足智多谋,不管政府出台多么严厉的惩罚,它还是无法阻止人们使用其它货币,甚至于只要其价值稍为稳定的东西,例如从土豆到雪茄,从白兰地到鸡蛋,当然还有美元一类的外国货币,人们宁愿把这一类商品当作货币,也拒绝使用通货膨胀的政府货币。

风起青萍:如果放弃政府对货币的垄断,我们可以获得巨大的好处,它可以为竞争性货币的发展开辟道路,那些通过能够通过竞争脱颖而出的货币都是它价值基本上稳定的货币。

哈耶克:如果说我们的确有可能获得健全的货币,那它肯定不是来自政府,反过来,由于政府对货币的垄断,我们到现在还没有一种可以指望和值得依靠的货币。而如果放弃政府对货币的垄断,我们则可以获得巨大的好处,它可以为竞争性货币的发展开辟道路。对竞争性的货币能够保持其价值稳定的能力,我们不必怀疑,在竞争性的货币当中,它人人都可以向公众供应他们可能更愿意接受的交换媒介,最后由公众决定哪一种货币可以获得普遍的接受,当公众能够对其所使用的货币进行选择的时候,他们将选择那些购买力保持稳定的货币。在竞争性的货币当中,它的发钞者必须努力让公众最乐于持有他们发行的货币而不是其他人的货币,他们生意的的成功完全取决于公众对竞争性货币的选择,取决于他们货币购买力的稳定。如果竞争性货币发钞者的货币出现贬值,人们马上就会使用他们信任的其它货币进行交易,从而把他们贬值的货币从市场上驱逐出去,最后整个市场上的竞争性货币的发行将只有那些发行良币的发钞者来控制。借助一个简单的竞争机制,我们就可以向市场提供的比以前任何货币都更好的货币,它的运转不需要由垄断当局进行控制,私人企业可以比任何政府都做得更好。

风起青萍:在货币领域,我们不想禁止政府去做除了阻止其他人去做他们可以做得更好的事情之外的任何事情,非国家化的竞争性货币并不是要建构一种新制度,它所需要的只是让我们从那些普遍而不自觉地接受的教条中解放出来,只是让我们取消那些阻挡着我们货币演进之路的障碍。

哈耶克:竞争性货币并不是要取消政府发行货币的权利,它要取消的只是政府发行货币的独家专有权,只是取消政府强迫人民以某一固定的价格接受和使用他们所发行的货币的权力。我们的政府不应当比私人更有理由获得其所欲求的东西,不应当扩张到人民留给自己的资源当中。我们的政府之所以不断扩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能够通过发行货币来弥补政府的赤字,其借口是可以因此创造就业的机会,而如果我们要避免被持续的通货膨胀驱迫着去实行某种政府控制和指挥的经济,要挽救我们的自由市场,那唯一的办法就是放弃政府对货币的垄断,只要放弃政府对货币的垄断,我们所能得到的好处就会超过政府垄断所能带来的任何好处。只要自由市场获准它向自己提供它所需要的货币,我们就可以获得确保其价值稳定的货币,如果有一种货币,它的发行者只有在保持其价值稳定的时候才能继续其发行业务,而银行也提供正常服务,法律承认它是一种订立合同,记账和进行经济计算的工具,那么我们就不能因为它没有出现过就断言公众将会拒绝这么一种货币,而依旧继续迷恋于日益贬值的政府货币。

风起青萍:如果还有人相信由政府赐予我们货币比政府没有货币发行专有权时候的竞争性货币更安全更可靠,那我们所有的历史和现实都与这种信念恰恰相反。

哈耶克:跟政府的垄断比较,竞争性货币可以有效地防止投资过份扩展,防止其所导致的市场收缩和萧条,可以有力地帮助克服市场剧烈的经济波动,克服经济萧条的周期循环,它更能够保障稳定的商业环境,更有益于公众。如果有朝一日人们能够通过优胜劣汰机制而可以完全自由地采用自己所喜欢所信任的货币,如果有朝一日它被视为自由市场的一个基本标志,那我希望这一天的到来不至于太过遥远。

风起青萍:我们接下来讨论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竞争性货币。

本文内容源自《风起青萍“问道”哈耶克》系列文章,部分资料来自网络,由“未来大脑”采编,Mr.DAO主编,未经分享人最终审核。

本文来源: 未来大脑2018 文章作者: 哈耶克熏陶多年的主编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风起青萍“问道”哈耶克(2):为什么需要非国家化的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