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张楠赓:我的过去和嘉楠的未来

EgMI9PC8lZxz2CuMTFx1JErIqB60z8JNscOogOxa.jpeg

11月21日,甚少露面的张楠赓出现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为其一手创办的嘉楠科技(以下简称嘉楠)上市敲钟,股票代码为“CAN”,发行1000万股ADS,每股定价9美元,募资金额9000万美元。

 

“今天我们一起站在这里感受这荣耀的时刻,但上市不是最终目的,而是我们新的开始,下一秒我们将继续投身到新的战场,继续开拓我们的事业。”张楠赓在上市致辞中说到。

 

像他多年来在B站上喜欢看的动漫一样,历经千辛万苦的主角最终战胜千难万险,取得胜利。巧合的是,一年多前,B站也是在这里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二次元”第一股。

 

如今,随着钟声响起,在此前三次寻求登陆资本市场失败后,张楠赓让他的嘉楠成为了“全球区块链第一股”——领先了正在内斗的竞争对手比特大陆。

 

 对于张楠赓而言,纳斯达克一定是一个值得回忆的地方,毕竟这里让他的事业和爱好,都得到了升华,获得了更多的认可。

 

张楠赓的嘉楠从创立到上市之路,也是一部加密货币的发展史,正是抱着改变世界的理想主义,促使一群年轻人在漫漫长路上下求索。

 

正值IPO成功之际,《天天链讯》独家采访到了张楠赓。他将自己定义为“比较喜欢折腾新鲜事物的人”。

 

对话中,他不仅谈到了创业初心,也谈到了过去如何度过最困难的阶段;同时袒露了自己对行业的观察和对年轻一代企业家使命的理解。

 

 虽然嘉楠IPO成功,但他也正思考着嘉楠的未来。他希望嘉楠能够成为一家超级算力解决方案的提供商,而不仅仅只是卖芯片的。

 

 

 缀学的“二次元”少年和他的矿机

 

 张楠赓喜欢看动漫,据传他曾经一年看了将近500部动漫,是一个标准的二次元“宅男”。

 

然而,2010年,比特币闯入了张楠赓的世界,或者说,他闯入了比特币的世界。张楠赓的人生轨迹就此改变。 

第一次接触比特币的他没有和多数人一样只是去“炒币”,而是将目光瞄准了挖币的“矿机”。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张楠赓确实在矿机的研发上拥有异于常人的天赋。 

 

2011年 8 月,张楠赓以“ngzhang”的ID出现在比特币论坛BitcoinForum上。9月,“ngzhang”发表了一篇标题为《FPGA development board ‘Icarus》的帖子,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开始推销自己研发的 FPGA 矿机——Icarus 与Lancelot。 

 

矿机的的名字Icarus(伊卡洛斯) 和 Lancelot(兰斯洛特),皆来自于张楠赓热爱的日本动漫。 

 

还在读博的张楠赓,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研发出FPGA矿机的人。 

 

凭借着Icarus 与 Lancelot出色的性能和良好的销量,“ngzhang”在Bitcoin Forum开始小有名气,“南瓜张”这个称号也逐渐被圈内人所熟知,并延续至今。 

 

2012年 6 月,美国专门开发比特币矿机的机构“蝴蝶实验室”宣布,准备研发一种集中电路式(ASIC)矿机,并承诺将于当年 10 月交付第一批 ASIC 矿机。蝴蝶实验室也因此获得了一百万美元的众筹。 

 

ASIC矿机性能远胜当时主流 FPGA 矿机,一旦研制成功,蝴蝶实验室将掌握全球远超51%的算力,那么他们将有能力对比特币网络进行51%的攻击,对比特币网络就是重大的威胁。 

 

“决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张楠赓在比特币论坛宣布:将先于对手推出ASIC矿机,名为“阿瓦隆”。 

 

不出意外,“阿瓦隆”同样也是动漫中的词,是神秘的极乐仙境,岛上由精灵守护,能够抵御一切外来的侵袭。 

 

张楠赓在后来的采访中说到,当时研究 ASIC 矿机,主要是为了“世界和平”,防止矿机制造商垄断比特币网络算力超过 51%,对网络造成伤害。 

 

为了能够专心研发ASIC矿机,赶在蝴蝶实验室前面交付产品,张楠赓找到了导师,希望能够休学一年,但遭到了导师的拒绝,多次沟通均未获得批准。 

 

在经历了漫长的思考和纠结后,2012年11月的一天,他做出了一个“冒险”的决定——退学专心研发ASIC矿机。 

 

创立微软的比尔·盖茨也是退学创业的佳话,不过,比尔·盖茨却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他当时不是完全退学,而是假如创业失败,还能继续回哈佛完成学业。 

 

中美之间教育体制的不同,让做出退学决定的张楠赓面临着更大的压力。 此后两个多月,张楠赓全身心投入到了ASIC矿机的研发中。2013 年 1 月,全球第一台 ASIC 矿机终于研发成功,随后开始交付产品。 

 

阿瓦隆一代采用 110 nm 技术,算力一天能挖出 357 枚比特币。按照当时比特币的价格计算,使用阿瓦隆挖矿的日收益接近20万人民币。 

 

阿瓦隆矿机成了矿工们心中的“神器”,之后第二批、第三批共1200台矿机甫一预售便被抢购一空。

 

 

创立嘉楠和“养狼计划”

 

 阿瓦隆研发成功后,已经退学的张楠赓决定正式开始创业。

 

2013年4月,张楠赓在北京注册成立了“北京嘉楠捷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嘉楠”的英文名“Canaan”,同样来自于张楠赓所喜欢的动漫。

 

当时恰逢塞浦路斯危机爆发后比特币行情大涨的时机,挖矿受益暴增。算力更高的阿瓦隆矿机自然也极度受追捧,一台阿瓦隆矿机现货,最高曾被炒到40万人民币,市面上一机难求。就连后来创立比特大陆的吴忌寒,当时也曾是阿瓦隆芯片的代理商。

就在嘉楠靠着阿瓦隆矿机日进斗金,生意蒸蒸日上之时,张楠赓却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决定。

 他宣布嘉楠将终止整体矿机的销售,只专注于芯片的研发和生产,并在网上开源了除阿瓦隆矿机除芯片以外的所有硬件解决方案。 

张楠赓的这个决定使得市场上一下子冒出了数百家矿机组装商,原本属于嘉楠一家的市场份额也被分割,变成了矿机市场的“养狼计划”。

 

很多人也不明白张楠赓为何要这样做?他自己解释说:“比特币的核心价值是人们对自由的向往,比特币挖矿不应该被少数人所控制。”

 

 危机、寒冬与转变

就在张楠赓宣布专注于芯片业务后不久,势头正猛的嘉楠便遇到了创立以来的第一次危机。

由于第三批预售的矿机和第四批预售的芯片均未能如期交付,再加上另一种ASIC矿机“烤猫矿机”已经问世,嘉楠遭遇了严重的信誉危机和市场危机。

 

危机面前,嘉楠及时的推出了采用 55 nm 技术的第二代阿瓦隆矿机,并在官网和电商网站同时售卖,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次危机。

 

但是,大环境的“寒冬”已经来临。

2013年年底,央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通知指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

与此同时,比特币的价格也在年底开始大跌,半个月跌幅接近50%,一时之间,行业 “哀鸿遍野”。

 

包括嘉楠在内的矿机厂商,开始“过冬”。

 

在这段时间里,张楠赓一边带领团队继续进行ASIC芯片的研发,一边思考“除了矿机外嘉楠还能做什么”。

2016年,AlphaGo大败李世石后,AI成为一个很火的概念。张楠赓感觉自己仿佛找到了答案,其正式将AI芯片确立为公司战略发展方向之一,并组织团队立即着手开展AI芯片的研发工作。

  

2018年9月,嘉楠推出第一代AI芯片勘智K210,成为业界第一家提供基于RISC-V架构的商用边缘AI芯片并量产的公司。

 

 “我有一个习惯,一个行业如果已经有做的不错的公司或者产品了,比如说做CPU,那我就觉得别去弄了。而AI芯片这边直至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发展的特别好,这种行业才适合创业者去折腾。”张楠赓说。

 

张楠赓又做了一个他认为是创业过程中最艰难的决定——放弃传统芯片模式,做互联网模式,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张楠赓希望嘉楠能够成为一家超级算力解决方案的提供商,而不仅仅只是卖芯片的。

 

张楠赓对嘉楠的“改造”也使得这家传统的“矿机企业”完成了蜕变。

招股书显示,嘉楠目前已经成立了高效能计算部和人工智能事业群,并形成了“AI+高效能计算”双轮驱动的运作模式。

以下为专访内容

1、《天天链讯》:您创业起步的触发点和初心是什么?

 张楠赓:我是一个比较喜欢折腾新鲜事物的人。我当时在北航计算机系,专业是计算机体系结构,课其实都修完了。我在航天科工集团工作了几年,虽然积累了很多技术和品控经验,但还是觉得应该有所提高,然后继续考验、读博。 

我在学校期间就做出了第一台基于ASIC的计算设备,当时是在2011年左右,我接触了比特币,觉得它有1%的可能改变世界。到了2012年,我觉得这个东西改变世界的可能性不是1%了,大概5%。

 

我自己有一个观点,判断一个技术或商业模式是否成功,取决于它是不是能真正提升社会运行的效率。

 

当时我觉得一个人很少能有这种机会去参与改变世界,所以我从学校退学了。2012年9月17号左右,我决定用做芯片的方法做ASIC计算设备,当时还没有区块链这个概念。

 

无论是ASIC计算还是AI芯片,从开始创业到现在,我们其实一直聚焦于做与计算有关的事情。一个提升了社会运行的效率,一个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场景。最终的落脚点都是通过智能计算来改善人们的生活。

 

2、 《天天链讯》:您是如何度过创业最艰难的阶段? 

张楠赓:最艰难的抉择是放弃传统芯片模式,做互联网模式,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我们在AI芯片的推广落地过程中遇到了比较大的挑战。AI芯片跟传统芯片差别非常大, AI芯片使用门槛很高。一开始的定位还是比较传统的卖芯片的做法,发现效果并不是特别好。

 

我们在春节后其实又改了改主要的大方向,这其中经过了长时间的摸索。现在我们相当于要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给客户,芯片也卖,算法也提供,模块也卖,甚至我们成立产品组,产品也做了很多,比如智能门锁模组、无感门禁系统、智能电表模组等等。

3、 《天天链讯》:在创业过程中,历史机遇和行业变迁带来了哪些机会和挑战?企业、个人又如何与时代共振? 

张楠赓:对我们来说,2019年是一个关键节点。5G开始普及,将直接催生大连接、低延时和低功耗应用场景的爆发。所有的端侧设备都拥有了新的通信基础,这意味着端侧智能大规模商用将走向实质性的开端。

我们选择边缘侧AI芯片的研发,主要是因为以下两点机遇:

第一,从技术角度,AI对于传统的计算架构产生了变革性的冲击。其实传统巨头把持的领域不适合创业公司进入。目前AI芯片专用化已成趋势,这才是我们的机会所在。

第二,  从市场角度,5G的发展将推动更多设备互联的应用场景,并在未来推动边缘侧市场的大发展。

 4、《天天链讯》:你认为,你和公司为商业文明和社会进步做出了哪些重要贡献? 

张楠赓:把智能芯片的商业化路径走通、做大,通过算力服务提升社会运行效率,改善人类生活。

算力是新的战略资源。它将把人们的工作方式和企业的商业模式带到人工智能的新平台。在服务上,我们致力于提供超级算力解决方案。

其次是交易模式的重塑。理想的交易环境是去中心化的。我们在底层计算架构上的不断突破,为去中心化交易网络提供了坚实的算力基础。

 5、《天天链讯》:在下一个十年,您希望公司发展到什么阶段?对行业和政策有哪些预期?

张楠赓:我们希望在未来,嘉楠发展为一家超级算力解决方案的提供商。我们希望以计算为核心,为企业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智能服务,贯穿企业从获取数据、打通数据,到根据数据驱动服务的每个环节。

我们认为随着AIoT+5G的发展,边缘侧市场的爆发会倒逼底层计算架构的突破。

我相信中国芯片从设计到产品应用一定是世界第一。中国有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场,也有全球最完善的供给体系和先进工艺,最终IC的设计中心也会迁移到本土。我们希望政策能够对IC设计给予更多扶持,加速这一结果的到来。

6、 《天天链讯》:您如何定义企业家的使命和梦想? 张楠赓:从历史进程来看,中国的企业家群体分为三代。第一代是从体制内发轫创业的时代,比如柳传志,任正非,他们往往有对市场的原始激情和强烈的家国情怀。

自1994年市场化改革开始,加之信息化浪潮,催生了第二代企业家群体的崛起。比如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这些60后,70后企业家少了些家国情怀,多崇尚成功学,其选择也更加符合市场的行为框架。

到了今天,经历初期草莽时代和模式创新时代,我们将迎来真正的技术创新与创业时代。80后企业家应当具备强烈的创新精神和技匠精神,以实现技术理想为行为原点,对外进行本土原创性的价值输出。

随着AI、物联网等技术的兴起,计算架构进入深刻变革期。算力成为企业发展的重要战略资源,谁能把握好算力,谁就能占据主动。

 

无论哪一家企业,它的最终落脚点都是创造价值,为用户提供好的服务。企业家的使命和梦想需要实际的落地,被市场接纳,否则就是空中楼阁。

我们的定位是一家超级算力解决方案提供商。我们希望以不断提升的超级算力作为企业生产力,为客户提供AI竞争力,助力客户在智能化世界实现自我价值,迎接智能经济新时代。

文章作者: 天天链讯官方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独家对话张楠赓:我的过去和嘉楠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