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发布文章
  • 发布活动

链兴资本张明镜:为区块链大时代而生的精品投行

链兴资本创始人张明镜

2019年10月28日,MyToken宣布以数亿人民币被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并购,此次股权并购是2019年区块链领域乃至Fintech领域涉及金额最高的并购事件之一。担任本次交易的独家财务顾问——链兴资本创始人张明镜和刘军锋终于长叹了一口气。这笔长达一年的交易终于尘埃落定。

与此同时,链兴资本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并在1年内已经完成了数亿美元的交易。这个精品投行的新晋入局者,成为一匹异军突起的黑马,正在不断加速。

2018年8月份,区块链行业资讯信息公司MyToken开始焦急地寻求下一轮融资。

作为区块链领域的超级应用,MyToken在成立不满一年的时间内拥有了超过400万用户,并建立了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资料库。2018年初,“凌晨3点不睡群”彻夜讨论着加密数字货币的美好未来,这激发了资本的密集关注,仅仅2018年一季度,中国区块链领域就发生了58起投资事件,投资总额6.81亿元。

当年3月,MyToken借着这一波浪潮,顺利地拿到了险峰长青、JLAB和火币集团的股权融资。

不过,情况急转而下。随着ICO等行业乱象频发,中国全面进入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强监管时代。同年7月,比特币的价格倾泻而下。到了年底,价格跌至3000美金大关,比特币的矿机已经“按斤出售”。 

MyToken 也出现了幸福的烦恼,业务的快速发展而导致与资金的匹配错位,由于过度强调产品研发以及用户增长,在商业变现方面受到大环境的冲击。当MyToken决定开展下一轮融资的时候,公司账上现金已经余量不多。

此时,张明镜刚刚创办链兴资本。这位曾在华兴资本和火币集团担任要职的清华高材生,正带着传统股权投资和加密数字货币投资的双重经验,期待在区块链深海大展拳脚。得知MyToken正在寻求融资,张明镜主动找到了创始人郭楠,希望能成为MyToken的财务顾问。

但事实上,郭楠已经指定了一家行业内的老牌投行为其寻找下一轮融资。虽然链兴资本长达50页的项目融资建议书已经打动了郭楠,但几个月的现金流现状,让郭楠等不起了。张明镜和搭档刘军锋并没有放弃,他们认为“链兴资本肯定是MyToken的最佳选择,只是我们刚成立,别人不敢冒风险而已”。张明镜告诉郭楠,“如果他们没有帮你融到,你就给我打电话。有任何技术上的问题,我们都毫无保留地为你提供建议。”

一个月后,张明镜接到了郭楠的电话。

事实上,在接到郭楠的电话之前,张明镜就已经对项目进行了充分了解和预估。当时的时间节点,正好赶上行情遇冷,监管趋严。在过去的一年里,张明镜已经和行业几乎所有投资区块链项目的主流机构、负责人建立了良好的沟通关系。张明镜预计,MyToken的这次融资不会很顺利,“但寻找战略投资人投资或整体出售是更好的选择”。

在与MyToken达成合作后不久,链兴在最短时间内确认了收购方。但好事多磨,谈判逐渐由主宾们的其乐融融演变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每次大家见面都相谈甚欢,但谈判回去就有新变化。”张明镜回忆,最后逐渐变成了拉锯战,双方有了渐行渐远的势头。

“其实并购交易的双方常常都是认识多年的朋友或者是行业内相互了解或认可的友商,但由于利益诉求不同,只有靠信任的第三方才能找到最佳的平衡点。并购是种妥协的艺术,这也是为何并购交易都要请财务顾问”。刘军锋点评到。

在此状况下,链兴资本的两位合伙人决定拉着双方做最后的努力。“我们让谈判双方都带着底线来到郭楠入住的酒店,律师远程陪同。在我们的组织下,双方把合同条款一条条的过,这一条谁退步,下一条谁让步。条款过完,律师第一时间出具具有法律效应的TS,我们几乎是按着双方的手把合同签了。”

这笔交易对于链兴资本甚至整个行业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用本次交易的律师事务所——通商事务所合伙人张新阳的话来说,本次交易方案是极具复杂性的,“这次交易探索出的一些创新方案,有望成为处理传统股权和海外基金会权益的行业参考。” 郭楠事后表示,“链兴的两位合伙人在谈判和交割过程中展现出来的专业性和责任心对交易的顺利完成发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

长周期、拉锯战、反复谈判,在张明镜看来,最终达成交易的要素却是“一直在努力,一直未放弃”。MyToken项目对于刚成长起来的链兴资本而言,是一道区块链领域的证明题。题目是,如何在区块链领域爆发的前夜,发现、找到并服务那些潜在的独角兽们。 “Larry(郭楠)已经在筹划新的项目,我们已经在帮他物色顶级的投资人,这一次他可能做得更大”,张明镜告诉本刊。

冰与火之歌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区块链就行走在其中。

张明镜回忆,2017 年前后,以“以太坊”为代表的项目,在区块链概念里加入了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治理的元素,区块链成为改造所有行业生产关系的关键,这造就了 2017 年的 ICO 疯狂。

这一期间,没有白皮书,几天时间就能募到数亿元不是梦。全民炒币的热潮,气势汹汹的要吞并一切,新入局者前赴后继。2017年9月,中国监管机构下令禁止境内的ICO交易,这场热闹的造富梦逐渐停息。此后,区块链项目随着市场波动上下起伏,时而小步快跑,时而静止不前。 

在沉寂许久之后,2019年10月习近平主席的讲话,让区块链似乎在一夜之间找回光明。政策的明确指引带来的效果惊人,顶级的规格似乎在传达着一个消息,区块链将成为国家战略。

气势如虹,资本市场率先做出反应,当日,A股三大股指高开高走,区块链概念股暴涨,集体冲涨停,并带动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等关联板块领涨A股。但事实上,区块链产业当前依然处于萌芽导入期,据国盛证券研报显示,95%以上的相关公司仅仅处于种子轮、天使轮和A轮融资的阶段。张明镜敏感地抓住了一个新的机会,就是为蓬勃发展的区块链创业企业提供融资和资本服务。

然而时至今日,FA行业已行至路口。老牌财务顾问公司华兴资本已经上市,易凯、汉能紧跟其后。新锐投行光源和泰合凭借各自特点,在过去几年资本市场的宽松环境下,曾挣得盆满钵满。随着2018年整个股权市场风向变化,股权投资金额逐年下降,FA的日子不好过了。激烈的市场竞争,让投行业务进入低调调整期。链兴资本在敏感的区块链行业做FA,真的是一笔好生意吗?

市场为先。从行业发展看,2018年中国区块链市场支出规模达1.6亿美元,到2022年有望达到14.2亿美元,年复合增速达到72.6%。张明镜直言,未来几年内,区块链行业将迎来爆发期。

提早撒网,才能在浪头最高点,捕获巨鲸。再不出手,或许就赶不上这趟行业趋势性红利的班车了。张明镜的入场门票是区块链,他试图通过一个细分行业杀入FA市场,建立自己的投资银行事业。在众多FA创业者中间,张明镜的站位非常清晰——有资深投资背景的投资人做FA,并曾在区块链深水区下水捞鱼。

转身区块链

2018年7月,张明镜和刘军锋一起吃了碗面,决定撸起袖子开干。这两位曾经合作投资过唱吧、奇虎360、罗辑思维等项目的挚友,决定“自己当老板”。在推演过独角兽Pre-IPO投资、上市公司并购和定增等业务后,他们认为最佳的方向就是从区块链角度,切入FA市场。

而张明镜的首次触“链”时间,还要往前推移几年。

清华硕士毕业后,张明镜进入九鼎投资正式开始了投资生涯。正值全民PE浪潮,手中掌握大量资金的PE机构们,开始追逐着市场上净利润3000万以上的项目。“当时我一年要看数百个项目,尽调20-30个项目,受过这样高强度训练的投资人不多”。

此后,他进入联想控股的战略投资部,这一时期,张明镜专门负责科技类和互联网项目投资。张明镜逐渐掌握了投资门路,即投资头部的企业,敢于在标的不完美的状态下决策。重要的是,要和专注这个行业的FA走得很近。“有些项目,并不是你有钱就能投进去的,确实需要一些渠道。这也是我加入华兴资本的主要原因。在我看来,华兴资本在互联网的认知超过95%以上的投资机构。”

2014年底张明镜加入华兴资本,开启了财务顾问生涯。时间走到2016年,华兴资本成立了战略部,张明镜又回到集团开始负责Fintech的投资。“投资+投行”双管齐下,为他创办链兴资本奠定了基础。

距离张明镜首次触“链”的时间越来越近了。2016年下半年,国际著名投资银行高盛发布了一篇研究报告:《区块链——从理论到实践》,点燃了行业对区块链的渴望。高盛在报告中对区块链的未来做了预估:在接下来的2年中见到早期技术原型,2-5年见到有限的市场应用,5-10年更大范围的市场接受度。

巨大的蓝海,让已经拥有6年风险投资经验的张明镜回忆起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开端,一切都存在被升级改造的机会。

“区块链与互联网投资基本是一样的。最初VC机构将互联网投资设为单独的方向,都有一个投资互联网的部门或者小组,但现在已经没有互联网投资部这个定义了,因为互联网已经融入所有的行业中。区块链项目也是如此,再过几年,就会融入各个行业。”

同一期间张明镜开始对区块链项目进行系统的扫描。2017年上半年开始,张明镜下场试水,开始自己攒矿机、买矿机,并进行二级市场的操作,还投资了一系列Token项目。当时,区块链虽然被讨论的很热闹,但露出在水面上的,只是冰山一角。“区块链融资速度很快,我产生了一个念头,做一个提供机构服务的财务顾问公司。2017年底我参加了一个有关区块链的会议,参加的都是非常年轻的投资人。传统股权投资机构对区块链领域仍比较保守,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生态。也许成熟的投资人把目光更多集中在水面下的风险上。”

但张明镜是前进派。

此后,他进入火币负责其全球战略投资,几个月的深度区块链原生经历之后,张明镜对区块链的优势和风险更为熟悉。当时,火币集团准备投资一批投融资方向上的生态企业。张明镜争取到了火币生态基金、JLAB(九鼎区块链实验室)、戈壁创投等知名机构的投资,创立了链兴资本。 “向老东家致敬,我们的目标就是做区块链领域的华兴资本,最终成为一家上市的投资银行。”张明镜笑着说。 

无差异曲线上扣动扳机

目前,链兴资本团队规模不大。小而精,在现阶段是他的优势。在FA这种以资源对接的服务型业务上,小机构也确实更加灵活而机动。“但链兴资本不会刻意保持‘小’,更多的是强调‘精’,我们未来希望建立强势的价值观、成熟的单兵作战能力的团队、精密的管理体系,最终完成从创始人到团队作战,再到公司作战的跃迁。”刘军锋表达了对链兴资本未来的规划期许。

链兴资本核心团队团建

刚刚登陆科创板的某家医药企业董事长曾直言,他们最初在选择FA时,挑中的是业内的头牌。“结果来了几个应届毕业生,很多东西还没有我们懂得多。我们好不容易做了甲方,一点服务都没等来。”

这不是个别现象。FA是信息和资源汇集的中心,在提供的产品趋于同质化时,谁能带来更优质的服务,谁就能以更快的速度跑马圈地。

“我们的本质是服务业。”张明镜笑着说。司马迁在《货殖列传》中写道:无财作力,少有斗智,既饶争时。意思是:在没有财力的时候应该努力劳动创造财富;等到有了一些财富后,就要靠才智和认知来经营;财富多了,就要努力争取时代机遇。

张明镜深以为然。“很有意思,我在投资机构工作的时候,如果我认定了要投一个项目,投委会的意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会用各种办法排除困难,投到这个企业。我做财务顾问时,我把选定要服务的企业,当成我投的企业,排除各种困难让他们融到钱。”

“我们的合伙人在谈判桌的两端都坐过,自然能理解如何提供顶级的财务顾问服务。背后的核心就是,站在投资人的角度选择项目,以专业的流程和超强的责任心承做项目,以战略咨询的方式为项目提供经营管理建议,做创业者的资本合伙人。”刘军锋说。

区块链行业的项目大多数处于初创的阶段,且在区块链概念的上市公司中,业务真正与区块链核心技术挂钩的公司不多。因此在市场回调时,分化加剧,投资风险较大。链兴的能力在于以投资的角度辨别项目,并给项目方提供最合适的投资方人选。

年初,链兴资本成了Token Fund基金,专注于区块链领域创业公司的Seed轮和上交易所前后的特殊机会。链兴资本还成立了自己的股权投资跟投基金。“投行+投资”模式下,增强了链兴选择项目的能力。“我们会用投项目的标准挑选项目,相当于为投资人提前把关。”

“我们希望达到这样的状态:我们把项目都筛选好、尽调好,投资机构只需要在无差异曲线上扣动扳机就好了。”

截至目前,链兴资本已经为云智慧、BHEX、盛立金融、灵伴科技、Coinvoice等垂直行业的龙头企业提供财务顾问服务,涉及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企业级服务的各细分领域。成立至今,即使在资本环境如此差的环境下,链兴资本仍保持在3-6个月完成一个项目的节奏。“资本寒冬做FA,我们打的是差异化竞争。”而这只是链兴资本的第一步,张明镜的下一个目标是由区块链向泛科技企业服务领域进行拓展。“将我们的能力复制到数据智能、空间技术等其他行业。”

最近,链兴资本合伙人刘军锋飞到上海,一周之内签了3个区块链项目的财务顾问合作协议。加速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市场占领率,链兴资本想进入更快的发展轨道中去。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中,链兴资本已经完成了近10个项目。张明镜的计划是,2020年突破20个。他表示,“首先链兴要确定区块链行业领先地位,并扩大规模,将旗下的基金进行下一轮募资”。

在时代机遇面前,有保守派,也有冒险家。张明镜显然是后者,能否在区块链进入爆发期前,将根深深埋入这一领域,就要看链兴资本的速度如何了。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链兴资本张明镜:为区块链大时代而生的精品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