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君:嘉楠科技-张楠赓番外两三事

前天推送的文章《张楠赓,从休学到纳斯达克|超级君》,今天再次刷屏了起来,大概是由于上市日近,作为区块链第一股,大家都很兴奋。甚至后台还有某美股证券的市场部人员联系我,让我接他们的广告,说是买嘉楠耘智,就上某App云云。然而,我内心不安,拒绝了他们。毕竟我们熬啊熬,各种流血式地上市,就是想你们主流股市资金能流入我们区块链圈啊,怎能帮你们做广告,把币圈资金流去股市呢。一寸丹心,日月可鉴,一曲忠诚的歌在胸膛响荡。

下午老猫来深圳,我跑去福田和他喝了个下午茶,畅聊人生和行业,回来的地铁上,那位大佬(一直想采访的信源)终于迟迟给我来电,他忙完了手头的事,和我语音,讲了几个小故事。

“南瓜(ngzhang)是一个善良本分的人。”

大佬接着说,“自始至终,我都支持了他。”

比特币全网算力,最集中、最可以被攻击,有且只有两次。一次是2009年1月-2月的中本聪,那时祖师爷掌握了全网80-100%的算力;第二次就是2013年2月-3月的张楠赓,他三百台阿瓦隆算力等于全网算力的80%。墨不一也在留言中说到“当时一台矿机顶我四个货架的显卡算力(大概180片ATI 5850)。我知道新时代已经到来了。”

但他毫不迟疑,迅速把矿机极度分散于全球,他无意做一个矿霸。在分散比特币算力,让比特币网络益加健壮这条路上,张楠赓、烤猫和开源矿池源码的阿彪,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未来的史书上值得铭记。

2014年,ngzhang(张楠赓)开通了微博,有一天圈内在某非常敏感时刻出现高调宣传一事,实在太高调,于是他在微博上默默提醒说,大家别太得瑟,别以为现在网络有多坚固,若有几亿元,还是可以51攻击的。此刻想起中本聪当年,不赞成阿桑奇的维基揭秘使用比特币作为捐款渠道,也是一样的道路。在未足够强壮可以抵御之前,别去挑战无知的力量。

比特币如今如此成功,并非生下来就这样。这是离不开一波波仁人志士的努力,他们基于理想,或基于利益,或两者兼之。固然比特币离开任何一个人,还是照样运转;然而每一个为比特币作出贡献的人,又值得钦佩。

回到阿瓦隆的事情,阿瓦隆最开始在社区被知道的,除了ngzhang,还有郭一夫,后者主要是负责矿机的销售具体事项,但他长期在美国,对于矿机最大的市场,中国矿工来说,沟通非常不方便。后来,郭一夫,我见过一面,大概是2016年的时候,那时候吴忌寒在北京组织了一次比特币开发者和社区对话的会议,郭是负责两者之间沟通的桥梁,人很年轻,是一个自由主义者。

2015年下半年,是阿瓦隆最困难的时间。这一年里,阿瓦隆的矿机被蚂蚁超出一大截。之前负责矿机销售的郭一夫,已离开了团队,张楠赓把剩余股份分给了伙伴李佳轩和刘向富,苦苦坚持着,同时需要找到新的销售团队,还要消化遗留下来的矿机库存。

这时候,张楠赓甚至同意了大客户买矿机送股份的提议,我的朋友xk、yzy都是阿瓦隆的前五大客户,都是当时消化矿机库存,支持新阿瓦隆研发的主力军。对于送股份的事情,yzy在最后关头轻轻说了一句,算了吧,股份留给你们。我觉得倒不是因为大度,很大可能是他当时也看不到阿瓦隆的未来。于是,其他人也就没说要股份的事情了。

这时候,杭州的森林人看上了阿瓦隆,江湖传闻森林人是原浙江省省队游泳队队员,后下海经商,颇有实力,当时森林人卖了一处房子筹钱,同时拉上孔剑平,孔剑平再推荐了长三院,共同投入2000万,入股了阿瓦隆,成立了杭州公司。杭州公司就开始负责起阿瓦隆的全体销售工作,尤其出色,搞了各种营销手段,贷款卖矿机、协助建矿场等等,大有成效。(森林人老师也在我朋友圈,不好意思核实,若有误,莫打我)

数次折戟,这回终将上市,嘉楠耘智这回,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在矿机江湖上,一样有着南帝北丐东邪西毒,对应着杨作兴、詹克团、张楠赓、蒋信予(烤猫),然而这短短一个月,江湖风云纷争,先是詹克团把杨作兴陷入诉讼之中,然后吴忌寒再将詹克团搞下位,而烤猫老师有早已失踪多年,环顾这个江湖,大概此时的张楠赓有着如西门吹雪的寂寞,过往的三个对手,都在至暗时刻,唯有他正在高光时分。

对于其他两位,不知张楠赓属意如何,对于失踪的烤猫,他一直惺惺相惜,在最近一次微博的辩论中,讨论为比特币算力分散化作出贡献的人,他看到名单中只有他和阿彪的时候,赶紧留言说不能忘了烤猫。极目南望,大概甚是怀念双子星时刻的那个对手和伙伴。【完】

本文来源: 十八铺路 文章作者: 广庚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超级君:嘉楠科技-张楠赓番外两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