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经济危机反思:区块链或是出路

EdwGgJY0MFV1zTbUMUfFCVzfWabFpemaHXGDLsW5.png

不可否认的事实:现在绝大多数的财富都沉淀在房地产和以股票为代表的金融资产上。

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集现金流、杠杆、信用和市场行情于一体的房地产是实至名归的金融资产。

而这些带着金融属性的房地产,裹挟着我们的土地财政和信用货币,绑架了我们的经济,更席卷经济于债务泡沫之中。

过去的百年现代金融泡沫危机史,借用房地产和股票的一次次危机,扮演着绞杀中产、消灭底层的角色。

我不禁反思,世界经济为何走到如此地步?

近代,泡沫的魔盒被打开之后,魔鬼与天使,黑天鹅与灰犀牛轮番上演,我们越想要摆脱这个魔咒,却越陷越深。

人类创造了一系列风险与激励并存的经济制度——有限责任、股票交易、房地产证券化、信用货币制度等,这些制度激励人们追逐财富,也制造了危机。

这就是追求自由的代价吗?

我们如何才能摆脱这无休止的危机死循环?

1

 美元称霸的百年金融殖民史 

如果说19世纪是属于英国的,那么20世纪中后期则是属于美利坚的。

自一战和二战后,美国通过金融创新(本质是借贷和杠杆)奠定了自己全球的美元霸主地位。

毫不夸张地说,英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殖民地,而美国通过美元拥有了全球。

银行家梅耶·罗切斯尔得曾说:“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

很多人觉得美国是一个国家,其实不然。

美国不是一个国家!美国不是属于美国人民的,也不是属于美国政客的,而是属于美国金融财团的,说白了就是属于大资本家的。

所以,美国的本质是扩张性极强的金融集团。

美国用自己掌握的美元让发展中国家干活,把世界各个国家变成它的金融殖民地,享受世界人民的供养。

美元成为全球通用货币之后,美国就通过印刷的方式从全世界获得实物财富。

我们来看看美国是如何利用美元操纵世界经济的:

第一,美元成为全球通用货币,无论外汇、石油还是金融资产,都使用美元定价和结算。

第二,印钞发行美元。

但是美国不能无节制地发行美元,发行美元的同时让美元不断贬值。其他国家不乐意了,你这么印钞,是不对的。好,那就减少印钞,但是,钱还是不够用。怎么办?

第三,发行美国国债,美国人说,你们用手中的美元都来买我的国债把,这样,通过发行国债又让输出去的美元重新回流美国。

回到美国的美元,进入美国的三大市——期货市场、国债市场和证券市场。然后再以资本的形式向海外输出,从而操控世界其它国家的各种产业,这样循环往复地生利,美国由此变成一个“金融帝国”。

美国这个金融集团玩起一手印钱,一手借债的游戏,印钞能赚钱,借债也能赚钱,以钱生钱,金融经济比实体经济好玩多了。

这个是赤裸裸的金融殖民。

美国掌控全球通用货币,先走量化宽松(QE)之路,用大量货币涌入其它国家,推高这个国家的经济,使该国物价飞升,然后忽然釜底抽薪,在泡沫最大的时候突然缩回,使该国骤然缺钱,物价迅速下降,很多资产变的廉价,这时美联储开始加息,促使国际资本回流,美国再来抄底收购,通过一张一缩变相侵占了该国资产,这就是金融战争的逻辑。

当你明白这个道理,就能理解为什么会有日本经济危机、东南亚经济危机、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希腊暴雷、欧盟面临解体危机,还有近几年的zhong美毛衣战。

唯一的原因只有一个,美元的霸主地位受到了挑战。

纵观近百年的现代金融史,你会发现,美元一直在用各种方式(包含但不限于战争、贸易垄断、贸易摩擦等)去争夺或者巩固自己的美元全球霸主地位。

2

 玩不下去的游戏 

美元称霸全球的玩法,不仅牺牲他国利益,也会伤及美国普通民众。

我们细数金融史上的主要危机:

1907-1909年:著名的世界性经济危机。

1929年—1933年:历史上著名的“大崩溃、大萧条、大恐慌”。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

2000年—2001年:网络科技泡沫。

2007年—2008年:次贷危机。

发现没有,以美国为代表的金融体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爆发一次危机,如魔咒,如恶性循环,不可消散。

这些爆发自美国国内的危机,很快会殃及全球,然后,由美国普通民众和世界其他国家买单。

美国这个金融优等生十分会把握加息和量化宽松的时机。

每次美联储一宣布加息,货币的翅膀轻微抖动,也许就发生一场大风暴,有可能是一个国家的货币崩溃,有可能是一个国家的股市崩溃,有可能是一个国家的房地产崩溃,也有可能是某个地区发生了一场战争。

我们以东南亚金融危机为例子来具体解释。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亚洲的中国香港、新加坡、韩国和中国台湾推行出口导向型战略,重点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产业,在短时间内实现了经济的腾飞,一跃成为全亚洲发达富裕的地区。

请注意,这些地区采用的是“出口导向型战略”。而出口导向型的本质其实就是可以轻松通过产品来获得充足的美元。这些外向型经济的国家对世界市场的依附很大。而究其本质,其实是美国通过强大的经济后盾在亚太地区建立起一个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韩国,日本,台湾直至东南亚,都成为美国的经济附庸。这是东南亚地区和国家的经济迅猛发展的根本原因。

当亚洲经济一片繁华、欣欣向荣的时候。1997年也就是美元被打开闸门流行亚洲10年之后,美国开始减少对亚洲的货币供应,于是这些亚洲国家的企业和行业遭遇流通性不足,有的甚至干脆资金链条断裂,亚洲出现了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的征兆。

这时一个叫索罗斯的金融投机家,带着他的量子基金和全世界上百家的对冲基金,开始群狼般攻击亚洲经济最弱的国家——泰国,攻击泰国的货币——泰铢。

对于一个“金融家”来说,他这样描述自己的行为:“在金融运作方面,说不上有道德还是无道德,这只是一种操作。金融市场是不属于道德范畴的,它不是不道德的,道德根本不存在于这里,因为它有自己的游戏规则。”

所谓的“金融危机”根源在于其制度,资本天生就具有增值性和扩张性,资本对于金钱的追逐是一种天性的行为,其实这就是资本主义永远都摆脱不了的危机。

由于泰铢在国际市场上是否要买卖不由政府来主宰,而泰国本身并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量,面对金融家的炒作,该国经济不堪一击,泰铢危机爆发。并且立刻产生传导效应,一路向南,传导到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然后北上传导台湾、香港,日本,韩国,一直传导到俄罗斯,东亚金融危机全面爆发。

此时全球投资人判断亚洲的投资环境恶化,便纷纷从亚洲撤出自己的资本。而美联储则又一次不失时机地吹响了加息的号角。从亚洲撤出的资本又一次到美国去追捧美国的三大市,给美国带来了第二个大牛市。

当美国挣够了钱以后,拿着他们从亚洲金融危机赚到的大把的钱又回到了亚洲,去购买亚洲跌到地板价上的优质资产。此时亚洲经济已经被这次金融危机冲得稀里哗啦,毫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仿佛早已熟稔于心。

就这样,美国一次次通过引爆他国的经济危机谋取超额利润。

但是,游戏总有玩不下去的时候。

对内,经济危机造成大量美国中产破产,底层失业。

对外,越来越多的国家看清美元的阴谋,开始联合起来对抗美元的霸主地位。

3

 区块链或是出路 

比特币白皮书诞生于金融危机的2008年。

我有充分理由相信,设计比特币的中本聪应该是美国的中产,而且,是非常不满于当前金融体系的美国中产。

因为整个比特币的设计之初就是为了对抗中心化的无限增发的美元体系。

你去看比特币的特点:总量恒定、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点对点。

每一条都是对美元体系的致命攻击。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监管层在最开始的时候极力反对比特币的原因。以巴菲特等为代表的美元体系既得利益者是反对比特币的先锋,因为比特币动了他们的奶酪。

是的,如果比特币得到普及,美元在世界的霸主地位一定会受到挑战。

后来,基于比特币思想的区块链技术在中国和俄罗斯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尤其是在中国的发展,尤为显著。

区块链在中国的发展速度远远超出了美国的预期,中国政府将区块链的发展更是提到了国家战略层面。

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综合实力的增强,美国感受到了美元地位受到了威胁。

zhong美毛衣战的本质是两个大国在争夺金融定价权。

简单来说,也就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让美国感受到了压力。

所以,美国着急了。

你去听一下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说的那番话,你就会明白,Libra的野心绝不是简单的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尝试,Libra是维护美元及美元霸权的桥头堡。

所以,基于这一点,我也有理由相信,Libra大概率会得到美国监管层的批准。

美国万万没想到,以前借助美元,能够称霸世界,以后,会需要一个原本是反对美元体系的数字货币来继续延续它的美元霸权地位。

中国更是意识到,如果要摆脱美元霸主的摆布,借助区块链,发行自己的国家数字货币,并大力发展区块链技术,重新激活中国的科技和工业,占领商品和金融资产定价权的制高点,是重中之重。

所以,我说,想要摆脱美元霸权下的无休止的经济危机死循环,区块链或是出路,无论是金融层面,还是科技技术方面。

金融定价权的争夺战已经开始,谁胜谁负,未来10年,自会分晓。

qlLXrOYogz0xkTUzolwwZJbCEbiwQJJpUymcnOvi.jpeg

声明:

文中观点仅限交流学习,不作任何投资建议。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文章作者: 区块链一哥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百年经济危机反思:区块链或是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