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发布文章
  • 发布活动

用加密技术修复破裂的国际货币体系

如果对外贸易不再需要美元作为中介,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经济将受到巨大冲击,甚至可能超过 1971 年当时美元与黄金脱钩造成的"尼克松冲击"(Nixon Shock)。

文 /Michael J Casey 编译 /Meagreeee

时代观察 | 用加密技术修复破裂的国际货币体系

国际货币体系已经破裂,而帮助解决这个问题给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背后的密码学家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现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他们有了国际货币体系的一名管理者——即将离任的英国央行行长马克 • 卡尼 (Mark Carney)。

在蒙大拿州杰克逊霍尔,卡尼在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的年度会议上表示,各国央行行长可以建立一个由各国国家数字货币组成的网络,创造一种新的、一篮子管理的"综合霸权货币"。

卡尼的提议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次思想练习,目的是激发围绕解决当前体系依赖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所引发的危险失衡的解决对话。

在具体细节上必然还不完善,实际上任何解决方案在技术上和政治上都会很复杂。尽管他将在明年 1 月离开英国央行,但作为公职人员的身份卡尼仍需要谨言慎行。

但我不同意这些限制。因此,让我来阐述一下我自己的"小"建议,即以加密货币为基础修复一个破裂的全球金融系统。当然,这不是让大家"买比特币"。

我既不是一个经过系统学习的经济学家,也不是一个密码学家,所以我知道傲慢的行为会引来反对者,但我十分欢迎批评和建议。我也很确定我不是第一个想到这一点的人,因此我很渴望听到其他人从事类似的工作。

问题是,多年来我一直对全球金融体系的结构性缺陷和加密货币着迷,我的五本书中有三本涵盖了这两个主题。因此想让我忍着不说话也很难。

修复全球货币体系

我认为与其创造一种全新的全球货币,各国央行行长们应该努力发展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

我们需要一个分布式交易系统,通过这个系统,不同国家的企业可以使用智能合约来创建自动第三方托管协议,并保护自己免受汇率波动的影响。

随着原子交换算法的实现以及跨链互操作性领域的进步, 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有技术来消除国际贸易中的外汇风险,不再依赖于如美元等的中介货币。

它可能是这样运作的:假设俄罗斯的一个进口商可以与中国的出口商达成协议,并同意未来以人民币计价的付款,基于人民币与俄罗斯卢布的现行汇率。

依靠通常被整合到各方首选的数字国家货币 ( 无论是私人运营的稳定货币还是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 中的互操作性协议,两家公司可以建立一个智能合约,将支付所需的人民币"去信任地"锁定在分布式托管中。如果交付和合同履行得到确认,付款将发放给中国出口商; 如果没有,资金将以相同的初汇率返还给俄罗斯进口商。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都免受不利的汇率变动。然而,尽管它们之间存在信任差距,但没有必要通过美元来中间支付,也不需要任何一方采取远期合约,外汇期权或其他一些昂贵的汇率对冲。

当然,如果进口商将其他方面有价值的营运资金锁定几个月,将会付出机会成本。但私人银行可以通过抵押短期贷款来缓解这种情况,其条件将比目前的货币对冲成本低很多。另一种选择是,如果智能合约是在 PoS(股权证明)的区块链上执行的,则可以使用锁定的资金来获得加密货币的质押(staking)奖励。

中央银行的角色是什么?

首先,央行可以为整个信贷或加密货币质押(Staking)模式提供支持。为银行的贸易融资业务提供流动性或担保,这将会更有建设性地利用国内货币供应,而不是将其应用于美国国债和其他美元资产的"雨天基金"。

其次,他们负责确保互操作性协议的可靠性。无论中央银行是否支持和管理私人开发的协议, 如 Tendermint 的 Cosmos,Parity Technologies 的 Polkadot 或是 Ripple 的 Interledger,或是否会委托多边机构建立和管理单一官方系统,都无法回避公共部门决策者的监督作用。

加密自由主义者们,别担心, 没有人在这种情况下拿走你的比特币。事实上,由于央行将保留自己的货币主权,随着汇率持续波动, 比特币作为替代国家货币的"数字黄金"的吸引力很可能会增强。

时代观察 | 用加密技术修复破裂的国际货币体系

一个破裂的系统

让我们明确一点:如果对外贸易不再需要美元作为中介, 那么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经济将受到巨大冲击,甚至可能超过 1971 年当时美元与黄金脱钩造成的"尼克松冲击"(Nixon Shock)。

整个货币储备体系是防止汇率损失的必要措施,在这个体系中,外国中央银行拥有美国政府债券作为支撑,跨国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以美元计价。如果这种汇率风险被消除,理论上这座大厦将会倒塌。

然而,正如卡尼正确指出的那样,继续美元霸权也是不可靠的。因为体系已经破裂了,每当全球投资者感到紧张时,他们就会大量涌入美元资产的"避风港"——就像中美贸易摩擦一样,美国的政策的不确定性也是他们不安的原因。

这一过程在每次金融危机中都变得越来越严重,造成了巨大的扭曲、经济功能失调和政治动荡。随着经济放缓,全球负收益债券价值现在达到 17 万亿美元,我们现在面临另一场令人担忧的危机迹象。这一次,传统的央行政策可能无能为力。

当另一场危机来临时,以美元为基础的系统将产生一个可预测的恶性循环。美元将迅速上涨,这将损害美国出口商,这进一步激发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反对自由贸易商业本能,并加剧破坏性的针锋相对的货币战争的风险。

与此同时,随着美元升值增加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务违约风险,新兴市场将遭受资本外逃。他们的央行将通过提高利率以支撑本国货币来应对,但这会在他们需要更宽松而不是更收紧的货币政策的时候扼杀经济。失业率将激增,政府将垮台。

目前的货币制度造成了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 (Ben Bernanke) 所称的"全球储蓄过剩",因为发展中国家将本可用于国内发展的资金投入美元储备。

在美国,该体系也创造了巨额赤字的反补贴效应——换句 话说,高涨的天价债务。早在法国财政部长瓦莱里·吉斯卡德·埃 斯塔因(ValéryGiscardd'Estaing)曾描述过的"过高的特权", 是一个美国的诅咒。它人为的压低了美国的利率,这可能会造 成信贷风险令泡沫加剧。2008 年的房地产危机就是一个案例。

最糟糕的是,美元体系逐渐破坏了民主,削弱了经济主权。每个经济体的表现都取决于美联储的政策。然而,美联储的低通胀、最高就业率任务仅由美国经济前景决定。这种政策不匹配使政府更难以采取有效措施为所有人创造机会。

当情况真的恶化时,最后的手段是美联储姗姗来迟、极不情愿地成为全球贷款人,通过他们的纽约子公司向世界各国银行注入美元。这就是我们在上次危机之后以"量化宽松"过剩结束的原因,资金进入金融资产、伦敦房地产和艺术品,但对提升中产阶级的盈利能力几乎毫无帮助。

这些政策失误引发了民粹主义对全球化的强烈反对,这体现在英国脱欧危机和特朗普的对抗性贸易政策中。然而现实情况是,资本流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全球化,并且越来越多地打击美元。

所以我们需要改变。问题是如何做以及在什么时间范围内?

时代观察 | 用加密技术修复破裂的国际货币体系

暴力或管理变革

我所描述的解决方案可能突然地、破坏性地被采用,也可以通过合作管理以实现更平稳的过渡。

在第一种情况下,让我们考虑一下俄罗斯和中国,我特意选择这两个国家作为我的解释性例子,因为人们相信,在开发法定数字货币方面,它们比大多数国家都走得更远。如果两国都愿意废除对美元的依赖,那么他们能单独行动,共同制定数字人民币和数字卢布之间的跨链智能合约吗?其他国家会效仿吗?或许会,但这种不受控制地撤出美元,可能对美国和全球经济造成巨大伤害。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各国央行应该留心卡尼的呼吁,并共同努力解决问题。他们可以协调逐步引入数字货币,有选择地管理接入和应用差别利率,以阻止资金从摇摇欲坠的银行外流。他们还可以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索求跨链互操作性的全球标准。

无论如何,数字货币、稳定币和去中心化交易所背后的破坏性技术将会发展。这是一颗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用加密技术修复破裂的国际货币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