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编年史之矿场的前世今生

时间拉回到2009年。这一年,中本聪的一篇论文让比特币横空出世。于是“挖矿”这个曾经只代表一种体力劳动的词变成了一种数据的运算。中本聪设计比特币的时候,计划的是使用电脑(包括家用电脑)来挖矿,主要依靠CPU去计算。

6liIWxPj5GPVGeqjZ27cgBYZSyKE2b97IcC6fYcv.jpeg

当然,刚开始比特币只是极客之间的潮物,还没有矿工、矿场这些概念,比特币也不值钱。而且挖矿难度极低,在这些条件下,个人电脑比较适合挖矿。为了获得更多的比特币,有人用好几台电脑同时挖矿,甚至去网吧用多台电脑挖矿。尽管这种方式没有特定的名称,但是把它说成是后来“矿场”的雏形也不为过。

孕育专业矿场的前夜

由于CPU设计逻辑复杂,导致其挖矿速度只有20MHash/s,而这并不适合挖矿。这时,GPU的多处理器特性以及天生适合大量暴力运算等特点,迅速进入业内人士的视野。2009年9月18日,第一个GPU挖矿软件发布,比特币进入GPU挖矿时代。

2011年年末,又出现了基于FPGA芯片的挖矿设备。FPGA的英文全称是Field-Programmable Gate Array,它是在PAL、GAL、CPLD等可编程器件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的产物。一个FPGA芯片的挖矿速度约为200MHash/s,功耗降低为GPU的四分之一。

随着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价值越来越高,挖矿成为了一个产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挖矿难度也不断提升,硬件比拼成为获取更多比特币的唯一方式。FPGA芯片面世不久后,随即就被ASIC芯片代替。

ASIC是Application Specific Integrated Circuit的缩写,是一种专门为某种特定用途设计的电子电路(芯片)。用于挖矿的芯片,就是矿机ASIC芯片了。因为被设计为只进行某一挖矿需要的特定算法,所以ASIC芯片的设计可以简单的多,成本也低的多。不过最重要的是,就挖矿算力来说,ASIC可以比同时代的CPU、GPU高出几万倍甚至更多。

专业矿场登场

2012年,一个被称为“烤猫”的中国大学生在深圳成立公司,宣布制造ASIC矿机。他用自己开发的矿机开创了比特币世界第一个由ASIC矿机组成的矿场。2013年7月间,这座矿场每个月都能挖出近4万个比特币,价值上千万人民币。

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矿场的出现,打开了比特挖矿的另一扇大门,顿时各种矿场相继出现,开始了比特币挖矿的争霸时代。

目前主流的数据中心单机柜服务器容量一般在16-20台,而比特币矿场单机柜的矿机数量则能达到几十台。另一方面,单台矿机的额定功率要远远大于机架式服务器,以蚂蚁矿机S9为例,S9额定功率为1320W,而一般机架式服务器的额定功率为500W左右。并且,数据中心为了追求稳定性,服务器一般不会满负荷运行,而矿机则为了追求更高的算力,会尽可能进行满负荷运算。一个部署了5000台蚂蚁S9矿机的中型矿场,每小时耗电将高达6500度,如果按市区电价1元/度计算,每年仅电费就接近6000万元。

所以,节约成本成了挖矿最重要的一个环节。面对每年高昂的电费,比特币矿场的投资者一般会选择电力能源富裕,电价优惠的地区,因此内蒙的火力发电站,以及四川、云南等一些遍布山区的水力发电站都是比特币矿场的优选之地。而像候鸟般迁徙也是部分矿场的惯例,冬天在新疆、内蒙古一带,夏天就会去水力资源丰富的四川。

在2017年中国政府发布禁令之前,比特币交易量中国最大,大型矿场、矿池也是中国最多,中国掌握着全网算力的70%左右。

矿场面临的压力

2017年9月4日,央行出手整治ICO(代币首次发行),国内大大小小的比特币交易所接到监管部门指令,限期关停场内交易。交易口一封闭,上游的挖矿产业唇亡齿寒。11月,互金整治办召开会议,专门讨论引导矿场退出的问题。中国央行指示要求地方政府从电力供给入手,逐步削减比特币挖矿规模。

同年11月13日,国网四川甘孜州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丹巴县供电分公司曾下发通知给并网小水电,称比特币生产属于非法经营,各并网电站全部停止比特币生产。但之后该电力公司称系处理大面积限电问题时匆忙撰写,而非公司正式红头文件,本意并非指比特币挖矿为非法经营,而是因有的小水电站未能优先满足当地的民生用电需求,违反了与公司购售电合同的要求。

在政策不明确的情况下,部分嗅觉灵敏的矿场开始了“流亡海外”的征程。由于温度较低的环境适合挖矿,加拿大、冰岛等高纬度地区成了中国矿场出海的首选之地。此前,据彭博社报道,拥有中国最大两个比特币矿场的比特大陆正在新加坡设立地区总部,并在美国和加拿大开展挖矿业务。另外,第三大矿场莱比特正在加拿大开设分部,而排名第四的微比特也在冰岛和美国设立了业务。

矿场的另一个压力就是来自比特币价格的不断下跌。11月20日下午比特币击穿4300美元防线,人民币报价则跌破30000元,24小时内跌幅超过17%。连番下跌中,比特币价格已经击穿多个矿机成本价格,即挖矿得到的收益不足以支付电费和管理费。根据国内最大的矿池之一鱼池的数据,包括蚂蚁S7、T9,以及阿瓦隆A741等较老的矿机型号,早已到达关机价格。

据腾讯《一线》报道,分布在国内新疆、内蒙等的部分中小型矿场,在持续下挫的币价中,已经无奈将矿机二手转卖清盘。一年前售价高达两万一台的矿机,二手转让价仅为1000多元。

国内针对矿场的政策尚不明确,比特币价格还在继续走熊,国内矿场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考验。政策与市场的双重“寒冬”对国内矿场来说是挑战也是机遇,也许只有真正能坚持到最后的矿场才能吃到下一波牛市的红利。

责任编辑:叶玉龙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矿业编年史之矿场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