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金色财经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 举报

    金色观察|圆桌会议:DAO是未来之道吗?

    面对互联网3.0(我们称之为Web3.0)这个令人摩拳擦掌的全新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启了探索Web3.0之旅,为了帮助大家更好的了解Web3世界,金色财经联合百度APP推出了Web3月计划,每周通过视频直播的形式,根据不同主题,邀请业内大咖,跟大家一起探索Web3世界,WAGMI!

    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到金色财经联合百度APP独家打造的《推开Web3世界的门》活动月,每周我们通过视频直播的形式,邀请业内大咖跟大家一起探索Web3。我是金色财经主编谭红朝,我们今天邀请到两位嘉宾,分别是SeeDAO发起人、CryptoC创始人唐晗,以及DAOrayaki operation-governauts、互联网OG Shaun。我们今天的主题是:DAO是未来之道吗?首先想请两位老师给网友们科普一下什么是DAO?怎么理解这个概念?

    唐晗:百度的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能够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关于DAO的话题,大家谈论DAO的时候,其实一般会称它为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但是在实践的过程中,究竟什么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它是怎么样区别于之前的制度,比如说像豆瓣小组,公司制,或者一些宗教组织等,同时在新的组织体系下动用了什么样的新技术,这都是大家在讨论的。

    就我们实践而言的话,我个人认为DAO是一种依托于区块链这种链上工具的记录,能够将人们按照这种链上的身份记录组织在一起。不同于公司,DAO的流动性往往比较大,不会严格的去限制里面人员的进出,而且它没有非常典型的雇佣制关系,大家可以通过自己的意愿走到一起,比如说我们共同来构建一个数字合作社,我拿到的不是这个组织给我的现金,而是拿到组织的一个share。这个组织里可能也会有部分的雇佣关系,但它的主体大致是以前两种为主,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DAO它区别于兴趣小组和传统社区,最重要的它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一般来说到DAO会有自己的公共金库,然后公共金库往往是多签账户,大家可以通过投票来决定这个组织中公共账户里的钱如何使用,也可以决定谁来做金库的持有者。这个兴趣共同体可以在DAO的组织架构下开始很多活动,甚至来做内容的贡献,还有产品的贡献。这也成为目前整个Web3潮流里面最大的一个趋势,成为了继DeFi 、NFT之后,大家对于构建去中心化社会的一个基本想象。

    Shaun因为我是来自于DAOrayaki社区,我们社区主要是做一些前沿的研究和深度的挖掘。如果我们一定要对DAO进行追根溯源的话,其实DAO的诞生是离不开黑客运动和开源运动的,这其实是最早的DAO的发展雏形。

    从组织形态上来讲,人类社会大体的组织形态是分为三个阶段的,第一个是以前古人最常用的没有阶级质押没有社会制度,这种叫社会运动阶段,social moment organization,也就是smo。后来我们在近代社会里面,因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尤其是我们现在叫Web2,它一个是扁平化的概念,我们在传统企业里面都会聊到这个扁平化,它希望有这些制度,但是它是扁平的,同时又因为有互联网技术的注入,逐渐就演化出一种能够尽量去中心化决策并且实现更低成本的方式,这叫做动态网民全体组织。实际上在Web2开始发展的时候,大家做互联网也没有想到去中心化这件事情,可能那个时候大家也在想尝试去中心化,只是在聊的过程中,因为我们知道Web2,它涉及很多关于数据接口的归属问题,所以它慢慢变得越来越中心化了。这个在整个人类组织结构发展中是有脉络的。

    到了今天第三阶段就是DAO,因为区块链技术可以做一些去中心化的设计,大家觉得去中心化技术来了以后,我能不能去改变原有的一些组织工作方式,它其实源于一种想象。DAO最早的时候,它是叫做去中心化自治公司,他不叫DAO,而是叫DAC。如果你非要说DAO到底是谁定义出来的?可能2014年是一个时点,因为2014年的时候,有人问V神公司是什么?他回答说公司不过是人和智能合约。这其实是最早提出机制和人治这种DAO的资本化的概念,演变至今,DAO的定义是一直在不断变化的。

    从2014年V神提到这个概念,到2021年年初,大家开始更多去围绕资本化、软件定义,所谓软件定义指的是人和机器的关系。不管DAO的脉络怎么去发展,基本上是围绕这几个关键词进行演化的。但是随着整个行业在高速发展,所以过程中我们也会看到一些变化,比如说2021年有个概念在上半年提出叫自愿协会,很多人说DAO就是自愿协会,因为大家知道DAO可以发代币,我有代币模型我可以激励我可以做治理,那个时候市场很好,我发一个币然后拿到了数字资产的所有权,可以充当治理权,我变成一种自愿参与协会的方式。但是随着资产规模的变化,这个提法大家也就不提了。

    到了去年下半年,还有一个提法就更简单了,说DAO其实就是一个群聊和银行账户。因为我们都知道治理DAO的工具,比如discard或者 discourse,它比联合的银行账户肯定是简单很多的,配合上那个时候NFT大放异彩,所以很多人就觉得DAO很简单,就是随便搞个DAO发个币,然后搞个NFT。所以DAO的发展其实是在不断变化的,如果非要追根溯源,那DAO确实离不开黑客运动和开源文化的发展。

    主持人:刚才两位老师讲了DAO概念和演化发展历史,现在很多人都有一种观点,认为在Web3的时代,DAO可能会取代未来的公司组织,两位嘉宾是否认同这一观点?

    唐晗:让DAO来取代公司,这是大家对于未来一个非常大的畅想。但是在当前阶段的话,要一步做到这件事情还非常难。我们的预期是可能在未来数十年里面DAO和公司制都会并存,但是在有些方面来说,DAO其实已经可以开始去取代公司制了。 以SeeDAO的实践来讲的话,我们已经实践了怎么样用DAO的形式来做一个小型的媒体,来做一个翻译类型的组织,甚至来做一个教育性的组织,怎么样来做内容的自生产。

    我们接下来还在探索的一件事情是怎么样以DAO的形式来做一款产品,比如说我们提出了一款做去中心化教育的一款产品,那么大家在DAO里面谁来做产品经理,谁来做开发者,谁来负责把整个项目往前推进,谁来做宣发,它其实也是能以DAO的形式去组织起来的。

    但是当你写一篇文章的时候,以DAO的形式来组织可能比较简单,但是当它变成了一个大的工程的时候,当它的协调环节越来越多,时间表越来越紧张,以DAO这样的形式来推进可能就会变得比较复杂。怎么样去组织它,就考验到我们的管理能力、布局。

    刚刚前面这位朋友也提到说我们人类历史上有过好几种组织方式,而且这些组织方式都是随着社会的生产力去不断去演进和变化的。在我们进入工业时代之前,当时我们是生活在宗族,是一个宗法制的社会,你去做生意,可能离不开亲戚朋友的帮助。你在这样的一个组织关系中,想要去把自己的规模扩得非常大,想要进入到现代化生产中是很难的。

    但当我们到了工业社会的时候,我们就又开始去雇佣工人,然后以工厂的方式,然后大家都接受了以公司制的形式去组织生产。在中国接受公司这件事情不过就是一两百年而已,而虽然它在全球可能已经经过了有400年的时间。而现在我们走入了一个信息社会,原来公司制的有些地方其实已经开始显得落伍了,比如说我其实不能够确定,这个员工是否真的在为这个公司在做产品,他其实完全可以摸鱼,甚至他可以摸两三个月,如果老板不去管这件事情的话那就没有办法。而作为员工也很痛苦,为什么我一定要绑在一家公司里面,为什么我不可以穿梭在不同的组织里面,我想为谁服务就为谁服务,而且我也能挣到钱。

    然后作为整个管理层级来说,你也会觉得为什么我不能够既雇佣这个人又雇佣那个人,为什么我一定要去雇佣这一个人?在数字时代,特别是在疫情世界,大家还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我们要有办公室?为什么不能够远程把这些工作完成?其实你实践了三四个月,你会发现这个事情其实似乎是可行的。而到DAO刚好满足了这样一个对未来世界的想法,其实大量在网络上完成的工作完全可以搬迁在DAO里面去完成。比如说我们可以有一个组织,这个组织不再去做非常详细的面试,看你的简历,而完全看你在之前链上一个身份的声誉凭证,你的履历和教育的凭证完全在链上,通过看你是否持有这种不可转让的链上声誉资产和教育资产,就能够去验证你能不能够去解锁一份工作。这是之前公司不可能实现的,但是在DAO里面可以实现。

    而作为个人来说,我不用只在猎聘上去找我感兴趣的工作,完全可以在一个DAO的系统里面,去接上级的一些任务。这样下来你一个月拿到的薪资其实不一定比你在公司里面拿到的少,一个人完全可能根据自己的工作在DAO里面获得和国际薪资拉平的一个水平,比如说中国的工资可能低于欧洲低于美国,但是你可以在中国去接美国的工作,它是要远胜于你把自己限制在一个国度里面工作。

    此外你的社交关系以及整个内容的产出,也摆脱了被限制在一个封闭的不可流动的组织体系,从而焕发出更大的生产。比如说像SeeDAO的翻译公会,我之前是做过媒体的,在一个媒体里面,我们可以去招募一些记者,招募些翻译者,大家一个月的产量大概是多少,这个是很清楚的,但是当我们以DAO的形式来做的时候,比如说我们现在的翻译小组里面有140人,我们在大概4个月的时间里面,我们翻译了将近300篇文章,这跟之前公司的形式是很难去比的,它的生产力已经完全超过了一家公司可以去容纳的水平。

    当我们在谈论DAO可以取代公司制的时候,我们同时也会问另外一个问题,未来我们是否还会生活在现在这种资本主义形式的工业社会上?我们的教育是流水线式的,我们的工作是流水线式的,然后包括我们的组织也是流水线式的,我们是不是可以畅想一个更加自由的多元的社会组织,我觉得这个话题其实也非常有意思。

    Shaun我觉得如果我们要聊什么取代什么的,可能我要先搞清楚它哪些方面是可取代,哪些方面是不可被取代的,如果它都可被取代的,那可能自然就被取代了。在DAO的其实整体发展中,目前我们通用的一些DAO的特点,比如说第一个刚才唐老师聊到的去中心化,这个可能是它差异化的点,所谓去中心化就是你社区的规则是我社区去定,它不被一些大的国际化组织控制,几乎没有层级的概念。

    当然今天这个层级结构随着DAO的不断治理,其实也会有一些讨论,当然这不是今天的话题。但是大面上它就是一个不太被中心化组织控制的每层级的结构,这是它去中心化的部分。第二个DAO是可以通证化的,比如说代币,它是一个非常好的通证化体现形式,可以用代币作为参与条件以及激励机制,在传统的公司中目前是实现不了的。其实今天DAO的发展已经不单单是我只发有价值的代币作为统治了,比如说多少家用的是没有价值的代币,我们纯治理,我们的代币不值钱。但是它又很值钱,因为如果你想在社区里面去做些什么,那它又很值钱,所以它可以是有价值的通证也可以是无价值的积分。就像NFT,它可以是非同质化可转账的代币,以及最近聊的比较多的灵魂绑定代币SBTS,这是它通证化的部分,这个可能是公司这边目前是没办法去cover掉的。

    然后自主性,刚才唐老师谈到DAO的成员这种流动,社区成员其实是不需要通过雇佣关系的,他能够自主的参与到社区治理中。它确实是比公司有更强的自主性的,你的成员可以自行投票,可以去决策各种社区的提案,然后我们进行共同的治理。它基本上是公开透明的,因为它所有的这些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和智能合约,我的提案,我的所有角色分配,我的责权利怎么去定义,包括我的过程和结果,其实都有公开的记录去追溯。但是我想说明的是,其实在DAO的发展中,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问题,有些问题甚至是我们目前还没有办法去解决的。因为我在Web2头部公司做了很多年,所以我以前非常清楚,DAO在它差异化部分剔除的情况下,它普世化那部分其实远不如Web2公司的结构发达,所以它需要一个时间,有一个迭代的过程,就会有一个周期。

    你说未来会不会替代什么?我觉得DAO不是一个大众玩法,也不是一个大群体游戏,其实它根本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像公司那样的资产类别。今天我们聊DAO更多还是在社区,社区它拥有一部分资产是可以变现的,这是一种现实世界的价值。但是更多不发代币的,它通过社区的氛围,社区的文化和愿景目标,把人和人的关系连接在一起,这是社区文化。它很像通过财政和社会资本借给一个组织的方式,把人和人关系拉到一起。 Jacquard Coyne的CEO Cabas有一个观点,万物间所有事情都是因为协调问题,小到组织发展,大到气候变化、俄乌战争、核战争,都是因为协调失败,他认为DAO就是资本和文化的协调。我比较认同这个观点,DAO就是一个资本和文化的协调,从这个角度来讲,DAO不会是一个大的资产类别,但是它很有可能是未来的一种工作形式。但是从目前角度来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主持人:好的,感谢两位嘉宾刚才的观点。你俩都亲自发起或者实践过DAO,在你们实践的过程中,切身体会到哪些DAO的优势和不足?

    唐晗:优势和不足都是很多的,当然大家对于DAO的畅想来说不足可能是更加明显,因为现在当我们把一个事情作为未来的趋势,作为人类的未来来讲的时候,本身就承载着我们对未来美好的畅想,甚至是幻想,可是DAO也是由人来组成的,这也就意味着无论你的组织形态如何发展,你其实都没有办法去摆脱属于人的一个面向。

    作为优势的话,前面我提到了DAO来去比较自由,所以它的组织相对来说不会像公司制那样对人产生很大的束缚。我跟你是一种强制性的雇佣关系,我购买的是你的时间,所以你天然就应该把时间一直要放置在我这里。此外在某种程度上DAO有利于缩减贫富差距,因为允许通过你的劳动来换得share,这个事情在公司制里面是很难去产生的。

    比如说我们会问为什么马斯克、马云这么有钱,因为他持有了一个非常大型的集团非常多的share,那他天然就是比你要有钱,而你只是获得了相应的一个法律激励,但在DAO里面你拿到的就是组织的share,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同时DAO比公司更让大家有一种共同体的感觉。在公司里面,因为我们会非常强调这种雇佣关系。DAO里面不一样,DAO的文化、共识是要强于DAO金库里的钱,它能够带来更多的生产力和生命力。当组织金库里的钱耗尽的时候,只要仍然有成员愿意继续去同步他的历史账本,愿意为这个组织继续付出,那这个组织还是能够活下去,这跟公司制大不一样。在熊市你可以看到很多的公司倒闭,但是对于DAO来说,哪怕只剩下一两个人,只要能够坚持,这个组织还是能延续下来。除此之外对于个人来说,它能够赋予你更多的自由,它允许你在不同的组织里穿梭,同时允许你扮演不同的角色。

    现代工业化社会对人产生了很大的异化,我作为一个写作者,我每天都要去写,每天都要去采访人,我是一个搬砖的,我每天都要去搬砖,但是在DAO里面你可以早上写作,你中午搬砖,你晚上还可以跟大家一起去搞个牌局,一起去唱歌,甚至在DAO里面唱歌也是可以有相应的激励。所以它能够让人觉得你可以自由选择接受什么样的教育,你可以自由选择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你可以自由选择你为谁而工作,这是公司制做不到的。

    同时DAO的缺点也非常多,因为目前DAO的实践也就是几年的事情,但公司制人类已经实践了几百年,所以对于公司你是有很沉稳的公司法保证大家在里面劳动,比如说我劳动的成果归谁,我劳动之后假使我起了纷争,应该根据什么协调利益。但在DAO里面是非常稚嫩的,现在有很多DAO后面会陷入到一些纷争,是因为他不知道他劳动所得归谁,是归自己还是归这个DAO,或者这个DAO和另外一个DAO产生合作,是归这个DAO还是归另外一个DAO,还是两个DAO可以用某种方式共同享有作品的所有权,这是没有规则的,没有相应的法律条文依据。

    还有一些DAO更偏大规模的工程性,这种工程性的DAO是很容易死掉的,因为它的线路太复杂了,它的利益纠纷实在太复杂。在公司里面我们可以去协调,比如说你可以以公司的形式去做一个支付宝,但如果以DAO的形式去做这么大体量的产品,我个人还是相当怀疑的。也许我们可以用DAO的形式来做一个uniswap,可以做一个轻工程体量的产品,做一个最简版本的产品,但是再往下推会很困难。大家如果都怀着对于DAO的畅想进来,你会带着很多乌托邦的想法进来,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会有助于你去反思既有的制度,去推进新的制度。

    但就像前面提DAO是由人组成的,没有办法摆脱人性的东西。其实在历史上最后你都会回归到人想要什么,怎么样让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怎么样在一群人中去做利益的分配,怎么样保证这些人在这里继持续留下去,怎么样保证这里作出的决策是明智的,而不是不可执行的,或者说他对于整个组织是无意义的。你最后要面临的还是这些问题,所以你把对工作的畅想或者是幻想带进来,最后要面临的现实问题依然是之前人类一次一次对自己提出的这些问题。

    Shaun刚才也聊到了DAO的发展特性,这些发展特性造就了它的一些差异化优势,包括去中心化通证化之类的。其实DAO经过这一年的发展,很多原来我们觉得好的一些方面,现在慢慢也变成一些问题。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以前聊国库,你有自己的资金资本你可以支配什么的,当然不同的DAO会有一些差异化的要求。因为我们一直在做研究分析看了很多案例,第一个问题,比如说现在国库有些已经不是基金了,DAO的核心成员拿到原生代币,他去投资或者建议出售,然后他获得大量的资金去做基金的对冲。这对于DAO的发展是有深度伤害的,因为从某个角度来讲,国库不是某一个人的。这是目前经常会碰到的一个问题,你是否把资金专门投资于DAO的建设?

    第二个我认为未来在DAO的发展里面,人才的竞争会越来越多。DAO有一个优势是开放性,你的贡献者可以同时为多个DAO服务,与传统的雇佣方式相比,对于受雇者来讲他一定是更开心的。但是在这个实践过程中,我慢慢的发现一个问题,有时候工作这种事情其实你很难兼顾到。同时在几个环境不同的社区里面做事情,因为你的精力和时间和能力是有限的,慢慢会变成什么?你最终还是要落点到哪个地方,我身边的一些不管是大V还是大咖都是如此,这是一方面。

    从一些重度的参与者来讲,它会产生利益冲突。比如说我在这个DAO有核心利益,我在别的DAO也有这种情况而且我不做披露。那DAO和DAO之间未来这种竞争会越来越激烈,这完全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发展,而且这个问题会随着人才的不断迁徙越来越明显。我觉得未来应该要求贡献者和其他有治理权的参与者要适当去披露他们的这种利益冲突,因为在传统的Web2里面大家都是这么去做的。

    还有什么问题呢?我们最早聊DAO的时候会用到治理委员会,但是在实践过程中,治理委员会也存在问题。就像刚才唐晗谈到的人的问题,人到一定阶段就会想你说了算,我们两个说了算还是你们三个说了算,这种问责制慢慢就变味了。还有一个经常会谈到的词:治理,未来一两年后,人才和治理一定是DAO的关键词。

    结论就是问题还是挺多的,如果要说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你还没立法对吧?DAO现在连一个法理基础都没有,整个行业的立法还在路上。

    主持人:两位老师也谈到DAO的治理和DAO的文化,我们观察发现,有时候发起提案,包括做贡献以及参与治理,可能也就是几个核心的团队或者几个人来决定。我自己也以一些边缘角色参与过DAO,但是并没有体会到普通人来参与DAO的意义何在,两位老师能讲一下吗?

    唐晗:其实DAO里有很多普通人,我感觉人是多向的是多元的,每个人对于他这一生要做的事情,还有他在一个组织中要获得什么,他的诉求是不一样的。但就我的观察的话,像在高校的学生,他们可能会对未来比较困惑,他希望有一个地方能够平等的进行交流和写作,也希望有一个地方能够组织起来协作产生一些东西。

    对于还在公司里面的人,大家其实非常需要有这种心理上的一个慰藉和契机,因为绝大多数的公司是没有办法为他的员工去提供这样的一个东西的。你比如说我很喜欢一些人文导向的东西,我喜欢读书,我喜欢写作的,但是公司说你为什么要读书?你为什么要写作?你不要读书不要写作,你耽误上班的时间。可是如果我一个人读书一个人写作的话,我非常的孤独,我找不到同类。如果在豆瓣或者知乎上去聊的话也可以,但是它总是不成规模,它无法探索转化为自己的视野,无法看到共同进行一些事情的可能性,而DAO可以。对于一些自由职业者,DAO就太合适了,因为他们之前就是这样在工作的。

    对于那些对未来有些期待的,但是他现在失业了。比如说现在失业率很高,有些人闲置在家里面,并不是说他的能力不行,而是说当普遍的失业率比较高的时候,大家不希望去荒废技能,我还是希望能找到人群,我们一起去做一件事情,我希望让别人看到我的价值,我希望我的价值被这个社会认可,DAO也非常的适合。

    还有一些在海外的人,这种国际化的交流,国际化的写作,公司制其实也较难以满足,他们可以在DAO里面去获得这些事情。在SeeDAO里面,我们既有十八九岁的,也有将近60岁的,不同年龄阶层,不同社会阶层的人,对DAO来说他都有自己的诉求。还有一些人他干脆不想在你这里赚到钱,也不想在你这里有任何经济或者是生意上的诉求。我仅仅是因为在这里很高兴,我喜欢你的文化,喜欢你的Web,所以我留在这里。就像我去参加一场Party,我对这场pParty是没有任何诉求的。

    Shaun其实很多认真做事的DAO,他们还是挺希望让更多社区层成员能够参与进来。DAO还是一个少人玩法的群体,目前来看它确实是比较精简的。其实DAO发展到今天很有趣的是,它已经基本上延展到了主流社会的各个方面,它能够广泛覆盖到普通人兴趣爱好。但是人和人诉求不一样,比如有些人他觉得光有爱好就可以,他可能很热烈的参与进来了。但有些人觉得不行,有爱好不够,我得在爱好里面说了算或者干点什么要点什么,可能它的门槛就会高一点。

    DAOrayaki从去年开始专门做文字版,我们一直在研究前沿的领域,包括DAO、火星移民、火箭制造、人工智能这些领域,包括零知识证明之类,我们大概覆盖了500多篇专业的文献,也有很多核心贡献者和原创者。我们在实践过程中发现,这些东西不用你强制去push他,他就有兴趣自然就会做。

    我前段时间专门自己翻译了一个篇文章,讲DAO改变现有工业革命的十大领域。我发现很有趣,很多领域你根本想象不到,原来DAO都涉及到了。所以它其实是有很多场景可以去做的,但是你要看参与者本身他想要什么。如果你要想参与到一个DAO,第一你得沉下心来,第二你需要主动去思考,比如为什么这个提案没有我,为什么参与治理的角色不是你。

    主持人:接下来请两位嘉宾给我们分享一下目前DAO都有哪类型?

    唐晗:在上一个周期大家最熟知的应该是Venture DAO,大家一起集资做一点投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做research类型的,在国内比如说像321,还有之前有专门研究NFT白名单的组织,还有俱乐部类型的。还有一些类型是生产性的DAO,比如说像SeeDAO就是一个生产性的DAO,我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做点什么,比如说做一个媒体,做一个教育组织,或者是去做一个产品,我认为这种建设生产性的DAO,这一轮会重点涌现。往后可能还会出现DAO相关的政治组织,甚至是宗教组织,比如我们今年看到的乌克兰DAO。我觉得慢慢的DAO可能会变成一个非常大的名词,它会把之前我们所看到人类所有的组织形式都囊括在其中,只不过把原来的这些组织都给它上链,然后把它给数字化。

    Shaun主流的唐老师都说到了,还有像DeFi领域的uniswap,做底层基建的Dora Factory;公链这一块Open DAO或者是开发者团队Develop Dao,都是比较有名的。法律这一块Lex Dao很有趣,这个DAO未来还是有很多故事可以聊,他们专注于各种DAO的立法。还有关注气候变化的GreenClimateDAO,他们通过计算碳排放的技术关注气候变化,这些都是很有趣的。音乐类的Beets Dao现在的规模也不小,以及教育行业Bankless Dao。刚才唐老师也谈到了,风投类的C-club Dao 、 Neworder Dao ,这都是比较比较典型的。

    还有一种科学研究类,这里面有两个很有趣,一个是叫Lab DAO,比如政府拨款去做一些冷门领域的科研项目,对人类是有价值的,但是经费很有限。Lab DAO说得了,我请个专家,筹集资金我们自己去研发,我认为这种对人类社会未来是有贡献的。

    还有像PSY Dao,PSY是Psilocybin的缩写,Psilocybin是致幻蘑菇,它是一种迷幻剂,这个药在有些国家是禁卖的,但其实它里边一些成分对人是非常有帮助的。所以他们做一个DAO,用资金去研究它,提取其中有价值的成分。刚才还提到乌克兰Dao,他大概解决了将近6000万美元的融资,它基本上占到了美国总募捐的百分之二十几。还有去中心化媒体Demedia  Dorayaki,打个广告。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在两位老师看来DAO的未来会是什么样?会怎样影响人类社会?

    唐晗:前面提到了DAO取代公司制这件事情其实不是一个简单的或者说是一个个体的事情,它其实是整个人类社会都在发生的一个变化。我们怎么样从工业社会走向信息社会,我们怎么样从一个现实的社会走向一个虚拟的社会,而这个虚拟社会又如何转而影响我们的现实社会?我们可以看到世界的变革是非常剧烈的,当我们能够以一种新的经济基础去取代一种旧的经济基础的时候,必然会有一种新的上层建筑去取代旧的上层建筑,这是在历史上被验证过很多次的。

    我们昨天在谈到DAO的时候,谈到了自由人的自由联合这样一个状态,我们希望能够看到未来越来越多的人在DAO里面去获得他们的经济激励,同时也希望大家在DAO里面去获得更多的社交关系,在自己的人际交往认同,在心灵的慰藉上,包括自己对自己自主权和自由权的放贷,我们是希望能够看到这样的一个导向。

    ShaunDAO的未来会怎么样我不知道,区块链未来发展到底是Web2、Web3还是Web3 2.0还是怎样其实也不好讲,这些组织形态在不断产生变化。DAO确实提供了一种更好的工作方式,它一定会影响人类社会,因为它已经影响了。刚才我们谈到的乌克兰DAO,他从某种程度上是影响了俄乌战争的。未来可能随着区块链行业更普世化的发展,DAO对社会的影响会更深入更细节。

    主持人:好的,感谢两位老师的精彩分享,希望通过他们的解读,大家能更好的了解Web3世界。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0/140
    提交评论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金色财经 月儿 > 金色观察|圆桌会议:DAO是未来之道吗?
    • 寻求报道
    • 金色财经中国版App下载
      金色财经APP
      iOS & Android
    • 加入社群
      Telegram
    • 意见反馈
    • 返回顶部
    • 返回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