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币七爷的协奏曲

01 极客和比特币

极客来自硅谷,血统纯正的极客都有改造世界的基因。比特币很早是少数极客手里的玩具。

七爷那时在国外论坛了解到比特币是一种电子货币的时候,就在发帖子组建了一个国内极客的QQ群。“比特币只是我们尝试改造世界的其中方法之一,对于我们了解代码才是根本。”那时候还没有披萨节。

但是每年的披萨节七爷都会想起曾经丢失的那6000枚比特币。挖这6000枚比特币的时候, “当时是无聊挖着玩,我们都没有在乎。”再一次他重视比特币的原因,是一年后无意间听了一个人的课。

他告诉我上课的地点是在一家咖啡馆,那天走进那扇门空气中弥漫着一阵拿铁的味道。坐下来点上咖啡,打开电脑和几个清华师兄在网上调一个产品的BUG。

耳边传来“虚拟货币、比特币”的词语。他抬头望看前方台子上,一个戴着大框眼镜和留着寸头的屌丝,很激情的呼吁大家要赶上下一次互联网革命,“给我的感觉很传销,才想起我也有。”当时他知道那个屌丝是赵东(当时车库咖啡的技术负责人、创办墨迹天气)。

日后没想到的是赵东会成为行业大佬,而他几年后会成为火币的CEO。当时没有投入做虚拟货币这件事,他并不后悔:“大时代来临时,只有个别人能感觉到。并且会拿自己的全部精力和体力以及财富去做这件事。” 

七爷当时在赶另一波互联网风潮,他的师兄帮帮忙这款社交产品刚刚获得了IDG和薛蛮子的天使投资。他们团队做的产品很好玩,主要是校园里的女生发起一个需求,男生帮女生完成这个需求。

当时校园学生流量做到了300万人,创业经历有点和电影社交网络里的小扎很像。“当时IDG(投中了腾讯)投资的人也说不准未来社交软件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那时候谁又能知道后来微信一家独大呢。看中产品的原因可能是它未来有很多可以演变的方向。”

我喝口水马上又问回重点:“那6000枚比特币呢?”哈哈,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七爷说那个挖矿的笔记本已经找不到了,我每年都会象征性的找找,用过的笔记本都不会扔了。“那时挖矿简单啊,哪像现在用那么好的矿机。这件事对我只能算一种经历,不重要了。”

回忆倒回到2011年,他的团队要赶在神棍节把产品上线,坐标: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的车库咖啡。

02 车库里的艺术家

在这个小小的咖啡馆里,有几十张桌子,每一张桌上都有几个年轻人在创业,现在创业的地方很方便,因为很多都是在互联网上创业。

还有很多天使投资者,其中不乏一些煤老板,前来寻找投资机会,在他们中间穿梭,像钓鱼一样,很有意思。

这样的咖啡馆在美国没有。硅谷的风险投资家和创业者都是一对一的沟通,中国人很聪明,搞了个集体相亲,说我给你提供一个咖啡馆,你们都来创业吧,天使投资者都来投资吧,这两件事情每天都在这里发生。                                               ------华盛顿邮报

把北京市的地图在桌子上摊开,手指随目光看向海淀区的上地。“上地”之名由来已久,它在北京海淀区中东部,最早这里地势微见岗丘形似一个高地,故称上地。

上地是中国币圈的福地,当年虎踞龙盘着多家交易所,如今的火币已迁到海南。在地图上中关村距离上地很近。在中关村区域内的左下方,有间叫车库的咖啡馆在地图中并没有标记,而车库咖啡是币圈的起源之地。

来车库里的人主要并不是喝咖啡而是创业,来喝咖啡的七爷散发着一种艺术家气质,在他的微信签名里记录到一半艺术家,一半科学家。

“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当时我在图书馆里看书,周围有一排排的书架和长长的大书桌。隔壁桌上有个女生趴着再哭。她哭的声音很大。当时空气里有一种气氛怪怪的,我来到她面前,询问后才知道她的笔记本电脑丢了。”

他回到宿舍马上做了一个程序,他的逻辑是这样的:图书馆里偷笔记本的贼再偷笔记本之前会先拔电源线。一种是会拔掉插座电源线,另一种会直接拿掉笔记本上的电源线。

他做的程序只要笔记本断电,就发出类似蜂鸣的警报声。他做完这个程序就去图书馆等那个女生,我想他也许等到了也许没有等到,我并没有问。总之这种正义感是不是后来社交产品师兄帮帮忙的初衷我不得而知。

我问他做师兄帮帮忙这个产品的成就是什么?他思索了很久。他说多年以后在一次互联网会议结束后,有一位陌生朋友找到他:“我的老婆就是师兄帮帮忙找到的,哈哈,谢谢你。” 

七爷没想的是互联网产品在一方面可以惠及它人帮助他人,一个人的共识和另一个人的共识可以通过互联网产品链接在一起。

总之大学时代的他遇到问题会首先想到数学代码还有就是艺术:“我喜欢电影,身体里还有一半感性的东西。它可以让我做的产品有温度。”他喜欢马龙白兰度演的教父。

西西里半岛在高空上看上去像一个靴子,七爷并没有时间去亲自走一走。“去过欧洲,但没有去意大利。有机会我一定去。”

但他很想去看看诞生“我们事业”上的土地到底是什么样子。“去除教父这部电影里的尔虞我诈,他有一部分的还是可取的。”我帮你并不是为了有所图,是为了在我有困难的时候你也能帮我。电影中这种牢不可破的互助共识像极了区块链的共识又不太像。

马龙.白兰度娓娓道来一种人生的全景观的智慧:“在一秒钟内看到本质的人和花半辈子也看不清一件事本质的人,自然是不一样的命运。”我有一分钟走神,想到了教父。

03 教父们的方法论

在刚刚过去的十年里,世界乃至中国的商业投资界发生了基础设施级别的巨变,如巴菲特所言,“今天的投资者不是从昨天的增长中获利的”,几乎所有的产业迭代都非“旧土重建”,而是“新地迁移”。

以互联网为基础性平台的生态被视为新的世界,它以更高的效率和新的消费者互动关系,重构了商业的基本逻辑。                                                                 ---吴晓波

七爷告诉我过往的十年是互联网的十年(2008年-2018),这段时间抓住了红利期的人成为了行业精英。

他认为精英不是生下来就是精英,而是在成长过程中一步一步成为精英的,大时代下的他们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我第一份工作是在搜狐产品部,很幸运是一个副总裁带我。搜狐是一个很老的公司,对我们年轻人没有什么吸引力的,那时我很有可能去腾讯。

我拿到了腾讯的offer,但我选择了搜狐因为它要革新,我认为机会很大。”不到半年他做产品就带了100多人,两年升了4级,最后做到了搜狐的产品总监,管理着一套搜狐的互联网产品生产线。

在那位副总裁的身上,七爷学会了怎样管理和生产极致的互联网产品方法论。

2015年6月,风起云涌的A股大牛市开启最高点飙升至5178点。那一年在胡润百富榜上榜名单上,财富涨幅最快的那一位是来自九鼎投资。

他在过去一年中财富增长8倍,以180亿身家位列百富榜第120位,同时也是新三板首富他叫吴刚。

七爷懂互联网产品,而吴刚懂金融逻辑,吴刚正在做一个金融互联网产品的项目。机缘巧合通过朋友介绍,他参与进了这个项目。“吴刚是我的第二位老师,他教会了我创新时的专注。”

“当一个棘手问题摆在你面前,他就会亢奋。一般人可能觉得搞不定了,或者想想算了这个问题很难解决,他不是的。

我是看到他持续思考10个小时。从早上10点开会研究一个问题一直研究到晚上10点,这个过程他都保持亢奋和高效。他的这种思维的敏锐和大脑的运转程度没有任何的降低。”

我问他什么是创新?他说项目遇到一个问题,往往问题只有一个方法解决,但是它隐藏着。往往我们会360度搜索解决问题的方法。吴刚通过充分的分析,会分现解决问题的方法,但也只是貌似露出一点点头绪。

这个时候调动所有的资源去高效实践它。你会发现有那么一点点偏差,没关系你再一点点修补它,直到问题解决。创新只是不同事情,在不同时空变换了方式。

它像一道美食,七爷回想咀嚼过程时,有那么一丝哲学逻辑的味道在里面。但我想实际创业中遇到问题肯定比这个棘手的多,只不过和我聊天时他是换了一种简单的方式表达而已。

七爷感慨的是时代给了一些人机遇,而这些人抓住了机遇。他向我举了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说他们当年都是市井中人。在看当年阿里的创业视频时,他们听马云演讲时也都是懵懂的表情。

当时不具备很强的思考能力和管理能力不重要,但当电商时代崛起后,他们都练就了在各自领域绝无仅有的本事。时代在不断释放着能量,再不断的带着他往前走。过了几年再见李林时,也给了他这样企业家的感觉。

在行业的快速发展期,一个身在其中的人会得到充分的锻炼。“我见他的时候应该是13年,但是我在搜狐负责快相的一个产品。我们可能在某一个会议上碰上了,我记得不是同一场。

当时李林刚做火币网,我的印象是他就是一个普通人,和吴刚一样。他们现在都有很多钱,完全可以找一个海岛安享晚年。但依然会每天上班,加班到很晚。”

“判断力和思考力我在李林身上也见到过的,他会站在上帝视角一种全景观上对你进行降维打击。

有那么一种感觉,很多人是在一些局部的范围或者小的思维边界里面想一些问题。他会告诉你,在这个小范围里想的这个问题完全没有意义。恍然大悟后你会发现,和他们这样的人聊天会解决你很多年的困惑。”

七爷在总结自己职场经历时,说自己老是做不同的管理环节。“一开始,在创业时我自己做技术,做开发。后来因为产品经理不太好老改需求,我就做产品,搜狐期间就一直做产品。

在金融行业时,刚一开始做产品,因为运营小伙伴不太给力,花了很大的市场代价用户活跃度搞不好。把运营的量做起来了,发现媒体天天黑我们。又去做公关、市场和媒体渠道。”

他说工作本质的方法论都是一样的:提出目标,然后用科学的方式去分解你的目标。再通过你团队高效的运作一步步把目标实现,这也是他在老师们身上学到的。

如今他做了火币全球站的CEO,用他自己独有的方法论推动着火币向前走,也是哪里有需要他就在哪里。

04 金融的高效

生命是一种连结成网的东西——是分布式的存在。它是在时空中延展的单一有机体。

没有单独的生命。哪里也看不到单个有机体的独奏。生命总是复数形式(直到变成复数以后——复制繁殖着自己——生命才成其为生命。)生命承接着彼此的联系,链接,还有多方共享。

                                                           ----《失控》

每个人都想知道,互联网之后的一个大趋势是什么?这是凯文.凯利大神2018年面对众多媒体提出的一个问题,他给出的答案是——The Mesh(网状物)。

KK所指的Mesh,本质上谈的确实是一种网络,只不过是一张不仅涵盖了万物,也涵盖了人类自身的网络。在他看来,网络是一个强大的事物。

在KK大神描绘的未来互联世界到来之前,还有一段很长的过渡阶段要走----科技金融也一样都是从低效到高效。

“什么是火币的未来?”我抛出了这个问题。七爷没有马上回答,思索了一下。

他认为区块链就是让金融变得更高效,让财富变得更自由。

从整个人类社会来看目前金融还是处于比较低效的状态,当然这里说的低效和高效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好与坏。

它和人类的发展阶段是有很大关系的,目前这个阶段金融的效率可能是适合的,但是在全球有些区域比如说委内瑞拉、土耳其、非洲等国家。

这里的金融系统是非常低效的,这些区域的人们对于高效的金融是需求非常大的。

土耳其这个国家法币在不断的贬值,人们通过劳动创造的财富就在不断贬值,显然土耳其的用户就有很大的诉求来找到一个中间介质。来保全自己的资产,睡一觉前100块钱,睡一觉后是85块钱,这个感觉是很差的。

非洲有很好的矿产,但是没有办法变成一种资产,这些问题从全球的角度来看,金融是低效的。

金融一定效率的提升,会带来区域的人们生活品质的提升。人们能更有效的保全资产,让有价值的资产流动起来,这些都是提升物质水平的一个基础。

所以火币的未来就是他会带领团队在法律框架之内形成的一些对于提升全球金融效率更好的一些方式,这是我们不断去探寻的。

尾声 :关于人性

2017年ICO市场野蛮生长带来的财富故事大家口耳相传,在动辄一个币百倍回报的示范效果下,人们的投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了。

但市场上真正赚钱的永远是二八效应。关于人性七爷有着深刻的解读,他告诉我本源是来自人们对财富的不切实际的追求。

归纳起来就是三点:一,不希望投入;二,渴望高回报的投资;三,有着贪婪的欲望。

人们都会想最好什么事都不用做了然后有一大笔钱。达不到这个目标就会去想少投入一点获得一笔钱。我想这一点人性每个人都有改变不了,说到投资我们又都认同一位大师的话。

人之所以犯错误,不是因为他们不懂,而是因为他们自以为什么都懂。


本文来源: CoinVoice 文章作者: V.a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火币七爷的协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