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金色财经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 举报

    华尔街日报:SBF 注定失败的加密帝国

    原文标题:They Lived Together, Worked Together and Lost Billions Together: Inside Sam Bankman-Fried’s Doomed FTX Empire

    原文作者:Alexander Osipovich , Caitlin Ostroff , Patricia Kowsmann , Angel Au-Yeung and Matt Grossman

    原文编译:Leo,BlockBeats

    巴哈马-拿骚,近日,SBF 的 320 亿美元加密交易帝国众目睽睽之下分崩离析,引起了投资者、加密人员和硅谷大佬们的质疑,看起来前途一片光明的公司为何会崩溃得如此之快。

    最新情况表明,FTX 不仅是被其对手击败、糟糕的交易或今年加密市场的持续下跌而破产,反之,这是一个长期累积的混乱局面。根据法庭文件、资产负债表以及对员工和投资者的采访显示,早期的 FTX 就是一个「很难约束的企业实体、客户资产和 SBF」的集合体,没人能确切地描述它属于谁。目前检察官正在调查 FTX 的问题。

    据一份想帮助 FTX 渡过难关的人员向联邦法院提交的文件显示,SBF 的公司既没有会计记账工作,也没有正常运作的人力资源部门。公司资金被用于购买房地产,但没有记录。甚至没有员工名册,更不用说他们的雇佣条款了。破产文件显示,一份实体的未偿贷款包括至少有 10 亿美元给了 SBF 个人,5.43 亿美元给一名高管(Nishad)。

    经营 FTX 及相关公司的高管生活也同样混乱,他们 10 人在巴哈马一个价值 3000 万美元的高档度假胜地顶层公寓里一起居住、工作,工作和娱乐之间很难分清。据前员工透露,SBF 上层之间存在着暧昧关系,兴奋剂的使用也很常见。

    30 岁的 SBF 保持着高强度工作,在六个屏幕之间切换,每天只睡几个小时。据前员工透露,他经常与 28 岁的 Alameda CEO Caroline Ellison 保持着恋爱关系。

    Ellison 曾在推特上写道:「没有什么比经常使用苯丙胺更能让你体验到正常的、非药物的人类是多么愚蠢。」Ellison 的律师对此拒绝置评。

    外界看来,SBF 是「cryptoland」的市长,他负责说服立法者、投资者和加密狂热者,建立了一种新金融,他敦促国会和监管机构批准他的加密交易模式,称在 FTX 上,计算机会对头寸和风险进行交叉检查,算法会在几毫秒内做出反应,以防止不良交易溢出,伤害其他客户。在推特上,他警告竞争对手,称其行为不安全。

    但在幕后,SBF 自己却冒着巨大的风险。尽管他公开表示 Alameda 只是交易所的一个普通用户,但该公司还是花了 80 亿美元购买了这家「初创公司」的股份,及其他用户无法获得的信用交易。其中大部分资金(其中大部分属于 FTX 的客户)很可能已经消失。

    FTX 在短短一周多的时间内崩盘,从「业内典范」到「奄奄一息」,其不受监管的地位以及大量投资者可能被长期误导的问题,再次引发了人们对加密世界的怀疑。近年来,投资者向加密领域投资了数千亿美元,很多稳定的金融机构最终也参与进来。

    这位试图处理 FTX 破产后事的高管 John Ray III 表示,FTX 的状况是他十年职业生涯中见过的最糟糕的,其中包括安然公司的会计丑闻。他称,该公司的许多数字资产记录似乎缺失或不完整,诸多情况下,无法找到相关的银行账户。

    在上周的破产文件中,一家位于肯尼亚的汇款公司被列为 FTX 公司实体,对此,其 CEO Elizabeth Rossiello 感到震惊。在 2021 的一份财务报告中,FTX 表示已同意斥资约 2.2 亿美元收购该公司,但并未这样做过。Rossiello 表示,双方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也没有出资。「我们将成为他们在非洲的独家合作伙伴,」她说,仅此而已。

    从系统完整性受损和国外监管、监督失误,到控制权集中到少数缺乏经验、不成熟且可能有潜在危害的个人手中,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John J. Ray III 在法庭文件中表示。

    对 FTX 的问题进行更详细的分析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但想要在如此失败的公司和运营结果之后进行风险应对,挽回其形象,是白日做梦罢了。

    SBF 将客户资金的滥用归咎于不良的资产记录和大量意外的客户提款。

    「很抱歉,这是最重要的事。」他在 11 月 10 日的推特上写道。「我搞砸了,本应该做得更好。」

    「黄金」男孩

    SBF 的虚张声势和谦逊的结合,吸引了众多加密和金融企业,投资者向这家「由顶着爆炸头的英雄联盟粉丝经营的」公司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他穿着破旧的 T 恤衫,睡在豆袋椅上,在斯坦福大学校园里由两位知名教授抚养长大,他们精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语言。

    与大多数初创公司不同的是,FTX 似乎从每日交易中获得数十亿美元的利润,而 SBF 也不像其他加密创始人,他说,积攒财富的唯一目的是将其捐赠出去,这是一种被称为「有效利他主义」的一部分,他游说立法者控制「狡猾的」加密市场。

    SBF 的公司似乎是很稳定的,FTX 从 Sequoia Capita 和 Ontario Teachers』Pension Plan 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约 20 亿美元资金后,似乎现金充裕。

    然而,去年年底,该公司开始向巴哈马银行发出一份不寻常的报价:据银行表示,将其现金存入 FTX,可以获得高达 12% 的利息。

    随后在 5 月份,加密市场暴跌,几家加密公司倒闭,SBF 扮演了白衣骑士的角色。

    FTX 和 Alameda 提供了数亿美元的信贷,以支持一家濒临绝境的贷款机构 BlockFi,并试图让 Voyager Digital 免于破产。

    大家将 SBF 的英勇事迹与 1907 年银行业危机时 John Pierpont Morgan 单人救市的壮举相提并论

    他在 7 月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一些陷入困境的小公司确实承担了重大且不可靠的风险。」

    没有边界

    在幕后,Alameda 和 FTX 间的纠葛远比外界想象的要复杂。

    Alex Pack 于 2018 年 12 月在香港奕居酒店 49 层的 Cafe Gray Deluxe 首次与 SBF 会面,这位潜在的投资者担心两家公司似乎缺乏壁垒。

    当时,作为专注于加密领域风险投资公司 Dragonfly Capital 的管理合伙人,Pack 正在考虑投资 Alameda,他被这位衣冠不整的创始人迷住了,他穿着短裤和 T 恤,在会议 20 分钟后姗姗来迟。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尽职调查过程中发现了 2018 年 4 月的一个交易错误,Alameda 的损失超 1000 万美元。Dragonfly 是在与 Alameda 的交易员聊天后才得知此事,Pack 称,该公司提供的财务数据并没显示过这笔交易。当被问及损失时,SBF 似乎无动于衷,「我们当时觉得,这是一种非常鲁莽的冒险行为。」Pack 现在是 Hack VC 的管理合伙人。

    当 SBF 透露 Alameda 正在开发一个加密交易平台——未来的 FTX 时,只希望 Dragonfly 为 Alameda 提供资金,而不是为新项目提供资金时,Alameda 和 FTX 被捆绑在一起,Pack 说:「提议用我们的钱来资助他的新业务,这会损害我们正在投资的业务,这让我很不舒服。」

    SBF 在 7 月对《华尔街日报》表示,Alameda 和 FTX 的其他交易者一样遵守规则,「没有任何团队可以享有特权。」

    长期以来,他一直称赞 FTX「风险引擎」的优点,这是一个监控交易者在一系列杂乱的加密交易下注的系统,如果有人的赌局变差,系统会要求更多的抵押品,如果交易员没有及时加仓,FTX 可以清算交易员的资产。

    然而,根据破产法庭文件,Alameda 有一项「秘密豁免」,允许其在某些情况下避免清算,文件没有对其的细节说明。

    Alameda 的特殊地位使其能轻易直接地从 FTX 获取 80 亿美元,据《华尔街日报》查阅 FTX 11 月 7 日撰写的一份财务文件显示,其中大部分资金用于购买初创公司的股份和难以变现的 token。

    文件显示,A lameda 在 2021 年 8 月至 2022 年 4 月间斥资 11 亿美元购买了 Genesis Digital 的股份。Genesis Digital 等公司近几个月来价值大幅下跌。

    Alameda 还投资了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Anthropic,该公司去年由有效利他主义运动的支持者创立。Anthropic 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SBF 和 FTX 的高官们对该公司领投了 5.8 亿美元资金。文件显示,这笔资金实际上是用公司的钱进行的。

    文件显示,Alameda 投资了支持 FTX 的风险投资基金,其中包括 Sequoia capital 运营的 2 亿美元基金和 Paradigm 运营的 2000 万美元基金。Alameda 和 FTX 在倒闭前,对其风险投资和加密投资的估值总计超过 50 亿美元。

    FTT 价值几何

    FTX 和 Alameda 的命运以另一种重大方式纠缠在一起。《华尔街日报》查阅的财务文件显示,Alameda 高度依赖于其持有的 FTT。

    亘古至今,人类一直将价值归于实体。毕竟,一美元钞票只是一张纸,但它的价值来自数百年来形成的传统、协议、法律和惯例。加密很好的利用了这一点:用代码制作一类 token,赋予它名字,让别人相信它价值 10 美元,如果你持有十万个这样的 token,那么理论上,你现在拥有的资产价值 100 万美元。

    加密投资者认为,FTT 与 FTX 的股票相似,随着 FTX 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之一,其价值也是水涨船高。

    Alameda 在现有 FTT 中占有最大份额。文件显示,Alameda 在破产前,其 FTT 价值为 55 亿美元。

    这些 token 为 Alameda 提供了某种超级力量:该公司可以将其储备的 FTT 作为抵押品,并借用其他货币为其交易策略提供资金。

    但该策略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如果 FTT 价格暴跌,Alameda 的资金来源就会枯竭。

    该文件还列出了 50 亿美元的 SRM 和 17 亿美元的 SOL,这些 token 有时被称为「Sam coin」,因 SBF 在推动这些 token 上发挥了作用。Alameda 在 2020 年创造了 SRM,而 SOL 是由 Alameda 支持的一家初创公司推出的。FTX 将 token 列在其平台,使其在加密市场中更具可信度,并有助于提高其价格,而 Alameda 则将其计入为资产负债表中的资产。

    SBF 最引以为豪的一笔交易是「于危难之际拯救自己的公司」。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夏天,BlockFi 持有价值数亿美元的 FTT 作为贷款抵押。如果贷款人失败,这些 token 的清算将使 FTT 崩溃,随后 FTX 向 BlockFi 提供了一笔 4 亿美元的循环信贷,使其得以维持运营。

    一位发言人表示:「BlockFi 不知道或没有参与 FTX 或其交易对手的任何不当商业行为。」

    6 月 6 日,随着一股裁员浪潮席卷加密行业,SBF 在推特上表示,FTX 将「在其他人裁员的同时保持增长」。知情人士表示,当月晚些时候,FTX 解雇了约 20 名员工,其中大部分在巴哈马,没有公开通知,FTX 要求一些人签署保密协议。

    游戏爱好者

    SBF 在离开麻省理工学院后,从 Jane Street 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为了好玩,他和一些同事玩了测试智力的游戏,比如 Bughouse chess,一种由四名玩家在两个棋盘上操作的国际象棋版本。

    他于 2017 年创立了 Alameda,两年后创立了 FTX。该交易平台专精永续期货、杠杆和期权等方式的投资。美国监管机构禁止美国人进入此类允许交易员进行巨额债务投资的市场。

    在香港工作了一段时间后,SBF 和 FTX 于 2021 迁居巴哈马,以利用巴哈马加密友好的监管制度。

    据岛上的人说,在 New Providence 岛上有一个 80 平方英里的绿洲,金融精英们觉得它就像一个小俱乐部,FTX 到来并迅速收购了这块地产,在岛上一鸣惊人。

    当地人表示,他们很高兴能成为新工业浪潮的一部分。巴哈马总理 Philip Davis 在几次公开演讲中表示,他希望 FTX 能帮助巴哈马成为加密世界的中心,今年早些时候有机会购买 FTX 股权时,一名巴哈马 FTX 员工表示,每个员工基本上都花费了数千美元进行购买。

    据知情人士透露,FTX 斥资数千万美元建造住宅,将部分海滨度假胜地变成了 FTX 领地的延伸,且度假村为 FTX 员工开设了一家 24 小时营业的餐厅。

    募资能力

    2021 年,硅谷掀起了一阵加密热潮。Coinbase Global Inc. 的直接上市使该公司在首个交易日后获得了 650 亿美元的巨大市值。根据 PitchBook 的数据,风险投资者在 2021 年上半年向加密和区块链初创公司投入了超过 90 亿美元,接近 2020 年全年投资的三倍。

    根据《华尔街日报》查阅的财务报表,FTX 从来没有真正经历过创业公司常见的亏损阶段,该交易平台 2020 年的营业收入为 8990 万美元,营业利润为 1440 万美元,这是该平台首个全年营业。负责帮助 FTX 的新 CEO Ray 表示,他对公司过去的盈利状况持怀疑态度。

    知情人士称,SBF 个人可以决定任何交易条款,甚至于 SBF 推荐的一家投资公司被告知——它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来决定是否加入,当该公司要求查看 FTX 资产负债表的更多信息时,FTX 拒绝提供。

    潜在投资者表示,与典型的创始人四处敛财相比,SBF 似乎对钱不感兴趣,他经常听从另一位高管 Ramnik Arora 的意见,然后去做其他工作。

    9 月,红杉在其网站上发布的一篇关于 FTX 的文章称,SBF 与 Sequoia Capital 通话的同时在玩英雄联盟,该文章后来被删除。

    总之,在短短七个月内,数十名投资者向他的公司投入了约 20 亿美元,他们蜂拥而至,押注于世界上最热门的创业公司之一。

    大额支出

    SBF 向民主党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捐款,并资助了各种事业,包括应对气候变化和治疗热带疾病,深深地陷入了有效的利他主义运动中。

    FTX 斥巨资吸引新客户,该公司去年同意在 19 年内支付 1.35 亿美元,在迈阿密热火队的主场篮球场印上自己的 logo。

    这笔交易似乎让 FTX 跻身美国企业上层,随后又获得了其他赞助,包括 F1 锦标赛、著名的国际象棋比赛、电子竞技组织和其他 NBA 球队。

    它的广告以包括汤姆·布雷迪和斯蒂芬·库里在内的体育明星为主角,大概讲了解并加入加密世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FTX app。

    在一则广告中,退役的波士顿红袜队击球手 David Ortiz 在观看比赛时接到电话。

    「你对加密有兴趣吗?加入 FTX?斯蒂芬和汤姆也在其中?」Ortiz 说:「我加入,兄弟」。

    初现裂痕

    今年的加密市场的不景气给硅谷带来了一丝寒意,但 SBF 需要更多的钱,他希望再拿出 10 亿美元,收购破败的加密初创公司,巩固对该行业的控制权。

    据与 SBF 交谈的两位投资者透露,他向潜在投资者描绘了一个宏伟的愿景,提出了收购 Robinhood Markets Inc. 的想法。

    但他在硅谷闯出了一片天地,SBF 转向了富有石油资金的中东主权财富基金。在上个月的 Saudi 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 上,他会见了 Public Investment Fund 官员,并向他们介绍了 FTX,他从那里飞往阿布扎比,寻求酋长国财富基金的投资。

    但最后空手而归。

    11 月 2 日,CoinDesk 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 Alameda 财务报告的副本,SBF 帝国出现了第一道「裂痕」,报告显示,Alameda 的资产负债表上充斥着价值数十亿美元的 FTT 和各种「sam coin」。

    Ellison 在推特上表示,泄露的资产负债表只反映了「我们公司实体的一部分」,但损失已经造成。

    CoinDesk 的报告引起了 Binance CEO CZ 的注意。Binance 是 FTT 的持有大户,拥有超过 5 亿美元的 FTT。

    11 月 6 日,CZ 在推特上表示,Binance 将出售其持有的 FTT,此举可能会导致其价值暴跌。尽管许多观察人士将此举归因于他与 Bankman Fried 长期以来的竞争,但 CZ 表示,他正在保护 Binance 免受非流动性代币持有的风险。

    随后 Ellison 在推特上表示,Alameda 将「很乐意」以每个 FTT 22 美元的价格购买 Binance 的所有 FTT。知情人士表示,Binance 曾就这一提议联系过她,但从未得到回复。

    CZ 的几条推文引发了客户对 FTX 的质疑。11 月 7 日,FTX 遭到了价值约 50 亿美元的取款。

    如果 FTX 像传统金融机构管理客户基金,它会把客户基金与其他业务分开。

    但知情人士表示,FTX 已贷给 Alameda 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客户资金,用于偿还其债务。

    有报道称,FTX 有意将客户资金借给 Alameda,FTX 对此提出质疑,在 Vox 周三发布的一篇文稿中,他指责「混乱的记账」,并补充道:「直到几周前,我才意识到它的全部规模。」

    在隐藏的贷款前提下,大量的提款却变层致命一击,SBF 在 11 月 7 日的一条推文中写道,「FTX 很好。资产很好。」但是幕后的他正忙着找一位资金雄厚的投资者来填补这个漏洞,现该推文已被删除。据知情人士透露,他曾与对手方 Coinbase 和 Kraken 谈过,但毫无进展。

    最终 SBF 被迫求助于他的宿敌:Binance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11 月 7 日晚,CZ 在迪拜的办公室准备为接下来的会议演讲做笔记时,收到了 SBF 通过 Signal 发来的一条消息,SBF 祝贺了 CZ,并称 Binance 是 FTX 的完美买家。

    11 月 8 日上午,SBF 给他的团队发了一条信息,为混乱的现状道歉,并感谢他们的努力。

    FTX 高级营销专员 Nathaniel Whittemore 表示:「很明显,游戏已经结束了」。

    当天上午,Binance 宣布了一项收购 FTX 的非约束力协议,这一消息震惊了相信 SBF 帝国的投资者,也震惊了他的员工,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对 FTX 的问题一无所知。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当 Binance 高管仔细阅读 FTX 相关条款时,他们面临着令人困惑的混乱局面。此外,需要填补的漏洞还在不断扩大:FTX 最初将其设定为 20 亿美元,然后是 50 亿美元,最后超过 80 亿美元。

    据称,多数 FTX 的律师在谈判进行期间辞职,也是该公司员工大量流失的一部分原因。

    11 月 9 日,SBF 给 Binance 发信息询问最新进展:「大家好,我们仍然非常高兴能和你们一起处理这件事,显然看到了很多公开文章声称泄密,但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我们很想让你们澄清这一点。」

    三分钟后,CZ 给 FTX 发来了回信。「Sam,我很抱歉,」他说,「我们无法继续这笔交易。太多问题了。CZ。」

    爆炸后的余波

    SBF 试图从其他投资者那筹集资金,这些投资者向他询问客户资金的去向,在 11 月 9 日的一次电话会议中,他告诉潜在投资者,FTX 接受了 160 亿美元以各种加密货币计价的客户资产,并将其中的一半以上借给了 Alameda。

    SBF 寻找措辞,根据《华尔街日报》听到的通话录音,他对潜在投资者表示:「有一个...一个称之为大约 80 亿美元的保证金头寸,会很快导致我们没有足够的流动资产来满足提款」。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 11 月 9 日与 Alameda 员工举行的视频会议上,其 CEO Ellison 致歉,她让员工感到失望。

    知情人士表示,Ellison 表示,她、SBF 和其他两名 FTX 高管都知道向 Alameda 发送客户资金的决定,许多 Alameda 的员工在第二天就被爆料惊呆了。

    一位前同事说,Ellison 戴着大框眼镜,以善于与志同道合的人交往而闻名,但该人士表示,在高压交易环境下,她往往会变得沉默寡言,可能会被更大声、更自信的同行压倒,尤其是 SBF。

    11 月 10 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FTX 利用客户资金支持 Alameda。加密社区对 SBF 进行了猛烈抨击,他在社交媒体上被称为「Scam Bankrun-Fraud」。

    「我真的在努力控制自己愤怒的情绪,」Kraken 首席执行官 Powell 在推特上写道。「这并不是目标过高和决策失误导致的,这是不顾后果、贪婪、自私自利、狂妄、反社会的行为,这些行为让一个人为了一己之欲,用这个行业数十年的、来之不易的进步做赌注,虽然他已经很富有了。」

    第二天,FTX 申请破产。

    FTX 的崩盘动摇了加密世界。BlockFi 于 11 月 10 日停止提款,并准备申请破产。11 月 16 日暂停提款的加密借贷平台 Genesis 在一条推文中表示,已聘请顾问,并正在寻找所有可能的解决方法。

    申请破产前不久,FTX 聘请了一家巴哈马安全公司来保卫其总部,消息传出后,大多数非本地 FTX 员工离开了该岛,保安发现他们在保护一座空城。

    SBF 和剩下的一批员工在上周末试图筹集资金来填补 FTX 的 80 亿美元漏洞,并偿还客户。

    餐厅员工表示,在公司倒闭之前,FTX 的员工经常光顾 Island Brothers,这是一家离 FTX 特别近的高档法国小酒馆。在 SBF 父亲去拿骚看望儿子的时候,店主认识了他——斯坦福大学税法学者 Joseph Bankman。

    上周,FTX 的崩盘之际,低落的 SBF 来到 Island Brothers 酒馆,几句寒暄后,他哭了。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0/140
    提交评论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律动BlockBeats > 华尔街日报:SBF 注定失败的加密帝国
    • 寻求报道
    • 金色财经中国版App下载
      金色财经APP
      iOS & Android
    • 加入社群
      Telegram
    • 意见反馈
    • 返回顶部
    • 返回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