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君:2014年的比特币老兵在干什么?

今天轻松点,不写长文,聊一聊流水帐。缘由是这样的,我在币乎等地方更了一篇老文章《特稿|深圳比特币之行:一场理想和现实之间的流水席》,大家看得泪眼婆娑,说那时候的江湖真好,有理想的光。同时也追问我,他们都去哪了,现在在干什么。当是时,我就想写一写,列举一番。但恰好手头横亘着南瓜张一文,所以就迟迟未写。

 

话说昨天南瓜张一文,后面嘉楠耘智的资本市场的战争一笔带过,是偷懒的写法,因为最主要的信息源朋友,昨天太忙没沟通,同时嘉楠耘智上市在即,也怕添了什么乱子,所以没写,以后找机会再补上。其文结尾呢,写得太满,像高中抒情作文,应该全文结束于“当年的那辆凯美瑞,相当于3.4个嘉楠耘智IPO。”千山万水,巍然而止,四两拨千金,懂得留白,让读者心中有回响。好了,自我批评结束了,总体来看还是很好的文章。下面说一说2014文中人后来的路,就按出场顺序来写吧,算是一个图谱。

 

首先是我,现在深圳赋闲写故事,力争写出上瘾的文字和故事,本身呢这个行业的故事很上瘾,但也需要有讲故事的人,很多的故事早已风吹雨打去,我是一个挖掘故事的人,至于文字上瘾,还在努力。

 

第二:烤猫,失踪中。

 

第三:孙小小,我有几篇文章都写到他,故事比较详细了。后面他加入了币信去挖矿,2018年后离开币信做OTC,现在估计在家带孩子。

 

第四:长铗,巴比特一度很困难,长铗是一个很好的人,在2015年熊市里差点熬不过去,但他还是坚持做内容,没有裁员,和屈老板曾赴京抵押股权借款度日,2016年后业务兴起,现在政策吃紧之下,各种交易所大气不敢动,但区块链培训大业,巴比特恰好合适,旗风猎猎。

 

第五:aiwillruyi,曾经中文比特币论坛btcman老板,后加入烤猫团队负责矿机销售,旗下是王瑞锡(现hoo老板)、孙小小等,烤猫失踪后,离开,游荡世界,做了好几款产品未推出来,我写中本聪归隐篇的时候,讨论人有他的身影,最后和他吃饭,是在中关村三兄弟店,他说准备做一个心理咨询的事儿,近来没联系,不知其踪。

 

第六:星空,币信老板,太熟悉,不多说。

 

第七:墨不一,后来他将btc123卖给zb和宝二爷后,大隐隐于火币负责矿业,后火币矿业式微,改为负责风控,后离开火币,逍遥自在,后又回归矿业,日前搞了一个独木桥基金,深耕其中。

 

第八:李矿,负责比特大陆矿机销售很长时间,目测应该做到了COO,后离开,自己爱好沙漠开车,小院烧烤。上一波牛市,在期货市场,我见证了他从0.5个比特币变成了2500个比特币,但据说有亏回去了多少,具体没问,因为围观大概有功,于是他豪气送了我一个比特币,感恩至今。

 

第九:罗金海,他特别能折腾,文字又好,后创办了交易App和量子学派、2140等,十月份在一次宴席上,我和他同桌,他拍着我肩膀说,他眼光向来很挑剔,但还是喜欢看我的文字,希望我多写。冥冥中,大概这也是一股推力,所以我一口气20天内写了11篇文章。

 

第十:杨林科,大家都熟悉,不多说。

 

第十一:刘畅,即微博上“地下天鹅绒”,知名段子手博主,在卖衣服。

 

第十二:潘国力,他在2014年就断言说这个行业除了交易,就是挖矿,没什么创业机会,虽然他是这么说的,但他后来折腾了很多事情,社区、工具、交易、量化交易、培训等等。今年初,我看他早已风轻云淡,那些事大概都不做了,现在全身心挖矿。

 

第十三:廖翔,大家都熟悉,不多说。

 

第十四:老金,那时候他很快就离开了这个行业,回归他的家族产业,幼儿园连锁经营。

 

第十五:赵千捷,不见多时,他一直活跃在矿业,当时负责btcc矿池,任比特币中国副总裁,现在也是币信矿业顾问。

 

第十六:范晓俊,还在比特大陆负责矿机销售。

 

在这个变幻莫测,变化万千的行业,五年时间足以将各人命运大笔浓墨地改写,有的人福布斯了,有的人失踪了,有的人归隐了,这就是我们的江湖。后来者更猛,区块链行业在呼啸,这只不过是闲话之余,对当年一场宴席偶然交集的各人一个描绘。

本文来源: 十八铺路 文章作者: 广庚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超级君:2014年的比特币老兵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