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王彬生:区块链市场的逻辑及热点思考 | 金色讲堂

金色财经—区块链10月26日讯 10月25日晚,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王彬生做客金色财经《金色讲堂》直播间,针对区块链市场的逻辑及热点思考进行深入的讲解与探讨,并为大家答疑解惑。

【金色讲堂第九期】喜马拉雅FM语音收听请点此!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区块链联合发展组织顾问王彬生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区块链联合发展组织顾问王彬生(右))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区块链联合发展组织顾问王彬生先生讲堂全文如下:

王彬生:大家好,我是王彬生,非常感谢金色财经提供一个可以在群里与大家分享心得的机会,我先冷静一下,有点紧张。金色财经的相关人员在找我的时候说:王老师能不能做一个可以讲点什么的直播节目。思来想去,这段时间里,大家最关注的可能就是市场的状态。我说就讲讲区块链,我理解的区块链应该从市场的维度上来解释,包括区块链市场的这种逻辑关系,以及大家比较关注的几个热点。因为时间关系,我尽量少的占用大家的时间,我今天列了一个提纲分享给大家。

大家知道,9月4号时候七部委把ICO叫停了,这对于国内市场而言是一个转折点,但是本次叫停ICO的背后其实存在一个很重要的技术原因——所有人都将区块链看作一个非常高深,或者高大上的技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包括我能接触到的一些人,他们都认为国内能搞区块链技术的人没有多少。但在我看来,区块链这种技术有很强的时代背景。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整个人类的制造业能力在无限制的扩大,从你想要的各种各样的车,各种各样的工业品,包括我们现在不断普及的智能手机,这一切的出现使信息的传递成本越来越低,甚至从经济学上讲,我们可以将它理解成其编辑成本接近于零,这是一个大的历史前提。当信息的传递成本接近于零的时候,互联网会发生一个根本性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传递的信息,过去互联网都是传递信息,而现在向传递价值转变,这是一个大的历史背景。

在20年前或者30年前,无论这个技术多么的简单都很难展开,很难有用武之地,因为其中直接牵扯信息的传递成本。现在信息的发布成本非常低,在未来接近于零;信息的记录成本非常低,在未来接近于零。当信息传递的成本都接近于零的时候,就可以实现价值互联网,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

这一点我们每个人都会有非常切身的体会,比如我们现在有微信群、QQ群,以前都是发电报或打电话,我们这条互联网的连接可能是连不通的,但是,另外一条互联网的连接会非常的简单。为什么?因为这与信息的传递成本低有关,例如以往打国际长途时候,从欧洲打到美国的成本是无法想象的。现在连接到美国、加拿大,甚至连接到世界各地,我们都已经根本不关注它的成本,因为它的成本几乎为零,我认为这是一个最主要的历史前提。

这就是我刚才讲的,有了这个历史前提,区块链技术在今天才可能有用武之地。我们当前所有对于市场的认知,都是将区块链技术高度神秘化。我个人理解,因为有了区块链技术解决方案,才实现了低成本信息传递,比如说中本聪发明了比特币,维塔利克把以太坊往前推了一大步,区块链技术也被推动了一大步,这两项技术其实是天才一般的发明。有了比特币之后,又有了各种各样的山寨币,有了以太坊之后,又有了各种主链和智能合约。在工业化阶段,原创的价值可能难度是最大的,一旦突破了这个临界点,所有的模仿和Copy其实都是没有门槛的。对于任何一个学计算机的学生,或者有一定的计算机基础的人而言,比特币和区块链走过的这几年的路径,其实就是技术一旦被突破以后迅速普及的过程。我个人对于这个维度的认识是这样的,当某种技术能够变革这个社会的时候,这种技术的门槛必须足够的低,如果这个技术的门槛非常高,它就无法在这个社会上形成一场社会变革。大家想想,区块链技术也好,各种各样的虚拟币技术也好,如果这些技术的运用就像制造航天飞机那么难,或者是其系统性工程量那么大,那么根本就无法进行普及,美国登月这么多年了,大家却只是把它当做一个技术上的突破,或者人类征服宇宙的一场进步,而不把它作为一场社会革命。但当前,大家却把区块链作为了一场社会革命,我认为它之所以能产生这种社会化的革命效果,就在于它的门槛非常低。

我今天列了一个提纲,可能讲起来虽然比较条例化,但是娱乐化程度可能会比较低,因为很多人都喜欢听我讲段子,今天坐在金色财经里的直播室里,反而讲不起段子了。

一会儿我想谈一下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值被不同群体发现的过程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大家知道比特币在2016年之前虽然有过暴涨,但是比特币价格其实一直不算太高,比如说2015年达到九百多、一两千、三千、四千,一直到今年的春节之前,都还是相对而言比较低的价格,以太坊价格也只是在不到100的范围内波动。但是今年春节以后,比特币却突然发力,特别是以太坊价格直接涨到了三千块钱。由于我本人是在2013年参与了比特币交易和投资,因此我一直在对比特币市场进行观察。在这一轮价格的上涨过程中,首先是资金盘在发挥主力作用;其次,技术极客、研究者作用、传统金融市场机构与一些大型组织机构都是其中的影响因素。这只能从社会学的维度上来解释,而不能从技术的维度上来解决。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都知道,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候,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流行着各种奇装异服,包括牛仔裤、西服等,甚至当时的新闻媒体还将这一批人当做流氓、阿飞等。这些在当时看来不是很正常的人却最先在服装与行为模式上做了一些变化。

比特币也是如此,为何资金盘的人会首先盯上比特币,我认为有以下几点主要原因。第一,资金盘人员的群体非常庞大,远远超过传统意义上的技术极客,包括币圈的一些币农。第二,由于中国几十年的时间里,不仅仅经济在飞速发展,通货膨胀程度也在不断增加。我们先不将资金盘称为传销,但其数目和数量也是非常大的。第三,纯粹意义上的资金盘就是击鼓传花,参加这些资金盘的人严格意义上并不创造任何的社会价值。因此,参与资金盘的人面临着很大的社会压力,我们甚至可以将其理解为,一旦资金盘崩盘,则这些人将只有两个归宿——被公安机关缉拿、亡命天涯。所以,他们对新东西、新事物的追寻与渴望是最迫切的。回过头来,这个群体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误打误撞,杀到了比特币和以太坊市场。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这些人可能有极高的技术水平与极高的历史社会观,但我认为都不是,这个群体太庞大,活跃度太高,因此他们试错的机会非常多。举一个生活中的例子,手机上的很多功能其实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发现的手机功能甚至还不如3、4、5、6岁的孩子发现的多,为什么?因为他点击的频率太高,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那么,资金盘子的人盯上了比特币和以太坊,我认为从社会学的维度上解释也是这样,并不是他们当时认识到了以太坊和比特币有多大的价值。那么比特币既然涨到了2万、3万甚至接近4万,以太坊一千、两千甚至三千,在市场如此狂热的时候,我认为这些技术极客,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人才,包括这些对区块链技术有一定了解的技术极客,都因为比特币价格暴涨而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方面,中本聪和维塔利克这些人把区块链技术推进了一大步,这确实是靠科学家或者科学家般的天才才能实现的。但是所有的技术能够在社会上推广,我个人认为主要还是市场的引导,没有比特币的一万、二万、三万,没有以太坊的一千、两千、三千这么一个价值暴涨的过程,今天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创业者,这么多年轻的计算机人才,包括互联网人才涌向这个领域。我认为这是第二波的市场逻辑,就是技术人才正越来越多的加入其中。

第三梯队就是像我这样的人,因为我始终有一个哈耶克的梦想,认为货币在未来是可以实现社会化发行,正因为怀揣这样的梦想,因此在接触比特币以后,我也是非常的兴奋,并不停的思考。但是由于没有技术背景的思考,所以某种意义上还很难成为一个坚定的比特币捍卫者甚至信仰者。比如说信息传递成本为零的时候,这个社会的维度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些话其实都是我近几年以来逐步总结出来的,而不是一开始加入市场就意识到了将要发生的这些变化。

目前第四波梯队也在加入其中,比如传统商业机构等。虽然华尔街有一些传统意义上的领袖人才对比特币仍然持有否定的态度,但据我观察,一些传统的VC、PE市场机构们都已经在摩拳擦掌,特别在前一段时间暴跌的时候,很多人出手是非常迅速的。比特币的价格发展过程其实非常重要的,这四波力量组成了今天整个区块链的利益格局。我无法判断未来比特币、以太坊价格能上涨到什么程度,但我坚信的是区块链技术走到今天,它展现出来的市场格局,互联网由传递信息向传递价值的发展过程是不可逆的。既然互联网可以形成一个价值互联网生态,那么就意味着传统的金融资产向虚拟资产的转移,这已经形成一个很重要的历史趋势。所以,包括比特币与以太坊在内的各种各样的虚拟资产在整体都处于上涨的状态,如果我们把它放到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维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传统的金融资产向未来的虚拟资产进行转移的过程。

我个人认为它已经初步达到的这种社会化的效果,因为社会上很少有不知道比特币的中国人,也没有人不知道区块链。不论是新兴的互联网加入者,还是传统的资本市场的人,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比特币,其传播的速度已经很大。这当然也与我们在9月4日进行的警示教育有关。

第三我个人对于区块链的理解就是人工智能的普及和区块链的普及会对于人类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因为大家可以想像,人工智能其实从劳动力的角度而言,就是智能化的机械代替人的劳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维度。那么,第二个维度,我们生产的计算机等传统设备带有了自理能力,这叫人工智能。将来人工智能会非常普及,普及以后,人工智能之间必然会产生交易的场景,在未来的交易场景里,它一定是根植于区块链技术,才有可能普及到全社会,传统意义上在搞中心化的人工智能拥有很大的技术风险。那么在未来的人工智能的场景下,传统意义上的支付手段可能是不存在的,未来的人工智能应用场景中,支付手段可能会被代码语言所替代,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数字货币。这可能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未来的发展趋势,最近我也在看这方面的书,也在研究也一直在思考。

第四我想谈谈ICO为什么突然爆发又突然夭折,我想给大家讲一讲,我自己对这个事情的理解。大家知道ICO在9月4号之前,特别是在中国,包括全球都是如火如荼,中国显得更加的热烈。ICO表面上筹集资金,但在技术上或在维度上,很难说它是股权,也很难说它是债权,ICO在这方面已经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的股权边界。但是客观上讲确实有了很强的投资功能,筹集到了比特币、以太坊,就意味着你筹集到资金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表现。ICO在这么一个没有监管的地方,首先开始它的野蛮生长,但随后又迅速夭折。其实一句话就可以点明白的,就像当年我们毛主席领导的中国革命,在农村成功了,在城市有没有成功,ICO也一样。因为ICO直接从传统金融风险的角度,直接挑战了传统的整个这种金融监管的格局。从社会维度上看来,它有三个维度,一个是消费者、一个是厂商、还有监管者,我们先不说它侵害了监管者的利益,ICO的突然出现对传统的监管而言,也是在穿透监管,且监管将其定性为穿越了传统的监管路线的非法集资行为。

那就是说,在资金链最缺失的地方,先产生了ICO,但是恰恰由于这个领域的利益格局十分固话,且领域的利益格局整个也是精英化,所以ICO在这个领域迅速夭折也就不奇怪了。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办法讲的太具体,我只能在这儿再补充一句,因为大家知道,这个传统的工业化社会,人的身份有一个很重要的社会身份,就是精英化,那么刚才我前面讲了,我为什么说区块链的门槛其实非常低,因为从道理上来讲,任何人都可以发现ICO,我认为它会对于未来社会带来很强的冲击力。中国政府在9月4号叫停ICO从监管角度讲也是能理解的。因为这个东西真的是相对传统的金融格局确实是洪水猛兽。但是,虽然国家目前叫停ICO,但是并没有取缔,也没有说将来不搞ICO,我认为市场参与者应该非常理智的来看待这个问题。既然大家都认为区块链是一场社会革命,那么像ICO这样大的事情,我们想让监管层将其体系完全搞明白,甚至出台一个完全符合中国特色的ICO监管细则,这在短期内确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如果从监管的角度讲中国的ICO,在短期内进行重启应该是没有可能的。

ICO虽然停掉了,但政府很明确表示鼓励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我是这样来理解这个问题的,只要区块链传递的是价值,只要区块链技术、区块链市场不停止发展,即使ICO的路子行不通,但区块链技术也会在社会各个领域迎来广泛应用。因为,这个市场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互联网的价值物联网,就是说物即价值,价值即物。我给大家举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例子,大家就容易理解。比如说现在我送你一瓶茅台酒,如果一百箱顶50万块钱你肯定不干,因为这个酒本身没有流动性,除非你自己把它喝掉。那么,在未来随着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发展,茅台酒其实只要发一个Token,每个Token对应一瓶酒,酒即Token,Token即酒。那么茅台酒由物变成了一个可流通的工具,它显然不是ICO,因为我卖的是酒,我买了这个酒我不提走,把这个酒留在茅台的仓库里,或者留在京东的仓库里,我只需要把这个Token拿在手上,我将来需要这个酒的时候,来取这个酒就可以了,收一点点服务费或者保管费。

但是事实上大家知道,茅台酒是有年份价值的,比如说现在市场上2015年的茅台,大概已经卖到二千四五,2017年的茅台虽然标价是1299,但实际上你是买不到的,每人只能买两瓶。这就是区块链技术的价值和魅力所在,传统意义上茅台酒解决不了的问题,在未来都可以解决。所以,这个市场是不会停下来的,因为历史的维度走到这儿了,还是我说的这句话,当信息传递成本为零的时候,一切都会改变。这也就是上次在成都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问我有什么建议,我说具体怎么挣钱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因为正好经过了传统股市再到现在,当信息传递成本为零的时候,所有的社会维度都会发生变化,刚才讲的茅台酒的例子也一样。以前我们看演唱会,各种各样的演唱会的票都炒得很高,如果有了这么区块链技术,就非常简单了。

随着物联网的发达,未来能确权东西的本身信息就是价值,据我所知,已经有人在给国内的一些其他的名酒厂在做这方面的建议或者拿这样的方案。因为区块链会将茅台酒拉进既是一个消费品,又是一个可流通的价值物的角色中,如果你说它是金融产品或者消费品,那么其实这个边界已经完全打破了,这就是我刚才讲的物即价值,价值即物带给整个社会的变革。所以,像这一类的经济行为它和ICO又不一样,但是我认为这两者又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所以,市场的发展还是超出我们想象的,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像这类的应用都将全面展开。比如说大家都知道,中国有一个很著名的企业家叫褚时建,褚时建做了一个园子叫“褚橙”,那非常简单,因为这种农产品在传统的ICO维度下,它是没法上市的,因为农产品有一个最大的麻烦。大家知道会计制度是工业化时代的产物,你要核算成本和利润。农产品最大的困惑就是它其成本不好核算,我一年可能生产2万吨橘子,或者20个橘子,但是成本有多少却很难预估。它的成本实际上跟老天爷有关,老天爷风调雨顺它成本就低,老天爷天灾人祸它的成本就高。

但是,像这样的“褚橙”,比如说随着物联网的发展,他可以发行褚橙券,今年的橙子或者明年,甚至整个“褚橙园”都可以发行一个类似于ICO的,大家来买橙子,我提前把橙子定下来了。第二年也可能橙子价格上涨,也可能橙子价格下跌,其实有了这种区块链技术之后,橙子这种消费品我就会变成一个可交易物的标的,橙子本身也就是变成一个金融产品。

我刚才讲了这么几个例子,这是我个人的一点理解。我认为一说到区块链,很多人都想到去中心化,其实大家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历史事实,为什么讲去中心化,我认为不是简单指代技术上的去中心化。因为大家知道,近现代工业化以来,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就是大工业的集中,大工业的集中诞生了大城市,为什么工业要集中在一起,因为集中在一起信息的传递成本才最低,集中在一起,工业的生产成本才最低。因为有了大钢铁、大汽车厂,所以才诞生了各种各样的大城市。当信息的传递成本为零的时候,全球范围内,大家可以实现零成本的协作,从信息的维度上看,工厂就不一定集中在一起了。

比如你生产一个发动机,一个很重要的障碍就是你不知道怎么生产,所以你要到美国和欧洲去学习。现在从信息的传递成本的角度来理解,只要它愿意开放生产方案,你瞬间就可以知道发动机是怎么生产的,这样就没有什么门槛了。人类社会近一百年来,最大的中心化、组织化结构就是在欧盟诞生的。二战结束以后它叫做欧洲煤钢联盟,后来诞生了欧盟。我个人有一个预见,欧盟的解体是必然的,它不单因为这些国家之间的合作不到位,而是因为历史已经不需要欧盟了。原来大家需要有欧盟统一的货币、贸易条约,这样的成本才是最低的。而当这种信息传递成本非常低的时候,各个国家只需要开放就可以了,所以说,欧盟本身的存在价值已经不大了。

第六个问题,大家还是比较关心中国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市场会在未来有什么样的变化?我个人认为,我们虽然无法预测它的价格,但其价格却恰恰是最牵动大家神经的。我在私下里也讲,如果比特币价格在未来突破5万元的话,将会突破对于比特币持有支持或反对态度的人的心理防线。在很短时间之内就达到5万人民币的概念以及1万多亿人民币的市值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第二,大家知道最近的交易转到了日本、韩国和美国。美国和日本的市场走势将对全球带来实质性的影响。二战以后到现在,从科技的角度、精密制造和专业制造的能力来看,美国是第一位的,日本的综合能力是第二位的。未来市场的影响因素主要有三:一是比特币价格,二是美国和日本的态度。我个人认为,俄罗斯对这个事情不会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我们国内的很多人认为比特币甚至可以被直接定义为传销币。中国在9月4号叫停ICO以后,把比特币的场内交易也叫停了,但是这个时候如果比特币价格上涨,为所有人带来的冲击都是值得反省的。在技术层面上,两个比我们更为先进和发达的国家甚至还采用了包容的态度,我认为这会促使我们都进行一次深刻的思考。

第七个问题,我想给大家做一个分享。我以前在朋友圈里已经发布过了,我认为日本可能会成为第一个放弃日元的国家。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大家知道,在传统意义上的主要西方发达国家中,日本的GDP一直在全球位列第二位,虽然最近这几年,中国超越了日本居于第二位,但事实上,日本制造业的能力及科技发展水平和整个精密制造行业,都是超过我们想象的。不仅仅是日本在全球制造业的地位,日本的教育也居于前列,最近一二十年来日本诺贝尔奖获奖人数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二战以后日本社会具有很高的稳定性,很重要的原因是最近二三十年里,日本一直处于通缩状态。日元在国际上正处于非常尴尬的地位,日元的地位和美元的地位是无法比拟的。    

如果我们把区块链理解为下一代互联网,那么区块链的精髓就是资源的零成本协作。可是日本既没有资源也没有市场,日本有的是庞大的制造业能力和先进的科学技术。从这个维度上来讲,在日本推广区块链技术,其成本可能是最低的,让美国放弃美元很难想象,让俄罗斯去放弃卢布也不太可能,况且俄罗斯的资源非常丰富。我认为日本放弃日元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如果日本能够做足了区块链应用,甚至采取了鼓励的态度,则日本的工业生产能力和协同能力将再一次得到极大的释放,这是应该引起我们高度关注的地方。还有历史的维度,日本其实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从明治维新以来,日本也只有150年的历史。

最后给大家分享一点区块链投资的心得。除了这些技术极客或者纯粹意义上的骇客的信徒,大多数人关注这个市场还是因为希望有所收益。但是我认为这个市场已经具备了这么几个很重要的特征,可能会导致我们的未来达不到我们所预想的财富效果。

第一,市场已经完全的长尾化了。第二,市场分散化。第三,第三娱乐化。长尾理论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信息的发布成本,比如ICO为什么当时能够发展的那么快,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谁在发ICO,一瞬间,全球的人就都能知道了,但传统的华尔街市场是做不到的。此前,谁在发布ICO,谁想投资ICO,这些信息都掌握在华尔街的摩根、高盛这些机构的手里,而今天一旦这个信息的传递成本被打破,则意味着所有想卖的人和想买的人都可以在同一个时间点上实现无成本的对接。我认为这就是长尾理论最精髓的地方,哪怕你这个项目是餐馆,虽然达不到万人的到来,但你总可以引起小区里的50人甚至100人的参与,这就是长尾,你可以低成本地把你的客户、潜在的参与者、潜在的协作者,以很低的成本实现聚集,这就是长尾一个问题的本质,它带来投资的群体一定是高度分散化的。

第三,我认为这轮投资有很强的娱乐化色彩。未来,参与感可能会远远大于这种收获感。因为你想想,很多人投一千块钱,两千块钱就赚10倍,赚20倍才一二十万。虽然从整个国内的物价水平很难说,最多也就高兴一会儿,在北京恐怕连个阳台都买不了,在县城也买不了一套像样的房子,自己在农村盖一套房子还是有可能的,达不到你所设想的财富,改变你人生格局的这么一个状态。但为什么大家要参与,因为这里面有很强的娱乐感,这是一个重要的点。

以往的项目都停留在高大上层面,比如以前的电影,你没有几百万根本就不可能投入一个电影,但现在,哪怕发一个电影项目,我们仅仅用100块钱就可以参与,这就为我们带来了很强的存在感,大家的参与感是非常重要的。区块链投资中的长尾化、分散化和娱乐化,三个特征让我们有了更多的设想。早在2011年时,大家能参与到比特币市场中就已经够了,至于说它将来到底能给你带来多少倍的回报,我是这样来理解的。只要你在这个行业里辛勤的耕耘,加上你幸运的成分,都会有非常非常好的收获。为什么需要有幸运的成分,因为区块链世界把信息传播的维度都说的很短,很多事情周期非常非常短,就像比特币似的,从6000涨到3万,甚至三个月的时间。你说如果在这三个月里,家里有什么事情,根本不给你上车的机会。

将来也是这样的,有一个好的项目,瞬间可能就传遍全球了,所以除了关注以外,这个带有很强的幸运色彩,若果你正好赶上,则将可能会成为一个幸运者。因为现在信息的发展导致了获取信息的成本非常低,所以说很多人忽略了深度学习的重要性。什么叫深度学习?我只能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们在小学的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现在,我们去问很多人,这首诗的名字叫什么?很多人是答不上来的,作者是谁,也可能忘了。再问一个问题,更不可能答上来。说登鹳雀楼,鹳雀楼在哪,没有人能答上来,很少有人能答上来。我是想说,我们将深度学习理解为文学也可以,文学背后是历史,历史背后是地理,当你自己掌握了足够多的信息、足够熟练的时候,在这个信息成本非常低,信息爆炸的时代,你才有能力甄别哪些信息是有用的,哪些信息是没有用的,而不能说因为我们可以很低价地获取信息,就把它理解成了我们拥有了获取知识的能力,这是完全错误的。

我认为所有的学习还是要回归到历史和基础的学习,包括给以前的本科生上课都是这么来讲的,所以大家可以想一想,深度学习在未来可能会显得更加重要,因为只有深度学习,才能提升我们对有价信息的甄别能力。如果我们中的某个人熟读了海耶克的著作,抱有很强的海耶克思想,且在2009年时认识了中本聪,正好又有一定的计算机知识。那么我们的内心必须有这种历史积淀,如果你没有这种历史的积淀,这个信息其实也不会起什么作用。这就是我分享给大家的,谢谢大家。

以下是提问环节:

问:比特币价格未来走势?

答:讲到这儿,我只能跟大家讲个小故事。前不久,在中山碰到了一个币友,他说:“我现在才闹明白,为什么我炒币老亏钱?因为我没听懂您那句话,这是一场资产转移运动。”每当币价上涨时,就会将其卖掉套现,但现在,会一直持有。因为人类社会正向着虚拟资产进行资产转移,这是一个大的历史维度。至于说比特币价格能涨到多少钱或者跌回多少钱,没有人能预测。我个人来理解比特币,我认为它如果还存在,则将来可能是一个收藏品甚至是一个找零机制,所以现在很难预测它的价格。

问:国家什么时候能放开ICO?

答:我也想到这个是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事情的。ICO为什么在资金层面首先爆发,因为在资金层面,自人类工业化以来,华尔街的中心化模式,导致金融领域效率十分低下,所以ICO就诞生了。大家知道,中国ICO是非常难的,中小科技企业筹集资金也非常难,政府也承认这一点。正好我们的货币发行量又比较大,在这么一二十年,首先在这个层面爆发了,为什么在这个层面夭折了。因为这个层面的利益固化最严重,而且这个层面如果爆发,对传统的社会机构冲击太大。从监管稳定的角度来讲,我们都没有办法接受ICO。从全球范围内的零成本协作,到物联网出现以后实现资源的协作,这都是区块链革命带来的社会意义。所以我对于ICO是否会在短期放开的事情持有比较谨慎的态度,我认为从国家层面放开ICO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问:现在已经持有的币是否还能继续持有?

答:回答这个问题就相当于在逼着我做股评了。从我过去炒股的经验来看,只要炒二级的用户很少有能活下来的,坚持买那些原始股,不停地折腾的人,虽然发不了大财,但是死掉的很少。如果投资者参与这个市场的时间比较早,在找到了一个团队之后不断的给予关注,但如果某一天这个项目消失了,那么可能就真的踩到地雷了。从这个维度而言,从整体上来看,参与其中的人都会有一些回报。未来哪一个项目会成为苹果,我也无法做出判断。

最近有不少项目在出海,有团队说发行Status项目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内容,还希望发行Smartmesh项目,想通过闪电网络技术来实现将手机用于无网通讯。总体而言,只要区块链技术不会停歇,这个市场就不会停下来。虽然有很多团队都选择出海,但互联网是没有国界的,区块链更是没有国界的,因此未来的市场还是会不断的发展。至于中国什么时候放开ICO的问题,就像之前出租车公司一直希望能够取缔滴滴打车,但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人提了。

问:通缩是利还是弊?

答:这个问题非常复杂,我们所学的都是凯恩斯的那一套经济学。通缩就是物价低,物价负增长,对老百姓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坏事,通缩怎么能是坏事呢?大家总觉得日本衰落了,日本这么多年一直是通缩状态,但是日本人其实过的很滋润,大家可以到日本去看一看。

以前讲宏观调控的时候,大家都认为市场好像也失灵了,需要由政府来调控。但如果政府知道市场什么时候将失灵,那么市场就不会失灵了,提前调控就可以了。所以,政府其实不可能知道市场什么时候失灵。在宏观调控中,所有参与调控的人必须都是天使,在这样的前提下,宏观调控的假设才是成立的,但这个假设其实是不成立的。所以,从经济学上来讲,我们传统的经济学的教育,在未来随着信息传递的成本越来越低,这些可能都慢慢被结构掉了。

今天就先到这儿,国内市场整体的整体情绪上可能比较低沉,所以就把我这个分享当做帮助大家减压和娱乐的机会而已,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姚泓泽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