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万不要了 我们和好吧

 2018-09-08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时间它告诉我们,说过的话可以不算,爱过的人可以再换。——张放

01

突然发现前面是红灯,沈珂猛地刹车,他在发呆,差点就闯了红灯。

他刚从老何家出来,明明先前不如他的人,却在这一年里远远赶超了他,他心里就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谁说只有女人攀比,男人也会暗自比较。

老何一年前辞职,把所有存款都扔进了฿圈。

那时候没人看好,都觉得这圈子跟股票有一拼,稍微不注意就是倾家荡产,老何一定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辞去稳定的工作,去冒这个险。

不知道是眼光准还是运气好,这半年老何买啥啥升,他不仅买了车,还买了房,眼看就成了北漂里富起来的一代。

沈珂看着老何暴发户的样子,嫉妒到眼睛发红,心里再也不能平静了。

02

老何家往外再开大半个小时,就回到了沈珂和小慈租的小屋子,只有不到二十平。

沈珂又忘记给小慈打电话说不回家吃饭,小慈做了他最爱吃的红烧肉,放在桌子上已经凉了。

未接来电有小慈的两个电话,微信有小慈发来的语音,他又没有回。

看着捧着手机熟睡的小慈,眼角好像还有泪水,他心里没有一点愧疚。

小慈是很乖的女生,爱一个人就死心塌地,不虚荣,不攀比,跟那些买大牌上高级餐厅的女人不一样。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他们在一起三年,她上班下班煮饭买菜洗衣服做家务,沈珂已经习惯了她的付出。就连他妈都说,如果错过了小慈这辈子他再也找不到对他这么好的女人了,沈妈妈是认准了这个儿媳妇。

老何辞职前工资还没有他高,现在却让他望而不及,他一夜无眠,想着每天朝九晚九上着班,每个月就拿到一万多两万的死工资,他觉得胸腔闷了一口气,难受!真TMD难受!

03

一心想发达的沈珂再也无心工作,在网上找了很多加密货฿的资料,文章看了不少,视频教学也上了,看得越多越有底气。在他看来,老何那么笨的人都可以挣大钱,他沈珂怎么说也是985名校毕业,智商就甩了他老何十条街,肯定更能淘一大笔金子。

他心一横,递了辞职报告,公司也有挽留,但他铁了心要去发大财,谁劝都听不进去。

他把自己关在了家里,成天研究比特฿以太฿各种大的小的฿。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他手上有一笔将近一百万的存款,那是两家人一起掏了家底子,支助沈珂和小慈在北京首付房子结婚的钱,还有他和小慈这几年的存款。

拿着这不多也不少的钱,他幻想着翻成了200万、500万、1000万、2000万……在฿圈没有什么是神话,一夜千万富翁太多,一切皆有可能。

他小心翼翼跟着老何投了几万块钱进去,结果还真赚了,一次,两次,三次,都是赚,一下子胆儿就肥了。

他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可总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割了韭菜,赚的赔了,连同百万存款转眼也丢了一半。

他不敢告诉小慈,那是她所有的希望,留在北京,嫁给他的全部希望。

赌徒的心理让他无法抽身,他脾气越来越坏,喝酒、抽烟,越来越猛,每天都要喝几瓶啤酒,一天一包烟都不够。

04

沈珂的辞职让小慈遂不及防,更重要的是,沈珂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整天不出门,酒瓶子烟灰烟头扔得到处都是,开口闭口都是她完全不懂的什么区块链什么加密货฿。

她每天出门前干干净净,回家后杂乱不堪,除了上班下班给他煮饭洗衣服,还要收拾乱七八糟的屋子。

他脾气时好时坏,坏的时候总是挑剔她,米饭煮得太硬,菜做得太咸,衣服没有洗干净……想尽办法地找茬。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她越发觉得坚持不下去了。

一日三餐、日常消费、房租、人情来往……沉重的经济负担一下子就都压在了她身上,而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销售员,拿着不到一万块的薪水,支撑两人在北京的一切开销,还要存钱买房,实在太难了。

再苦再累她都是不愿意动存款的,那是他们在北京安家的唯一希望。她不知道他已经背着她动用了那笔资金,更不知道他已经亏出去了几十万。

行业外的她,并不明白他玩的这个货币需要投多少钱,他也不会告诉她,他只说如果做好了他们会挣很多钱。

他给她画了一个大饼子,她却只想要踏踏实实的小日子。

脾气再好的女人也会被生活的压力压得踹不过气,也会扛不住崩溃。

从他的改变,到房间的脏乱差,再到经济压力,他们的矛盾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剧烈,没多久就动了手。

05

北漂的人儿都知道,北京除了房价惊人,房租也吓人,每到交房租的时候就要死一遍。

沈珂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上班,意味着房租都需要她来凑,撑着的这几个月原本已经很不容易,这么大笔钱她更是拿不出来,她不记得这次是第几次为金钱争吵。

她说:“我是真的拿不出来那么多钱。”

他抽着烟不说话。

她说:“你说话啊,你这几个月到底在做什么?”

他还是不说话。

总是这样,她在说,他就是不回答,就像她一个人唱独角戏,她有点生气。

她说:“你说到底怎么办?”

他吐了一口烟,缓缓地说:“你去找朋友借,要不预支工资。”

她气得直哆嗦,憋了半天,狠狠地说:“沈珂,你TMD就不是男人!”

他的发财大梦不仅没有如愿,还赔了不少钱,火气正没地儿撒,扬起手就给了她一耳光。

小慈傻眼了,沈珂也傻眼了,以前的他尽管对她有点不上心,但也算好脾气,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小慈所有的委屈在那一晚爆发,她愤怒地看着他,眼泪倔强的不掉下来,他躲闪掉她的目光,她甩门冲出出租屋,他没有追。

小慈走到小区门口,给老家的闺蜜打电话,一直哭一直哭,闺蜜哽咽着说,要是他对你不好,就回来吧,有我在。小慈哭得更厉害了。

那次小慈提了分手,在同事家住了五天,缓过神的沈珂去同事家给小慈认错,心软的她又跟他回了出租屋,她到底是爱他的。

06

在฿圈混了近一年的沈珂眼光逐渐好起来,就在存款快山穷水尽的时候,一次大涨,他狠狠赚了一笔,资产突然多了一个0,竟兴奋得手足无措。

小慈说买房子,沈珂说还想翻一翻。他们租了大房子,在四环内。

尝到甜头的人总是舍不得轻易收手,突然有钱的人难免会飘,沈珂就是这样。

他换了奥迪,买起了爱马仕,带朋友去夜总会,叫公主,一个晚上就消费掉几万块钱,丝毫不记得之前的窘迫。

朋友给他介绍了女大学生,长了网红脸,皮肤白,大长腿,比小慈年轻,比小慈漂亮,比小慈温柔,他包养了她。

他带她去旅游,带游泳池的别墅几千块钱一晚,可他从没有带小慈享受过。

他给她买包,几万块一个,眼睛都不眨一下,可他从来没有给小慈买过。

小慈还是那个给他煮饭等他归家的小慈,而沈珂再也不是那个没有花花肠子的沈珂。

女大学生的事终究还是被小慈知道了。

她看到了她故意留在他身上的吻痕,又在他裤子包里找到了他们的消费账单,她看着那些对于她来说是巨额的数字,抱着他的脏衣服在卫生间里哭得撕心裂肺。

她陪他走过最穷的日子不离不弃,他却带了另一个女人享受所有果实。

她没有跟他对峙,也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她静悄悄地把房间打扫干净,把他的衣服叠在床上,装好自己的行李,轻轻关上了那套两室一厅房子的门,这一次小慈的离开没有只字片语。

死心的那一次,门关得最轻。

07

没有了小慈的沈珂并没有太难受,他还有钱和女大学生啊。

只是再也不会有为他留在桌上的红烧肉和亮着的那盏灯,他偶尔也会想起小慈。

她换了手机,停用了微信,辞了职,回了老家。

他把三十万房款打到她的账户上,她没有音讯。他想着有时间去她老家找她,他踟蹰着,终究没了机会。

94币圈大震荡,老何趁机出来了,他劝沈珂挣了就赶紧撤,而贪心如沈珂,又怎么收得了手。

有的人赚大发了,有的人亏得血本无归,沈珂是后者。

故事的后来很老套,沈珂穷了,女大学生跑了,他又搬回了十多平的出租屋。

沈珂卖了奥迪还欠着几十万,老何叹叹气递给他一张卡,是小慈给的。

账户上有四十万,是小慈所有的钱了。

他富的时候没多给她一毛,他落魄时她却竭尽全力不求回报。

他想对她说声谢谢,老何说你饶过小慈吧,她已经对你仁至义尽了。

08

沈珂再一次从老何家出来,夜还是那个夜,霓虹还是那个霓虹,街还是那个街,但他已经不是那个他。

他想到了这一年他沉迷炒币的荒唐,想到了与他擦肩而过的买房梦,想到了他睡过的女人,又想到了小慈,她们全部都化作了模糊的幻影,只有小慈清晰在目,他无比思念她。

她在北京没有亲戚朋友,她为了他背井离乡留在这里,然而他一步步击碎了她的梦。

他第一次愧疚了后悔了,就像他妈妈说的那样,他再也找不到那么爱他的女人了,他不能没有小慈,可是他弄丢了她。

一场游戏一场梦,梦醒了,身边再无她。

-END-

文章作者: 张放的第三次区块链解说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一千万不要了 我们和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