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基金首席科学家佐罗博士:数字货币是年轻人新的希望

众所周知,我们的互联网处于不断演化中,从信息网络到社交网络,再到价值网络。让我们获取信息的成本不断下降。如今,我们不再通过门户网站获取资讯,而是通过朋友圈,微信群和小密圈。信息在传递过程中产生价值,人们在传播价值过程中也可以获取财富。这是一个全新的模式,数字货币应运而生。作为数字货币的龙头,比特币因此也登堂入室,成为主流价值的典范。

数字货币:人类社会多尺度认知的镜子

尽管近几年数字货币飞速发展,主流货币从单一的比特币扩展到十几个不同应用场景的主流数字货币,如专注项目融资的以太坊(ETH)、匿名交易的达世币(Dash)等等。对数字货币具有较好认知的人群也从极客延伸到普通投资者。可以说,对数字货币的认知过程本身就是一个价值传递的过程,就像镜子一样反映着人类社会对其接纳过程。

量子资本佐罗博士:数字货币是年轻人新的希望

不仅主权国家对数字货币持不同的态度,金融机构也经历了一段过程才慢慢接纳数字货币。高盛就是华尔街典型的代表:从一开始炮轰比特币为郁金香骗局到今年开始大量采购比特币。前后态度可谓180度大反转。尽管政府对数字货币仍然持谨慎态度,未来会有更多的金融机构进场,笔者大胆预计到18年将有更多的金融机构跑步入场,届时比特币的价格有望突破五万美金。

对数字货币认知过程最为复杂的是普通的民众,按目前比特币的活跃地址数为百万量级来算,目前全球参与数字货币的活跃人群不会超过1000万。这在70亿的全球人口来说绝对是极少数,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笔者目测,超过40周岁的投资者都对数字货币不感冒。一方面他们拒绝更新自己的认知,另一方面,即便看见数字货币一路飞速上涨,他们更倾向于希望数字货币突然崩盘以便抄底。然而,总量恒定的数字货币总是让他们愿望落空,因为通货紧缩的效应让数字货币一路波浪上涨。

马太效应:数字货币加剧社会财富两极分化

正是由于上述对数字货币认知的差异,导致了不同人群在价值传播过程中获取财富的差异。这种差异加剧了全球财富的两极分化。根据凯捷咨询公司(Capgemini)近期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世界财富10%的人控制着86%的世界财富,其中财富超过百万美金的人数前三甲依次为美国、日本和中国。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比特币世界,排名前100位的比特币持有者共持有378万枚比特币,占总流通量1600万枚的23.6%;而根据《2017胡润富豪榜》前100位富豪拥有总量为2.32万亿美元,仅占全球总财富280万亿美元的0.8%。由此可见,数字货币的财富往头部聚集的马太效应更为明显。更重要的是,接触数字货币的这些人群中,40岁以上的偏少,20岁左右的参与就较多,而老年人更轻向于基金股票或者银行的理财产品。这种对数字货币认知的多尺度效应,造成了信息的不对称,加速了社会财富的两极分化,也让年轻人更有机会实现了财富自由。

量子资本佐罗博士:数字货币是年轻人新的希望


图1. 全球个人财富分布(图片来源:Capgemini)

量子资本佐罗博士:数字货币是年轻人新的希望


图2. 全球富豪百富(a)和比特币百富(b)财富。横坐标为排名序号,纵坐标为财富量,比特币财富明显比全球财富更为集中。

未来已来:数字经济的弄潮儿

作为数字经济的排头兵,数字货币历尽坎坷,一路走来,已经初具规模。数字货币总市值接近两万亿美元(接近全球前100名富豪财富之总和)。人们正以前所未有的关注,重新审视曾经一度被忽视的数字货币。首先受到冲击的是金融体系。对于银行体系,如果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对现有的银行体系的冲击只是狂风暴雨的话,那么数字货币对银行体系的冲击将是八级地震,撼动其根基。图3展示的是两份报纸报道的比特币投资和银行存款回报率的比较。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普通老百姓加入数字货币投资的行列。可以说,资产数字化的趋势已经确立,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无法改变。借用孙中山先生的话“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人们需要重新审视自己对数字货币的认知。数字货币正以人们所不能意料的发展势头日月兼程向我们走来。我们只有在数字经济的浪潮中破浪前行才能成为时代的弄潮儿。只有大量年轻人投身于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领域,中国才能在未来的发展占据主导权。

量子资本佐罗博士:数字货币是年轻人新的希望

图3. 2017年两份报纸报道的比特币和银行存款的回报率比较。(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来源: 金色财经 / 责任编辑:杨李东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比特币实时价格 ¥39881.79(数据来源:火币Pro)
    下一篇

近期创新币的行情比较火爆,为了帮助金色财经的用户更快的比对热度最高的几个币种的涨跌幅情况,故在固定时间将对这些币种进行行情梳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