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在IOST仙剑五 开启你的仙侠世界

(文末有超级福利活动,参与赢大奖)

8月8日,IOST联合创始人Terry出席《仙剑奇侠传五》手游区块链版本发布签约仪式,与金刚游戏董事长兼CEO李柳军和链游世界创始人Elthen正式完成签约。

左:Terry 中:李柳军 右:Elthen

IOST将与中国知名老牌游戏厂商金刚游戏、链游世界ChainXGame一起,共同打造《仙剑奇侠传五》手游区块链版本。

9月初,IOST将首发上线《仙剑奇侠传五》手游区块链版本,拥有iOS和安卓双版本。届时IOST与链游世界将各自提供Token作为矿池,IOST也将成为唯一首发支持的Token充值通道。

8月22日-8月31日,《仙剑五》链游版礼包预售将正式开启,礼包力度空前,届时将会公布礼包预售详情。

仙剑20余载,你和仙剑(游戏)有什么故事吗?(文末有超级福利活动,参与赢大奖)

以下为IOST合作伙伴链游世界创始人Elthen与仙剑以及《仙剑五》链游的故事。

我和仙剑,以及《仙剑五》链游的往事

从“偏偏潇洒美少年,灵岛求药结仙缘”,到“一剑青云意,一壶酒中仙”——玩过仙剑的老玩家们都能感觉到些什么。

这代表了二十多年的岁月,李逍遥从余杭镇的小镇青年、做梦高手,变成了名震天下的蜀山七圣、御剑术天下第一,年龄跟当年的酒剑仙差不多,外孙女儿都可以早恋了......

(这首诗我现在都会背)这二十多年里,灵儿依然不知所踪,虽然我们都不会认为她已经逝去,宁可相信她去了另一个平行宇宙,或者转以灵体的形式飞翔于苍穹之上,在世间遇到凶险的时候出一出手——就像帮小虎子解决枯叶禅师的时候一样,然后继续仙踪难觅......

这二十多年里,月如在我的心里永远躺在圣姑的草庵里,逍遥哥每个月圆之夜要御剑到峡谷中为她采药,延续她时而清醒、时而混沌的生命。他陪在她身边,看着她沉沉睡去,心理期待的只是她醒来的一瞬,就像是《日记本》里的老爷爷陪在患了阿兹海默症的妻子身边,只为了等待她不知过多久才有能的几分钟清醒时光......

二十多年过去了,阿奴成了海棠夫人,当年“如花苗女鬼灵精”的她依然美丽,岁月只给她增添了女性的魅力,没有带走其他。然而即便是灵儿月如都已不在的现在,阿奴依然只能远远地看着李逍遥,依然只能“伴月愿做一颗星”。但是,谁又能说她不比她们俩更幸福呢?

二十多年,多少仙剑奇侠侣层出浪涌——

大巧若拙的王小虎(不红不怪你)和欺霜、苏媚;

酷帅吊炸天的景天重楼CP;

弯弓射琼华的云天河,老了也很帅的紫英;

拿双刀也能当上逍遥爷爷徒弟的姜云帆和我见犹怜的雨柔姑娘;

第二个敢拿大刀当武器的男主越今朝(没见到小虎哥的遭遇吗)和“换装癖”的洛昭言......

仙剑的魅力至少在我的心中一直不曾衰减。

二 

二十多年前,我刚上小学不久,姑姑家买了一台电脑,让我过去玩,第一次坐到电脑上,她就帮我键入了这样几个DOS命令行:

cd pal

c:\pal

c:\pal\play

然后我就从一个学霸变成了一个游戏成瘾儿童,并不

然后我就走进了《仙剑奇侠传》的梦幻瑰丽世界。

很快,我就让爸爸在自己家里买了一台电脑,当年貌似286还是最新款,价格昂贵直逼奢侈品,我号称买来学电脑,其实完全就是为了打仙剑。

从那时起,仙剑对我来说就不再只是一个游戏。

而是童年不可替代的美好回忆。

每个周六,我的两个比我小四五岁的表弟都会来家里玩,我们除了一起踢球打乒乓以外,其他时间都会坐在286前面,一起玩仙剑。

然而仙剑是个单机游戏,三个人怎么玩呢?

我是哥哥,我来玩主线,但我不爱打怪,遇怪就跑,经常造成升级不足主线干不过某只大怪和boss,这时候两个弟弟轮番上场,去打野怪升级。

除了打野怪,到圣姑那一段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摘鼠儿果卖钱。两个弟弟很听话,生生跑了几十趟,每次都摘满99个鼠儿果,给我换了七八只金蚕王!而我在一边看漫画吃水果,偶尔上前指导.....

但我也有履行哥哥义务的时候。遇到剧情,我会全面配音。

男主、女主、妖怪、女飞贼、村民、路人......每一个主角和NPC的台词我都会努力模仿他们的语气念出来,还会配以抑扬顿挫和肢体语言。

现在想来,朋友们常说的我“精分”可能就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

石长老完全打不过,两条火龙出来我们三个全傻眼;

迷宫找得吐血,妖怪又吓人,弄得我一个人的时候都不敢玩了;

最后的合体版拜月教主水魔兽,我们从1996年打到1997年才打赢......

最后灵儿舍身、月如归来、阿奴吹笛,都在我们三个心里种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我相信这直接影响了我们三个的择偶观——可能出现了不同的解读,因为有的弟弟是从一而终,有的弟弟却是万花丛中。

我还记得奶奶会限制我们玩游戏的时间,爷爷不会。所以当奶奶偶尔出门不在家的时候,我就跟爷爷打个招呼,让他在奶奶开门的时候速度来通知我关机。

爷爷号称年轻时候是我党的007那样的秘密特工角色,又酷又帅又会打手枪又会开拖拉机,我觉得不是很靠谱;但在掩护我玩仙剑这件事情上还是很靠谱。

2003年,《仙剑奇侠传二》上市。

我已经是个高中生了。

出版时间在一代的八年后,故事情节也在第一代故事的八年后,这是一种怎样的期待?放在今天基本上可以上游戏超话榜第一名,都不用给攻略。

然而,口碑却平平。

有的说王小虎不帅名字也土,有的说2D跟不上时代,但我觉得不管怎样的一部仙剑二都不能让人满足。

仙剑二的主要问题在于世界观显得过于武侠而不够仙侠,少了仙剑一的出尘飘逸,多了几分世俗味,那种独特的仙剑味道就找不到了。

但我还是刷了两遍,还是有不少情节至今玩味——云梦泽醒来、仙霞六奇惨死五人、沈欺霜奇特魅力的战斗动作、蜀山剑阵战魔尊。

就算没有这些,就为了看看还有几段CG里的逍遥哥我也愿意玩。

另外,王小虎确实不够帅......(设定的时候估计姚仙用了郭靖当原型)

后来,从仙剑三开始,仙剑就走上了“仙剑大世界观”的道路。换引擎、换玩法、换战斗系统等等等等,一大波衍生品和周边袭来,电视剧热播、舞台剧、漫画、小说等等等等。

时间飞逝。

我来到上海念大学,在宿舍里用的笔记本电脑早已经不知道比286快了多少倍。

那时候玩的游戏就很杂了,脑子里不再只有仙剑,更华丽的最终幻想成了更感兴趣的游戏,F社的暖心RPG系列空之轨迹系列也成了我的常备游戏,伊苏里的红毛冒险家亚特鲁变成了我的新宠。

但我还是专门带了一台能跑得动“仙剑98柔情篇”的老笔记本在身边,放在那儿。就放在那儿。

毕业后,我一直在游戏行业内半创业半投资,坚持自己砸钱,从端游、页游、3D页游、IPTV游戏、体感游戏、手游、自研引擎的道路上拼命踩坑。

坑了无数次之后才明白,少年时那些看上去精致华丽的游戏后面需要多少蓬头垢面夜以继日,才能够“一朝风雨露水面,愿君拾得惜相怜”,更有多少游戏在长时间辛勤地研发后,连面市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砍掉,想跟玩家“盼能与君长相依,结伴江湖侠侣行”那简直是妄想。

2014年,感觉到自己练功瓶颈的我,决定出国留学两年,算是武侠里去悬崖下面找高人来打通任督二脉、修仙途中异域寻宝来挡天雷渡劫。

不过两年不到时间,从英法留学回来的我发现游戏的世界又发生了剧变——VR/AR游戏大行其道。

以为神功已成的我立刻顺势而为,和朋友一起创办了一家VR游戏公司启动融资,不到三个月就融了近千万的天使轮。

这个时期就很少玩游戏了。说来好笑,进入游戏行业后,玩的游戏越来越少。

VR公司在2016年底以后的日子大家都知道,想用一句俗话来形容“浪退了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却发现这句话更贴切“浪退了还能坚持裸泳的人也很了不起”。

我们就是坚持下来继续裸泳的人,凭借第三代产品Peerless实景AR赛车,我们又穿上了泳衣。这个产品成为了国内最引领潮流的发明,后面仿我们的厂商不少,但专利都在我们手上。我们在全国有三十来家店,还远销美国洛杉矶,宝马、比亚迪、吉利、蔚来等数得上的车企都成了我们的客户。

但这时候我发现,我在做的事情跟游戏还有啥关系?!

我告别合伙人和投资人独自退出公司,开始半退休状态地研究我个人认为的一个结构性机会——区块链。这玩意跟游戏怎么结合呢?

现实很骨感,绝大多数项目都在割韭菜,就连一个我认为绝对靠谱的项目在大势所趋之下也币价回到1分——我不会说我在跟他们的联合创始人吃完饭之后就去高价进了很多货,然后亏了18倍——开个玩笑,这真是个好项目,早就已经涨了回来。

整个币圈万马齐喑的时候,DApp确实让我看到了一些希望。

虽然细细去看,DApp的爆发纯粹是投机客的狂欢,这些顶着游戏之名的DApp跟游戏其实没有关系。

但是如果要每个环节都上链,那确实就做不成玩家能接受的游戏。至少我是肯定不会玩。

混沌之中,我意识到这是一个窗口期。

就像仙剑里的神魔之井,你得走迷宫得打怪你感觉既黑暗又混沌,但主角要突破要飞升,就得穿过这里。

于是,在不断地研究、咨询、试验中,我逐渐明晰了自己的方向。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链游世界算是诞生了。

MTP很宏大(不过MTP本来就是宏大变革目标的意思)——让22亿玩家拥有数字资产。

我觉得这个MTP特别好,因为特别好改,过几年可以改成23、24亿......

讲真,在一开始,我只是把这件事情作为一个实验性项目,然而,在推进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在被各种力量推着向前走——自然而然加入的伙伴、日新月异的利好信息、更新换代的市场需求。

有种当逍遥哥的感觉。

我的想法用一句话来描述,就是让更多的传统游戏玩家,感知到区块链能给游戏带来的好处,从而接受区块链游戏;而不是只在币圈用户中做存量搏杀。

这条路有人在趟,但没人趟通过。难度可想而知。

但我还是走出了第一步,通过孵化了一支做棋类游戏的团队,将市场摸得更清楚、技术准备得更充分,然后我们链游世界就要亲自出手了。

时间来到2019年初,要感谢金刚游戏的老李和峻哥,在第一次去游说他们合作链改游戏的时候,老李就说可以用手上的《仙剑奇侠传五》手游支持我。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真的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再遇仙剑,也没有想到还能跟李逍遥依然活跃着的仙剑世界产生联系。

但是事情真的发生了,我们链游世界开始为《仙剑奇侠传五》做链改,从通证设计到技术方案,我们全权负责。

融入Token消费,打开法币与Token的双充值通道;引入Token奖励,在用户的各项玩法中设计达成目标后的“挖矿”激励。

这链改的一小步,将是游戏行业的一大步。

我们的目标不只是为币圈的玩家提供赚钱的游戏化金融工具,而是要让他们和传统游戏玩家通过一款真正好玩的游戏水乳交融。

币圈玩家发现游戏原来更多是用来玩的,顺便赚赚钱(NFT道具需要可玩性才有价值,只有稀缺性也不行);

传统玩家发现游戏除了好玩,还可以智力+体力变现(而且不用打折、高流通、高安全)。

IOST也在这时候鼎立加入——其实在朋友把Jimmy的微信推给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IOST是干嘛的,但很快我们就发现这次合作是天作之合——IOST今年主推链游生态,需要好产品来反哺、粘着用户,《仙剑》这样的游戏当然是不二之选。

合作的推进很快,各大链游渠道的伙伴也非常给力,市场上最大的十几家链游渠道纷纷一拍即合,提供最好的推广资源、最好的位置、再加上自己平台的奖励,打算一起把《仙剑五》链游版做成链游史上的里程碑作品。

传统游戏行业的伙伴也纷纷支持,二次元社区Starstar跟我们一起举办“寻仙”Cosplay大赛,提供了他们大量优质的coser资源。

8.22-8.31我们将在链游世界以及各大渠道开启《仙剑五》链游版礼包预售,礼包的力度空前;

9.10左右,游戏将正式上线。

这当然是一篇当之无愧的软文,但我在游戏上线前忙到飞起的阶段毅然抽出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写就,足见我绝不只是想写一篇普普通通的软文。

我更想借着这篇文字追忆那些逝去的岁月和不曾逝去的情怀,是在勉励自己“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是在呐喊“长风万里燕归来,不见天涯人不回”。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从“偏偏潇洒美少年”(太自恋了吧喂!)变成“一剑青云意,一壶酒中仙”的老道,但我知道,我对于游戏、对于生活、对于梦想、对于祖国统一、对于世界和平的热忱从未改变。

岁月可追,血仍未冷。

看完你是否也有一些触动?

8月17日-8月31日期间,写出你和仙剑(游戏)的故事,只要能让我们感受到你对仙剑的爱,就有机会获得IOST、仙剑周边礼包、IOST周边礼包等奖励。我们还将选取优质内容在全网进行展示。

*文章须在200字以上,内容围绕仙剑,且无抄袭套作现象。

参与方式:

打开链接,在表单中附上将你的大作即可。

链接:https://jinshuju.net/f/giUYoK

奖品清单

所有参与本次活动的用户,均可获得仙剑亚克力立牌1个。另将从所有参加本次活动的用户中随机抽选10名,每人都将获得400 IOST。

此外,我们将评选出10名用户,获得超级大奖(奖励不叠加)。

第一名:3000 IOST+IOST周边礼包(T恤+日历)+仙剑亚克力立牌1个+雨柔小抱枕1个+《仙剑奇侠传五》纪念铁盒1个+等身抱枕1个

第二名:2500 IOST+IOST周边礼包(T恤+日历)+仙剑亚克力立牌1个+雨柔小抱枕1个+《仙剑奇侠传五》纪念铁盒1个+等身抱枕1个

第三名:2000 IOST+IOST周边礼包(T恤+日历)+仙剑亚克力立牌1个+雨柔小抱枕1个+《仙剑奇侠传五》纪念铁盒1个+等身抱枕1个

第1-3名实物奖励如上图

第四名:1500 IOST+IOST周边礼包(T恤+日历)+仙剑亚克力立牌1个+《仙剑奇侠传五》纪念铁盒1个+等身抱枕1个

第五名:1000 IOST+IOST周边礼包(T恤+日历)+仙剑亚克力立牌1个+《仙剑奇侠传五》纪念铁盒1个+等身抱枕1个

第四、五名实物奖励如上图

第6-10名:分别获得800 IOST+IOST周边礼包(T恤+日历)+仙剑亚克力立牌1个+《仙剑奇侠传五》纪念铁盒1个

第6-10名实物奖励如上图

-END-

文章作者: IOST社区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视频| 在IOST仙剑五 开启你的仙侠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