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发布文章
  • 发布活动

虚拟货币迎最强整顿风暴:北上深全面摸排

“这一次打击,说白了就是清理市场。”王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币圈盛传的一句话是:推崇虚拟货币的技术,抑制虚拟货币交易和投机,打击诈骗、传销行为。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

在币圈,一场全国性的清理整顿拉开大幕。

11月2122日,两天内,北京、深圳、上海等地接连发布公告称,将对辖内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等组织全面摸排,一经发现,严肃处置。警方介入相关案件。公开信息显示,近日北京警方一举破获非法数字货币交易所BISS的诈骗案,抓捕犯罪嫌疑人数十人。

另据接近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互金整治办”)人士透露,相关监管部门已经下发通知,要求全面排查和处置借助区块链概念开展虚拟货币炒作的非法活动,并要求支付机构等从支付结算环节加强排查清理,如有问题,及时“打早打小”。

“一直以来,监管部门对虚拟货币都持不支持态度。”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本次展开全面的严打,是因为近期虚拟货币交易有所抬头,尤其是借用区块链名义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的情况越来越多。

近几年,疯狂的ICO、炒币潮,让虚拟货币从备受推崇的黑科技,逐渐演变成传销、诈骗、非法集资的代名词。“一些搞传销、诈骗圈的人进来后,赚得盆满钵满,把我们这个行业的名声都败坏了。”币圈资深玩家刘辉对时代周报记者感叹道。

“打早打小”

此次清理整顿开启前,币圈从业人员王佳就有强烈的预感,新一轮的打击风暴正在形成。

11月20日,多个区块链微信大号被封,包括“深链Deepchain”“币圈邦德”“壹块硬币”“炒币学堂”等。部分公众号微信页面显示,“由用户投诉并经平台审核,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账号已被屏蔽,内容无法查看”。

11月18日,设立在中国银保监会的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向各省市处非办发函,提示防范假借“区块链”名义的非法集资风险。11月14日,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和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互金整治办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在11月22日前完成辖区内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摸排整治工作,督查企业立即整改退出,打早打小。

更早些,11月8日,东莞市金融工作局发布的《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等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指出,近期,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吸收公众资金。

一直以来,相关监管部门对非法虚拟货币交易保持高压打击态势。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ICO(首次代币发行)定义为非法集资,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这被业内简称为“94禁令”。

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互金整治办先后关闭境内新发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7家,分七批向有关部门移送并技术处置服务器在境外、实质面向境内经营的平台200余家,关闭相关支付账户近1万个,关闭微信营销宣传小程序及公众号近300个。

“这一次打击,说白了就是清理市场。”王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币圈盛传的一句话是:推崇虚拟货币的技术,抑制虚拟货币交易和投机,打击诈骗、传销行为。

刘辉表示,虚拟货币本来是个高风险领域:24小时不间断交易,没有涨停板机制,也没有政策管理,但不少投资者都错误地以为这是一个高收益、低风险的行业:“我认为这次打击是为了震慑恶人,保护投资者。如果不打击,恶人可能会更加有恃无恐。”

何南野表示,当前阶段的虚拟货币无法为实体经济提供真实价值。同时,虚拟货币为洗钱等非法交易提供了温床和土壤,通过虚拟货币从事金融传销的非法情况很多,这些都对实体经济发展不利。

与2017年发布的“94禁令”不同,刘辉注意到,这一轮打击强调坚持“打早打小”或“露头就打”原则,“这句话值得玩味,或许意味着此次打击的是新项目,而不像2017年那样‘一刀切’。”

刘辉可能过于乐观了。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接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的人士11月22日表示:“关于‘94禁令’的总体政策未变,且会加大力度,发现一起处置一起。”

炒币再冒头

2017年9月政府整顿虚拟货币后,不少交易所选择出海,将服务器、团队建在国外,继续面向国内市场开展业务。

此次各地摸排整治的范围不仅包括在境内组织虚拟货币交易、以区块链应用场景落地等为由,发行“XX币”“XX链”等形式的虚拟货币、募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还包括为注册在境外的ICO项目、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等提供宣传、引流、代理买卖等服务。

“近期借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宣传,虚拟货币炒作有所抬头,部分非法活动有死灰复燃迹象。”11月21日,深圳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风险提示。

央行近期连续三次针对法定数字货币问题进行辟谣。最近一次是11月13日,央行官网发布公告澄清,目前网传所谓法定数字货币发行,以及个别机构冒用人民银行名义推出“DC/EP”或“DCEP”在资产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的行为,“可能涉及诈骗和传销”。

据coinmarketcap统计,截至2019年11月25日,该网站所统计的2007种数字货币,总币值超过1867万亿美元,其中虚拟货币价格波动剧烈。以比特币为例,2017年12月18日,每枚比特币价格最高涨到近2万美元,2018年12月16日跌回3236美元。今年6月27日,比特币涨至13016美元,达年内高点。11月25日,又回落到7047美元。

据刘辉分析,币圈早期的红利,的确让一些人快速致富,但这几年技术创新遇到瓶颈,加上“同一个游戏不能玩三四回”,造富案例越来越少:“但是人性的贪婪并没有停下来。一些传销模式利润率很高,一般老百姓没有识别能力,卖得特别火。一些认真做事情的项目,反而不赚钱。”

为何赌博、传销、诈骗等违法行为在币圈内横行,且屡禁不止?何南野分析,一是因为这些行为交易方式隐蔽,游离在正规金融体系之外,难以被有效监管;二是从事这些行为有利可图:通过利用虚拟货币、区块链等名义从事传销或者非法集资,可以获得非常可观的收益。“只要有巨额收益可挣,就一定会有很多人铤而走险,从事这些非法交易。”

利好区块链

尽管对新一轮的打击早有预期,但王佳还是没想到自己所在的公司也会受到影响。“现在大家都很低调,特别小心谨慎。”王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11月23日,她刚刚找了自己的律师同学,希望他能够提供一些合规服务,“我们之前并不知道边界在哪里”。

此外,一些数字货币交易所开始下架一批不符合标准的币种。11月18日,数字货币交易所Biki在其官网发布公开信称,之前确有个别项目审核不严造成不良影响,已全面加强了项目判断和审核流程,成立了BiKi研究院和上币监督委员会,下架了一些不符合标准的币种。

不过,时代周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业内人士依旧看好虚拟货币的发展前景。“有很多外行的朋友跟我交流,有的要进来,有的想参与交易。现在的打击只是把原来一些做诈骗的企业清理出去,未来整个行业肯定还是会火的。”王佳充满信心。

在王佳看来,此番监管部门重拳出击后,市场秩序会被重建,而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都在,一些企业被清理后,需要有一批新的市场主体提供服务,“所以并不会出现大家纷纷转行的现象”。

何南野表示,虚拟货币和区块链是不同层面的事物,虚拟货币尤其是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的最成功应用,而区块链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和基础架构,因此应用范围更广。

“本次对虚拟货币交易的打击,对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是利好的。”何南野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一是对行业乱象有所遏制,使行业发展更加规范化、合规化、透明化;二是能够起到很好的引导作用,凸显国家对从事正规区块链应用企业的支持。这同时要求所有区块链企业能够去伪存真,踏实地进行底层应用的研究,尽早实现区块链与实体场景的结合,发挥出真实的价值。”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佳为化名)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虚拟货币迎最强整顿风暴:北上深全面摸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