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50人 | 来笑对话Bright Yu:区块链怎么杀死“烂片”?

中国的影视行业市场巨大,也催生出一批身家百亿的巨星。然而,这个行业的集权化和暗箱操作同样令人触目惊心。而区块链技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影视行业参于门槛高、权力集中等问题。我们请到了全球化的视觉协同网络INSEE创始人,资深影视娱乐投资人,Bright Yu,和31区联合创始人来笑,一起聊聊怎么用区块链来颠覆影视行业。

区块链50人介绍:区块链50人是31区联合腾讯科技、BiaNews共同打造的一档区块链行业大佬采访栏目。

2018年年初,被认为极具时代颠覆性的区块链技术,随着无休止的争论进入公众视野,并随即在舆论声中划分出“古典互联网”与区块链两个“新旧世界”。在依然巨头林立、壁垒重重的“古典互联网旧世界”的对比下,区块链透明、公平的新世界构建理想收获了不少人的信仰崇拜,而资本对于风口的追捧更让区块链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但同时,区块链技术探讨停留纸上、现实中应用落地案例鲜见,全球监管方案尚在讨论,如同历史中每一波浪潮的泱泱到来都首先引来质疑,区块链行业从业者、相关监管规范制定和执行者抑或普通大众,也对目前的混乱存在着不同角度的疑问,急需冷静探讨。究竟什么是区块链?区块链为什么这么火?区块链在落地过程中还存在哪些问题?

通过对行业内大佬不断采访,一幅完整的区块链蓝图逐渐呈现。

来笑:31区联合创始人。游学欧美多年,获得经济学、政治学和金融学学位。曾任职于中国十佳并购基金,全程参于海外投资项目总额超30亿美元。All in区块链后联合创立一本区块链,2018年5月加入31区担任合伙人。

嘉宾介绍 Bright Yu:INSEE Network创始人兼CEO。2013年与现嘉楠耘智董事长孔剑平、区块链事业部总经理邵建良共同投资比特币建立信仰,并参与挖矿。14年至今,Bright Yu投资、制作过多部知名影视作品,并因此深刻认识到影视投资、制作、发行上诸多不合理、不透明的地方。2017年底组建团队创立Insee Network,立志改变现在过于传统的影视生态。

区块链50人 | 来笑对话Bright Yu:区块链怎么杀死“烂片”?

来笑:各位腾讯网友,大家晚上好!今天我们请到的是全球视觉协同网络Insee Network的创始人兼CEO,Bright Yu先生。

Bright,向腾讯网友打个招呼吧。

Bright Yu:HI,各位网友好。

来笑:好的,我们知道Bright Yu虽然年轻,但是已经在影视制作和投资领域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作为资深投资人和制作人,bright Yu想必会比一般人对行业有更深的见解。

那我们直接进入话题。从你的专业角度看,影视行业和娱乐内容制作行业,目前存在什么样的问题?

Bright Yu:首先,我不是个资深影视投资人,只能说是投过几个影视项目,包括电影、电视剧。有赚钱的项目,当然还有好多被当韭菜割的项目。

影视行业目前来说,还是属于非常非常“传统”的行业,割韭菜的行为有很多种,骗投资款,拖投资回款,甚至挪用,不给你回款。现在都说很多伪区块链项目在割韭菜,我想影视行业里面的割韭菜行为更加夸张吧,只是大多数被割的都是不差钱的。“修地的”、“盖楼的”、“挖煤的”,他们本身就不差钱,被割了也不会像我们币圈的小韭菜们一样到处“吆喝”。

就拿电影来说,很多人觉得电影很赚钱,从前几年的几个亿,十几个亿,到现在动不动几十亿。殊不知每年备案拍摄的电影有近千部,上院线的两三百部,赚钱的二三十部。有多少资方被当韭菜割了,我们可以想想。

当然除了投资拍摄的电影上不了院线,影视行业割韭菜的方式还有很多种,如本身投资一个亿的项目在制作的过程中可以以各种理由向投资方追加投资,那资方你到底投还是不投呢?没办法啊,只能投了,因为这是行业潜规则。宣发钱不够,那你投不投呢?也得投啊。另外,还有更多没有被曝光的行为,其实都是现阶段全行业的“共识”。

除了影视,其他内容制作行业,包括广告制作,视频拍摄等等,都是一样的传统。

来笑:我们同时也观察到,目前整个影视和娱乐行业内,各种粗制滥造的作品泛滥,观众口碑很差。但是另一方面,每年上万集的影视作品因为各种原因都最后都没有播出。这样的资源不匹配造成了巨大的浪费。Bright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Bright Yu:昨天在我一位非常敬重,也是位非常资深的制作人老师朋友圈里看到,“某些影视公司的老板,自己吃饱了这顿,还不知道下顿在哪里,甚至自己家签约的艺人的钱还要骗,却在外面活的无比光鲜”。

我想这句话也能很好的反应出目前影视制作行业的某部分群体有多不靠谱。类似这样不靠谱的一个个小群体加起来,也就造就了目前的现状:大部分制作公司靠骗钱拍戏,骗来的钱薅羊毛套现,最后把投资人当韭菜割了。

当然还有很多项目,甚至很多S级的项目,巨额投资,都是出品方、制作方等利益群体在办公室里拍板的,可能连目标用户在哪里,用户的需求是什么都没有弄清楚。

项目方制作完发行的过程中,电视台播出窗口有限,网络平台优质流量位有限,加上中间各种权利人物的利益输送等等原因造成了每年上万集的影视作品因为各种原因都最后都没有播出。

我刚也说了,我不是个资深影视投资人,只是参与过一些项目,经历了一些从前期筹备,制作,到最后发行的过程,我也只描绘了我所看到的现状。

来笑:那你觉得这种种问题的根源在哪里?会不会有一个系统性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Bright Yu:就像刚刚提到的,各种割韭菜的行为,源起什么呢?核心团队各方的利益,包括制作的,包括发行的,也包括演员。

就从我所经历的一个项目上来做案例,一个项目投资1.2亿,我不是主控方,我只是出品方,参与了20%额度的投资,另一个“韭菜”(对,指的就是修地的,盖楼的,挖煤的)为了想让他“女朋友”做个女二女三,当然也被主控方忽悠着这个项目很好,能赚很多钱,参与了20%,还有个基金参与了20%。

剩下的额度谁投的?怎么分配的?我不知道。最终一个项目投1.2亿,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主控方一共拿到了1.4亿,因为每个出品方跟项目方签的合同都是单项的合同,我20你80。在这样一个刚投资进去的阶段,你已经被割了。主控方拿到投资款以后怎么赚钱呢?当然是从制作上面继续薅羊毛。

服化道美灯摄的每个环节,甚至整个剧组每天几百份的盒饭,100多块钱的群演身上,都能被制片方割出“利润”。有没有一个系统性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有解决方法,但系统性的方法,我认为之前并没有,因为我说过影视这个行业相比近几年快速发展的其他行业来说,还是太传统了。但是我认为通过区块链是能解决的,并且能系统性解决。

来笑:了解。区块链现在非常得火,为什么说区块链有潜力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

Bright Yu:先说说区块链,很多人认为区块链能够带来一场新的互联网革命,也有很多人认为只是像人工智能、VR一样,成为一个资本炒作的新宠,更有很多人充斥着各种拗口、故弄玄虚的解释。区块链知名度越来越大,更多人是雾里看花。

区块链如何解决上述问题,用很简单的白话文说,我们让刚刚我提到的一整套影视投资的经济系统上链,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不可篡改,权益的即时交割,从前期的项目投资,每个出品方的每分钱从哪里来,项目方一共募了多少钱,到制片过程中制片方拿着每一分投资花在哪里了,演员拿了多少,都不可篡改并可追溯。甚至在未来合规性更加完善的时候,演员该交多少税,都是很清晰的。

这一整套经济系统真正实现会有一个过程,我相信很快就能实现。当然影视和娱乐行业还有很多问题,在我们的设计中都能通过区块链去解决。

为了实现这个愿景,我们Insee Network团队在去年就已经着手开发基于我们想要打造的视觉内容协同网络底层公链,以及解决我刚刚提到的投资、制作过程中不透明的问题。

以上几个问题,总结来讲,就是在现有的环境下,在影视行业里没有足够高效的协同网络或者说协作系统。也可以理解为影视行业的金融体系包括监管体系太为薄弱。本质上是没有足够有效的清算系统,才导致最终结果的不透明。

我们认为,区块链本质上带来的是一个价值清算系统。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前辈,比特币,以太坊,包括ripple都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insee要做的就是一个垂直于影视行业的高效的价值清算系统。也可以称作视觉内容协同网络。

致力于实现“贡献即交易,交易即清算,清算即权益。”

来笑:好,那我们带入一些场景。Bright能否展开说一下,现在非常火爆的直播、短视频、IP、广告分发等模式,在未来上链之后,到底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Bright Yu:首先人们的需求是日新月异的,视觉内容的载体形式也在不断变化,比如直播是15年开始火的,短视频是16年,在去年开始抖音将短视频的浪潮推到了高点,IP也是近几年火起来的概念。广告的核心模式,也是有互联网免费大潮所带来的。也就是说内容形式会不断发生变化,尤其是近几年,这个趋势更加明显。

而区块链作为较为底层的技术协议,能够为内容所带来的是提供“合适阻尼的通道”,也就是俗称的“价值网络”。优质的内容以及其承载形式在网络中被经济系统赋能从而加速它的传播和演化,相应的劣质的内容或者形式同样也会因为其经济系统有效地限制其转播效应。

所以我们认为通过区块链的赋能和精巧的经济系统设计,能够使得insee这个协同网络成为内容形式或者范氏演化的培养皿。加速优质内容及其形式的演化和发展。也就是所谓的“区块链通过改变生产关系的方式来提升整体的生产力。”

来笑:如果区块链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那么未来链上的影视和娱乐内容制作产业里,制作方、观众、投资人的关系会是什么样的?

Bright Yu: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可以理解就是展开讲怎么改变生产关系。

我想举早期马云创业的一个例子。马云说他当时在做中国黄页的时候就认准的两个方向,一个是互联网带来的新的信息传递方式,另外一个是去中介化。

因此,他在这两个方向上不断地尝试和探索,我们也知道他有在这两个方向上尝试过许多次创业。虽然早期的许多尝试并不成功,但是他始终认为互联网能够带来协作效率的提升,能够让商业的去中介化发生,也因此有了后来的淘宝和支付宝两大核心业务。

我们认为,在这个过程当中,制作方、观众、投资人之间的关系也一样可以用区块链技术去解决,区块链这项技术同样也会再一次带来变革和去中介化,以及降低信息不对称的再次发生,而且我们认为视觉内容行业天然适应这样的变革。

因为视觉内容本身具有数字化的特性,更有利于与区块链相结合,而且不同于其他应用场景。视觉并不具备过多需要上链的环节,所以我们认为金融和数字内容这两大行业天然更利于“去中心化”发生。

来笑:据我所知,国内主流视频平台大多处于亏损状态,同样在影视行业,你们项目的盈利预期如何?

Bright Yu:首先,我们Insee Network是一个在新加坡注册的非盈利组织,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其次,刚刚提到我们insee做的是一个视觉内容协同网络生态,并不是做一个传统的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机构,也远远不止是一个视频平台。

来笑:好的,我们有腾讯网友提问:项目不盈利,那为什么要做这个项目?未来如何维持项目的运作?

Bright Yu:做这个项目是因为我曾经被坑过。

举个例子,制作一部网大去平台播出,页面点击量5000万,平台告诉你实际有效点击只有500万。为什么?因为平台跟广告方是根据页面点击进行结算的,跟项目方是根据有效点击结算的,那真实点击有多少?我们不知道,只有平台知道。这就造成了一个项目方,平台方,广告方的信息不对称。

为什么做这个项目,因为我不想很多优秀内容生产方再像刚刚举得网大这样的案例一样被坑了。

未来维持项目的运作靠的是整个生态的增值部分,具体的今天可能来不及讲。

来笑:好的,那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再向Bright提最后一个问题。

所以说INSEE要做的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依据什么来进行这样一次变革?

Bright Yu:由于互联网不具备这样高效的清算系统,需要有许多的第三方或者像爱奇艺、优酷这样的互联网视频平台作为清算的介质。因此在传统的互联网商业逻辑下,公司是以营利为目的必须具备较为明确的“薅羊毛的逻辑”。

因为清算及权益交割时限过长网络过于冗杂的话,会使得中心化运作的公司因为没有足够的利润或者说现金流而无法持续运作。所以我们说传统的商业模式是以“薅羊毛”为核心而提供服务或价值的,而区块链则是以创造“繁荣的生态和推动查理芒格口中的‘飞轮效应’”为目的的。

而同时在区块链诞生之前,由于不具备高效的清算网络,普通用户或者说消费者参与视觉内容创作门槛非常高,因为他们的创意,贡献无法被准确记录并清算,如果用户想参与视觉内容投资也会因为清算成本过高而将许多小额投资者拒之门外。

我刚讲了在区块链的商业逻辑里最重要的是促进生态能够裹挟更多的参与方,让这个经济系统被更多的人使用。但是新的经济协作范氏带来生产关系改变的同时的也使得很多传统领域的角色会被替代。

比如中心化商业体系中卖流量的流量运营商,或者广告代理商等,因为在传统的商业模式中流量运营商和广告代理商这样的角色其实就是所谓的渠道商,而区块链的价值网络能够带来的就是被经济系统赋能的数字内容流转网络,由去中心化的,经济学赋能的方式解构和替代原有的中心化,强运营的模式。我们会通过产品设计及代码保证了各方的收益或者说权益。同时也享受着生态繁荣所带来的效益。

来笑:那非常感谢Insee的创始人Bright今天来到腾讯直播间做客。感谢Bright精彩的分享,让我们对影视行业的现状和区块链如何解决现在影视业存在的问题,有了一个了解。

Bright还有什么话想对网友们说吗?

Bright Yu: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来不及跟网友介绍更多有关insee的情况。insee目前在新加坡、国内及波士顿都有研发团队及落地运营团队,我们也致力于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应用,拭目以待。

来笑:好的,再次感谢Bright的时间。各位腾讯网友,晚安!

Bright Yu:晚安!

文章作者: 氢传播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下一篇

戴尔EMC(戴尔旗下信息科技子公司)宣布与软件巨头SAP Solution和Camelot Innovation Technologies(Camelot ITLab)达成全新合作伙伴关系,三方将共同提高高区块链上私人数据存储的安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