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发布文章
  • 发布活动

从PoW到PoS 计数员王纯的区块之旅

1

“从童年起,我便独自一人照顾着,历代的星辰。”

这首短诗瞬间打动人心,将孤独写绝,远胜“独立寒江雪”和“念天地之悠悠”,揭示着浩瀚下的孤独,意象令人神往。翻看区块链朋友圈,若从中选一个人来当那个照顾历代星辰的孩子,王纯是不二人选。因为他也是一个孤独的大男孩,同时他对浩瀚的时空有着如痴如醉的爱好,计数是他照看的办法,数的递增,让他有着充实感和成就感。浩瀚无垠的星辰,是一个天文数字,数星星或许可以给他带来极致满足。

他从小就是一个计数员,远在他读初中的时候,第一天注册登陆QQ时,他就给自己的QQ名取名为1,第二天改为2,第三天改名为3.......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花开花落八年后,直到第2523天,他终于觉得这份计数过于无聊了,所以才放弃继续计数,其QQ名就停留在2523。2013年,在一个矿工群里,“2523”遇到了“七彩神仙鱼”。当时七彩神仙鱼是半个中国矿工的老师傅,从显卡时代到阿瓦隆矿机时代,从QQ群到论坛。说到这里,想起当年还有一个“传说哥“,50元教挖矿,风吹雨打,几年后,神鱼还是神鱼,传说哥早没了传说。总而言之,王纯和神鱼几经交流之后,决定联手打造一个比特币矿池,矿池名字就各取两个创始人ID中的头字,Fish取F,2524取2,组成了F2Pool。就这样,一个计数boy和一个养鱼boy,戏谑般地选了一个风水好日子,2013年5月5,万年历指引这日宜订盟,他们联手打造了中国真正意义上第一个比特币矿池,并好运气地在凌晨时分就挖掘出第一个比特币区块。从此,王纯的计数本领,移植到了比特币区块上,区块是跃动的,234649、235145、235706......605851、605856、605857.......,从第一个区块号在最近的区块号,6年半以来,鱼池一共挖了27858个区块,一共挖掘出100万个比特币。

题外话说一下,为何讲是真正意义上呢,因为严谨按时间顺序的话,不算第一个。上海人蔡老板早在2012年就开始组建了一个比特币矿池,但他后面因为算力波动承受不了就放弃了,蔡老板的交易所(fxbtc)也很可惜,作为中国第二个交易所,在黑客的频频临顾之下,熬不过去2014年的熊市,在该年5月份也就关闭了。不久,上海的比特币中国,也就是第一个交易所因为手续费之战严重误判,很快式微。至此,在交易所领域,最初领先的上海悄然暗淡,取而代之的是北京迅速崛起,火币、OK双子星如日中天。

在另一个巨无霸公司尚未起来的时候,北京,因为F2Pool,也相当于,在矿池领域一马当先。继矿机之外,矿池逐渐成为中国为比特币世界贡献的第二个基业。然而那已是后话,当是时,王纯只是一个混沌的工程师,一个人在北京一个大办公室里,敲打代码架构他的世界。

王纯不单在时间上计数,还在空间中计数,无论是他的微博(@高铁千次男),还是他的朋友圈日常,最多的篇幅就是他乘坐高铁、飞机到处旅行的照片记录。甚至在2013年5月份F2Pool矿池出块的时候,神鱼兴奋地在微博上报喜出块信息,而王纯在晒他坐高铁去宁波东站的车站照片。所以,长期以来,很多人直到鱼池,只知道神鱼,并不知道王纯。

“这是2019年笔者第110次航空旅行,国航CA4029次航班成都双流至北京大兴,本次航班是国航CTU-PKX航线首航,因而没有绕行鄂尔多斯。“这是他10月27日的朋友圈,基本都是这个格式,在当今汉语表达里,”笔者“这个词汇总有点脱离时代之感,这也是他的独有标签。天南地北,海内海外,当年数着天数更改Q名的人,正在用他的双脚,计数着ISO3166代码中的两百多个国家地区。

2

2011年是大多数中国极客进入比特币世界的第一个年头,这个源头来于网易的一则科技报道,可以说网易是最早启迪比特币信徒的媒体。我检查过中国比特币硬核爱好者的比特币地址,大多也是在2011年5月创建。在比特币世界里,币友聚会,无形中,有一种论资排辈,则进来年头越早,越有威望和面子。曾经bitcointalk上有人叫卖2011年比特币空地址私钥,交易额0.3btc。这和丐帮有点相似,可能2011年的bitcoiner,相当于九袋长老。

王纯就是一个九袋长老。2011年4月底,由于solidot.org网站两则新闻的推送,让他接触了比特币,于是很快鼓捣起来,极有探索精神,cpu挖矿失败后,就开始买显卡,想在淘宝买币,发现巨尼玛贵,就各种借visa卡充值paypal周转去bitcoinmarket买。这里说一下,bitcoinmarket是全球第一个比特币交易所,比Mt.Gox还早,它在2010年3月就开始营业,当然它现在已经关闭了,实际上王纯在上面买币后两个月,则2011年7月,就因为一系列洗钱和欺诈的事情,不得不下架Paypal,继而式微,直至关闭。紧接着就到了曾经的世界巨无霸交易所MtGox的登场,巨无霸的意思是因为它曾经占据全球80%的交易市场。

2015年,币科技论坛成立,被称为比特神教大本营。现在微博上的@ahr999 (九神)在论坛上举办了一个征文比赛,王纯写了一篇文章参赛,获得了第一名(回复“王纯”,可以看全文),得益于此,我们可以窥探到他早期的比特币挖矿和交易故事。

2011年6月1日,吴老板和我直往中关村找卖显卡的、卖主板的、卖内存的、卖零配件的。主板用的是落满灰尘几十块钱的二手主板,内存512 MB,闪迪4 GB优盘上面装Ubuntu,整机全部加在一起200元人民币,最值钱的就是显卡,一片少则900多则1800,前前后后买了七八十片各式显卡,有5830、5850还有一些5870。

租了四间民房,每间4 kW的容量,房租一间一个月1200,然后把电表改了……加上房租折算下来一度电成本五毛二分。买机容易装机难。把这些二手破烂组装起来能工作谈何容易,连CPU上的硅胶都得自己涂,经常性的死机或者干脆无法启动。

几十台矿机全部就位花了一个月有余。刚开始时难度几十万,只有几台矿机能工作,一天挖十几个币,随着时间推移,难度越来越高,技术也越来越高,逐渐学会的超频、暴力风扇,还有各种软件硬件上独门技巧,以致后来难度涨到几百万,全部矿机就位,一天依然能挖十几个币。

租的房子是老爸帮忙找的。他听说是吴老板出的钱,买的矿机,非常不乐意,说“肥水不流外人田”,非要自掏腰包,把这些显卡买过来。而吴老板见矿场进展缓慢,也几乎也早就把矿机挖矿的事抛之脑后,转而直接在市场上大量买币。一日,比特币价格刚刚从31美元的高位跌至28美元,我在QQ上和吴老板闲聊,他说他正在大量买币,币价不破100刀不卖。当然,后来事实证明后来币价跌到2美元。

从其行文,也看出这是一个耿直boy,耿直到连他爸爸做的这个不那么体面的事情都拿出来公开说了。

同时,他也实诚地写了另外一个不那么体面的故事---比特币双花。

2013年初,双花也非常容易。平台几乎完全没有安全意识。比特币充值要求6个确认,算力很低的山寨币也只要6个确认。这个事情比较敏感,就不展开谈了。只是2013年3月的那次分叉,我成功能双花了OKPAY价值10000美元的比特币,但是由于那次分叉事发突然,事先没有做好隐蔽工作,最后不得不把这些钱如数退还给了OKPAY。

这大概是比特币世界里,唯一的比特币双花事故。

王纯也是一个低频的比特币交易员,在金融交易市场,低买高卖是终极的追求,相比苦苦挖矿,这个游戏只要玩一把就可以相当于挖几年,只是这个也是最难玩的游戏。在文中写到,他2013年1月初的时候,在比特币突破17美元的时候,一口气把2011年-2013年挖矿的几千个比特币全卖了,原本想等15美元再接回来,可是比特币列车,马力正猛,开始疯狂爬升,不回头,留下王老板在风中凌乱。

在我认识他后,还有一次,他也是这么一口气卖大部分的比特币。不过这次是在2017年12月份前后,比特币在1.2W美金-2W美金-1W美金摆动。这次他押对了,当时很多老bitcoiner对usdt几乎没有任何的信任度,只有他相信usdt,换成了usdt,是bitfinex的大交易者,从而留下了很扎实丰厚的资产家底。在写本文的时候,无意查询了一下他其中一个的比特币地址,即2011年5月份那个地址,现在里面静静地躺着1900个比特币,同时从交易记录看得出来,是今年低位不断建仓。

3

王纯投资非常广泛,他也是币信的股东。由于这个羁绊,我和他很早就认识,并逐渐熟悉了起来,有着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交情。有时候看他的投资项目,非常的厉害,有时候则觉得非常傻逼,但在这厉害和傻逼的过程中,并不影响他在投资市场的纵横驰骋。因为圈内很少人知道王纯,而我经常讲王纯的故事,于是有时总有一些项目方或创业者,希望我帮他们引见一下王纯,希望得到他的投资,而我经常看这些项目方觉得很不靠谱,从而拒绝推荐,但总有一些时候,我回头看那些项目方的时候,投资人一栏已经写着王纯,不知后来项目方是通过什么渠道找到了他,从而当了“冤大头”。有时我想劝劝他,但想到他的资产和我的,隔着两个级别,远在我之上,我就没有底气去相劝,但是说来也奇怪,我总是介绍一些不那么靠谱,或者相比他的资产而言不太值得一搞的撸羊毛活动给他。

2017年下半年,突然有一阵子,他经常来我当时公司吃饭,经常站在我的对面,聊这聊那,我心中有点纳闷,因为他并不是一个喜欢聊天的人,我和他碰面的时候,更多是星空在场的时候,听星空高谈阔论。但纳闷归纳闷,我也开始和他高谈阔论起来,甚至每次中午开饭的时候,他若还没来,还期待他早点下来,当时他和神鱼的办公室和我们在同一栋,他在15楼,我们在6楼。

然而,不久后,我才知道我误会了。他喜欢的,不是和我高谈阔论,而是喜欢讲话给我旁边的女同事子鱼听。2017年,子鱼在成都,币信去作宣传的提前挑选了十个模特,后面其中有一个人生病不能来,子鱼作为第十一个增补了进来,从当时现场表现来看,她是最好的一个。同时,她非常有勇气和智慧,听了星空的鼓舞的话(类似CX),就毅然决然跳槽,一个人背后从成都来到北京,加入币信,从事比特币事业。在我看来,她不单是外形条件好,她的语言表达能力和文字功底也非常扎实。那么话说回来,当年的中饭,可能他们两个在暗送秋波,用眼色互相交换信息,而只有我不知地在高谈阔论。

2018年3月,我去曼谷,在朋友的带领下,参观了曼谷第一高楼像素大厦的65层豪华平层,大概属于曼谷第一豪宅,悬空房间,三面玻璃,躺在奢华的浴缸里泡澡,可以观摩整个曼谷,心动不已,回来逢人就吹。回北京后,和王纯吃火锅,他平平淡淡和我说,他是67层豪宅的房东......给我幼小的心灵补了一血......不过紧接他说这个豪宅是2016年币价6000元的时候,卖了5000个币去买的......莫名的,一种戏谑般地,我的心情瞬间开心起来,赶紧把最喜欢吃的黄喉和毛肚夹到他碗中。

后来2018年底,王纯的stake.fish在曼谷开业,我终于有机会参观了他像素大厦的豪宅,啧啧,比当时65层还豪华。他喜欢睡觉,大概这个是睡觉佳地。当年纽约共识之后,当时算力需要达到85%,激活Segwit2x。鱼池迟迟没有投票,传闻王老板当时在睡大觉,有时候他可以一天睡16小时。后来有一次,我问他这事的时候,他说主要是内心不支持,Segwit2x是一个怪物。虽然他的微博(@高铁千次男)已经不更新了,但他在推特上非常活跃,我个人觉得,是中国bitcoiner在推特上影响最大的(或第二大)的意见领袖。近来,当年推动Segwit2x的李启元,也在反思当年推动Segwit2x是很不对的,很多问题所在。

今年7月份,我与家人去普吉岛度假,住王纯的房子,近距离观看了他的工作状态,大概因为热衷,所以沉迷,他非常勤奋,工作不分昼夜。我半夜睡醒,下楼的时候还看到他和他的荷兰员工讨论他的新项目Stake.fish的架构。我原本是过去准备小憩几天,可在王老板工作的热情中,良辰美景之下也燃起三分斗志。

Stake.fish是提供POS区块链资产的staking服务的服务商,做了很多区块链资产节点,包括Cosmos、Tezos、IRIS等等,就是投资者有这些币的话,就可以投票给他们的节点,从而获得收益。

从POW区块到POS区块,大概王纯又开始了新的计数之旅。【完】

(十六年前的计数员,歪着头,迷离眼神看世界)

(现在的计数员,一样的歪着头,一样的迷离眼神看世界)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从PoW到PoS 计数员王纯的区块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