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发布文章
  • 发布活动

公链的活路:To G?

在2018年末,链塔智库发布的《全球公链项目技术评估与蓝皮书》,2万条公链,只有200条公链是有价值的,公链的生存率不足1%,当时人们用“横尸遍野”形容公链的惨状。2019年本被看作是大浪淘沙后公链落地之年,然而却始终游离在热点之外,没有给人们带来太多惊喜。

2019年10·24会议之后,明星型国产公链突然表现很惹眼,上有国家政策支持,下有投资者拥簇。除了明星公链,还有一些中小型公链团队,也在寻找机会,抱上政府和企业的大腿。不过,对于曾怀抱改变世界梦想的公链团队而言,这依旧是一场充满挑战的自我抗争,找业务养团队活下去,还是执着于去中心化的星辰大海?

 - 01 -

公链的尴尬处境

2019年8月,互链脉搏出炉了一组中国公链的数据,得出的结论是“2017年重发行通证,2018年建主网,2019年后力不足”

在统计的36条知名中国团队公链中,有13条公链在2018年上线主网,然而这些公链在2019年的表现却都乏善可陈,因为这些上线主网的公链并没有在应用落地上有太多动作。

来源:互链脉搏

与此同时,这一年,很多国产明星公链团队正在面临核心成员流失的危机。星云链联合创始人王冠、比原链前CEO段新星、芯链(HPB)前全球商务业务拓展总经理 Danny Rowshandel等等都已经宣布离开原有的公链团队。

虽然离职的背后,各有各的原因,但归结到一点,就是这些曾信心十足做公链的人对这件事失去了信心。

2019年11月10日,芯链项目宣称转向社区自治,HPB芯链创始人汪晓明在《关于近期芯链改制的一些说明》中就委婉地表达了“公链之难”。汪晓明谈到,只有底层技术的布局,对于实现公链良性发展目标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公链的发展是一场长跑,芯链还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无论是品牌影响力、技术社区建构,还是用户社区治理和交互,芯链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从争抢百万TPS,到比拼DApp生态,再到现如今哄抢做Defi,公链在一波又一波的洪流中,早已迷失了自己的初心。

尽管公链的数量越来越多,新的概念也越来越丰富,但是公链的质量却令人堪忧。值得尴尬和唏嘘的是,公链还没有一套科学的估值模型,也就是市场对一条优秀的公链是没有概念的。

对于投资者而言,他们能够参考的数据只能是那条K线图,然而项目的K线图具有太多的迷惑性,项目方一方面吹着“改变世界”的口号,另一方面是越来越擅长做市值管理,也就是币价控制。

这就形成了荒谬的恶性循环,项目方努力抬高币价,让投资者开心,然后更多的投资者赶入,随后市值疯涨。但是,被人们遗忘的是,区块链项目的体验具体怎样,有多少开发者,有多少Dapp,有多少参与者,没有人在意。

与此同时,大厂正在悄然入场,而且成绩亮眼。阿里、腾讯、百度以及迅雷都推出了区块链开放平台BaaS。据介绍,腾讯的TBaaS平台已经在供应链金融、电子票据、数据共享、政务民生、防伪溯源、公益慈善、医疗健康等领域落地。

显然,大厂自带用户和场景,他们做的区块链系统,只要一出场就赢了。因此,在这场竞争中,公链显然掉下步子了,如今的公链几乎是处于四面楚歌的状态,外敌强劲,内军涣散。

公链,与其说是不愿意往前走,而是不知道该如何走。

 - 02 -

1024会议给公链带来了新机会

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

“1024会议”之后,区块链接连被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各大媒体广泛报道,“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成为从中央到地方新的工作重心。

整个区块链圈子都沉浸在一派喜气洋洋的氛围中,很多圈内的人感慨,在这一号召之下,很多朋友都来问自己,“区块链是什么?”

伦萨学院院长古千锋发朋友圈感慨:“好多投资人、非区块链技术人员、政府视野单位、传统行业老板都想转到区块链行业来,和2017年下半年的时候比较起来,这次更厉害!”

在政策的转向之后,一些公链团队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新计划,他们很快决定,猛攻政府和企业市场,其他业务先放一放。最直接的原因是,前者能带来正向现金流,寒冬里,活着最重要。

对于公链创业团队而言,接政府订单或者是其他公司的订单是活下去的唯一手段。另外,从技术的角度看,政府的介入也是好事,提供了新的需求和资本,一些技术团队可以找到场景去实践,而且有资金可以支持这些尝试。

在链捕手的报道中,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田鸿飞认为,To G才是区块链落地的真正突破口,只有依赖一个强力而有效执行的政府,才可能解决区块链大规模应用的瓶颈问题。这一方面是因为政府信用将会解决区块链应用中最大的瓶颈,即如何上链的问题;另一方面因为政府区块链的应用会解决用户或者节点的身份验证问题。

INT Chain原野发朋友圈称要招聘销售工程师:“去年投入巨资做To B、To G的业务和To C的产品,收效不大,尤其政府有点排斥,得益于大大的讲话,业务部门一下子忙不过来了。”

conflux社区大使李哲也非常骄傲地讲述conflux的现状:“我目前在conflux任大使,我比较清楚这边的情况。上海市给conflux批了一个万平的地儿,用于建成我们的上海研究院。对于未来真正用区块链技术,来帮助政府、企业、上市公司等实现技术落地、赋能,我还是比较期待的。

总之,在政策的号召之下,公链又焕发出新的生机。

- 03 -

区块链潮流之下的陷阱与挑战

对于公链团队而言,接政府订单并不是无可挑剔的完美方案,其中也暗含风险和陷阱。

《区块链与实体经济:重新定义数字经济》作者孙航,曾经是政策研究室的前雇员,他对此次政策有着不一样的解读,“这次的利好很可能不是一个整体性的利好,将会是一个结构性的利好。”他还提到,“在技术路线层面,大公司的联盟链将会崛起,而初创小公司主导的公有链将会边缘化。”

据了解,此前也有一些项目也接过政府订单,因为政府对区块链的理解有限,磨合起来非常费劲,开发团队需要先帮忙梳理业务逻辑和需求,而且最后做出来还不一定真正投入使用。

对于团队来说,公链公司可能会陷入外包公司的尴尬处境,虽然能接业务赚钱,但是因为缺乏创新的想法,以及对运营的忽视,很有可能让公链项目丢失掉自己最初的理想,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

在看似火热的区块链潮流之后,也隐藏着更为深刻的陷阱。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犀利地指出:“拉着地方政府资源匆忙上马,搞为区块链而区块链的所谓落地区块链,甚至组织区块链产业园,这个比所谓炒作虚拟货币更令人厌恶,更要警惕那些高级骗子。”

事实上,对于公链项目而言,寻求政府的订单并不是铁饭碗,他们也面临着真实的困境和挑战。当前,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或者政府部门希望通过区块链技术来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与此同时,业务需求的复杂度和多样性也在激增,这也对区块链技术开发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此外,对于项目团队而言,想要寻求更为长久的生存和发展,也必须要找出自己的一套商业逻辑。此前,有和政府合作的区块链技术团队向哔哔News袒露了他们的挑战,产品在商业层面的直接回馈并不显著,尽管有业务但是也面临着业务利润低产品周期长的问题。

不过,因为在领导的号召之下,学习区块链已经成为一股至上而下的潮流。11月26日,人民日报出版发行了《区块链——领导干部读本(修订版)》,从区块链技术的定义、应用、监管及未来展望四个方面都做了系统的阐释。

面对政策的开放,一些情况也在发生好转。清华长三角研究院高等区块链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曹寅感受深切,“政策开放的最大好处是推动了相应的电力行业,比如电网公司以及地方监管部门,认识到了区块链的重要性。我们原来向电网公司推区块链技术是非常难的,需要和他们科普什么是区块链,需要让他们积极配合做商业场景的落地。但是这次政策开发了,地方的电网公司、监管部门都非常急切地希望和我们在区块链技术应用方面进行深度合作。”

显然,在这场潮流之中,公链项目要寻求自己的平衡点,一方面要抓住机会寻找政府合作以在落地中真正提升自己,另一方面也要坚定初心,有自己的技术和产品逻辑,创造新的时代需求。

参考资料:

《公链三部曲:IT大厂BaaS与公链集团军的混战》by 孙航

《公链的两难选择,政府订单接不接?》by 橙皮书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公链的活路:To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