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数字货币不一定采用区块链技术

8月14日消息,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日前在“金融开放与金融科技”上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中心化管理模式,并可实现可控匿名,未来主要替代目前发行的纸钞和硬币。

国务院批准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更多内容被披露

7月8日,在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透露国务院已经正式批准央行数字货币研发,目前央行正在组织市场机构从事相应工作。

金科社发现,在王信局长披露上述信息并介绍央行数字货币和数字金融最新研究情况时,花费了很多事情来讲Libra,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Facebook Libra对中国科技金融产业、对中国人民银行震动有多大。

“货币背后是利益、权力、国际政治、外交。如果一种支付工具发挥货币的职能,必然会冲击法定货币,从而对一个国家货币调控、金融调控、各方面带来直接影响。”王信说。

他同时透露,央行数字货币在中国被定义为M0(硬币和纸钞),是现金一定程度上替代,因此中国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负担部分央行数字货币相关工作。(有媒体将王信任职写成货币基金局,应该为错误,央行没有这一机构,但有货币金银局这一机构,管理现钞及贵金属纪念币的生产、发行、流通、更新和销毁,王信任局长)

央行数字货币不一定采用区块链技术

中国人民银行是最早着手研究加密数字货币的国家央行之一,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就是为此成立的。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被公众认为是以区块链底层技术为核心研究方向的研究所。但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的表态打破了这一普遍看法。

2018年双十一,网联的交易峰值达到了92771笔/秒,而比特币是每秒7笔。Libra根据它的白皮书是每秒1000笔,“可以设想,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行数字货币,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

穆长春表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已经进行了5年,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行国家数字货币,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最后 央行的决定是“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也就是说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他同时强调,央行数字货币将坚持中心化的管理,这大大区别于加密数字资产普遍采用的去中心化模式,也即以去中心化为特征的区块链技术可能并非央行数字货币发行的底层技术。而对央行数字货币采用中心化的管理运营模式,穆长春给出如下几个理由:

第一,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这种债权债务关系并没有随着货币形态变化而改变。因此,仍然要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

第二,为了保证并加强央行的宏观审慎和货币调控职能,需要继续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

第三,第二层指定运营机构来进行货币的兑换,要进行中心化的管理,避免指定运营机构货币超发。

最后,因为在整个兑换过程中,没有改变二元账户体系,所以应该保持原有的货币政策传导方式,这也需要保持央行中心管理的地位。

M0(纸钞和硬币)未来或被极大边缘化

穆长春透露,现阶段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更多是流通中的纸钞和硬币替代,“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 M0(流通中货)=流通中现金;M1(狭义货币)=M0+企业活期存款+个人持有的信用卡类存款;M2(广义货币)=M1+企业定期存款+城乡居民储蓄存款】,因为M1/M2都已经实现数字化和电子化了,没必要再进行数字货币化。

“支持M1和M2流转的银行间支付清算系统、商业银行行内系统以及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各类网络支付手段等日益高效,能够满足我国经济发展的需要。所以,用央行数字货币再去做一次M1、M2的替代,无助于提高支付效率,且会对现有的系统和资源造成巨大浪费。”穆长春说。

此外,和M1、M2相比,M0(纸钞和硬币)更容易匿名伪造,存在用于洗钱、恐怖融资等风险,这也是未来央行数字货币发行主要替代M0的原因之一。

 “央行数字货币既可以像现金一样易于流通,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 同时又可以实现可控匿名,我们要在保证交易双方是匿名的同时保证三反(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这两个之间要取得一个平衡。”穆长春强调。

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有关央行数字货币内容要点摘录:

央行数字货币依然是具有无限法偿特性的货币。

最一开始,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做了一个原型,完全采用区块链架构。

可以设想,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行数字货币,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

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也就是说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就属于双层运营体系。

从央行角度来讲,我们从来没有预设过技术路线,并不一定是区块链,任何技术路线都是可以的,我们可以称它为长期演进技术。

央行数字货币既可以像现金一样易于流通,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 同时又可以实现可控匿名,我们要在保证交易双方是匿名的同时保证三反(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这两个之间要取得一个平衡。

由于央行数字货币是M0的替代,应该遵守现行的所有关于现钞管理和反洗钱、反恐融资等规定,对央行数字货币大额及可疑交易向人民银行报告。

如果需要的话,央行数字货币还可以为央行实施负利率提供条件。

央行数字货币是可以加载智能合约的。

ASYBbhqOpR8zAJw55Z2QTfk7sxpFvdeWEGi3l9IY.png

本文来源: 金科社 文章作者: 区块链财经1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央行数字货币不一定采用区块链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