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金色财经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金色财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

区块链+物联网:驶入大宗商品金融的新蓝海

时隔八年,大宗商品质押融资在中国银行业“获得新生”。

7月17日,近20万美元的贷款从中国建设银行青岛自贸区支行被支付给青岛诺顿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顿”)的马来西亚客户。这笔贷款的质押物,就是诺顿公司存放在仓库里的橡胶的电子仓单。

这是诺顿创办八年来,第一次获得银行贷款。这也是自2012年上海钢贸事件后很多国有大型银行停止大部分大宗商品的质押融资之后,中国建设银行放出的第一笔以大宗商品电子仓单做质押的贷款。

大宗商品的质押融资,在过去八年中一直是国有大型银行不愿触碰的。2012年的上海钢贸事件中,这项业务暴露出难以解决的严重问题。在大宗商品质押融资当中,对同一批存货开具多个仓单、在多家银行重复质押融资的问题非常突出。在上述事件中,国内外多家大型银行均牵涉其中,损失惨重。

但是,“区块链+物联网”技术正在改变这一切。现在,大宗商品在进入仓库时就可以获得一个区块链电子仓单,是真实、唯一的,这一举解决了以往大宗商品质押融资的大难题。沉睡在仓库里的几十万亿计的大宗商品,自此可以再次作为质押品,帮助中国数以千万计的中小企业更容易地获取融资。大宗商品将成为房、车之外,中小企业获取贷款的有力支持。

让这一切成为现实的,是“货兑宝”平台。“货兑宝”是中储京科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储京科”)旗下为大宗商品供应链提供交易、融资等一体化解决方案的平台。中储京科是一家合资公司,由中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储股份”)、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数科”)、北京中储创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三家联合成立。其中,中储股份是中国国有大宗商品仓储巨头,占有中国大宗商品仓储市场大约10%的份额。京东数科是中国数字科技巨头。

大宗商品是比消费品更大的市场。大宗商品,是用于工农业生产与消费使用的大批量买卖的物资商品,它涵盖了能源商品、基础原材料和农副产品三个主要类别。这个领域的上游,分布着中国为数众多的大型央企;下游,连接着每一个普通人的衣食住行,是国民经济的命脉。

过去16年间,京东商城成为中国消费品电商巨头。过去7年间,京东数科成为中国数字科技巨头。现在,中储京科则正在以“货兑宝”为起点,进入大宗商品金融这个比消费金融更大的市场。据中储京科保守估计,仅大宗商品质押融资这一业务的市场规模就有大约5万亿。

一个全新的市场正在打开。

“字符串”带来的改变

中储股份青岛分公司总经理于志宏进入公司已经19年。这家公司在青岛管理着11.5万平方米的仓储面积,每年货物的吞吐量达到百万吨。

在北上广的科技论坛上被渲染得高深莫测的区块链技术,在于志宏眼里变得无比简单。实际上,对这家公司来说,区块链就是与仓库货物对应的入库、出库、过户、生成仓单等节点产生的单据所对应的编码,这个编码不光有数字,还有字母,是由一串字母和数字不规则排列组成的“字符串”。

这个“字符串”的背后就是“货兑宝”平台所应用的区块链技术。在货物进入仓库时,区块链技术将货物所对应的单据加密形成“字符串”,它是唯一的且不能篡改。同时,物联网技术实现了传统仓储的数字化,一但“字符串”所对应的货物发生非正常变动,就会触发报警,从而使仓储企业和金融机构在第一时间采取必要措施。

这个小小的“字符串”可以为中储股份青岛分公司带来新的收益。作为传统的大宗仓储企业,中储股份青岛分公司以往主要收入是货物的仓储和装卸费用。但是现在,如果存货客户需要向银行申请贷款,中储股份青岛分公司可以通过“货兑宝”平台给存货客户开具带有“字符串”的电子仓单,存货客户把电子仓单推给银行进行贷款融资,整个过程全部线上化。

在这个过程中,中储股份青岛分公司开具仓单,可以收取相应的开单服务费,增加了仓库的盈利,且增强了客户与仓库的黏性。目前,中储股份青岛分公司已通过“货兑宝”平台,实现了仓库的数字化改造,把线下的仓储服务线上化,把仓储信息数据化,把传统的仓库变成了具有金融属性的仓库,升级了仓库的服务,提升了仓库的管理,增加了仓库的收益。

注:“货兑宝”平台上开出的电子仓单

得到“字符串”的帮助,中国建设银行青岛自贸区分行可以重启大宗商品质押融资业务。基于“字符串”的信用背书,中国建设银行青岛自贸区支行在相当一部分业务中可以确认所质押货物的真实性,因此可以放心贷款给企业。银行的对公业务占银行业务的半壁江山,预计未来大宗商品质押融资会成为银行对公业务中一个较大的增长点。目前,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银行对公业务放缓。中国建设银行青岛分行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蔡永健向零壹财经透露,2012年之前,大宗商品质押融资在中国建设银行青岛分行对公业务中占比大约在5%,但是预计未来将远不止这个占比。

这个新业务的最终受益者,是像诺顿这样在大宗商品产业链上的企业。诺顿成立八年,此前从未获得一笔银行贷款。无法获得银行贷款的核心在于,诺顿是一家轻资产的贸易公司,拿不出抵押品给银行。过去,大宗商品领域的一些公司解决这一问题主要靠大宗商品的托盘业务,就是一些国有企业为这些公司提供贷款,资金成本不低。但是,在货兑宝平台上,公司可以以仓库里的货物做质押,直接从银行拿到贷款,年化利率大幅降低,融资成本下降一半。这对企业来说意义重大。

诺顿总经理宋书超向零壹财经解释,以贷款3000万为例来看:如果向银行贷款3000万元,一年需要付给银行的利息是90万元(以年化利率3%计算)。而一些公司通过国有企业获得同样的贷款,一年需要支付的利息就是180万元(以年化利率6%来计算)。

看上去,相对于3000万元来说,90万元和180万元都不算多,但是大宗商品交易的利润并不高,对于一家公司来说,需要支付90万利息的时候,除去利息公司还有利润,但是需要支付180万元利息的时候,公司在这笔业务中可能就没有利润了。在过去,诺顿也从未通过大宗商品托盘业务做过融资,就是这个原因。

在大宗商品产业链背后,中国有数量庞大的像诺顿这样的公司。中国大宗商品产业规模巨大。全球每年大宗商品的产出值大约在10-20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20%,中国占据全球主流大宗商品消费比例的50%以上。2019年中国大宗商品规模约80万亿。大宗商品主要品种合计大约35种,单以其中的钢铁行业为例,其背后就有大约7—8万家中小企业。

在未来,这个变化能够使得中小企业在融资方面获得比之前更加平等的机会。中国建设银行青岛分行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蔡永健解释,以前大型国企更容易拿到银行授信,一些中小企业则拿不到。原因是原来银行管控不住大宗商品,只能靠企业的抵押品来保证信用,大型企业明显占优势。现在大宗商品本身可以作为质押物,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对银行来说差别大大减小。因为这让银行真正可以做到管控住第一还款来源——货物,其它还款来源对银行的重要性就大大下降。

改变是怎么发生的

在这一系列改变中,有一个核心问题:我们可以完全相信由区块链技术生成的“字符串”吗?目前的信任可以到什么程度?

在大宗商品质押融资方面,有两个关键难点:控货和确权。控货,指的是对货物的管控到位。确权,指的是确定货物所有权的真正归属。如果这两个问题都能完美解决,信任程度就可以达到100%。

目前,在控货方面,运用区块链技术生成的“字符串”已经能解决相当一部分问题。

在中储股份青岛分公司的仓库里,公司总经理于志宏向零壹财经描述了“字符串”诞生的过程:把货物存入仓库,类似于我们将钱存入银行的过程。在货物进入仓库的时候,仓库工作人员会用手机或电脑在中储股份的仓储系统中录入货物的具体信息(其中包括入库时间、货物品类、品名、规格、型号、重量、产地、包装、入库操作人等)。

之后,这些信息会被同步到货兑宝平台,平台应用区块链技术将载有这些信息的单据进行加密,生成“字符串”,并同步到北京互联网法院和广州互联网法院。此时,加入“货兑宝”平台的货主、仓库、互联网法院都有了这个字符串。如果货物出库、过户、交易或生成新的仓单时,“货兑宝”平台会生成的新的“字符串”,并实时同步给以上各方。

在应用区块链技术之前,货物的仓单非常简陋,就是一张纸,上面写有货物的各项信息,再加一个仓库的盖章。这带来的风险非常大,因为这一张简陋的纸所代表的,往往是价值百万千万的货物,如果被篡改,仓库的损失将非常惨重。

以零壹财经在实地探访中所见,运用区块链技术之后,保证货物与“字符串”真实对应的,有四道防线:

第一道防线,是仓库的规范管理。这贯穿了货物进入仓库的全流程,在货物进入、存储以及出库的全流程,都有仓库的信用在其中。

第二道防线,是仓库里的物联网设备。在货物存储区域,仓库已经安装了摄像头进行全天24小时不间断的监控。同时,仓库在存货区域的主要出入口安装了红外光栅,相关区域禁止入内,如果有人进入,红外光栅就会报警。 

第三道防线,是“货兑宝”平台的后台监控。红外光栅在现场发出报警的时候,也会在“货兑宝”的平台上进行报警。如果电子光栅被破坏,有人进入了货物存储区域,在“货兑宝”的后台,可以直接看到仓库现场情况。如果事中没有发现异常,事后也可以调取监控录像。

第四道防线,“货兑宝”平台和仓库仓储系统(WMS)数据打通,做到仓储数据和平台数据实时交互传递。客户可以通过线上实时查询入库货物信息,交易、过户、仓单对应货物,“货兑宝”平台自动锁货,完成相应业务逻辑,才能解锁。

如此,可以保证“货兑宝”平台上的“字符串”与实地仓库里的货物是一一对应的。

在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目前并不能单纯依靠技术解决——“上链数据的真实性”。这也是区块链技术应用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在“货兑宝”的场景中,输入到“货兑宝”平台的数据是什么,“字符串”会如实反映,无法被篡改。目前的问题在于,怎么保证输入的数据的真实性。如果输入的数据是错误的,区块链无法识别。目前,中储股份青岛分公司解决这个问题是靠人工复核。

未来,技术会帮助改善这一点,但是还需要时间。于志宏告诉零壹财经,未来数据不是可以随便录入的,而是每个货物上面都有标签,需要有足够的货物标签,才能录入相应的数据。这需要货物在生产时就带有标签,还需要生产环节的配合。因此,这一点的实现还需要时间。

不过目前,“货兑宝”平台已经在“控货”方面赢得了银行的信任。中国建设银行青岛分行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蔡永健告诉零壹财经,目前在与中储京科的合作方面,在电子仓单的货物控制上是比较放心的。一方面,中储京科的股东背景是信誉的保障,因为仓库的规范管理很重要;另一方面,在区块链和物联网技术的帮助下,对仓库的监控比较容易实现,相当于在仓库里放了一个机器人帮助银行看着货物,这可以保证货物和编码是一一映射的。

与此前银行的操作方式相比,这已经上了一个大台阶。蔡永健告诉零壹财经,此前银行要看住货物,需要每月做一次“巡库”,就是去库房实地看下货物。去看货也是形式上的,只能把货物盘点一下,很难知道货物的归属。

在确权方面,区块链技术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决问题,也同样存在进一步改进的空间。蔡永健告诉零壹财经,一些货权比较清晰的融资可以做,而一些货权不太清晰的情况,确权是一个最大的难点。

目前,在两类场景下的电子仓单融资是可以走通的:一类是未来货权转现货的融资;一类是现货之间的交易发生后,为后续交易所做的融资。

蔡永健向零壹财经解释,在未来货权转现货的情况下,比如在国际贸易中进口货物有提单授权凭证,这个凭证可以证明货物的所有权。因此,可以在将提单转为电子仓单之后,顺利完成电子仓单的质押融资。在货兑宝平台上,现货交易当中,货物进入货兑宝平台之后,如果要继续流转,银行可以为在平台上进行的后续交易进行融资。因为在平台上进行的后续交易中,买家和卖家都很清晰,货物归属就比较明确。

但是,在国际和国内贸易的一部分情况中,货物的确权是个难点。比如,在国内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当中,现货在进入仓库之前的权利归属难以确定。因为国内贸易的铁路、水路、公路运输并不是“一票到底”的,运输的过程中存在断点,这就给确定货物的权属增加了难度。

不过,蔡永健告诉零壹财经,目前已经能够走通的场景,已经可以涵盖大部分融资需求。

真正重构供应链金融

中储京科于2019年10月17日注册成立。今年7月,第一单业务落地之后,令公司上下感到振奋的是,在大宗商品行业,现在中储股份内部和外部的许多机构都与中储京科联系,希望能够接入“货兑宝”平台。例如,青岛国储物流有限公司已经开始与“货兑宝”对接,9月底就会完成对接。在中储京科看来,这意味着业内的热切关注和初步认可。

目前,“货兑宝”已经初步建立起了大宗商品供应链生态。京东数科政企合作部产业数字化转型负责人兼中储京科副总经理王刚介绍,“货兑宝”的业务是基于仓储建立起来的。它是以仓储为核心,进行仓储的数字化运营,在此基础上衍生出交易和金融两个板块。同时,基于股东中储股份在运输、物流板块的实力,也叠加了物流服务。

这与一些大宗商品B2B交易平台有所不同。王刚解释,大多数大宗商品B2B平台是做线上买卖信息的撮合,买卖双方可以在线上完成签单和支付。但是货兑宝是从大宗商品仓储环节中对货物的把控入手的,在控货的基础上才产生出交易和金融的需求。

中储京科正在努力落地业务场景。第一单项目落地是在橡胶产业,今年,中储京科计划把橡胶和塑料产业都跑通,让大宗商品电子仓单融资业务在这两个行业产品化和规模化,这在内部被称为“必赢之战”。之后再向大宗商品的其他产业拓展,橡胶和塑料这两个产业,在中储股份涉足的四个主要行业中,尚属规模较小的两个行业。有色金属和黑色金属的仓储,是中储股份市场占比更大的领域。

未来,中储京科的使命和雄心是打通中国大宗商品产业链的底层,让商流、资金流、物流、信息流合一,从而帮助整个产业提升效率。为此,中储京科总经理高啸宇向零壹财经表示,未来五到七年,中储京科的“货兑宝”平台有纵横两个方面的战略:

横向来看,“货兑宝”计划将大宗商品领域更多的行业从线下搬到线上,建成一个线上的生态圈。高啸宇预计,大宗商品的线上生态逐步丰富之后,许多的规则可能会取得突破,许多原来想不到的生意可能会出现。比如,现在尽管“货兑宝”只上线了橡胶和塑料行业的很小一部分企业,但是已经出现了“远程看货”的需求,这是“货兑宝”平台在设计时没有料到的。

纵向来看,“货兑宝”希望实现“产业互联网+供应链金融”的战略。

首先,“货兑宝”希望打通大宗商品物权流通的底层。前文提到过,大宗商品电子仓单融资中,目前在部分情况下存在货物确权的困难。未来,“货兑宝”希望实现在铁路、水路、公路运输等运输的各个环节提单的打通,彻底解决确权的问题。

第二步,在此基础上,“货兑宝”计划建立一个“以物权为主、以信用为辅”的供应链金融模式。如果这个模式成功建立,将真正重构供应链金融。

高啸宇介绍,现在的供应链金融没有真正达到供应链金融的目的。供应链金融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方便中小企业融资。但是,现在的供应链金融基本都是“以信用为主、以物权为辅”的方式。在这样的模式下,由于中小企业信用较弱,大企业信用较强,大企业就变成了融资的信用代理,使得风险非常集中。在大宗商品领域,这个原因造成融资风险较大。如果“以物权为主、以信用为辅”的模式能够成功建立,就可以从根本上分散供应链金融的风险,从根本上增强中小企业的信用。

第三步,“货兑宝”希望实现物权凭证与票据的结合,打通产业链上下游的各种“动产”。高啸宇解释,比如说货物是一种动产,设备也是动产,这些动产都叫做“担保品”。在担保品的基础上,可以形成融资、交易等等,许多的金融服务就可以被打通。如果能将产业上、中、下游这些动产的物权凭证全都打通,其实真正才能真正实现所谓的“供应链金融”。

未来,中储京科希望做成开放的公共基础平台,引入更多的伙伴来共同完成这一使命。行业上下游,甚至包括存在同业关系的公司也可以加入。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了解更多区块链一线报道,与作者、读者更深入探讨、交流,欢迎添加小助手微信:jinsecaijing666, 进入[金色财经读者交流群]。
发表评论
0/140
发布评论
评论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区块链+物联网:驶入大宗商品金融的新蓝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