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发布文章
  • 发布活动

混沌和新生:区块链的流量生意

混沌,需要指引。最混沌的游戏,属于围棋,棋局风云变幻,千百年的棋谱是指引,开局残局,皆有所路标和走势。

这引申到互联网或区块链,或任何行业,但凡是混沌的时代,指引都是一门好生意。

李兴平这个名字越来越少人提及了,他的时代也成为过去。而在十多年前,对于老站长来说,这个名字是神的存在。站长,这是一个古老的名词,特指做网站的人。十多年前,我还在读大学,岳麓山下,湘江之畔,吸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然后全身心做网站,我是全校做网站最多的人,可能这个记录至今还没被打破,毕竟后来岁月里,做网站是一件多么土多么无效的事情。

那时候,李兴平这个名字,就是我们站长们的神。他初中毕业去当网管,20岁的时候,业余时间做了一个导航网站,就是大家熟知的hao123,那个时代属于互联网的混沌时代,大家上网其实并不太知道需要干什么,上网被称为冲浪,潜意识里就是无目的随波逐流地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所以网站导航非常重要,很多人默认的浏览器首页都是hao123,很快,它成为中国互联网最大的流量网站,简单到极致,以致大家都想抄袭,但都无法超越。直到2004年8月,百度以5000万的价格收购了hao123,百度买过来后,hao123每年给百度倒入了巨大流量,同时每年创造了4亿的营收,隔年2005年百度上市,hao123是很大的助推。

1998-2003,属于互联网的混沌时代,造就了李兴平,有人说他是互联网时代的第一站长,这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逆袭的故事,真正白手起家,依靠互联网浪潮,实现个人价值和财务自由。

2011-2013,属于区块链的混沌时代,钱包、交易所、挖矿工具、挖矿计算,作为一个硬核的比特币玩家,也无法一一记得住那些网址,于是也不断涌现出混沌时代的指引者,也有一些“李兴平”们和他们的“hao123”。

首先是btc123,这个是老墨在上海,一个人做出来的网站,基本是当时币圈人默认的首页,后来老墨以5000个比特币的价格把btc123卖给了宝二爷和ZB,至于5000币拿去干什么了,他在另外一篇文章《计数员王纯》评论区里动情地写道“And sold 5000 coins to buy a flat... only I sold at even lower price”,英语写得略显疏离感,是一种优雅的避而不谈,大概是用汉语写的话,无法面对其中的悲伤。这里就不翻译了,等以后有机会再专门写一篇他的故事。

其次是bitkan,这个是老刘在深圳,一个人做出来的网站,也是当年手机的必备app,主要是看行情,后来老刘组队,华为四人帮,再而融资公司化,后来具有极客老刘,选择离开了公司,选择一个人自由自在,2018年底我在三亚遇到他的时候,他和我说赶紧挖矿,是好时机。后来bitkan交给了芳芳,现在主要做聚合交易等。

江湖就是这样,不断有人进来,也不断有人离开。不过,不管是老墨,还是老刘,都属于极客,他们还一直在这个江湖圈子中。他们曾是一个时代的推动者和见证者,而今大概又不断换着身份、换一种做事方式参与其中。

最后是sosobtc。当时我还在北京,大概属于驻京粤籍最有名的区块链人士了,所以广东省的区块链从业者去北京的话,一般会去找我,于是我就兴奋地带他们去吃中关村的烧鹅饭,当然后来孙宇晨的出现,最出名的驻京粤籍区块链人士就让位给他了。几年前一个秋天,李雄和文豪到中关村找我,我才知道原来sosobtc不是林嘉鹏老师的,林嘉鹏是投资人,背后是裴峰和李雄、文豪一起搞得。在北京泠冽的秋风里,我们一起吃烤串,红桃木羊肉串,对南方人来说似乎多了一种正宗的烤串仪式。我问他们是哪里人才知道,裴锋是粤西茂名人,文豪是粤东陆丰人,李雄是粤中河源人。我和他们说,你们知道李兴平吗,也是粤东兴宁客家人,你们是区块链的李兴平,sosobtc会成为区块链里的hao123。他们说都知道,都是老站长。

果真,soso发展很快,他们技术扎实,懂市场,懂用户,很快坐上导航的第一把交椅。然而风云汹涌,行业巨变,2017年的区块链九四事件,如一个核弹在行业爆发,深圳监管最严格,比北京严格很多,大家人心惶惶,不知何去何从。soso这三位创始人,对于团队对于行业也有了不同的想法,一度起了纷争。过去往事不提也罢,同时我作为一个外人,虽然三人都是朋友,都私下有说其中的历史,但终究难以辨别谁是谁非。创业的路途就是这样,其中冷暖,甘苦自知。不过话说回来,江湖道远,走得远了,回首再看,那些事也不过尔尔罢了。

总之分家了,裴锋搞了AICOIN,李雄搞了链向财经。文豪远去成都,我起初以为是去游山玩水,后来他说是在成都组队搞了一个项目库,但行业泡沫太大,大多数项目非常不堪,项目库做得艰难,就去年关闭了,回归深圳。

这时候不管是AICOIN,还是链向,都已经风生水起,属于深圳区块链圈的佼佼者。我问文豪,回来准备做什么呢,他说早已再度出发了。原来在两束聚光灯之外,他早已回归潜心开发,这位深圳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材生,带领着团队默默开发了半年。不几日,我收到了他送的卫衣,上面写着“SOSOLX”,我微信上说这是秉承着当年在SOSO的初心,和链向(LX)的加持,再度出发的意思吗。他发了一个粲然一笑的表情,说有空面聊一下。

昨日秋风起,深圳真正立秋了,我们约在粤式甜品店。引座落定后,我就问你们不会发币吧,他说不会,目前他做的事情也不需要发币。我说那就好啊,不然我写文章怕怕的。

紧接着我问,怎么想到要创业,熊市漫漫,创业尤伤。他说,虽然是一个区块链老兵,但现在才27岁,不创业的话,到处游山玩水,找不到人生的意义,同时当年想做的事情还没做完,又有新的想法想要去践行,旧心和新念,想继续结合起来,把事情做出来,于是创办SOSOLX。

“旧心是,做区块链的Tradingview,为交易者而生。Tradingview是全球投资人的聚集地,相当于投资者和交易员的社交网络,基于实时行情、免费图表和专家交易观点而聚集在一起。区块链行业太需要这个了,需要一个专属于区块链行业的Tradingview,就是sosolx。“

“新念是,为交易者提供智能化数据和智能化工具。在帮专业交易者给予专业辅助工具之外,还应该提供智能化的工具、数据,让交易者更好上手去理解交易的本质,这是未来SOSOLX为交易新手提供的价值。“

区块链的正面战场,是交易战场,是众多交易所的刀剑拼杀。那已是一片大红海,在此搁浅死掉的交易所们,不计其数,如同古战场的白骨堆垒。而顶尖的交易所,则可以强者愈强,吃掉整个市场大部分的利润。交易前的市场,是区块链的流量市场,作为一个交易员,交易之前的需求,是需要知道币价、分析K线、专家提供分析、模型化交易,实盘结果交易,智能化交易......挖掘交易之前的需求,似乎没有止境。这是流量生意,又超越了流量生意的本身,这是流量不断深化、挖掘需求的极致。区块链交易之前的创业项目,又来到了新的比拼领域。不进则退,在行业浪潮的裹夹下,我们也看得到,之前的某些知名导航项目,早已步履维艰。

2016年,谷歌开发的AlphaGo机器人击败李世石,终结了人类在围棋上的统治。交易市场,应该比围棋更为复杂和混沌,不然则相当期待早日开发出智能化的阿尔法交易机器人,帮我寻找K线起伏的脉络。

创业窄口,举子细思量,望文豪落子时,破势成局。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混沌和新生:区块链的流量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