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尔:比特币的进化之路

12月15-17日,由币看BitKan和Satoshi基金会联合举办的GBDC—2018全球区块链开发者大会于香港举办,金色财经正在进行全程图文直播。会上,BTC.top 创始人江卓尔正在做“比特币的进化之路”主题演讲。

江卓尔:比特币的进化之路


江卓尔的主要观点有:

加密数字经济发展依赖于社区,用户数越多网络价值越高

比特币一统天下实际上做不到

智能合约、第二层网络、稳定币未来都有巨大发展

比特币不做改进将逐步落后

比特币系市值占比将逐步降低

用户对比特币有升值需求


金色财经整理江卓尔的如下大会发言:

加密数字经济发展依赖于社区。要获得用户,一个数字加密货币一个社区,本质上还是要看能不能获得用户,无论是做数字黄金还是要做世界货币,终究要用户数去支撑的,哪怕说要做数字黄金,但是没有足够的用户数支撑就不是数字黄金,会变成邮票,用的人越来越少,失去了储值能力。

我们要快速迭代进化,满足市场需求,满足市场需求就可以获取用户。在快速迭代优化时不要争论,如果一个东西没有明显的问题就可以试试看。

比特币一统天下是很多人的目标,听起来非常振奋,实际上做不到的,这个世界非常复杂的,有着各种各样的需求、有着各种各样的环境,不同的币擅长不同的方向,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需求,比如说像匿名,有些人要求币是绝对匿名,不能跟踪的,有的人说用智能合约控制币,控制币以后可以做股权发放,直接把合同放在区块链上。

不同的币有不同的方向,要求比特币占有所有的方向、占有所有的市场是不可能的。既然我认同这个观点,我同时认为满足市场币获取更多的用户,满足刚需就可以获得更多的用户。

根据梅特卡夫的定律网络价值与联网数的平方成正比,获得越多用户总市值更高,获得越多用户有越多的资金流入,越多人使用。最典型的例子是以太坊,上一轮中以太坊活跃币值数一度于逼近比特币,现在和比特币处于同样的数量级,使得以太坊总市值最高达到了比特币的40%,这就是梅特卡夫效应,用户数越多网络价值越高。

智能合约、第二层网络、稳定币未来下一个周期中都有巨大的发展,尤其是稳定币,稳定币的发展有可能超出区块链的领域,稳定币是非常可怕的东西,最近委内瑞拉的经济非常差,可能已经封闭了,注册美元账号很困难,但是可以有轻松的上网手机,有上网手机就可以收发稳定币。委内瑞拉的人民可能就不适用本国货币了,使用美元。所以说,稳定币的应用有可能带来区块链巨大的,远远超过区块链现在用户数的数量级别。

比特币不做改进将逐步落后,有人说比特币稳定是一个优势而不是劣势,他们认为说比特币稳定以后比特币具有储值价值,把比特币当成数字黄金来储值,这种说法实际上存在问题,比特币作为数字黄金只是满足了用户的储值需求,实际上用户并没有储值需求,用户有的是升值需求,否则用户购买黄金才是保值的,买比特币的人,都希望比特币十倍、百倍的增长,如果整个系统用户数落后于其他数字货币,其他数字货币靠满足需求获得十倍一百倍的用户数,比特币只获得十倍用户数会发生什么?如果其他数字货币用户数总数值达到十倍以上,比特币的信仰、共识还存在吗?比特币还是成为数字黄金吗?到时比特币使用用户下降、储值能力下降,稳定带来的储值能力不复存在。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看到比特币系,包括BCH等分叉即使做改进,市值占比将逐步降低。因为这个市场是非常巨大而丰富的,有非常多的货币在做尝试。我们不知道哪条路是对的,不知道哪条路发展效益最高的,有那么多币尝试总会有一些币找到路径和发展。比特币系、比特币的分叉中实际长只有BCH这个币做尝试,希望BCH找到正确的路线获得最快的发展。但是,毕竟只有BCH这一支在做这样的努力。 

所以说,我们可以预计比特币总市值占比在未来将逐步降低,反映到曲线中是这样的。比特币之前在2017年市值占比巨幅下跌,因为扩容危机导致大量的用户流失,这是偶然因素,总体来说比特币系占比逐渐降低,未来可以看到下面的数字货币会逐渐增加。

在这次BCH硬分叉中,BCH的支持者都受到巨大的损失,这让我们反思一件事情,我们要拥抱世界、拥抱变化,之前的问题我们认为一笔交易一千块钱的手续费是不对的,扩容是对的,BCH路线图是对的,我们下了这样的判断,但是没想到野心家和预谋家的出现,利用BCH的分歧、BCH的观点差异成功把BCH分裂了,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这是投资的反思问题,应该轻判断重风控,不是依赖判断的正确,而且错误的控制,不能要把路越走越窄,应该把路越走越宽。

我认为数字货币将来的发展会像生命之树一样产生非常丰富的物种和生态去占领整个世界。这需要我们所有开发者的共同努力,让我们拥抱未来,谢谢大家!


以下为带PPT的全文: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能和大家谈谈比特币的进化之路。


但在谈比特币的进化之路之前,我想先谈谈中国的路线图,谈谈中国的改革开放。 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了非常巨大的成功,成功到让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都不得不佩服。

在改革开放之前,1978年的中国是一个二流的弱国,GDP只比巴西多一些,只有美国GDP的8.7%。

但在改革开放40年之后,中国的GDP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达到了美国的68%。并且要注意,实际上美国GDP相对其他国家也大幅增长了,如果美国没增长那么多,保持在1978年比例的话,中国的GPD已经和美国差不多了。


为什么中国发生了这么巨大的变化?改革开放的路线到底厉害在什么地方? 这就不得不提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

改革开放是邓小平一手推动的,没有邓小平,可能就没有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的中国,邓小平为中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我们不谈改革开放的具体路线图,而是谈谈改革开放路线图的设计原则,邓小平总结了三个理论。

当时中国处于巨大的路线争议之中,到底要姓资还是姓社,和比特币的情况非常相似。 邓说不讨论路线问题,看实际效果,谁能把经济发展上去谁就是对的,谁能捉住老鼠谁就是好猫。

在面对一个新的领域,在面对一条没渡过的河的时候,要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步,逐步探索。

数字货币社区的发展,和国家的发展非常类似,都是巨大的社区,在数字货币领域,也可以借鉴中国改革开放的原则。

把这三个理论应用到数字货币上:

1、根据猫论:数字货币应该以获得用户数为最高目标。

 一个数字货币社区,最根本的,还是要看能不能获得用户,无论是做数字黄金还是世界货币,终究要用户数支撑。 哪怕说要做数字黄金,但是没有足够的用户数支撑,就不是数字黄金,而会变成邮票集邮。用户越来越少,那邮票现在还有储值能力吗?

2、根据摸论:数字货币应该做快速迭代进化,以满足用户的需求。摸一块石头走一步。

3、根据不争论:数字货币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不可能所有人都达成一致的修改意见,对于新迭代的功能,如果没有明显问题,可以试试看。

例如BCH这次升级争议之一的CTOR排序,一个区块内的交易怎么排序,为什么不能修改呢? CTOR把交易内按字母排序,理由是有利于大区块时的分片处理,以后分片(或并行处理)时,可以把a开头的交易发给CPU1验证,把b开头的交易发给CPU2验证,这是有道理的,完全可以试试看。 如果以后有其它更好的排序方法,完全可以再修改。不应仅仅因为CTOR有可能不是最好的,就反对CTOR的修改。

有些人认为比特币应该一统天下,也可以一统天下,这种想法很美好,很诱人,但实际上做不到。 例如有的需求要匿名性,有的需求要能发ICO,有的需求要链上博彩。

不同的币擅长不同的方向,指望比特币擅长一切领域,通吃一切市场,这是不可能的。

在用户和市场提出需求后,能满足市场需求的币,将获得更多的用户。

而根据梅尔卡夫定律,拥有更多用户的币,将拥有更高的总市值。


▲比特币&以太坊 的 活跃地址数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以太坊,以太坊创建了智能合约,智能合约能直接操作ETH,满足了用户在1C0,在线菠菜,游戏等方面的需求,因此获得了非常巨大的用户数。

在上一轮牛市中,以太坊的活跃地址和用户数一度逼近比特币。

▲比特币&以太坊 的总市值

同时可以看到,以太坊的总市值也一度达到了比特币的40%。

谈到用户需求和获取用户数的话,在未来,智能合约、第二层网络、稳定币将有巨大发展。每一项都有可能涌入远远超过现在区块链的用户数。

比如稳定币,稳定币有可能跨出区块链领域,获得天量的用户数。稳定币将使得一个国家的铸币权,扩张到其他国家中。

例如委内瑞拉人开一个美元银行账户很难,但他们有一个手机很简单,我用手机,就可以直接给你转美元稳定币。根据哈耶克的货币竞争理论,委内瑞拉可能就通用美元了。这个事情是有先例的,上一个这样的国家是津巴布韦,在津巴布韦大通胀后就通用美元、南非兰特等货币了,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美国政府的铸币权,将覆盖所有国家。

稳定币可能给区块链带来国家人口级别的用户数。

在巨大的发展浪潮中,比特币若不做改进,将逐步落后。

有些人认为比特币的优点在于稳定,除非有着巨大共识,否则协议难以修改。 稳定确实满足了用户价值储存和投资的需求,确实能获取用户。 但这样获取的用户数,是否能超过满足用户使用需求的用户数呢?

举个例子,智能合约能设计出筹码有一定真钱色彩的游戏,哪怕是收菜,抢车位这样的小游戏,如果赢的代币(token)可以兑换成钱,那玩起来是不是更刺激呢?

一个城市里,有多少人需要玩游戏?有多少人需要投资稳定的黄金呢?并且,投资比特币的人,要的可不是保值,要保值应该去投资黄金。投资比特币的人,要的是十倍,一百倍的增长。

如果以太坊,BCH等有智能合约功能的币,通过分片、分层等方法,解决了容量问题,在下一轮牛市中,获取了十倍,二十倍于比特币的用户数,获取了十倍,二十倍于比特币的总市值,那比特币的 “信仰”、“共识”和“稳定优势”,还存在吗?

我们不仅要意识到比特币不改进就要落后,更要意识到比特币系,包括BCH等比特币的分叉币,即使做改进,市值占比也将逐步降低。

道理很简单,比特币系目前只有一个BCH在积极改进,但整个市场有大量的币在积极改进,我们不知道哪条路是正确的,不知道哪条路的效率最高,但那么多币尝试,总会有一些币走对方向,获得巨大发展。

也就是说,未来比特币系从绝对值来说的话,还会继续获得十倍,百倍的增长,但整个数字货币世界,可能是千倍的增长,一个稳定币就可能涌入1亿的用户,一个在线菠菜又涌入1亿的用户。


▲各币种的市值百分比

反映到走势上,就是比特币(包括BCH等)的总市值占比将越来越低,下面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其它币。

所以,我们要注意的是,要拥抱整个市场。

在这次BCH硬分叉中,BCH的支持者受到了惨重的损失,这给我们一个很深刻的教训:我们投资的反脆弱性不够。

我们认为一笔交易1000块钱手续费是错的,我们认为扩容是对的,我们认为BCH的路线是对的,我们很多人都重仓了BCH,但我们没有料到出现了CSW这样的野心家和阴谋家。

在原来的BCH社区,甚至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存在两个观点: 一是认为我们才是正统,才是本源,我们才是真正的比特币。 二是认为不能抱着正统不放,要积极演化,吸引用户,提高竞争力才行。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并不需要决定哪个更重要,形势并没有发展到要求必须二选一,必须支持一方、反对另一方的程度。两种观点都有其道理,共同影响着BCH的前进方向。

但是CSW等人长期策划后,充分利用了这一点,抓住坚持正统的倾向,把它绝对化,把两种分歧对立起来。

CSW利用BCH社区内的意见分歧,通过原教旨 “回到并锁定0.1版” 等方式,把意见分歧极端化、外部化,然后通过 fork,no split(分叉,而不分裂)的谎言,制造了社区分裂。

等“fork,no split”的谎言破灭后,BCH社区已经事实上分裂成两条链,CSW也达到了他的目标——分裂出一条完全被他控制的BSV链。而整个BCH社区,则受到了惨重的损失。

我们在未来的投资中,应该轻判断,重风控,不依赖判断的正确,而依赖对错误判断的控制。

不要把路越走越窄,而要把路越走越宽。

最后,我认为,数字货币将和这棵进化树一样,进化出丰富多彩的物种和生态,适应各种各样的需求和环境。 这样的丰富多彩的生态,需要所有开发者的共同努力,让我们拥抱未来。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罗鸿达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江卓尔:比特币的进化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