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Polkadot、Cosmos 的权益质押机制看区块链治理

2019年,迎合数字资产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发展趋势的公司增长迅猛,逐渐成为市场主流。这个新兴行业的核心叫做权益服务(Staking-as-a-Service),因其优势明显,被Tezos、Decred和Cosmos等项目相继采纳。 

就像在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中的矿池聚集了矿工的哈希值一样,这类项目允许资产规模较小的持币者也能利用他们的权益(Stake)来换取相应的区块奖励。 

分析师预计,随着这类平台用消减费用等手段来提供更有吸引力的商品或服务,Staking-as-a-Service市场竞争将加剧,随之导致加密经济投资门槛大幅降低。 

我们期望,在管理层面上,Staking-as-a-Service能产生不一样的结果。但我们也应该预见到,这些公司在影响协议方向时收取的费用会逐步演化出带有政治意味的利益集团。 

本文由网络安全咨询专家Max Fiege研究撰写,由加密谷独家编译。

PoS机制的政治性

所有依赖于流动性权益证明(LPoS)或权益证明(PoS)的网络都规定,作为验证人,你必须在网络中投放不低于下限的资产。不符合条件的持币者可以将其原生资产委托或汇集到一个现成的验证人手里。 

这样一来,他们依然可以根据资产份额获得相应的投票权利。 

下表说明了各个产品所需投放的阈值,这导致大多持币人被排除在外。 

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 Cosmos的阈值为前100名的网络验证人。在撰写本文时,10,000个ATOM能达到此要求的最低标准。

  • Decred的阈值取决于“票价”,在撰写本文时,其“票价”为120 DCR。

  • Polkadot主网尚未上线,所以我们只能根据其IOU市场来估算DOT价格。

  • Tezos最近的投票决定将最低阈值由10,000 XTZ降至8,000 XTZ。这一变化于夏天生效。 

虽然这些区块链网络上的美元价值和原生资产阈值都有所波动,但不可否定的是,这些指标都倾向于权益持有者的上层。 

这一阈值也使得区块的传播时间趋于正常化(因验证人越多,区块被验证的时间也越长),确保验证人能得到相应的收益。这种二阶效应也激励着权益持有者增加并汇集更多的资产,以抵消因权益生产和治理网络的发言权上所产生的通胀影响。 

但是,必须指出,拥有治理网络的发言权扭曲了Staking-as-a-Service的自身特性,让我们将其视为商品。这不一定准确。 

对不同的区块链网络,资产持有者拥有发言权含义不尽相同,但事实已经证明,其价值非同小可: 

  • Decred:在Politeia财政部门中,有10%的区块奖励专门用来奖赏“持票人”。持票人可以提交并随后投票支持提案。他们目前拥有约610,000 的DCR或1500万美元的“干粉”(意指其流动性强),用于在社区内资助有益的活动(例如核心开发人员的工资,会议旅行等)。而无法成为持票人的持币者可以将他们的DCR与VSP(Voting Service Provider)汇集在一起,以获得相应的投票权和收益权。

  • Tezos:面包师(即:验证人)在每个提案期内,都可以对多达20个的提案进行投票。根据Tezos的治理机制来看,此提案期在每个96天的周期内将持续约24天。与Decred中的持票人不同,面包师们不能获得资金上的奖励; 然而,在一些特殊的提案中他们可以获得通胀资金的发票,这是与5.51%的年度区块奖励比例完全独立的奖励。

  • Cosmos:验证人可以随时提交提案,然而他们必须提供512 枚ATOM才能进行为期两周的投票。如提案成功,验证人收到退款;若失败,他们将失去所提供的 ATOM。这些失去的ATOM 会被汇集到社区资金池,旨在改善Cosmos网络的安全性、实用性,继续提供价值。目前验证人无法使用社区资金池的资金,但早期治理经验显示,系统更偏向于Politeia的机制。 

正如公司倡导建立良好的商业规则与友好的政府关系一样,这些建立在网络上的团队都想在治理提案控制权上逐步优化。他们需要妥善地管理自己的资金,从其成员和粉丝那里获得支持,得到社区论坛上的认可,来尽量降低因大众资金过于强大导致的原始协议变更这一结构性风险。因为,委托或汇集公众资金到少数人手中将会变得政治化,若一个验证人太过强大,则其他人的意愿会被扭曲,无法实现。

Staking-as-a-Service的模式进化

选择一个诚实的矿池具有市场层面的影响,而委托给特定的验证人则会产生网络管理层面的影响。就前者而言,你能把区块奖励份额分配到多个矿池;而后者,你的决策可能成为清算社区基金的决定性投票。 

可能有人会说,2014年的Ghash.io矿池事件就是反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忘记了工作量证明变得越来越商品化,而权益证明则会越来越政治化。出于这个原因,我们不应该期望从事Staking-as-a-Service的企业能够按照BTC矿池一样的路径来发展。 

我们可以回溯一下传统的政治框架。在历史上,掌权者通常会对寻租行为采取默许的态度,以对抗威胁。这里是一些例子: 

  • 在罗马帝国的迫害下,早期的天主教会在整个中世纪依然坚挺;

  • 尽管劳动权益保护被写入法律,但工人要交的联盟会费(即:工会费),作为薪水的一部分,依然在增加;

  • 党派成员都期望在他们的任期内对成员体系进行排名;

  • 美国医学协会的成立,最初是为了对联邦政府的医疗立法和监管行为进行标准化。然而现在已发展成为一个商业组织。 

如果这一政治框架发生在“链上”,会产生什么后果呢?

现在回答这个问题还为时尚早,因为从事Staking-as-a-Service的企业之间存在着竞争,加上现在相对较高的收益率,即使支出了交易费,收支也能达到动态平衡。 

但显然,在市场饱和期出现争议性提案时,后面的事会自然而然的发生:一个验证人或权益池将向特定的人群推销自己。在得到足够多的支持以后,验证人和权益池会意识到,他们可以操控网络,收取5-10%的手续费用而不是1%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随着该模式的推广和普及,新的持币者将不由自主的把自己的权益资产汇集到特定的验证人手里,如果他们想参与网络治理而不仅仅是资产投机的话。 

我们可以审视一下这些冲突的结果: 

  • 资金分配:由于像Decred和Cosmos这样的网络上,资金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扩大,以后任意的资金提案将更不被重视。如果一个网络能存活十年,持币者觉得时机合适时,数十亿美元的“干粉”资本将被自由分配。这些资金可以用来进行产品开发或开源硬件生产,或者干脆邀请前100名持币者组织参与豪华邮轮之旅。为了维持资本配置的投票权,上调资金下限可能会让token持有者产生焦虑感。

  • 核心开发人员情绪:Tezos这样的网络允许持币者通过投票对原始协议进行变更。在早期,大多数重要的技术提案都来自于核心开发团队,例如Nomadic Labs。然而随着网络发展,缺乏经验者或者恶意开发人员改变原始协议的风险也会逐渐提高。为了降低这种风险,核心开发人员可以“变身”为验证人或权益池,来提高其声誉,并为自己提供资金。

  • 权益资产阈值:当前的权益证明网络(POS)采用多种方法来确认验证人。从以太坊需要32 ETH,到Tezos需要8,000 XTZ和Cosmos只取前一百个持币者地址,各类方法层出不穷。在实践中,人们才能逐步发现最理想的资产阈值,而其他网络也会效仿。 

然而,如果扩大验证池会威胁到老牌验证人的资金收入,他们可能会对此持反对意见。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有进取心的验证人可以找到处于边缘位置的持币者,让他们在支付更高的费用来进行提案的前提下成为验证人。 

以上事例不仅说明了在数字资产中为何会出现政治框架,还强调了从长远来看,网络稳定性尤其重要。事实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验证人的权益将会变得愈发重要,这与BTC所推行的反脆弱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换言之,随着时间推移,占主导地位的PoW型的数字资产所受到的攻击面会越来越小,而运用PoS模式的则相反。这导致的管理需求将以权益费的形式对整个网络造成无谓的损失,类似于传统政治体制中的游说或赞助。 

如此看来, PoS会给区块链带来政治上的不确定性?事实上,像Coinbase和Binance这样的大型交易所会长期占据主导地位,因为他们可以承受亏损,而大多数持币者对网络治理毫不关心。 

正如BTC重新改写了货币史一般,我们应该预见到,运用PoS机制的数字资产将在链上重现政治集团。长期来看,即使像以太坊2.0这样没有链上治理机制的网络,其硬分叉所构成的威胁也不一定会比PoW系统所受的威胁小。 

当然,开发人员能否设计出一个永久存续的网络还有待观察。 毕竟,不可一世的帝国都会瞬间灭亡,一个特定的数字资产能够有多长的生命周期呢?

Max Fiege   作者

Potter Li   翻译

Sonny Sun   编辑

       Roy   排版


内容仅供参考 不作为投资建议 风险自担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严禁转载

本文来源: 加密谷Live 文章作者: 关注?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从 Polkadot、Cosmos 的权益质押机制看区块链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