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发布文章
  • 发布活动

比特币:揭露政客用谎言掩盖的真相

“记住,记住,十一月五号,叛国、阴谋、与火药,我从来都不明了,为什么阴谋会被人忘掉。”

                                                                                                          —— Evey Hammond,V字仇杀队

比特币首先是一种货币现象,但它揭露出来的几大秘密也是现在每个人应该关心的问题。

一、至高无上的特权

比特币首先是一种货币现象。那些宣称这是一次支付革命的谄媚者和伪先知们要么上位,要么被市场否决,被淘汰进而变得愤怒。大多数以这种方式理解它的人现在正在转向新领域。这个世界不需要另一个Paypal,而是需要一个新的货币制度。

当比特币从概念证明,玩具,笑话,收藏品,再到现象级运动的过程中,一些决策者开始意识到它对既有系统构成了威胁。不是因为现在的形式,而是因为它背后的含义:亵渎了经过精心校准的货币体系。所有这些都是以嘲弄,漫不经心的方式完成的——一群书呆子和游手好闲者无礼地挑战国家对铸币税的垄断。讽刺是独裁者们最担心的,而比特币的崛起使我们当前的货币体系显得荒谬。

批判者:比特币背后没有实际支撑。 

比特币爱好者:美元的背后由什么支撑呢?

批判者:本质上什么都没有—我们有能力强迫外国接受我们的货币作为国际贸易的货币,我们有能力强迫公民以美元纳税,以及我们拥有执行这两种条件所需的军事资产。

比特币爱好者:很有说服力!

精英们对比特币深恶痛绝?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如果一个暴发户想要篡夺你神圣的金钱特权,你会怎么做?

正是这种比特币的力量,迫使美帝国主义的高级官员们揭露了关于美元在国外力量投射中所扮演角色的不成文规定。今年5月,美国代表布拉德·谢尔曼(D-CA)在众议院公开反对加密货币。他的声明暴露了掩盖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后的阴谋,即美元不仅是货币工具,也是一种战略工具。

我们的国际特权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这样一个事实:美元是国际金融的标准单位,而加密货币支持者宣称的目的就是要从我们手中夺走这种特权。无论是取消我们的外交政策,我们的税收或传统的执法力量。加密货币的目的仅是为了帮助剥夺美国和法治的权力。

议员谢尔曼实际上是个预言家,他非常清楚世界的走向。

他的错误不在于诊断,而在于治疗。他错误地认为比特币是可以被算计的。但是比特币是一种理念,而不是产品。在2009年,一种轻巧的虚拟商品的概念被永久地产品化了(尽管该想法早于比特币),此后它就一直在侵蚀着国家的货币垄断。 

它出现的时机刚刚好。人们不禁要问,如果比特币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或90年代,那时候美国经济更公平,货币体系完全不受质疑,而美国是全球唯一的主导超级大国,那么比特币会有怎样的表现?在今天的背景下,比特币自成一体,它有紧迫感。而在美国治下的“和平年代”,比特币的重要性要小得多。然而,在美利坚帝国的暮色中,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二、我们的货币体系是灾难性的再分配

政治精英的财富主要来自进入货币龙头的特权。这已经不再是秘密。铸币税的神圣魔盒已经打开,一开始是涓涓细流,但现在已是洪水猛兽。世界正在与不平等作斗争,当今世界上活跃的数十起民粹主义叛乱就是明证。然而,复兴的社会主义政党误判了形势。它的敌人不是朦胧的资本主义形式,而是社会主义形式本身——对金融资产所有者的低利率、永久性救助。在过去十年中,随着美联储进入了一个荒唐的,不受约束的货币创造时期,资产价格稳步上涨并非偶然。许多人会问:在货币发行的背景下,通货膨胀何去何从?它当然变成了金融资产。但这只对极少数人有利。你知道吗,标普500指数长达10年的上涨,其特点是散户投资者的参与度处于历史低位。资产价格的大幅上涨令普通家庭敬而远之。与之相反的是,机构投资者和企业内部人士通过回购将资本返还给自己。在上世纪90年代,沃顿商学院的MBA说服投资者,公司治理的理想模式是向公司董事提供大量股权和期权,以建立激励机制。好吧,这笔钱已经发放了,董事们通过将公司收益用于回购股票来回报股东,从而提高了每股收益,并触发了董事们的期权派息。他们只是碰巧忘记了在这个过程中创造企业价值。那令人讨厌的实体经济……是次要的。

为什么政客们如此富有?为什么他们卸任后会变得富有?监管机构为何要在工业部门发挥作用?为什么财政部长是前高盛银行家和对冲基金经理?

1578387887538278.png 

图为坎蒂隆效应

为什么租赁者在历史上被剥夺权利,而土地所有者却享有特权?为什么高等教育和医疗保健的成本要比通货膨胀高出几个数量级?为什么CPI是一个可悲的笑话?是消费品占了你的大部分开支,还是租金、医疗和教育?

你更容易接触到什么?电视机的成本,还是财产价值?

即使你不知道坎蒂隆效应是什么,在过去的十年里你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当今社会许多人感到绝望就是这种货币失调的结果。将惊人的资金引入经济,但分配不均。谁从历史低利率中受益?是与掠夺性信用卡贷款打交道的普通人,还是能够将历史上最廉价的资本投入运作的金融资产所有者?不,廉价融资并没有帮助中下阶层在房地产领域立足……因为首先,房地产价值被严重夸大了!房地产被视为富人的价值储存地,正是美联储新发行的美元结算地。想想那些被掏空的城市中心,如温哥华、纽约和伦敦,到处都是空置的房屋,它们被作为百万富翁的资本仓库。

如果有一个图表可以证明十年来自由货币刺激措施对经济的影响,则如下所示:

1578387917641282.png 

美国的货币流通速度处于现代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如果考虑汇率方程(MV = PQ),则V的下降足以抵消不断增加的货币供应量(M),从而保持价格(P)的稳定。这正是所发生的一切:即使供应急剧增加,美元的购买力仍保持相对稳定。“通货膨胀在哪里?”是一种常见问题,但现在应该被“新的货币供应去了哪里?”所取代。很明显,主要由超级富豪拥有的金融资产已经稳定下来,既没有活力,也没有效益,使它们的相对估值升至本世纪最高水平。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僵尸资本主义形式通常被称为富人的社会主义。如果你可以拉近自己与货币龙头的距离,并享受到货币再分配的战利品,那么你就可以大赚一笔。如果你可以使用金融资产并可以从较低的资本成本中受益(无论你是投资人还是在回购事情上有决定权的公司董事),都可以为自己制定低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如果不能,那么你将被完全排除在金融体系之外,而且确实处于不利地位,因为价格更高的资本资产会让非食利者阶层感到痛苦。

三、比特币是一个明确拒绝身份的系统

批判者经常问比特币到底为谁服务。这可能是一个错误的问题。比特币并不为某个人或某个团体服务。它只是服务工具,终端用户是谁不在其考量之中。比特币的设计使其不需要身份数据即可工作。你的交易对手可能在OFAC(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制裁名单上,他们可能是一只有知觉的蟾蜍,或者是几行代码。比特币无从知道也不在乎。发送付款的唯一要求是提供一个有效的签名,该签名应满足足以使得UTXO畅通的条件。

另一方面,传统的付款和信用关系则体现了身份。我的信用卡公司非常清楚是我在使用它。如果我告知他们一个陌生人盗了我的卡,他们会认为盗窃后的所有花销都是完全无效的。反欺诈部门的询问电话通常是这样的:

“你在2月24日在Chipotle花了10.51美元吗?”没错,我还买了一份鳄梨酱。

“你在2月29日在Lululemon花了463.39美元吗?”没有,我不怎么买运动休闲装备。 

传统的支付网络与身份数据密不可分,这是因为在付款和最终结算之间有很多层,在这些中间层中存在一个规模庞大到令人难以置信且利润丰厚的业务来评估交易方的可信度,并为它们之间的延期结算交易提供便利。这是因为信誉和相互信任可以提高效率。你可以把你的割草机借给你的邻居,而不需要他提供担保,因为你信任他。信用卡网络只是扩大了这种规模:他们是信托承销商,定量确定我的信誉,然后将这些保证转交给与我交易的商人。

如果他们错信了我,发现我是那种刷了1万美元信用卡却根本不打算还款的人,他们就需要自掏腰包!这是他们自己需要承担的错误,他们应该更好地评估我的可信度。

当你使用比特币时,你默认的协议是你与协议之间,而不是你与比特币的所有其他用户之间。用户唯一需要的信任是加密和经济猜想。到目前为止,他们做到了。

毫无理由地公然抨击比特币持有者已成为一种趋势,并且暗示着比特币也有问题。但是比特币对此无动于衷。它是一种通过通信媒介对价值进行编码和传递的协议。比特币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价值几何,更不用说当今的政治趋势了,它对自己也知之甚少。

如上所述,比特币之所以具有吸引力和实用性,恰恰是因为它拒绝了消费所需的任何身份数据。唯一需要提供的是与公钥相对应的私钥。收到比特币时,你无需知道发送者的身份,因为比特币是概率性的。你可以简单地定义自己的最终阈值——例如,在考虑完成一笔50万美元的交易,按照当前的速度,这相当于等待4到5个区块,才能在该区块中应隐藏你的交易。

这就是为什么我可以接受我不信任的人的资金,也是为什么比特币可以在这些前沿交易中占据一席之地。想想勒索软件黑客和他的受害者们。这些人彼此不信任,可他们已经遭受损失。但黑客仍然相信,他们收到的价值500美元的BTC赎金是有效的,不太可能被撤销。你可能并不想看到这种结果。但是比特币在社会边缘蓬勃发展。随着银行业变得政治化并被用作政治工具,美国驱动的结算系统被选作战略目标,以及支付网络对身份数据要求变得越来越严苛,这些问题正日益扩大。

与你没有理由信任的人进行交易正是比特币存在的原因。互联网使我们能够与地球另一端的人们进行交易,但是互联网商务却被欺诈所困扰。信用卡之所以昂贵,是因为补救欺诈和退单的成本已社会化。

如果你对坏人使用比特币感到不舒服,你应立即放弃它。

当然,抛弃交易对手信任(和风险)会带来一些明显的弊端。其中最重要的是,你不能从网络中驱逐某人。这让那些认为金钱应该是政治工具的人感到很不舒服,他们认为金钱可以被用来剥夺当代政治敌人的权力。

 patgwOurt1mI9X3sCpVDfDvwSyTjoTkGb14IXfFh.jpeg

要求你参与的网络中的成员遵守某种道德行为准则其实是个悖论。如上所述,比特币以及快速结算硬通货是为促进预先无信任纽带的个人之间的贸易往来而存在的。17世纪,各大陆间的贸易商用什么进行交易?他们当然不会使用欠条、Wampum、收藏品或信用关系。他们知道他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所以他们用了自己所拥有的最硬性通货——金子和银子。金属货币不言自明;它们不具备责任。

同样,比特币是一种在都对最终结算感兴趣的个人之间转移财富的手段。这不是建立信用关系的手段(尽管闪电是朝这个方向发展的早期举措)。比特币是非道德的一种东西,它除了需要用户的有效签名外,没有其他任何要求。它促进了意见不一致的人们之间的交易。因此,试图给比特币强加道德准则是违背其本质的。如果每个比特币用户的意见都保持一致,那么比特币就没什么用处了,他们可以互相信任,互相交换欠条。但由于世界很乱,人们彼此意见分歧,所以硬通货必须存在。这个混乱的世界缺它不可。

因此,如果你是那种由于不喜欢的人也在使用某种有用交易性媒介而拒绝使用它的人,那么它本来就不适合你。比特币之所以如此前卫,恰恰是因为世界需要一种在道德或政治层面不受干扰的支付和储蓄系统。否认这些交易限制,就是违反了西方精心制定的道德准则。如果你觉得它不适合你,那你还是用Paypal吧。

四、比特币是一种世界末日式的死亡异教

正如比特币的仇恨大佬David Gerard指出的那样,比特币实际上是一种世界末日式的死亡异教。世界末日是因为比特币信徒认识到当前货币体系的无用性,并意识到它可能会走向衰败。死亡是因为国家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的货币特权。比特币笼罩在末世论的阴影之下。异教是因为你得有点精神错乱才会吃这种黑色的药丸。

所以不用再为比特币信徒操心了,他们对等待着我们的未决悲痛和冲突有着清醒认知。卡桑德拉(希腊神话中不被人相信的预言家,此处指代预言的专家)警告各国政府和公民,真正的主权货币会产生破坏性影响(自由的主权货币,而非国有的主权货币)。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无法说服他们的同胞相信,国家的货币政策可能并不健全。若是处于一个正在慢慢沸腾的大锅中,大多数人都愿意将所有的自由和自主权交予一手遮天的庞然大物。

不过比特币向所有人开放······

比特币被许多人摒弃的原因在于,身份、信誉和信任与该系统无关,这让它成为罪犯的温床,这也正是它具有如此包容性的确切原因。与Paypal、Venmo或传统支付处理器不同,它不能因你的错误想法、持有颠覆性的政治见解、是性工作者或合法出售大麻而下架你的平台。我们被笼罩在一个巨大的帐篷底下。不必去在意网络上的纷纷扰扰。比特币完全不关心用户的政治观点。它的核心开发人员,即该协议的最高权威者都几乎无法对它进行更改:(实施一次相当常规的升级——SegWit,就花了他们多年的时间去劝诱和说服)。除了生成区块、接受有效支出,解决分叉以及坚持不懈向前发展以外,它不会插足其他任何事情。

比特币是否会挑战政府,还是这项任务是否会留给继任者,这些都有待商榷。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国家的货币特权已被永久削弱。

在2009年1月国家领导人濒临绝境的那一天,它就渐渐被削弱了,此后也一直在萎缩。

文章来源于 The Bitcoin Times,由头等仓(First.VIP)进行编译,转载请保留文末信息!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比特币:揭露政客用谎言掩盖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