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金色财经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金色财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
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专栏申请

波卡生态还在发展早期:“平行链季” 是一个开始

最近,波卡联合创始人 Rob Habermeier 做客著名媒体 The Block 的播客节目「The Scoop」,和主持人 Frank Chaparro 聊了聊对波卡和波卡生态的最新观点

PolkaWorld 将播客的主要内容整理成了文字版,由于篇幅限制将分为上下两篇发布。本文是上篇,主要聊了:

波卡作为 Layer 0 区块链的愿景,是让平行链可以聚焦于自己的产品

波卡生态还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平行链季” 只是一个开端

波卡生态发展的挑战:如何招揽和培养开发者人才、如何有组织地增长

现阶段哪些应用会给生态带来较大影响

零知识证明的意义和简单解释

Frank:我们从听众那里收集了很多意见,来了解大家想听什么。很多听众都想听围绕 Layer 1 的深刻见解,想更多地听听开发者的看法。比如他们在做什么,上线以后有什么最新消息等。所以在这次的播客中,我们会先从一些入门概念聊起,然后深入聊一些你们正在着手解决的一些点。

我们开始吧。Rob 你可以介绍一下自己,和 Polkadot 在做什么。

Rob:好的,谢谢 Frank,很高兴来到你们的节目。我是 Rob,我在 Polkadot 成为 Polkadot  之前就加入了这个团队。我的背景是加密领域研究员和开发者,在分布式系统方面工作了很久。

和很多在 Polkadot(波卡)领域的人一样,我们都有一些硬核科技的背景,我们是创造者和建设者。我们做 Polkadot 的方式是,去想 “从技术上说可以做到什么样?还有哪些东西还没做好?现有的系统有哪些限制?” 然后我们从这些问题出发去迭代 Polkadot。

我们把 Polkadot 称为 “元协议(Meta Protocol)”。所以我们其实并不把 Polkadot 当成 Layer 1 的链,而是把它当成 Layer 0 的链,它是核心基础设施

Frank:我想再聊聊你说的 Layer 0。我觉得你们在做的事儿是提供一个协议,让很多不同的区块链可以在上面生长和运行。你们是在第一次迭代时就提出了这个目标吗?或者说你们当时环顾区块链世界,发现它没有按照应该的方式去发展?

Rob:没错,是这样的。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区块链生态的情况。

一是有很多人都在创建区块链,可能是支付的链,可能是专门为智能合约创建的链,可能是身份的链等等。但是并没有真正的可以连接起这些链,并且创造网络效应的方式。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一些链想包揽所有的事,想成为全能的链。而这就带来了巨大的工作量,因为他们不是在创建一个产品,而是在同时创建四五个不同的产品,无法去很好地定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所以,如果你想去探寻区块链生态应该去向何方,这也是我们在创建 Polkadot 的时候在想的事,那就是创建一个环境,让所有的团队可以真正聚焦在他们的核心竞争力上,并且做好那个产品。比如做专门的超快支付产品,真正好用的智能合约产品,很棒的身份产品等。而且让这些产品不仅是待在自己的 “泡泡” 里,而是把它们都聚到一起。也就是说去建立这样的消息传递基础设施,让用户可以利用各种产品提供的这些服务来建立应用,从而做出更好的产品来。

所以你可以把 Polkadot 看成是一个动态发展的平台,而且是去中心化的。随着时间推移,随着用户部署更多我们称为 “平行链” 的有着专门功能的实用链,这个平台会获得越来越多功能和子产品。

Frank:Polkadot 上有哪些爆发式的应用了?我确实看到这个生态有很多融资事件,也出现了很多你提到的平行链。但是如果我们想想,以太坊有 “DeFi 之夏”,我们看到了像 Aave 这样的协议,刚出现不久就达到了很大的规模,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同一时间 Polkadot 生态有哪些应用呢?

Rob:波卡的生态还处于非常早期阶段,我会说 “平行链季” 只是一个开始。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聚焦在开发核心的技术。现在我们已经把最初版本的平行链部署到了 Kusama 网络上了。之后我可以再细讲一下  Kusama 网络,本质上它就是一个原型,是一个早期版本,是技术的验证场所。

现在已经有五六条平行链部署到了 Kusama 网络上,这些平行链专注于 DeFi、智能合约、Layer 2 扩容、身份、使用安全硬件的安全计算等。这些就是我们看到 Polkadot 上涌现出的第一批项目的一部分。过一段时间,我们会看到这些项目获取到自己的社区,发展社区,让更多的应用建立在它们之上。

我们在早期会看到的会是现有的应用的镜像映射,大家会去找在比特币或以太坊生态中有哪些已经成功的事情,然后试着在波卡中进行复制或模仿。而过一段时间后,大家可以找到一些在波卡中能做,而在其他平台不能做的事。其实就是用户去利用新的基础设施、新工具、新方法来构建应用,这些应用依赖于高度专业化的、特定用途的区块链,而不是基于一些非常通用的链,比如智能合约平台。

Frank:获得创建这类应用的必备能力有多难?我在很多大会上都经常听到,其他的一些 Layer 1 的链会去赞助以太坊会议,来吸引开发者的眼球,因为区块链开发者的池子实在太小了。你们怎么应对和解决这个挑战呢?

Rob:是的,我觉得我们用 Rust 编程语言其实加剧了这种情况,但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个很棒的选择。

我认为,重要的是要区分用以太坊智能合约语言 Solidity 编写应用所需的技能集,和你创建一个以太坊所需的技能集。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一个是关于创建一个共识系统,另一个是关于使用它。这就像编写一个 Web 浏览器与编写一个网页一样。你得要掌握完全不同的技能。

我们已经深入大学和大学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还有深入 Rust 社区。我们的方法是,我们可以建立一个非常强大的核心研究团队,他们自己不是软件开发者。有一些软件开发者可以作为核心研究团队之间的桥梁,他们是能够消化论文、有创建加密系统的经验、有创建分布式系统经验的人。然后我们用这些人,来培训和监督由具有系统开发背景的 Rust 开发者执行的技术。

这就让从相当窄的人才库中吸引人才变得更加容易。比如你去想 Rust 和区块链的交叉点。现在对 Rust 开发者的需求越来越大。看到目前的情况真的很高兴,比如大型科技公司,像苹果、亚马逊、谷歌都在招聘尽可能多的 Rust 开发者,这就是是我看到的情况。而我们其实很早就在找 Rust 开发者,我们从 2016 年就开始用 Rust 了。我认为随着这一趋势的出现,市场已经变得更好了,所以可以让我们获得优秀的人才。

Frank:除了招聘之外,还有哪些其他哪些挑战可能会阻碍你们达到你之前说的 “平行链季” 之后的下一个阶段?

Rob:我觉得很大的一个点是我们怎样组织化地增长。在过去的 4 年中,做了 Polkadot 大部分开发的 Parity Technologies 已经发展成了 180 多人的公司。我们一直在招聘,在增长。我们也在尝试以社区为导向来平衡这种增长,因为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创造一些适合未来几十年的东西。

我们已经从头开始制定出了一个具有适应性的协议,这个协议可以由社区进行治理,这意味着它不仅仅是由一家软件开发公司监管的事情。我们必须围绕它创建各种机构、规范、管理主体、标准等。我认为这将是让区块链走向主流并确保区块链继续存在的关键挑战之一,尤其是在这一轮新的 Layer 1 和 Layer 0 平台出现的时候。就像我之前说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内部都结合得很好了,但是需要另一个新的领域,一个新的项目来桥接起他们之间的鸿沟,而我们 Polkadot 的目标就是弥合这条鸿沟。

Frank:我觉得还需要做的一件事,是沉淀或者创造一个关于 “你们是做什么事儿的” 的市场信息。当投资者想到比特币的时候,他们会想到 “数字黄金”,而以太坊则把自己定位成 “数字石油” 。可以说,这类的描述有一些附着力,帮助大家识别和理解它们在做什么事。你觉得Polkadot 有这类的描述吗?

Rob:我会把 Polkadot 描述成 “为永不停歇的应用而生的平台”。这些应用不会堕落,不需要持续的监管和监督,因为它们自身作为区块链上永不停歇的程序就可以做到那一点。我会说这个描述和以太坊的挺像的,但是有一个主要的差别。我们在做的事就是将区块链的安全性商品化,我们让攻击区块链和攻击它上面的应用变得更困难。

Frank:那么哪些应用,是你觉得会对目前的系统带来最大影响的?

Rob:我觉得 “身份” 会变得很重要。我看 “什么会对目前的系统带来最大影响” 这个问题的方式是,我会去思考人类协作的流程。其中一件事就是自动化,也就是我们目前已经进入的数字时代,我觉得关于这个很糟糕的一件事就是,它去除了微妙的沟通形式的可能性。

有一个概念是 “社交资本”,也就是人们如何合作和协同,从而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本质上说,当你去看一个区块链平台,它其实是一个由人组成的机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协同游戏。当你带着这个角度去看,你可以创造什么价值的时候。我们作为一个区块链平台提供的终极服务,就是提供人们创造其自己的游戏规则的能力。所以区块链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把创造规则的权力民主化了

我们的目标就是去创造一个框架,最大程度地扩大大家可以创造的游戏的范围。不好意思绕了一大圈才回到这个话题。我认为识别人们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支付人们费用的能力是很重要的,还有治理的能力,为形成的群体创造共同资产和共同的治理结构的能力是很重要的。

Frank:你是在说人脸识别吗?

Rob:不是,我是在说 Proof of Uniqueness,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形式,不同的应用会需要不同形式的身份。

Frank:有意思。那么身份这个领域目前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区块链可以怎样改进它?

Rob:现在有一些有趣的项目。就像爱沙尼亚的 EID(电子身份证),你可以拥有自己的私钥,而这个证件又是由大型组织,由国家担保的。这是一件事,我觉得这遵循了一种趋势,就是可以创建用户拥有自己隐私的系统,但这个系统由一些知名团体来提供支持。你可以创建自己的指标,来评估用户是否可信。

对于这种场景,现在已经有的零知识证明技术就很有用。例如,你可以证明某个人的年龄超过 了 21 岁,如果他们要喝酒的话。也可以证明他们的年龄超过了 25 岁,如果他们要租车的话,而你又不实际透露那个人的年龄。这有点像一个建立在波卡上的叫 KILT 的项目正在做的事,就是能够证明关于用户的不同类型的声明,而又不会真正透露太多关于用户的信息。

你可以有不同类型的应用,可能想要设置一些限制,比如 “该用户来自哪个司法管辖区?他们是什么背景?他们有资产吗?他们有抵押品吗?” 等等。KILT 可以揭示所有这些问题,但又不用让所有这些信息完全透明。

Frank:所以这其实是一种把隐私交还给用户的方式。

Rob:是的,就是这样。而且让用户在需要的时候,可以选择性地证明自己。

Frank:对于一些不熟悉这个技术的听众,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能做到揭示某件事 ,但又不透露所有事” 这背后的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原理是什么?可能解释起来会很复杂,但是可以试试。

Rob:好的。归根结底,零知识证明就是对某个秘密有许多的承诺,它是某种屏蔽值(masked value)。就像有一个真相,有很多人为这个屏蔽起来的真相做出承诺,对于不同的人,用了不同的方式来屏蔽。它不是像凯撒密码(Caesar cipher)那样,A 永远都替换成 M,这样你一看到 M,就知道它原来是 A。而零知识证明不是这样,对于我,可能 A 显示成了 B,对于你,A 又可能变成 X,你不能看到密文就猜出原文是 A。

你可以写一个小程序,你提供屏蔽后的数据,比如我的屏蔽后的年龄、屏蔽后的生日、屏蔽后的籍贯,然后这个程序会给你一个 “是/否” 的答案,比如这个值是否高于某个限制,是否低于某个限制,是否在某个区间内。你可以编写这些叫做的电路(Circuit)的程序。很酷的地方在于,你可以证明你有这个电路的答案,你有能让这个电路回答 “是” 的东西,而你又不用暴露这个数据本来是什么。这就是零知识证明技术。

零知识证明这项技术还在进化中,就是大家所说的 “Moon Math”,有很多高难度的问题,它成为一个活跃的研究领域已经有四五十年时间了,不过在过去十年中的进展十分可观。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发表评论
0/140
发布评论
评论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波卡生态还在发展早期:“平行链季” 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