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青萍“问道”哈耶克(3):需要什么样的非国家化货币?

遇见未来的大脑

哈耶克|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风起青萍(因特网和IT媒体观察家):在人类经济史上,我们先有了亚当·斯密和曼彻斯特经济学派的思想,然后才有19世纪的自由竞争和自由贸易时代,后来它也是因为先有了哈耶克等巨擘的思想,才推动了苏式计划经济乌托邦的崩溃和自由市场的回归。哈耶克的思想横跨经济学,哲学,法学,政治以及心理学等诸多领域,其中他被人们讨论得最多的一个观点是,哈耶克认为我们现在的货币并不是它所能演化出来的最完美的货币,跟我们市场上的其它领域一样,货币的创造和发行只有通过自由的竞争才能获得它最佳的结果。

风起青萍:自由市场的维系必须防范通货膨胀,它必须保持货币价值的稳定。在非国家化的竞争性货币当中,我们让人人都可以向公众供应他们可能更愿意接受的交换媒介,它们的发钞者必须以种种措施努力满足使用者保持货币价值稳定的需要,以此获得他们的声望和利润的激励。

哈耶克:非国家化的竞争性货币让人人都可以向公众发行他们可能更愿意接受的交换媒介,让公众可以随意地对不同的货币进行选择,最后让公众来决定哪一种货币可以获得普遍的接受。对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来说,它是一门极为有利可图的生意,他们只要能够通过其货币发行的调控保持他们货币的价值稳定,让人们相信他们有能力有决心满足公众对不同货币的选择,就不用担心公众需求会大幅减少,就可以在竞争当中获得他们声望和利润的激励。

风起青萍:竞争性货币通过发钞者的自私自利迫使他们保持其发行的货币的价值稳定,仅仅是私人发钞者的利润动机,我们就可以获得比政府的垄断更好的货币。

哈耶克:一种货币如果由其发钞者的自私自利驱使它满足其使用者的愿望,那么它就是一种最佳货币。在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当中,他们只有一个唯一的关注点,向公众提供在他们所能接受到的货币当中的一种最好的货币,他们的生存完全取决于他们能否满足公众的预期,取决于他们货币使用者的信任和持有人的信心,它迫使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必须小心翼翼地努力保持他们货币的价值稳定,否则他们的生意将丧失在能够提供更好的货币的其它发钞者手中,在这一方面,我们不能指望人们的聪明和同情心,也不需要由一个垄断当局进行管制,它完全可以由发钞者自己进行考虑,我们只能依靠纯粹的自利,只有凭借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对其自身利益的关注,而不是期望于政府的仁慈,我们的自由市场才能得以维系,才可以获得它的幸福时光。

风起青萍:竞争性货币发钞者的成功有赖于人们对他们的选择,有赖于人们持有其货币的欲望,一般来说,人们对货币的选择主要地基于它的四种用途。

哈耶克:我们货币的第一种用途是商品或服务的现金购买,对买家它主要要求方便人们辨识不同货币的标价价,对于卖家方面,卖家只要可以迅速地将一种货币兑换为他们所喜欢的任何一种货币,他们就会乐意以任何货币标价出售他们的商品或者服务。人们对货币第二和第三种用途的选择会产生矛盾,我们货币的第二种用途是满足未来之需的储备,基于这一用途人们会期望货币升值,但货币升值对借钱的人绝非好事,而且把货币的价值保持在其实际价值之上对发钞者也没有好处,所以这样的货币不大可能被广泛使用。货币的第三种用途是它作为延迟偿付的标准,这一用途的贷方喜欢货币升值,而借方则喜欢货币贬值,人们不会乐意以预计将会升值的货币产生借贷或者债务,就好像他们不喜欢以一种预计将会贬值的货币放贷一样,它不可能一边倒,利率的自身调整会让它适应可能的价格变动。

风起青萍:在货币的第四种用途当中,人们需要一种货币作为他们可靠的稳定的会计单位,它对于竞争性货币的影响将是决定性的,从长期来看,人们将会从竞争性的货币当中成功地选择出有益于稳定其市场生产和交易的货币。

哈耶克:货币的第四种用途是作为人们的会计记账单位。在市场上,我们一切的活动都要考虑它未来的价格波动,它是未来许多事件的信号,对于个人来说,大多数商品未来的价格变动是无法预期的,它不可能仰赖于一个企业对个别市场的专业知识,而是取决于市场总体的价格稳定,所以人们普遍地需要选择一种价值稳定的货币作为他们可靠的会计记账单位,这一记账单位的价值能够与大多数商品的价格波动保持一致,否则其有效的资本和成本会计就不再可能。我们的市场上有许多单个的个人或者企业无法预期的价格波动会扰乱人们的生产和交易,如果竞争性的货币能够通过其发行量的调控使大多数商品的价格保持一个水平的稳定,能够让不同方向的价格波动相互抵消,那么对于整个市场来说,它可以把人们不可避免的价格失误的影响最小化。人们只有在其会计的账目单位保持还说得过去的稳定的时候,他们的会计任务才能完成,才能进行合乎实际的经济计算,实现有效的成本控制和资本保值,确保其资本存量不会被消耗,它只有表现为利润的净收益才能由股东支配,从长期来看,人们将会从竞争性的货币当中成功地选择出有益于稳定其市场生产和交易的货币。

风起青萍:那些能够脱颖而出,能够有效地被人们选择出来的竞争性货币,将是那些因为它的帮助而取得了成功的人们所喜欢,因此其它人们也乐意跟随使用的货币,企业或者为了生意活动的个人将更多地决定竞争性货币选择的结果。

哈耶克:人们对竞争性货币的选择不仅取决于他们自己的使用,它更大的程度上还要仰赖其它人所使用的效果,它影响最大的与其说是日常支付的货币的使用量,不如是人们持有不同货币的意愿。如果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都证明他们有能力让他们的货币保持在他们所宣布的价值水平上,那么普通的消费者都会乐于在市场上接受和支出,他们不会因为略微的升值或贬值而大幅度调整货币的品种,而另外一些人对决定一种货币是否可以被普遍接受则更为重要,对这些人来说他们最注重的的这一货币作为记账单位能够与大多数商品的价格波动保持一致,持有这一货币,以它作为结存不会扰乱他们市场产出的盈亏,在对竞争性货币的选择当中,企业或者为了生意活动的个人对其所持有的货币的选择将决定竞争性货币选择的结果。当人人都可以随意地对他们所使用和持有的竞争性货币货币进行选择的时候,那些持有具有稳定的购买力的货币的人将会最为成功,当少数人很快就认识到持有某种比较稳定的货币的好处,并且取得成功的时候,它一定会诱导其它人们的追随,我们不必假定人们很快就会有理性的选择,但他们会通过经验学习并追随那些成功的行为,这一选择过程的快慢或许会因国家地区而有所差异。 

风起青萍:当我们说一种竞争性的货币价值稳定的时候,一般的意思是说它大多数商品的价格短时内不会产生大幅度变化,或者说变化很小。

哈耶克:如果一种货币它能够买进的大多数商品的数量在减少,只有少数商品可买进的数量在增加,那么我们说这种货币的购买力在下降,而如果一种货币可买进商品数量的增加和减少大体平衡,那么我们可以说这种商品的购买力和它的价值基本稳定。当我们说竞争性货币价值稳定的时候,许多的个人消费者都会偏爱它零售或生活成本的价格稳定,不过如果要更全面地考虑,我们以“初始的生产要素”的商品价格来衡量其价值的稳定似乎更为恰当,它可以让我们得到更有利于保持市场经济活动稳定的货币。在所谓“初始的生产要素”当中它土地和劳动力一类的商品我们不容易得到有效的统计指标,对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来说,它最可行的办法是基于其对许多最重要的产业部门的重要性,“一篮子”锚定他们的货币对一组特定的原材料或者与之相近的商品,例如原材料,农业生产的粮食,还有标准化的工业半制成品等,的购买力,以此作为宣示和保持其价值稳定的衡量指数。

风起青萍:对企业或者为了生意活动的个人来说,他们最注重的也是原材料或者与之相近的商品的价值稳定,这些定时交易批发性商品的价格波动总会被及时报道,它可以及时发出预警,让人们可以据此预计市场总体价格的波动,及时采取应对的措施。

哈耶克:无论是对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还是对企业或者为了生意活动的个人,“一篮子”锚定竞争性货币对一组特定的原材料或者与之相近的商品的购买力还有一个优势,它对于市场消费品价格的稳定,也比对直接锚定消费品的价格具有更大的效果,因为在货币流通数量的变化与消费品的价格波动之间存在着一个相当长的滞后期,如果等到消费品价格的波动再来作出反应,所需要的调整将会非常严重。

风起青萍: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将对其“一篮子”锚定商品承担见票即赎的责任,以此宣示并证明他们有能力保持其货币的价值稳定。

哈耶克:竞争性货币是商品准备本位或“物价指数本位”的货币。它每一个发钞者都会“一篮子”锚定一组特定的原材料或者与之相近的商品,当货币持有人提出的时候,以其所锚定的“一篮子”商品的一个保底价赎回他们发行的钞票,其赎回的价值可以在市场上购买到跟其货币发放的时候所锚定的商品价值相等的等价物。对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来说,他们的目标是在跟其它机构的竞争当中让他们的货币成为公众所希望的易于辨认的资产,让人们信任他们的货币价值稳定从而作为流动性资产持有,而信任的保证就是见票即赎,时刻准备以其“一篮子”锚定商品的价值回购他们所发行的货币。以见票即赎作为商品本位的基准,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必须确保他们的货币不会跌到其赎回的保底价之下,反过来,如果他们货币价值的上涨超出了他们所公布的水平,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也保证会采取措施吸收更多数量的存款。在竞争性的货币当中,它的发钞者通过保持对其所锚定的“一篮子”商品的购买力来保持他们的货币对大多数商品购买力的稳定,若干一个市场的若干机构都成功地向公众提供了名称不同,但以市场价格计算它们实际上都价值相等的流通性货币,那么不管如何衡量,这一市场商品的总体价格都是稳定的。

风起青萍:对竞争性货币的商品准备本位,我们不必用法律规定把竞争性货币的价值与其“一篮子”商品的具体组成捆绑在一起。

哈耶克:当市场运转的时候,它各种商品包括批发性交易商品的重要性及其交易的数量都在不断变化,它们价格的稳定性或敏感性,尤其是它们市场价格的竞争程度,也在不断变化,竞争性货币的将发钞者根据它们实际情况的变化和公众表露的偏好随时调整并公布他们所锚定的“一篮子”商品的具体组合,特别是经由公众一段时间的反应,它将逐渐揭示出什么样的“一篮子”商品对特定时间特定地点是最为可取的本位。竞争性货币的发钞者会不断尝试和调整其所锚定的“一篮子”商品的组成,同时保持跟其它的竞争性货币彼此间一个大体稳定的兑换率,他们可以允许已经事先宣布的可容忍的小幅度偏离,只要他们证明自己有能力有决心让它回复到一个基准,有能力使他们的货币价值保持一个稳定的基准。如果我们用法律来规定竞争性货币所锚定“一篮子”商品的具体组成,它不仅没有必要,同时也不可取。

风起青萍:一种具有稳定购买力的货币不一定是我们最理想的货币,它或许只是我们要达到目的的一个手段。

哈耶克:总而言之,我们所能期望的最佳货币是一种平均购买力能够保持稳定的货币。我们的预期是,人们会普遍同意以特定的某一组商品价格作为他们致力于保持一种货币稳定的商品准备本位,或者最开始人们要在若干的发钞者的几个不同的本位之间进行选择,但竞争的过程将会使发钞者和公众都知道哪种货币是最好的,而发钞者则通过他们的货币对一组特定商品的价格稳定来获得他们的声望和利润的激励。

风起青萍:好,我们下一次讨论货币发行的激励和约束。和我一起“问道”哈耶克的朋友,请加我微信:fanping01

本文内容源自《风起青萍“问道”哈耶克》系列文章,部分资料来自网络,由“未来大脑”采编,Mr.DAO主编,未经分享人最终审核。

本文来源: 未来大脑2018 文章作者: 哈耶克熏陶多年的主编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风起青萍“问道”哈耶克(3):需要什么样的非国家化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