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发布文章
  • 发布活动

通证经济模型与实践 -- DAC分布式自组织商业体的形成过程与二维价值表示 (三)

【摘要】威士忌品牌可以利用DAC构建一个多方参与的威士忌联盟,吸引包括投资收藏者、意见领袖(KOL)和年轻的终端消费者在内的各方加入生态,通过社群的力量构建新的销售网络。

通证经济模型与实践 -- DAC分布式自组织商业体的形成过程与二维价值表示 (一)

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572430.html

通证经济模型与实践 -- DAC分布式自组织商业体的形成过程与二维价值表示 (二)

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572497.html

《通证经济模型与实践 -- DAC分布式自组织商业体的形成过程与二维价值表示》白皮书阅读和下载链接:https://pan.baidu.com/s/13gNPTDLov0b03aOb0Z_3gA

rQsC2R9uvWOtJ9Ic9A8whfq3oh2DIYERFrS3M71J.jpeg

Kevin: 我们讲一个威士忌的案例来说明。该项目是一个年轻的威士忌品牌,希望区别与传统的威士忌品牌重点依靠代理商的销售方式,构建一个多方参与的威士忌联盟,吸引包括投资收藏者、意见领袖(KOL)和年轻的终端消费者在内的各方加入生态,通过社群的力量构建新的销售网络。DAC是非常适合这个场景的。

DAC的组成:厂商、传统代理商、渠道商、意见领袖、投资收藏者、终端消费者。

郭强:多方协作。

Kevin: 目标:打造一个威士忌的DAC分布式自组织商业体,协调这些利益相关方,通过竞争性协作,形成该品牌威士忌的共识社群,并构建新的销售网络。

可测量的结果:典型的指标包括,社群成员数量及活跃度,裂变率,XT的购买、持有和使用率,UT的发行和使用率等,可以细化成更多指标。

DAC的二维价值表示:

o XT:为现实生活中有实际价值的威士忌酒,每批次的熟成桶根据装瓶桶及装瓶数量上链发行XT,根据现有的法律框架进行合规操作,并提供第三方机构出具的资产审计报告以及鉴定报告。客户完成实际提货时XT即销毁。

o UT:基于DAC内价值创造活动发行的激励,是威士忌爱好者社群的价值表述。

这是很实际的应用。

郭强: 苏格兰有世界上最严谨的酒的法律。

Kevin: 微服务:是DAC内典型的价值创造活动,包括推荐拉新裂变用户,参与众筹,XT交易、实际提货等。在通证经济模型这块,在这个XT+UT的双通证模型中,XT以威士忌作为价值基础,其价格根据生桶熟成而动态变化,这将吸引一批威士忌收藏者、渠道商和投资者加入DAC生态,考虑到XT的升值而持有XT;

o 根据DAC治理二层协议中制定的规则,DAC中的各方通过执行微服务也将获得不同的UT激励。

例如,DAC中的一些威士忌领域的意见领袖,他们会因为购买XT(微服务)而获得UT激励,也会因为持有UT数量的不同,而获得处置XT的不同权益,包括XT购买折扣、交易佣金费率、支付账期、提货优先权、分红权益、特殊货品抢购权等方面。这些会激励他们面向自己的受众群体网络进一步加强对该品牌威士忌的推广(微服务),吸引更多的社群成员和终端消费者加入而获得更多UT。当然,新加入的社群成员也可以按照同样的治理规则,持有XT享受价值增值,通过贡献获取UT而获得更多权益。

通过这样的设计,我们觉得是可以促进威士忌这个DAC的形成。

郭强:我们可以设想,如果仅仅是单麦芽wisky这个资产上链,那么就是一个STO的概念,虽然单麦芽Wisky是一个很好的资产,是时间的朋友,有增值的空间和酒的品质带来的不确定性,是很好的资产,token化之后,可分割性带来很多好处。但是,这个和传统的另类资产的交易没有区别,因为资产的收益率,以及处置这个资产产生新的价值并没有关系,比如,中国很快就是全球消费苏格兰单麦芽Wisky最大的国家,有很多小众的Wisky爱好者社群,很多KOL做了很多的工作。

但是,中国人在这个过程中是没有定价权的,很多爱好者还是会去买便宜的酒(比如走私酒),如果用我们的新模型,这个商业活动的模式就会发生改变。我们用UT表述了KOL和经销商的贡献,那么XT(Wisky资产)和社群价值创造可以联系在一起,在这个商业活动中,酒的文化的价值信息得以保留,而不仅仅是酒的价格一个维度。

Kevin: 对,DAC的价值表示是多维的。

郭强:并且,因为这个商业活动中,“钱”之外的价值被UT表达,那么就带来了DAC平台生成的可能,大家通过共同维护这个文化价值,去形成共赢,而不是简单在淘宝上去卖性价比的走私酒。哈哈。。。这是和现在互联网的模式很不一样的地方。

Kevin:之前是零和博弈。

郭强:XT的资产价值被UT改变,UT的价值创造过程通过XT背书,新的价值得以体现。这个和STO的过程也是不一样的,STO并没有改变资产上链资产的价值。 而过去ERC20表达的token价值,即便说是社群的贡献,但是没有依据。

所以,我们的XT+UT的模型解决了这个问题,并且是符合现有社会的监管的,XT上链,XT的处置,UT作为劳动贡献的生成,资产的发行和清算,都是符合现有监管框架的。

这个过程是2019年,我和量化踢马河讨论发现的,感谢量化踢马河。他是金融圈人士,但是因为我,因为Wisky,我们完成了跨界的思想碰撞。

Kevin: 跨界协同,新物种就是这么涌现的。

郭强: UT很像衍生品,这个衍生品改变了资产的流动性和价值属性,但是,过去金融领域的衍生品没有一个业务逻辑对应,完全是数学游戏,70年代关于衍生品的价值讨论曾经诞生过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那会儿,我们突然发现,我们为衍生品在现实社会的商业逻辑找到了一个新的映射关系,这源于区块链带来的算法可能。

Kevin: 我接着讲一点关于治理和市场的部分,这是科斯定理里面的重要环节。

XT的治理刚才已经讲过,传统的方式合规上链,UT的治理,是DAC形成过程的治理,这个比较复杂。我们在这里提出一个简化的治理模型,用于特定的场景。这个过程是由DAC的社群成员主导并参与,是由构建在区块链之上的治理二层协议来进行管理。这个DAC治理二层协议主要包括团队拓扑结构(角色)、工作流(流程)以及执行机制(规则)三个部分。

这个在《通证经济模型与实践 -- DAC分布式自组织商业体的形成过程与二维价值表示》白皮书中有具体的描述。

(白皮书阅读和下载链接:https://pan.baidu.com/s/13gNPTDLov0b03aOb0Z_3gA )

包括团队拓扑结构中4种团队类型的配置和其相互关系,工作流和一些具体规则。

关于市场这块,在新范式下,“市场”的内涵改变了,比如变得碎片化,不同的DAC社群、社群成员、用户或者其他利益相关方之间的价值交换均可以形成市场。但这个价值交换不是主观的,市场的主要功能表现为对价值的客观测量,这体现在市场参与者参与的多方博弈机制,或者以Bancor 为代表的机器算法的流动性衡量机制中。比如,一个数据资产,如果引用的人数众多,那它作为XT的价格就会上涨;抑或是,一个DAC组织解决的问题有价值,社群成员更愿意持有其价值创造过程中产生的UT,反映在市场上就是UT的需求弹性高,那这个UT的价格也会不断上涨。

郭强: 市场的价值在于对XT,UT价值的测量,定价和流动性。

Kevin: 对,R. H. Coase 所著的《The Firm, the Market, and the Law》 书中将经济组织粗分为这三类:公司、市场与治理。他认为,公司的存在,就是为了通过内部的行政组织能力,降低交易成本,从而增加公司组织在市场中的成本竞争效率,公司内部的雇主与雇员是契约关系,双方通过契约(Contract)的约束来进行价值创造。而市场的功能,就是尽可能提供交易的机会,以便对价值进行测量(定价)和制造流动性。在治理方面,通过政府来较为准确地界定初始权利,以及限制和分配这些权利,因为成本更低,将优于私人之间通过交易来纠正权利的初始配置。DAC这个新范式的出现,进一步发展并创新了科斯的理论。

关于DAC、分布式市场与复杂协作治理,我们今天介绍到这里。

Claire: 非常感谢郭总和Kevin 的精彩分享。内容非常丰富,我想大家需要花多些时间学习和深入探讨。如果大家对直播内容有任何问题,欢迎大家留言。我们会在之后整理的“精彩问答回顾”中回应大家的问题,敬请关注。

郭强:具体可以在线上或线下交流,我们有很多案例。再次感谢魔笛手社区。

Kevin: 谢谢【魔笛手技术开发社区】!

(未完待续)

特别鸣谢赞助本次直播的【Soteria社区】、主办机构【Soteria社区】和【魔笛手技术开发社区】、以下参与本次直播的社群 (排名不分先后) 和所有参与讨论及关注的群友。

- Soteria SSDE 开发社区(主播群)

- Soteria 硬核科技社区

- 魔笛手技术开发社区

- 数字万物讨论群

- 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

- 新通证经济之无名高地

- 西电区块链兴趣组

- 加密数字货币与区块链生态系统

- 清华校友区块链技术探索者

- 区块链那些事

- 区块链TIX&TXT道场

- HIT数字经济&区块链技术研究院

- 思宇认可和欣赏的朋友群

- 港漂數字貨幣興趣愛好群

-  7月线下线上交流学习社群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通证经济模型与实践 -- DAC分布式自组织商业体的形成过程与二维价值表示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