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发布文章
  • 发布活动

独家专访|链客对话孟岩和通证思维实验室CTO王玮,助推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创新发展

2020年新年伊始,我国各地陆续爆发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国作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本次疫情的爆发引起资本市场迅速做出反应。近日,由普华集团主办,普华区块链研究院、普华商学院、亚太区块链研究中心、中国投资协会投资咨询专业委员会以及新加坡V基金会(VIEWFUTURE FOUNDATION LTD.)协办的“执掌财富 共赢未来 | 2020普华数字经济领袖峰会”在京举行。

 会议邀请了300余位来自五湖四海的精英企业家,经过三天的深入沟通交流,聚焦新时代下区块链技术革新和数字经济变革的新形势,积极探寻新的商业模式和潜在的财富机会,为推动中国实体经济创新发展具有深远意义。

 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经济有着天然的关联,一方面直观体现在数字货币在币值上的飞速上涨以及更多数字货币币种的出现上。另一方面体现在应用上,讨论在如何运用区块链技术改造原有的银行等金融系统,在金融、保险、资本市场、银行账户的跟踪、管理、监管等领域的应用逐渐的落地。

 而现在,区块链技术在实体经济中的应用也逐渐被外界关注。然而,区块链解决的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信任问题——这也是传统模式下提升商业效率的一个核心问题,为达到交易双方相互信任,对于交易双方而言不得不将大量资金耗费在信任环节。今天,链客区块链技术社区有幸采访到CSDN副总裁、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孟岩先生和通证思维实验室CTO王玮先生,为我们深度剖析区块链如何推动实体经济快速发展。

链客记者:您对通证经济的研究很深入,我们也在很多场合听到过您对于这方面的演说,我们也是受了很多启发,国家现在准备发行DCEP,它和通证经济将会有怎样的联系?

孟岩:比如央行主导了一个区块链,大概应该是一个联盟链,因此,它的主要的作用又是支付,但是,未必支持特别丰富的类似合约这样的功能,因此它本身去这个支持某种形式上的通证经济的可能性并不大,正确的说可能这两个事要分开看,就是你当然可以把这两个东西拼接一下;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呢,这里面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在于,央行的DCEP是否支持最基本的智能合约,比如什么是最基本的智能合约。

3d124bccb4e6432f89916727e6574635

在一个智能合约当中,根据某种条件对他进行锁仓,然后根据某种条件去释放,这就是一个最基本的智能合约。几乎是所有的包括像比特币这样不完备的智能合约体系都可以支持这样的一个不会损害的安全性。但是,事实上只要央行的区块链支持,或者他不一定是区块链,说句实在话,央行的这个体系还没有选定,就是央行的这套体系,只要支持这个级别的智能合约,那么对于我们如果在别的领域不管是在公链上(通证经济不一定非要在公链上),也可以在联盟里设置,可以在中心化系统上也可以做通证经济,但是不管你用什么来做,只要央行能够支持最低限度的智能合约,也就是支持托管存管之类的,那么我们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做出各种各样丰富多彩的功能,但是,这里面要用到的一些类似像跨链这样的一些技巧都不能叫技术。实际上,只要你能给我存款的能力,我就能够把在央行的这条链或者这个系统上的DCEP,映射到我的另外一条链上。然后在那条线上出现一个一比一的跟这个app相对应的货币符号,然后用这个货币符号去支持我的整个通证经济激励的这套体系。

链客记者:链改是当前的一个焦点问题。从您的角度来看,金融业的链改会向什么方向去?2020年又有什么新趋势出现?

孟岩:是有很多人在提,我觉得我们一般提炼今年部分行业,其实链改最广泛的也最适合做链改的场景是跨越多个行业,甚至跨越多个行业的供应链+区块链。

其实我们未必是对金融,在这里面,你如果一定特定到金融的话,我觉得可以在客观的时候,金融业使用区块链动力不足,因为这次我看到此次会议主要是以金融为主,但是,我们可以说在不同的领域。像2020年咱们这个大的方向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向?不必求应用,就是你到底是关注链改还是关注别的,因为我对链改其实没太多研究,所以这个概念是怎么做?

其实,就是通证经济模型机并没有太大,但是如果说一般意义上存在链改的话,它里面是不放通证的,那么这种情况下,它主要是集中在这么几个领域,一个是政务,是存证类的一个;与政务里面有重合,但是也有不结合的部分;然后还有就是跟供应链相结合,这几类的应用逻辑上比较完备。距离应用落地也比较近,所以我们判断,今年可能会在这方面会比较关注,具体的说,去年12月17号,中国农业银行上海分行发布的跨境易链,它是一个金融类的,但是它实际上是帮金融行业解决跨境贸易当中供应链的问题。供应链保证的问题,像前两天发布深圳前海联交所的钢材贸易公链金融一个联盟,在之前发布的在东莞地区,东莞有一个就是钢巨人,也是依据刚才来发放这个供应链金融贷款支持融资这些服务,这些都是比较典型的。目前现阶段在实体经济当中可以用的一些逻辑,我觉得有落地实践,另外还有一个方向是数字身份,然而,数字身份不仅包括对人的数字身份也包含物的数字身份。

原本我们在互联网上的身份证,是要结合一个域名的,这个身份可以直接实现,就是他自己有一个自己的id,然后这个id,同时还是符合密码学的。因此他本身可能还是个钱包,你可以向他支付,也可以把它编入到一个智能合约里面。所以,我们看到这种智能智能id就是去中心化或者数字是在跨越链之上的一个协议,就是你可以有不同的链,甚至他的协议都不一样,但是他们可以共同支持同一套id,就是数字身份。

这个协议就是一个大框架,不管是对人还是物,我们看到一些行业里面已经开始做,比如汽车行业,它成立一个联盟,就是对所有的汽车,包括运载交通工具都涉及这个id,设定数字身份,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意义非常大,让物与物之间能够通讯与物之间能够相互支付。然后,可以边编入到一个程序当中就进入到一个智能合约当中,我觉得这是挺了不起的一个事,所以,我觉得这一两年大家应该比较关注的,区块链的应用确实目前还处在早期阶段。还有大量的一些想法,其实还没有被开发。包括数字货币的应用,今天在台上其实我也用了一个比较生僻的术语叫封闭式贷款,我想翟老师是肯定知道的,但是下面的观众可能不一定很清楚,封闭式贷款就是说专款专用特殊用途。必须在某一个范围内完成这批贷款的这个流转,如果把这个同样的任务交给菊花链来用的话,管理成本,包括它的交易摩擦都大幅度的下降,所以,这只是我们举了个例子,其实类似于这种抽象的说,就是区块链上的通证和数字货币。数据结构,有一个唯一的运用密码学的标志,底下附着一系列不可篡改的,但是可以增加的、可以累加的一些信息,这样的一个对象在实际算法上面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处理方式。而且这种处理它的边际成本几乎是零,所以对于经济学上来说就是对于我们将来做管理、做社会治理,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新工具。

大家问题都问的是今年什么东西能落地,我们老关心的就是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什么东西真的要发生,谁能够真的发财能够赚多少钱?其实我个人觉得缺乏这件事情,确实它是要教育我们。过去这几年其实应该已经得到一些教育,我们应该进入到一个新的状态,就是要更加注重理论和逻辑,因为理论和逻辑在以后实践是迟早会跟上的。如果整天只是跟着实践走的话,老关心什么东西要落地了,其实你就不会具有前瞻性。所以我们现在更关注的是区块链这个东西,他的应用逻辑到底是什么?他为什么在经济上我们认为是有效率的,能够提高我们的效率或者提高我们的公平,怎么样你能够论证这件事,一旦你把这个事想通了,理论是可以对实践创新起指导性作用的,也就说你可以按图索骥地去寻找可能落地应用场景,而不是在旁边等别人把这个场景做出来了,你再去尾随,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我们在实践当中也是这样,老在问谁做出成功案例呢?实际上大家更应该关注的还是理论和逻辑和模式这套体系。从那些成功案例当中要寻求的是一种启发和一种思考方法,而未必见得就是像很多企业采取的跟随战略。

 链客记者:1024中央讲话之后,无论是政府还要传统企业,他们对于这个区块链现在都是已经特别的关注,都想去了解一下区块链怎么和实体经济相结合,怎么样落地,那就是根据二位的判断,我们国内区块链技术储备。是否支撑近期大规模应用落地?

孟岩:我觉得其实没有那么乐观,大家说今年要落地了,朱幼平老师说不要往那里登陆,区块链不是这样的。刘院长说的2020年是爆发的一年,他说2021年,不管怎么说都没有那么快。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区块链是认知难度比较高的一个技术,你想我们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领导,那么多智囊还需要用一段时间认识,更何况下面各级政府以及厂矿企业,我觉得就需要时间更长,它之所以难以认知的原因是因为他是个制度性技术,就是如果用一个比较极端的话来讲,所有的制度性技术都为了降降低交易摩擦或者降低交易成本。只是为了让我们的制度变得更优化,那么什么叫制度性技术,说的直白一点,制度性技术是协调人与人之间打交道,而这个一般所了解的像人工智、AI是解决人跟自然界打交道,人跟事物打交道的,能够提高它的效率。而制度性技术是解决人跟人之间打交道的,提高效率,而在这一点上我们人类的认知能力本身对这个东西的认知能力和这推进能力都有限,所以历史上发生这个制度型技术变革的时候,总是有很多国家磨磨蹭蹭,而且也不是不见得认可,比如说市场经济直到今天还是有很多国家不接受或者是表面上接受,实际上不接受或者是有各种各样的不像人们自然打交道,那种技术就是非常铁板钉钉特别具象,这个比较抽象,所以它的推广落地需要一个比较长时间酝酿,特别是需要比较长时间的理论认识方面的准备。这个教育培训工作要做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我认为甚至是五年十年来的。所以像普华集团这样,我们也是在做,而且跟普华有很好的合作,任职培训这些方面的工作其实是要长期的做下去。因为在今年以前直到去年1024国家高层讲话之前,大家对区块链是不想懂不屑于懂,这样的一个状态。现在至少都有这个动力,都有人去学习了,从开始愿意学习到能够理解它,讨论它。然后落地实施,这是需要一个周期的。就算在这个行业里面靠前的人,我觉得一年的时间绝对不算长。

然后就会有一些行业有一些少量的落地,我觉得政务方面有很多很现成的,尤其司法行政方面、办公协同方面、智慧城市方面、供应链+区块链方面,就是我们叫产业互联网或者叫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方面,也是比较大的一个趋势。我觉得通证经济对企业也是实打实的能够发挥作用的一个方向,但这块需要去非常小心谨慎,这个在政策允许的范围之内来行动,这是一个挑战,当然还有就是数字资产,在这个领域我觉得今年可能主要还是筹备思想准备理论探讨的阶段。

目前,国内顶尖的区块链技术的研发,对他技术储备是大部分的核心技术还是来自于国外。区块链这个领域中国有100来家从事这个这个行业的公司,可能现在把区块链挂在自己抬头上的,可能有上千家,真正能够说是自己原创的,有知识产权去参与一些核心项目,也就100多家。所以,这一点我们应该有个客观的认识,这是其一;其二,中国现在的企业在区块链专利申请方面,在全世界达到2000,但是区块链产业偏偏是一个对老外来说不太注重。专利申请行业对他们做了很多的创新,并不去申请专利,所以对于中国的专利上面,这个压倒多数也要有一个客观的认知,但是总体上来讲,我觉得我们在区块链这件事情上,如果相对于其他的行业其他的方向来说,还是有一定领跑的机会,或者说至少也没有太落后,至于核心技术储备足不足以支持我们,简单的回答就是目前尚不足以对。

 王老师那您认同这个观点吗?

王玮:其实我个人可能更偏悲观一点,我是觉得区块链的这个发展的路径,会跟互联网很像,互联网当时实际上从技术上来讲,上个世纪70年代就已经成熟了,但是它用于的是美国为了应对冷战的这套指挥体系不能被人家攻破,一个导弹打掉你不就没了嘛,所以我必须建立一套遍布全国的体系,但是他们能通讯。不是任何经济层面上的需要,是一个政治战争层面的,需要是一个国家层面的刚需,不是任何社会层面或者个人经济层面的刚需,所以才诞生了互联网,然后这是第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到了90年代冷战结束,那这个需要就没了,按理说这东西就算消失了也未可知,但结果出现了另一件事就是大学和科研机构他们的研究,要把这些资料互通进行交流,所以他们就把这个网络利用起来,这是第二个阶段;那大学买单用的是什么呢?用的是教育经费、科研经费。换句话说,互联网在那个时候也不创造经济效益,因为教育经费,科研经费这就是该花就得花,我是服务于教育目标的。然后到了第三个阶段才出现了互联网泡沫,就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末,一堆公司都说我是互联网公司,最后泡沫破灭了出来的公司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些互联网成功的公司,这是第四个阶段。所以其实区块链严格意义上说,从这个技术的发生发展来看,我认为它甚至很有可能处于第一个阶段,也就是说这个阶段大概率由政府驱动的一些监管目标或者社会治理的目标才是它的刚需经济效益。刘权院长,一方面他说区块链就是监管科技,另一个他说区块链今年就是爆发年。那这俩要往一块儿并呢?那这两个概念是同时成立,今年将是基于区块链的监管爆发年,所以我刚才也强调就是说其实大概率上来讲,从现在开始区块链如果政府能够采用一个主动地积极地手段去采用它干点什么事,不管是电子政务还是监管,我觉得就可以。

刚才翟总说的我觉得他说的挺对,央行数字货币其实就是链的应用,也就是技术的应用。就算它不是基于区块链技术或者是类区块链技术,但它也是技术类的应用。就现阶段我认为这个应该是一个主要趋势,而不能太乐观说今年或者明年企业通过使用区块链就发了财,赚了钱,大幅度提升了自己,我觉得这种逻辑可能本身就不成立。

我再说的深一点,互联网到今天为止也是一样,你见到哪个企业因为用互联网就火起来了,互联网其实也是这样的一种技术体系,它是帮助企业内部提升效率。它与人工智能还不一样,那区块链如果说更像互联网,这逻辑是天经地义的。一定不是某个企业自己用区块链劳动生产率就提升上链跟上网似的,所以应该是有一个很长的周期,全社会都慢慢慢慢认知提升。

2020年开始,我认为可能是上链元年,但是多少年才能都上去,这才是关键。然后如果说从中国技术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应该说互联网也是这样。互联网诞生的第一阶段,对它现在还支撑着互联网,但是后来发展的各种各样其他的技术都是随着应用的成熟才诞生出来,所以区块链技术也是类似,严格意义上来讲,椭圆曲线这个算法这是外国数学家发明,你在想发明超越他的吗?目前还没有,所以我觉得中国在这方面确实就像刚才说追逐很多专利,或者说区块链所需要的技术,就为未来几十年所需要的技术。我觉得大概今天都已经发明出来了,但是不代表说他未来就不会变成各种各样更丰富的一套应用体系,但是未来的发展一定确实在今天的。这几个技术当中会产生出来,只是我们不一定知道是哪一个,就像sill其实是很早发明出来的,但是恰恰后来发明了很多其他技术,什么sill?这些都是一些网络的东西了,但是实际上最后还是TCP成功。所以很可能与未来网络的应用形态有关系,现在我觉得大概率我们不一定能判断,哪个技术将来一定会胜出,但是很可能这个技术目前是一定存在的。

链客记者:前在整合产权和治权模型中,数据提供方与数据使用方的矛盾非常尖锐。数据使用方利用提供方的数据产生了价值,但目前现有的状况下,数据提供方并没有获得相应的回报或补偿,数据需要整合才能产生价值,但现有互联网产业下的数据与本源产生本身又是分散化的矛盾,无法解决。您在这个问题的解决上,有何高见?

王玮:这个问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但是我个人建议从理想化的情况下来讲,我们大家都觉得说数据的提供方应该掌握一定的收益,其实这个分配机制很难解决,提供数据的人最后没有收益,使用数据的人拿了数据赚的钱又不会分配给这个数据的拥有者,那这个问题我觉得得分两个层面来看,第一:我们应该寻求更好的技术去解决这个矛盾,比如说区块链是不是能解决这个矛盾?从我个人做技术的角度来讲,区块链也未必能百分之百解决这个矛盾。但是可以跟其他的一些,比如加密技术,包括同态计算、零知识证明这些技术结合起来,就是说能够更好的来保护这个数据的所有者,让他们一次使用可能都要付费,或者说让他获得这个相应的收益。要实现这一点,还是结合很多其他的加密技术或者数据处理技术才可以,这也是业内公认的,所以现在整个区块链行业可能把同态计算、零知识证明这些技术都统一算在区块链行业了。从广义的角度来讲,当然可能区块链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重要手段!但是我个人认为跟区块链没关系,从经济角度来讲,这种关于数据的所有者应该获取收益,这种逻辑不一定成立。为什么呢?因为数据是你的信息,你没有能力把它卖出去。你把数据给了别人,别人把你的数据用好了,赚了钱凭啥要分给你呢?

 链客记者:国内大数据立法相对落后,随着用户隐私保护意识的加强,既要隐私保护又需要数据协作整合是一项难以取舍的矛盾。而区块链的产生为问题的解决提供了一个去中心化的、完全免信任的区块链账本。您认为在用户隐私保护的问题下,如何更好地利用这个区块链账本?

王玮:区块链本身就是一套基于密码学的体系,所以它本身就会有一定的隐私保护的能力,至少在上面的操作,都是基于密码的,也不是基于实名的,所以本身就有一定的隐私保护作用,这就像我们说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在支付场景下,对于你的隐私保护相对而言就比微信和支付宝肯定是要好一点,因为你的微信,支付宝的这种模式,你的每一笔交易这两个公司肯定都是知道的。从制度角度讲,因为你的隐私或者你个人的信息归根结底还是要跟链上的这些资产相关联,假设你有央行数字货币,那么央行还是知道的,央行是个监管机构,它是中立的,是政府的,所以央行不会卖你的数据,那么如果你认为这种程度的隐私保护,就够了,那我认为确实这是未来区块链起到的一个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它链上的行为跟链下是有一个适度的。但是从制度的隔离这个角度讲,我认为区块链未来最主要的应用,就是各行各业都可以按照这种模式去保护个人的隐私。但是另一方面,要考虑到有时候这个商业活动,比如说你要用微信和支付宝,那你就得在他那儿实名登记,所以说大数据就是隐私保护的立法,还要超越这个层面,还要规定更深,比如规定微信,支付宝这些公司侵犯你的隐私怎么办?怎么处理?而这一部分就不完全是区块链能解决,它还要通过法律,因为这是人能决定的工作,这个不是百分之百区块链能决定的,所以我觉得隐私保护还得分这两个层面的技术解决基础的问题,法律解决法律的问题。

1885bc78ebad4f1a9942254f25880c65

了解更多区块链一线报道,与作者、读者更深入探讨、交流,欢迎添加小助手微信:jinsecaijing666, 进入[金色财经读者交流群]。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独家专访|链客对话孟岩和通证思维实验室CTO王玮,助推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