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交易所研究报告

摘要:

数字货币交易所是数字货币定价和流通的场所,被业内人士认为是数字货币产业链中最具盈利性的环节之一。而区块链作为一种新兴、前瞻、战略性的崭新技术,在5G技术的加持下,将对数字时代的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深刻的变革,具有重塑社会经济、技术、产业形态的潜力,各国政府的监管政策也并未定型,因此区块链产业生长拥有广阔的自由空间。而尽管大交易所占据了流量优势,新生交易所依然可以通过精准补位实现突围。

一、 数字货币交易所概念和定义

数字货币交易所也就是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是指进行数字货币间、数字货币与法币间交易撮合的平台,是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流通和价格确定的主要场所。与传统证券交易所相比,数字货币交易所除撮合交易之外,还承担做市商和投资银行的角色。交易所的做市商角色能增加市场的流动性,交易所从中赚取交易差价,当然,这对交易所的资质和风险管控能力有较高的要求。交易所的投资银行角色为数字货币提供发行、承销等服务,如ICO,交易所从中收取项目上币费,或者以数字货币提供发行交易所社区投票的形式收取保证金。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会提供充值、转账、提现等功能,而出于安全考虑,你的钱包收款地址,钱包的密钥、Keystore、助记词等一般不会提供,身份认证通过登录用户名,密码,验证邮箱,手机等方式完成。

二、 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种类

目前绝大多数数字货币交易所都是中心化的交易所,可分为法币交易所、币币交易所、期货交易所等。去中心化交易所是针对中心化交易所存在的诸多弊端,以及对区块链去中心化共识的实践而产生的交易所。(一) 、中心化交易所

1. 法币交易所

法币交易所允许用户将法币转换为数字货币,由于涉及当地的银监法规,一般法币交易所可以交易的法币种类比较有限,当前全球共有45家数字交易所开通法币交易且有交易额产生。法币交易所可分为两种:

· 一种是场内交易所如Coinbase, Gemini, Kraken等,场内交易所是指可以直接通过信用卡或者银行转账从交易所购买数字货币的交易方式。

· 第二种是场外交易所,有火币网的场外交易所,OTCBTC,以及Circle的Circle Trade等。场外交易所是用户通过交易所撮合与另外一名用户在交易所以外完成数字货币支付的交易方式。

2. 币币交易所

币币交易所允许用户将已经拥有的数字货币转换成其他数字货币,整个交易过程不涉及任何法币。因为受到的监管相对较松,主流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都开通此项功能。

3. 期货交易所

期货交易风险高,允许杠杆交易,受到各地法规的监管更加严格。并且交易门槛高,受众面相对较小。目前全球有27家数字货币交易所开通期货合约业务且有交易额产生。最大的期货交易所是火币全球站,交易对数达459个,日交易量超过120亿元人民币。

(二) 、去中心化交易所

1. 中心化交易所存在的问题

中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掌握着大量的用户资金,容易遭受黑客的攻击。同时,交易所内部员工的职业素养也是一大安全隐患。中心化交易所存在的问题可归纳为:

·安全性隐患。中心化交易钱包中的货币数额巨大,容易成为黑客攻击的目标;也存在交易所监守自盗,挪用用户资产的风险。

·作假及内幕交易风险。交易深度与数据作假,前后台数据更新不一致,误导用户,与项目方或其他交易所联合坐庄,操纵市场。

·流动性不足。数量众多的交易所将数字货币市场分割成很多块,大大降低了流动性。由于每个交易所开通的交易对有限,用户需要频繁切换交易所,币资产在钱包和交易所间频繁转账,交易流程长,增加了手续费支出和交易时间成本。

2. 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优点

目前 95% 以上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均为中心化交易所,但中心化交易所在数字货币产业链中的绝对核心地位与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共识格格不入。针对中心化交易所存在的种种问题,越来越多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开始出现,也被认为是数字货币交易所未来的形态。

去中心化交易所是指通过在区块链(例如以太坊)上直接构建P2P的交易市场,让用户可以自己保管私钥和虚拟币资产,从而解决现在中心化交易所带来的弊端。代表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和开放协议有以德(EtherDelta),Dew,BitShare,0X,路印(LRC)等。大部分去中心化交易所本身也会发行一种数字货币作为维持交易的燃料,同时也是创始团队的源动力和盈利方式。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优点:

·无法被政府真正监管,不受政策影响,甚至不需要用户注册登录。 

·没有中心化实体可以对交易进行干涉,也没有方式可以给任何交易人员带来任何不公平优势。 

·比起中心化交易所本身产生人力成本带来的盈利需求,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费用将完全遵照市场真正的动态平衡,一般远低于中心化交易所。

3. 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发展瓶颈

由于技术和使用难度的限制,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发展遭遇了瓶颈。目前,去中心化交易所主要存在下列的问题:

·公链的扩容问题悬而未决,交易速度比较慢,网络可能经常拥堵。

·由于会员基数小,这要求每一笔交易都需要较高的手续费,并且效率很低。

·大规模跨链交易比较难以实现。

 三、 数字货币交易所发展现状

截止到2019年4月15日,全球数字货币市场总市值约为176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11830亿,仅为2018年年初巅峰期的1/5。全球数字货币市场从火爆走向冷清,牛市过后,市场开始回归理性,回归价值,区块链技术作为改变未来的新兴之火,我们相信在度过行业发展的迷茫期之后,未来必将成为燎50HLaPhQbNjCeKwxpyGVuqoTOyaLKyiftk7RdOSg.png 

图表 1:2017年1月-2019年4月全球数字货币市场总市值及24h交易额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com,2019年4月

根据相关数据,目前全世界尚能产生交易额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一共有246家。其中在非小号网有排名且最近30日均交易额前5位的分别是FCoin、火币全球站、BitMEX、OK网、币安,30日均交易额分别为41.1亿元、27.2亿元20.2亿元、15.9亿元、13.6亿元、12.4亿元;一定交易额平台数量占总交易所数量的占比分布如下:

IL8ZALUCAcnDOO4Vkk8CNBPaXGPe5rMJYmxLsBlo.png 

图表 2:2019年4月13日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单日交易量分布

数据来源:非小号,2019年4月

 在低迷的市场行情下,数字货币交易所头部效应日趋明显。交易额100亿元以上的前4大交易所占总交易额的53.7%,日交易额10亿元以上的77家交易所占全部交易额的73%,而交易额低于10亿元人民币的合计有169家,数量占比为68.7%,却只占总交易额的27%。

四、 数字货币交易所案例分析

(一) 、中心化交易所:BNB VS LIQUID

截止目前,币安币(BNB)市值27.04亿美金,排名第七,全球数字资产14.16亿美金。 Binance Coin是由币安平台发行的代币,简称“BNB”;QASH则相对小众,市值仅4808.04万美元,排名85,是日本首个持加密货币交易牌照交易所QUOINE在其主打提高区块链资产流动性的平台QUOINE LIQUID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为了体现出大小交易所的差异性,更好的展现行业现状,我们选取市值一大一小的币安和QASH来作为对比分析。

我们知道BTC作为数字货币领域的绝对龙头,对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的走向具有带头作用,当BTC的价格开始走强时,往往能提振大盘的信心,等带动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开始普涨;当BTC的价格开始下跌时,一般会重挫大盘的积极性,致使行情开始走跌,BTC的头部效应虽然在最近几年有相当的削弱,但其价格的走势依然是当之无愧的数字货币市场晴雨表,对大盘具有领先的提示作用。下图为BNB、QASH与BTC的价格走势图对比,我们可以看到,从2017年7月开始到2018年1月的上涨期,三只币的走势基本一致,只是BNB、QASH相对于BTC的走势有接近一个月的迟滞,这通过移动平均可以得到解决。由于2018年是数字货币熊市,三只币都处于震荡调整状态。

但得益于币安推出的新的使用场景,例如Binance Launchpad,这是一个帮助新币保持代币销售的平台,Binance Launchpad只允许币安用户参与令牌销售,而新令牌只能购买币安币作为交换,这给了币安币一个巨大的新的用例,加上相继推出的Binance Jersey以及自己的区块链Binance Chain,还有自己的去中心化交易所,BinanceDEX。Binance Chain和DEX目前已经测试完成,投入使用,BNB作为他们的本土币使用也顺理成章,这将为币安币提供永久性的持续需求,从而BNB能走得更远。于是BNB从2019年开始强势上涨,BTC和QASH却继续震荡调整。

DubAJwf0ukas9xcL7KaeUKLOl3o5aN4YiCt73ypD.png 

图表 3: 2017年7月-2019年4月BTC和BNB、QASH的价格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下面我们将就交易额、活跃地址数、市值、NVT等维度来详细分析BNB与QASH的表现和相关性。

1. 链上交易量

币安币自从发行以来,链上交易量一直不温不火,直到17年末受国家对涉及法币交易的交易所的打压才迎来了巨量的流量涌入,链上交易量水涨船高,一度突破1亿美金大关,此后进入2018年数字货币市场熊市,市场趋于平稳,但是在2018年9月20日链上交易额剧增至6.29亿美金,在2018年11月29日突破5.3亿美金,此后成交额再没有大的变化,一直处于日交易额1亿美金以下。

根据价格和链上成交量的关系,如果价格随成交量一起下跌,通常就标志着一个反转点,表明市场将很快出现逆转。在上升期或下降期,价格和成交额是显著正相关的。当价格下跌时,成交额一般也会震荡下跌;价格上升时,成交额亦会同步上扬。受某些极端值影响,我们对链上交易量做了30日的移动平均,如下图所示:排除掉某些极端值的影响,在上升和下降阶段,BNB价格和30MA成交量的走势体现出惊人的一致性;同理,QASH币价格和链上交易额走势大部分时间也是一致的。

从2017年7月到2018年1月,应该说BNB与QASH的价格都在上扬,只是BNB上涨的绝对值空间更大,而二者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2018年均震荡调整,但币安出于上文提到的原因,在2019终于走出泥淖,价格开始强势崛起,QASH则随着BTC继续震荡调整。BNB与QASH在2019年之前的一致性走势显然是由于二者都跟随BTC的走势,但币安在2019年与BTC似乎实现了脱钩。

G28l0w9xOky0W5hcl2sbKUm1vznkSWxX6fWq7CbI.png 

图表 4:2017年7月-2019年4月BNB价格和链上成交量的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币安网交易平台于2017年7月14日上线,在上线初期吃了一波新用户红利,链上交易量在头一个月有数倍的增长,随后开始下滑,但是由于币安设立时仅支持币币交易,而随着17年9月4日后国家对国内大量涉及发币的交易所的关闭,不涉及法定货币的币安反而有效规避了政策风险,顺势获取了大量用户,大量的数字货币交易活动转移到了币安网平台,这导致其在2017年十二月的链上交易量增长了超过14倍。在整个2018年是数字货币的熊市,增长率有正有负,但2019年增长率全部为正,原因如上文。Liquid在2017年11月发行了QASH,恰逢赶上了18年熊市,刚上线链上成交额便逐月降低,可谓生不逢时,增长率连续4月为负,总的来说QASH作为小众货币,其前景和受到的关注度肯定不如BNB,txVolume增长率一直低于BNB,且在18年增长率走向与BNB非常类似,很显然这是受到共同的大行情影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然而币安在19年走出了独立于大盘的行情,转负为正,QASH却免不了继续跟随市场继续调整,链上交易量依然继续走低。

7X0nrVVScaUW3VXiv0M3EgpJDzzkMvr3qvvvba5s.png 

图表 5:BNB与QASH链上交易量月度增长率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从链上交易量的比值可以看出,在2018年9月之前QASH与BNB的动量并没有显著的差别,但BNB在2018年6月-9月已经显示出了自己的潜力,相对于QASH来说对BTC的走势跟的更紧,并在9月后贴近的势头更加强劲,前文的原因我们不再复述,所有指标呈现出的相似性源于这些指标之间本来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此投资者应该明白。显然QASH与BTC的关联性很弱,难以跟上比特币的走势。

T7NOpw49YKJSDNiRPf3cSgvZ2aAPnhSJa1QjJP6E.png 

图表 6:BNB与BTC链上交易量比值的30日移动平均和QASH与BTC链上交易量比值的30日移动平均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2. 活跃地址数

lPGLOIrHfQLBhgXzrnvSIHmjgaSssEaHI64RohFB.png 

图表 7:bnb与qashMA30活跃地址数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活跃地址数即是每天发生交易的用户,可以看出BNB从成立之日起并无太多用户参与交易,然而在2018年二月下旬币安受黑客攻击,用户感到慌乱,纷纷开始操作自己的账户,活跃地址数激增至接近14万,随后又趋于平淡。应该说在2019年之前币安平台的活跃地址数都比较平稳,项目的影响力没有质的变化,没有更多的人关注并参与了进来,但是进入2019年,币安的一系列项目推出后,币安给投资人的价值预期发生了变化,活跃地址数开始抬头,与链上交易量、价格的走势一致;而QASH的活跃地址数不仅和BNB不在一个数量级,而且从发行开始基本就一路下滑,这表明用户和投资者对于QASH的前景并不看好。而链上活跃地址数作为基础链上数据,是很关键的指标,它不仅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公链的内在价值,而且和价格的走势也有一定的映射关系,下图为币安币与QASH币的价格走势和活跃地址数的变化关系,刨去币安受黑客攻击导致的活跃地址数激增这种不可预期事件,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价格的走势和活跃地址数的走势是有相当高的一致性,只是在振荡期才失去相关性;而QASH价格和活跃地址数走势完全一致

vJ7mGDURptq7P2Lqgi09N5Wnzws7ugYiTC1JfZQS.png 

图表 8:2017年7月-2019年4月BNB价格和活跃地址数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0kwD4YZVN7ceUnu8EL7hd1djokgF6YKoWKuEAYFG.png 

图表 9:2017年12月-2019年4月QASH价格和活跃地址数走势图

数据来源: COINMETRICS,2019年4月

3. 市值

Uj1HjRgj85TDVdLIxIxVii0poNJLC3pmvAFfLFyj.png 

图表 10:BNB与QASH市值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一般地,流通市值才是加密数字货币价值的载体。我们计算加密数字货币市值一般有三个指标,分别是流通量、总供应量、最大供应量。流通量是最常用的指标,流通量是指目前在市场中流通的可供投资者使用的代币数量。而总供应量即是现存的代币总量。这包括锁定、存储或未在市场公开出售的代币。最大供应量指的是在加密数字货币的生命周期内可能创建的代币总量,这是一种人为设定的指标。

币安的市值从发行开始正常成长,加上2017年9月国家开始整顿数字货币行业,凡是涉及法币交易的交易所都遭受到了巨大冲击,而币安一开始由于专注于币币交易,迅速成长为国内数一数二的交易所,市值也一路飙升至22亿美金,但2018年赶上了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熊市,随后一直震荡调整,2019开始和比特币脱钩,市值也逆势抬头,目前市值为27.04亿美金,排名第七;QASH市值走势与币安大概一致,但由于平台大小的原因,市值远低于币安,2018年的熊市也在震荡,但无法像币安一样和BTC脱钩,目前市值依然跟随大盘走低,市值仅为4619.59万美金,排名88。

4. 改良NVT

网络价值与交易比率(Network Value-to-Transaction Ratio, NVT)主要思想:NVT = 网络价值/每日交易量。网络交易量代表用户从该网络获得的效用,网络交易量=价格*交易量,而价格衡量用户对代币的边际效用衡量。当NVT变得非常高时,表示代币可能被高估,这与股票市盈率的思想类似。我们的日交易量使用90天移动平均值以消除原始NVT在时间上的滞后效应。

我们可以看到,BNB的改良NVT和价格走势拟合的比较好,且NVT成功的拟合到了BNB的三个价格高点,这说明90天的移动平均消除了大部分的滞后效应。2018年9月-2019年2月NVT走势较低,这说明BNB的价格被相对低估了,于是BNB在2018年十二月开始随着NVT一直走强,目前的改良NVT又开始下降,预示着BNB后期价格走高的基础不够扎实,上升势头存疑。

Jw1zVm2Rm5wlOLQxOz9mJIbbJaeVz8sPmdlLMoKg.png 

图表 11:2017年7月-2019年4月BNB价格与改良NVT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Qash从发行以来价格基本上是下挫的,其平台Liquid母公司Quoine交易所计划于2月27日更改其平台币QASH为LQC(Liquid Coin),作为Liquid主网LDL(Liquid Distributed Ledger)的通行通证。在更名过程中,QASH与LQC将可以互换使用,待LDL上线后,Liquid将公布具体换币详情。未来,LQC将成为Liquid生态的首选结算货币,持有LQC将享有相应的优惠与折扣,同时LQC持有者也将享有糖果空投等其他奖励。

 4hq4hRMkyJDWK6PeY0vseVn5PzSpHPhIszSnAA9X.png 

图表 12:2018年2月-2019年4月QASH价格与改良NVT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5. 币安币的价格影响分析

我们用BNB价格对链上交易量、活跃地址数、交易次数和BNB平台成交量作回归

wOO4oemGv9bf7iWQbIqrAxzfrNmasRpx5h9V1Wa8.png

回归结果:模型的F值检验结果为显著,说明整体具有解释力,Adjust R2为0.3004,对BNB价格的变化具有3成解释力;而单独将BNB价格对各个自变量做回归时,发现只有链上交易量和BNB平台成交量对价格的变化具有显著的影响力,且链上交易量对价格的影响较为微弱,显著性水平仅为5%,Adjust R2仅仅有千分之三的水平,而平台成交量对价格的影响非常大,显著性水平超过0.1%,且Adjust R2将近0.3,解释力相对很强。

UXa0sUJLbn9TwlaOxpVMoLZjQibRy2Ni7CMSgK9j.png 

注释:0 ‘***’,0.001 ‘**’,0.01 ‘*’,0.05 ‘.’。

表格 1:BNB价格对相关自变量的回归结果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由于活跃地址数和脸上交易量以及交易次数、平台成交量相互交织,各个自变量之间的相关性不可避免,但根据统计学知识,这丝毫不影响这四个变量作为整体对BNB价格具有3成解释力的结论。

其次,这几个自变量中对BNB价格变化解释力最强的就是BNB平台成交量,说明支撑BNB价格的因素主要是BNB平台的成交额,即BNB作为交易平台创造的利润有力的支持了BNB的价格。

(二) 、去中心化交易所:0x VS Kyber Network

0x是一种开源式协议,支持以太坊区块链上的资产进行点对点交易,为全球用户提供0x协议市场服务,包括游戏、金融以及其他行业市场,其代币ZRX用于支付0x协议平台服务和奖励,目前市值1.83亿美元,排名41;Kyber Network致力于打造一个支持多种数字资产即时交易和转换的新系统以实现所有用户在不同代币之间的无缝支付。Kyber Network还提供相关衍生品,有需求的用户可以通过交易来对冲风险,其代币KNC整体市值为4741.34万美元,排名88。

我们还是按照对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分析维度,继续对ZRX和KNC进行分析。

1. 链上交易量

如下图所示,无论是zrx还是knc,价格和MA30链上交易量走势都契合的比较完美,价量具体关系与中心化交易所类似,对此我们不再重述。

但zrx(0x)在2018年十月链上交易量有了一个大的拉升,这主要是因为zrx(0x)被添加到CoinbasePro,这是全球排名第4的大交易所,zrx成为该交易所上线的第6个加密货币,也是其上线的首个 ERC-20 代币,能得到CoinbasePro上架,连市值排名第三位的XRP都未曾享受到的待遇,CoinbasePro上架zrx直接导致其链上交易量陡增,但价格依然走势平稳。

btgYpzVU41CTTsKJgFu5x91RRvqDojZZVXrUF2YM.png 

图表 13:2017年9月-2019年4月ZRX与KNC价格和链上成交量的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从KNC与ZRX链上交易量与BTC的比值可以看出,基于0x协议的ZRX对比特币的跟随更加紧密一些,可以看出ZRX发展的更快一些。

 8Cu5tpXQwwVNRtz99m46myJ6WI6KkCoCSAmqDNDx.png

图表 14; 2017年9月-2019年4月ZRX与KNC MA30链上成交量与BTC相应指标比值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2. 活跃地址数

除了0x在2018年10月被CoinbasePro上架导致的Zrx(0x)活跃地址数跃升以外,0x与knc的MA30活跃地址数走势基本一致,但knc活跃地址数平均要比0x要高一些,这种差别也完全体现在二者市值的差异中。

u6bxeYoZp51mB4r6vNZtSA9twR7SQIfGw8gde21u.png 

图表 15: 2017年9月-2019年4月ZRX(0x)与KNC MA30活跃地址数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0x和knc的活跃地址数与价格的走势大概是一致的,活跃地址数即基本可以看做是每日交易的人数,但同一个用户可以拥有多个账户,交易人数代表了市场的活跃程度,市场活跃度与价格是正相关的,这是很直观的规律,从下图可以看出,两者代币的价格与其MA30活跃地址数的走势基本一致,波峰波谷会有一个小小的时滞,但可以通过提高移动平均的跨度来解决,我们选用了30日的周期。

lHo9CzQTZPE0qEmn2j5UEGnPxc3vnVFLfWpiYPEq.png 

图表 16:2017年8月-2019年4月ZRX(0x)与KNC MA30活跃地址数与价格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3. 改良NVT

我们可以看到0x和knc其价格与改良NVT的关系类似,二者拟合的也比较完美,但作为平台币,我们已经不能简单的说改良NVT可以作为价格参考和预警的一个先行指标,因为平台币的功能不仅仅是传递价值,还和自己的交易所平台的一系列功能绑定在一起,但与中心化交易所类似,改良NVT与价格的关系依然非常紧密。

HPYfWp0nFgTnMzSHXEEgVTXXQGmF6K68NnJt3GXQ.png 

图表 17:2017年11月-2019年4月ZRX(0x)与KNC改良NVT与价格走势图

数据来源:COINMETRICS,2019年4月

五、 数字货币交易所未来展望

根据非小号数据,全球已经产生了1.1万余家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当然能产生有效交易量的不会这么多,加密数字货币总数达到1961种,不过市值已经缩水到1.37万亿人民币,这意味着行业已经过了粗放扩张的增长阶段,进入了激烈的淘汰期,未来的趋势一定是拥有核心技术、注重用户体验、拥有清晰的未来发展蓝图和应用生态的平台才能脱颖而出,并且需要根据市场的变化随时做出调整,创新运营。

应该说,区块链技术发展了这么几年,国内外已经产生了诸如火币、币安、Bitfinex、OK、BitMEX这样成熟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巨擘。但各大交易平台的用户粘性并不高,互相之间都有会员和用户的流转,目前几大平台都有各种形式的让利活动留住用户。因此数字货币平台的格局并未稳定或者产生绝对垄断的局面。

一般来说,互联网行业最终都会进入垄断竞争的寡头局面,类似于今天中国的电商领域。但即使未来头部平台独霸一方,小平台依然可以靠深根细作作为大平台的补充,收割剩余流量,比如小的交易所可以只上架少量有潜力的小币种,不需要和大平台横向比拼规模扩张和排名,而把主要资源用于提升服务水平和用户体验,由于用户相对精准,小众,调整业务也比较容易,因为这样的用户粘性足够高。在数字货币平台格局尚未稳定的同时,新生平台完全可以从大平台的短处入手,力求精准补位,实现突围。

文章作者: InsightChain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数字货币交易所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