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称要“强专业” 强专业究竟要从何强起?

昨天的文章里,为大家用十二字真言解读了黄奇帆副理事长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发表的讲话 “5G背景下金融科技的特征和发展路径”。黄奇帆的观点很明确,今天不提其他三条,单独来说一说“强专业”。

“强专业”,原本指的仅仅是行业中的专家们,可随后我发现这一项实际上涉及的部分远没有开始以为的那么狭隘。

 

11c1f2b13e73f3be152b177efcb1af28

强专业的背后——是教育 这不仅关系着整个区块链以及加密行业的现状,也决定着该行业的未来。是蓬勃发展,欣欣向荣?还是人才输送链断绝,专业资源有价无市?

 

-       8月9日的时候,职位列表显示,美国联邦机构正在寻找具有至少一年开发区块链基础设施和对区块链技术,加密分布式账本和加密合同进行研究的有经验专业人士。为此,他们不惜开出了166,500美元的高薪,而任期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       今年4月,美国联邦政府预计到2022年,其政府在区块链上的开支将会提高到1.235亿美元。投入增加10倍(较2017年),那专业人员的薪水呢?又会增长几倍呢?

 

我国自从央行开始大张旗鼓的研发央行数字货币之后,不仅现有的工作人员们开始了辛勤的996工作模式,对新血液的需求程度,也毫无保留的从央行研究院开出的薪资上表现出来。

 

-       8月9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旗下公司,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公开招聘研发工程师和研究员,薪资直接高过行业正常水平1/4,达到了30K-60K.

 

面对如此同时兼具了前景和“钱”景的行业,不知道已经开始大学军训的高校新生们,会不会捶胸顿足的恨不能时间倒流,重填志愿呢?

 

央行的高薪招聘向大众传达出2个信号:

1.) 我国对区块链人才的渴求;

2.) 该行业专业人才的稀缺。

 

“强专业” 究竟从哪儿强?

 

一说需要人才,尤其还是新锐行业的高级人才,想必大部分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各所高校。 高等学府培养高等专业人才,听起来没毛病。可若是高等学府根本就没有开设你需要的专业呢?你又该从何处网罗需要的专业人才呢?

 

区块链、科技金融、加密货币,都属于近几年新兴起来的新锐行业,相信各个国家都面临着专业人才的缺乏。在如此行业大前提下,各国高校都做了什么,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纵观世界各地高校,不难看出最早开设区块链课程的基本上都是欧美顶级名校。尤其是美国,不仅在数量上占据了整个早期区块链高校教育的半壁江山,在学校质量上也几乎是囊括了本国所有的世界级名校。麻省理工,斯坦福,普林斯顿,加州大学,康奈尔大学,杜克大学,纽约大学,德雷珀大学大学等等。

 

麻省理工大学是最早一批开设此类课程的大学,也是现有比特币协议的维护者。不仅该学院媒体实验室支持了多位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提供区块链高水准技术课程,还于2014年4月底共空投价值50万美元的数字货币给全学院的本科生,只为了促进校园的数字货币学术和创业氛围。在当年不得不说是相当前卫了。

 

普林斯顿大学提供区块链课程的时间要晚一些,在2015年中期。但是该校提供的比特币和加密数字货币技术的在线课程不但是免费的,还发布了比特币教科书——《比特币与数字货币技术》,由普林斯顿,斯坦福,马里兰大学的教授及学生一起完成。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情况不同于前两所,麻省理工是大手笔空投鼓励学生研究区块链,普林斯顿是师生同心协力为行业学术研究及普及做贡献,而加州大学就是好运白捡企业资助了。台湾创业公司Bitmark Inc资助了该校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员进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研究。

 

看多了技术研究流的大学,我们再来看一所和这些技术宅大学完全不同的高校——纽约大学 纽约大学早在2014年的时候就开设了区块链相关课程。然而该校没有随大流去研究区块链技术,而是非常独树一帜的开启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经营与法律”课程。看看如今各国对加密监管的需求,不得不说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Geoffrey 和其商学院金融教授David Yermack目光的前瞻性。

 

欧洲虽然在学校数量上比不上美国,但是几乎每一所有开设区块链课程的大学说出来,也都是让人如雷贯耳的重量级高校:牛津,剑桥,帝国理工,尼克西亚,墨尔本皇家理工……

 

如果说纽约大学的目光有前瞻性,那剑桥大学注重的就是实用性了。剑桥大学新兴金融中心于2016年推出了区块链课程,侧重的是区块链技术与经济方面的分叉。

 

作为欧洲主流理工类大学之一,帝国理工在区块链课程的提供上,就略微有些令人失望了。该校只是设立了一支基金,用来奖励比特币相关项目有突出成绩的学生,并同意给数字货币相关课程提供学分,仅此而已。

 

说多了欧美高校,亚洲这边又如何呢?

 

公认的加密政策友好国新加坡,于2018年1月的时候,在新加坡国立大学,针对数字货币到供应链管理及区块链技术在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应用等方面设立了区块链课程。

 

日本九州工业大学也于2018年6月成为了该国首个设立区块链技术相关课程的高校。

 

而我们最关心的中国,在高校数量上碾压了其它所有亚洲国家直逼美国,学校质量上也是顶级配置:清华,中央财经,同济,上海财经,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以及浙江大学等。

 

国内高校开启区块链课程的时间要比美国晚一些,第一所开设相关课程的是中央财经大学,该大学在2016年7月的时候与企业合作,设立了国内第一个基于区块链的校企联合实验室,同年9月才有了区块链相关课程。

 

作为不少国人心目中的高校NO.1,清华大学2016年9月课设《超越学科的认知基础》课程,为学生进行了“区块链”的系统讲解,也于2018年5月成立了全国高校区块链教育联盟——青藤联盟。共建院校节点,形成高校分布式计算网络,建立科研矿池,搭建区块链网络实验室,分布式应用体验中心等。为学生,科研院所,企业,政府提供区块链技术的学习、体验、科研、应用等服务。

 

比起其他高校停留在初步理论课程的开设,同济大学在区块链上,无疑多了几分值得骄傲的实践资本。该校参与了中国人民银行早期数字货币研究,并内部孵化了多个区块链创新项目。

 

余下高校的情况虽在此不一一赘述,但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外,各校也不过是开设了一些区块链相关课程和培训班,了不得在企业的资助下建立个实验室罢了。

 

或许是今年区块链相关行业发展逐步迅猛,竞争已经一路从纯技术研究,商业竞争转到了国与国之间的比赛。

 

尤其我国在该领域的领先成就又给了国人一种希望——传统货币世界人民币没能跑赢美元,但是加密世界可不一定。

 

当然,有这个想法的不止中国,其他国家也都摩拳擦掌想要在业内做出一番事业。 想要在专业领域取得成就,专业人才是必不可少的。

 

相较于许多国家来说,我国在区块链领域取得的成果算是相当可观,可遍扫全国高校,除了开设相关课程,却尚未有一所大学开设相关专业。即便理解可能是因为该技术以及相关衍生应用诞生不久的缘故,但区块链相关专业教育现状依然令人感到焦急。

 

央行高薪寻找人才,黄奇帆副理事长在伊春论坛上呼吁行业重视“强专业”性,银行调查结果也表明因为机构专业技术的提升,交易所加密货币被盗数额明显下降。这些无一不昭示着专业人才培养的重要性。如今难得在区块链领域开局良好,为何不能趁机大刀阔斧的干一场呢?

 

行业先行者们在前方探路,各大高校就可以总结已有经验,分析区块链及各相关衍生、应用领域都需要哪些专业知识和技能,然后分门别类划分课程,设立专业。比如专研区块链技术的,偏重加密各行相关法律法规制度的,金融学分出一个科技金融专业,等等等等。特别是科技金融,包含的可不止有区块链技术,同时还囊括了AI,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等等。所需范围之广,应学知识之多,早就该划分出来进行单独的研究学习了。

 

“少年强则国强。”  其实引申到区块链及加密世界也是同样道理——人才强则行业强。未来十分期待我国高校面对各行各业愈加快速的更新换代,可以紧跟行业步伐,持续性,高质量的为各领域发展提供专业人才。

r8Sq6Wllgdd78H73ngIztD1hrdIuUIZNSg5SLpf0.png

踢马河:RaTiO Fintech合伙人,某券商自营资深量化操盘手,十余年海外对冲基金和国内大型投资机构基金经理,资深交易建模专家,币圈大咖,铁三发烧友。

文章作者: 量化踢马河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黄奇帆称要“强专业” 强专业究竟要从何强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