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金色财经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 举报

    加密货币的2022终结

    全球第三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估值为320亿美元的FTX,一周之内迅速坠入破产保护,创始人兼CEO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 Fried,推特用名SBF)辞职,被美国和巴哈马的监管部门调查。约百万投资者和交易者的加密货币可能血本无归。其重要投资者红杉资本,已经将其在FTX的逾2亿美元投资价值减计为零。

    这是今年以来加密货币大崩盘的第三轮。第一轮是5月份的算法稳定币 terraUSD 和 luna的暴雷,第二轮是6月份加密货币银行 Celsius、Voyager、对冲基金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接踵崩盘。FTX的破产,再次被称为币圈的雷曼时刻。它的垮台,可能把众多加密货币公司拖入深渊,甚至威胁到整个加密行业的生存。美国前财长、经济学家萨默斯又称之为安然时刻。目前代表债权人担任CEO接管FTX的雷(John J Ray III),当年负责处理安然和北电网络破产案。

    这位拥有40年经验的破产重组专家,从未见过这么烂的公司,“如此彻底的公司控制失败,如此完全不可信赖的财务信息。系统诚信蓄意破坏,国外监管漏洞百出,控制权集中在一小撮没有经验、没有脑子和可能心术不正的人,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

    一家耀眼的超级独角兽公司,倒下的时候,才被人们发现其实就是一个纸牌屋。

    FTX

    导火索在11月2日那天被咝咝点燃。当时FTX正以32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新一轮融资,加密货币媒体CoinDesk 发布一份报告,显示加密对冲基金公司Alameda的账本上,大部分资产是账面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代币FTT和一堆 “山姆币” 。报告的来源是FTX截止到今年6月30日的财务报告,当时币圈刚刚经历过两轮暴雷。

    FTT是FTX发行的代币,在Alameda的资产表上最高时达到了55亿美元,财报上还显示Alameda持有价值50亿美元的serum代币和17亿美元的solana代币。

    Allameda和FTX基于Solana公链平台,创立了分布式的交易所Serum,进而推出了serum币和solana币。币圈称其为“山姆币”,在FTX交易时,有助于炒高其价格,增加Alameda的账面资产价值。目前FTT、Serum、Solana三种代币,都已经跌去95%左右。

    班克曼·弗里德控制着Alameda和FTX。FTX 通过客户交易加密货币和收取交易费用来赚钱。Alameda 采用多币种间的套利交易,从波动中获利,圈内称之为“搬砖”,是一种高风险的交易模式。Alameda也在FTX上交易,但它在交易所的清算程序中区获得了特殊待遇。例如,其他交易方采用杠杆交易加密货币时,如果准备金不足,可能会被要求补充准备金,否则就会遭到清盘,但Alameda获得了“秘密豁免”。

    Alameda用FTT抵押,借入其他加密货币,放大杠杆在FTX上进行交易,炒高自己持有的加密货币的价格,同时为FTX创造交易业务收入,这是非常典型的安然式的操作方式。

    Coindesk消息一出,圈内开始同时关注这两家公司的风险。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出于风险考虑,决定出售所持有的FTT。币安是FTX的主要早期投资者,持有逾5亿美元的FTT,即为其在FTX的权益。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推特名CZ)11月6日在推特发出了清盘FTT的信息。FTT流动性很差,价格开始波动,引发了FTX的代币投资者的“挤兑”,一天金额高达50亿美元。FTX陷入危机,向币安求救。赵长鹏次日发推特称可以基于非约束协议,意向收购FTX。

    币安对FTX的尽职调查仅仅开了个头,一天后赵长鹏即宣布放弃收购,因为他发现这里面的窟窿,从FTX最初所说的20亿美元,增加到50亿美元,最高达80亿美元。此后,FTT的价格开始暴跌,从22美元跌至2美元。对于主要资产是流动性极差的加密货币的公司来说,通过杠杆建立起来的高负债,立即把FTX和Alameda逼入死亡螺旋。

    班克曼·弗里德终于承认,FTX挪用了客户的交易资金,借给了Alameda。据CoinDesk的报告, Alameda主要通过代币FTT抵押借贷其他加密货币,当FTT的价格不断下跌时,FTX不断把客户的加密货币借给Alameda,在FTX价值 160 亿美元的客户加密货币中,80亿美元借给了Alameda。在客户的挤兑下,班克曼·弗里德到处寻找价值8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用来补上窟窿。

    当这一切败露后,班克曼·弗里德宣布申请破产,并且辞去了公司CEO。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司法部等部门立即对FTX展开调查。巴哈马证券委员已经下令其账户上全部资产转移到政府的钱包里。巴哈马是世界上最早推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对数字货币和加密货币拥有一套监管机制。巴哈马监管当局认为,FTX的总部注册地在巴哈马,破产重组应该在巴哈马进行。

    这里所说的FTX,包括了注册于巴哈马的FTX国际,注册于美国的FTX美国,其关联公司Alameda,还包括了FTX投资和控制的130家子公司,俨然一个加密货币时代的金融小宇宙。巴哈马这个加勒比海上的岛国,还一度憧憬FTX能帮助这里成为全球的加密产业中心。

    SBF

    班克曼·弗里德是一位九零后亿万富翁,有币圈神童之称。其父母都是斯坦福法学院教授,姑姑是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院长。他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在一家对冲基金Jane Street 从事交易员工作一段时间后,2017年创办了加密货币对冲基金Alameda Research;两年后又创办了FTX,由于其对交易员友好的产品设计,迅速成长为第三大加密货币交易所。用户在这里交易比特币、以太币等形形色色的加密货币,也交易FTX自己发行的代币FTT。Alameda正是FTX的做市商,也交易FTT。

    FTX赶上了加密的风口,风险资本跟在后面追捧,其投资者包括红杉、淡马锡、软银、老虎环球、贝莱德等等,名单可以列得很长,甚至包括加拿大的安大略省教师退休基金。在加密货币最热的2021年,FTX7个月融到了20亿美元。目前红杉资本对FTX的2.14亿美元投资已经减记清零。另外一家加密货币的知名投资机构Paradigm,已将其价值3亿美元的投资价值降至零。安大略教育退休基金,也把近亿美元的投资一笔勾销。

    班克曼·弗里德是位素食主义者,平时和大约 10 位室友住在巴哈马的一处滨海度假村里的豪华公寓的顶层,这些人都是他在MIT和Jane Street的哥们儿姐们儿,平时工作生活打成一片,浪漫的事情不时发生,如班克曼·弗里德和Alameda的28岁CEO艾丽森之间。她是斯坦福的女学霸,也曾在Jane Street干过交易员。班克曼·弗里德热爱电子游戏英雄联盟,并且经常一边玩游戏,一边通过 Zoom口若悬河地和投资人谈判融资,轻松地搞定了红杉资本。FTX 还投资了电子竞技队TSM,将其名字改为 TSM FTX。

    但班克曼·弗里德更喜欢政治捐款,2020年大选中个人捐赠了 520 万美元给拜登,数额仅次于迈克尔·布隆伯格。他还一度想参与马斯克收购推特。根据推特与马斯克之间的诉讼材料,班克曼·弗里德愿意承诺高达 50 亿美元的投资。但马斯克掐指算了下,不相信班克曼·弗里德有那么多钱(而不是加密货币)。

    班克曼·弗里德俨然成为币圈的代言人。在美国政府及国会对于监管加密货币还举棋不定时,加密公司对华盛顿展开了积极的游说。根据追踪政治捐款的研究机构 OpenSecrets 的数据,加密公司及其员工已为2022 年的中期选举捐赠了 7300 万美元,高于 2020 年大选期间的 1300 万美元。今年前九个月,该行业还在游说上花费了 1500 万美元,比过去8年的总和还要多。

    班克曼·弗里德曾在国会委员会作证,公开支持加密立法。监管机构加强监管风声日紧。在刚刚结束的中期选举中,班克曼·弗里德是民主党的第二大捐助者,花费了 3600 万美元。班克曼·弗里德还放出狂言,他可以在2024年的大选中捐出10亿美元。

    今年以来币圈暴雷不断,FTX似乎很安全。班克曼·弗里德还伸出援手,向加密货币银行Voyager Digital提供了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信贷,向交易所BlockFi提供了2.5亿美元信贷。这两家公司都染上了三箭资本(Three Arrows Capital)传导的流动性危机。此举为班克曼·弗里德赢得的美誉,加密粉丝和媒体,甚至把班克曼·弗里德比作摩根大通,他在1907年美国金融危机期间,出手拯救了金融行业,而当时美国还没有建立中央银行。

    班克曼·弗里德声称追求财富不过是一种利他主义的职业。他信奉有效的利他主义,是Giving What We Can(应捐尽捐)的成员,计划一生中将大部分财富捐赠给有效的慈善机构。在FTX的网站上,罗列着慈善捐赠、社区捐赠、气候变化、未来基金等五花八门的公益项目。

    FTX的破产、班克曼·弗里德的人设崩塌,让整个币圈也站到了悬崖边上。比特币的价格跌至16000美元,在过去一年中已经下跌了70%以上。整个加密资产的市值,也从3万亿美元跌到1万亿美元以下。许多加密货币的价值,面临着归零的重压,而那些基于代币资产的加密公司,面临死亡螺旋的巨大风险,纷纷宣布客户停止提取,进入自我保护状态。

    CZ

    赵长鹏决定出售手中的FTT,抽走了引发FTX纸牌屋倒塌的第一张牌。当他宣布有意收购FTX时,被币圈华人称为出手一统加密江山之举。但在英美主流媒体中,赵长鹏似乎在蓄意整垮其竞争对手。赵长鹏发布推特当天,FTT 市值即缩水 80%。

    一些英文主流媒体强调赵长鹏是一位出生在中国的创业者,强调币安创办于上海,也强调币安是一家受到一些国家监管当局调查的公司。这家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资产交易所,只存在于数字世界,没有自己的实体总部,在地图上也找不到位置,大家只知道CZ住在迪拜,并且最近币安获得了阿布扎比金融管理当局的托管牌照。阿联酋希望币安能帮助当地发展web3经济。币安正在准备引领行业自救,发起一个加密复苏基金。其动机也遭到了质疑。

    班克曼·弗里德出身美国顶级名校,犹太知识精英家庭,从硅谷到华尔街到华盛顿一路畅行,公关游说费用出手大方,是美国政客、智库、媒体的宠儿。他还头顶着“有效利他主义”的道德光环,关心气候变化,拯救危机之中的同行,出尽道德营销的风头。这样一个西方的精英子弟,加密神童,败在了一位生于中国、成长于加拿大、创业于数字世界的创业者手下,这在一些英文媒体那里激起的反应是微妙的。如《金融时报》的把这个故事描绘成45岁的赵长鹏的谋略, “他引发了这场挤兑,搞垮了他的主要竞争对手(he triggered the run that sank its main competitor)”。《金融时报》强调的是FTX破产之后,币安将垄断加密货币和资产的交易。这样搞下去,币安将成为加密货币的央行( the Central Bank of Binance ) 。美国国会将对这起破产案进行问询,而币安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也日益成为一个关注点。《纽约时报》对班克曼·弗里曼的报道,甚至避重就轻。

    如果行业内的加密货币公司,包括交易所、银行等加密金融机构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在这个不受监管的蛮荒西部,只以依靠行业内的自救。币安有自己的代币 BNB,价值最高达 1065 亿美元,但现在只值 450 亿美元,但如果整个加密生态崩溃,BNB也就没有价值了。第二大加密资产交易所Coinbase的股价较其首次公开募股下跌了近 90%,其他交易所可能更没有足够的力量救助太多失败的加密货币企业。

    赵长鹏提出了中心化交易所应该遵循的主要原则:1)不应使用客户资金冒险。2)永远不要使用自己发行的代币作为抵押品。3)分享实时的资产证明。4)保持充足的储备。5)避免过度使用杠杆。6)加强和执行安全协议。这些都是主流金融行业的常识,但在币圈里面听起来既陌生又新鲜。

    自从中本聪2009年发布第一个比特币软件,启动了加密金融系统,加密货币一直被公众的不解、金融业的质疑和监管层不放心包围着,一些投资界重量级人物将其视为骗局和赌场。FTX丑闻,为其诅咒者递上了一把锋利的尖刀。

    赵长鹏承认,用户对加密货币的信心“严重动摇”。加密交易所Kraken 前首席执行官杰西.鲍威尔愤怒地发布了推文:“这根本不是什么目标远大却马失前蹄。这是赤裸裸的鲁莽、贪婪、自利、傲慢、反社会行为,为了个人利益而把这个行业十多年来来之不易的进步置于风险之中。”

    14年前,加密货币似乎生逢其时。美国爆发了金融危机,美国联储启动量化宽松政策,拯救美国的金融体系和美国经济。人们对传统金融和货币深怀不满,一种完全由编程和挖矿行为产生的数字资产,对传统的货币发起了挑战,揭开了加密货币的创新盛宴。此后加密货币作为一种数字资产受到追捧,很大程度上是低利率及真实负利率的宽松货币环境的一个结果。但是随着美国联储历史性地加息,加密货币作为一种高风险的资产,其价值必然下跌。首先倒下的那一批,一定会包括FTX这样的“安然”公司。

    加密货币一直在监管的“法外之地”野蛮生长,也在努力让监管者适应自己的创新。加密货币中向金融方向发展的基础设施,正在活成了他们想要颠覆的对象的样子。FTX就是安然+雷曼,也是更古老的郁金香狂热在数字世界的一次返照。只是兴起更快、更擅长打扮,垮掉也更迅速,仅仅是一条推特的功夫。它继承了金融所有的风险,只是让每一代人都学得更快、放得更大、破灭得也更脆。

    加密货币的初心,是用来解决传统金融体系的问题,而技术带来了可能性,提供了工具。这个世界上还有十亿人没有获得银行服务,跨国汇款手续费昂贵而缓慢,中小企业很难获得贷款和金融服务,在全球化的数字世界里,用区块链技术在不同的货币、资产之间便捷透明便宜地流动,让用户拥有他们自己的数据和掌握自己的价值。在加密货币的基础设施之上,正在涌现可编程的金融服务(智能合约)、在加密货币与法币之间建立桥梁(稳定币)、去中心化金融(DeFi)、数字资产(NFT)、新兴的协作方式(DAO)、第三代互联网(web3)等面向未来的加密经济与金融服务。这条路还很漫长。

    中本聪在元宇宙里发笑,还是哭泣。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0/140
    提交评论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未尽研究 > 加密货币的2022终结
    • 寻求报道
    • 金色财经中国版App下载
      金色财经APP
      iOS & Android
    • 加入社群
      Telegram
    • 意见反馈
    • 返回顶部
    • 返回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