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MO联合创始人郭强:区块链和通证经济的基础是信仰、信用、信任|金色财经独家专访

毫无疑问,最近这两年区块链成为了一个很大的赛道。

作为投资人的郭强当然也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前30年的互联网主要是信息互联网,信息在网络上自由传递;伴随最近几年区块链的兴起,互联网进入价值互联网,即价值可以在网络上自由流动和传递,这是非常不一样的。上一轮信息互联网已经进入尾声,投出有爆发性的独角兽越来越难。因此,关注新赛道和技术就成了必然之选。

wje2EvLhSFr713HpuIouRX1R5aRut6dWrbu998zu.jpeg

BUMO联合创始人郭强

2012年郭强开始做风险投资,他的第一支一期基金是发改委的第一批战略新兴产业基金——亦庄互联,当时的主要方向是投资技术类的早期项目,在2015年投资了布比科技。之后进入到二期基金普丰创投,LP包括前海母基金、国投创合、中关村创投、清控等。

作为一个古典投资人,郭强在这两期基金的运作当中,对于区块链的本质及价值也经历了一个认知迭代的过程,今年春节之后,郭强正式All in区块链。近日,金色财经就与他进行了一场时长两小时的头脑风暴,聊聊通证经济和当下火热的STO。

区块链带来DAC分布式自治组织新物种

区块链的上一轮小高潮是从13、14年开始的,随着比特币的价格带来的社会关注,它背后的技术逻辑也逐渐被主流社会所认可。历史的发展其实都有它的必然性,按照马列主义原理,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带来新的生产关系变革。那么,区块链技术的到来,让我们重新来思考,在数字世界中我们要建立怎样的一种生产关系。

最早从理论上提出把区块链技术本身、也就是链和Token有机结合的是加密经济学。它从博弈论的角度,认为区块链是在设计一个全新的经济体。

“实际上,很多做区块链方面研究的人,可能更愿意用货币非国家化的角度,将比特币等token视为一种货币。我不这么认为,研究通证据经济的人包括我自己,其实更愿意用制度经济学大师道格拉斯·诺斯的理论。”郭强说。

道格拉斯·诺斯在他的《西方世界的兴起》讲到,有效率的组织需要在制度上做出安排和确立所有权,以便造成一种刺激,将个人的经济努力,变成私人收益率接近社会收益率的活动。

由此,人类社会中很多组织的存在,是为了提高人的社会属性,提高组织的运作效率。放眼望去,无论是农业社会,还是工业社会,很多组织都是时代的产物。那么,有没有可能存在这样一种组织:我们可以纯粹依靠算法和机器以帮助人与人之间的交往?

“区块链为我们创造了这种可能性,我们管它叫‘DAC(Distributed Autonomous Company,分布式自组织商业体)’。郭强坚定地说。

在郭强看来,DAC就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和经济激励模型设计,建立一系列公开公正的规则,让商业活动可以在无人干预和管理的情况下自主运行的组织机构。他认为,DAC包含三个重要的要素:

1.有一条区块链作为价值和数据可信的确权存储;

2.有一个或多个token,作为DAC商业活动的价值符号,参与DAC商业活动的用户可以通过交易或付出劳动、资源等方式,获得相应token,从而他们就成为了这个机构的成员;

3.有一个社群,利益相关方形成共识社群,持有token的用户可以参与社群的治理和运营,从而形成DAC的社群形式。

“我们谈到区块链和生产关系革命的时候,就应该更多地去考虑它的模型,它到底是用什么样新的观念去形成一个人与人交互的关系。”郭强分析说,“所以,大家在讨论区块链商业模式创新的时候,应该建立一种新的范式去理解区块链,DAC的概念是通证经济模型设计中一个关键点。

QGbl0ms6JKzrrSpp9KChyJmq0lOIIhphdxnuavje.png

DAC 首先通过区块链加密算法形成一个非常客观和理性的信仰,在区块链上记录的所有东西都不可篡改。然后,通过 Token代表的价值符号去进行制度设计,借助这种制度设计,产生社群的组织形态,其动员能力和整体协作范围都得以极大提升。再通过这种算法共识区别于人类过去的主观的共识,让一群有相同价值观的人形成社群和共识,从而进行方向一致的共同行动。最后,再有一个 DAPP 去做业务逻辑呈现,这样,用户就可以通过使用 DAPP 去参与到这个 DAC 中。

回过头来再看比特币,它就是一个非常完美的DAC的结构。比特币做的很多事情跟VISA、MasterCard这些东西都是类似的,但它没有一家公司去管理,原因在于比特币完全是基于算法和网络自动运行的。郭强说:“虽然现在比特币更像是数字黄金,不是中本聪希望的数字货币,但它是一个完美的DAC。

通证经济的本质——更高层次的自由

毫无疑问当下火热的STO也是通证经济学的一种,通证经济学和区块链的创新结果就是不断演化的区块链产品类别,还有不断出现的区块链发展困境都会用通证经济学的相关概念解决。因此,应运而生了稳定币、STO等多种类别的区块链模式创新。

事实上通证经济是区块链的理论基础,Token economy通证经济是先于区块链发展而出现的一个概念。

那么到底什么是通证呢?它的最主要定义是什么?

“进入到价值互联网时代,价值体现必须通过某种载体才能在网络上流动,这个价值载体就是Token,所谓通证。”郭强表示,“Token是区块链世界的权利凭证,它可以是任何一种形式,coin(代币)只是其表现形式之一,还可以是权益,资产等价值符号。”

在区块链世界,最广为人知和被热烈追捧的莫过于比特币和以太币。而每一个发币的区块链项目,都是试图以其所发行的币(通证)作为一种经济激励的工具,促进生态圈内各个角色的协作。你的贡献越大,你得到的币越多。大家协作得越好,币价越高。因此,每一个发币的区块链项目都在试图设计一个通证经济系统(token economic system)。

“Token原子性、瞬时性、切片性和碎片化的特性非常重要。只要有交易发生,它可以随时把股权、权益分给人们。这个激励机制的能量非常大,持有者可以随时加入或退出。”郭强分析称,“一个好的通证经济模型通过自金融的方式,对其持有者进行确权,确权之后才能形成真正的社群。

在郭强看来,没有通证的区块链项目,很难与互联网项目建立本质差异化。

此外,谈区块链不得不谈信仰。但区块链的信仰不是信仰上帝,区块链的信仰是信仰数学,加密算法让记在账上东西一定是可靠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从这个角度来理解什么是区块链,什么是区块链的共识、什么是密码学基础设施,信仰、信用、信任这“三信’之间的关系,这些哲学层面思考和理解,看似与区块链、与通证经济无关,却恰恰就是区块链和通证经济的基础。

那么,通证是跑在哪呢?真正的通证是跑在公链上。

我们所说的公链,不仅仅是比特币,不仅仅是以太坊。基于某个杀手应用或某个垂直行业诞生的产业公链,自带基础用户,再引入其他应用共建开放生态,这样的产业公链建设扎扎实实。

BUMO就是要做一条真正的赋能实体经济的公链。“我们不去讲改变世界什么,我们要做的实际上是让区块链落地,在真正的应用场景中发挥作用,我们为通证经济打造了BUMO基础公链。”郭强强调。

基于此,BUMO包含了三层生态架构:第一层网络层,包括共识协议、智能合约等等,而这个智能合约系统实质上是为金融合约打造;第二层是交换层或者交易层,实现价值的泛在流动;第三层治理层,即需要有机制进行监管。我们可以类比科斯讲市场经济需要公司、市场和仲裁,而过去的公链不完整导致了一系列的问题。

基于这些解读,我们就会比较容易理解通证经济的本质。一方面,它是一个自由度极高的新生经济;另一方面,通证经济的自由是有边界和前提的:高度自律。拥抱监管,社群自治。

通证经济系统的设计,就是要用经济激励的手段,让整个生态圈的每一个人、每一个角色尽可能行善事,不作恶。

责任编辑:田江平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