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科银资本程剑波:熊市下资本的冷思考

“我们当时在去做挖矿的时候,其实也掺杂了一些理想主义。”程剑波回忆到。

突如其来的牛市和漫漫熊市形成的鲜明对比,热钱催生的产业和寒风下的冷钱,后者反而更具思考的机会,这些是穿越涨跌周期中积累的经历和经验。

在2018共识安全产业峰会上,科银资本董事长程剑波发表演讲后接受了金色财经的采访,交谈中程总对矿业、项目投资以及穿越周期分享了清晰严谨的观点。

穿越周期重在控制成本

随着2018年的起伏,区块链行业又经历了新一轮周期,而科银资本此前已经历了两轮周期。

科银资本就是从矿业起家的,程剑波回忆到,2013年时,创世团队经历了非常多的事情,“我们发现做实业一定会耗费了太多精力在一些事情上。挖矿首先要在深山老林里到处去找便宜的电,又不稳定,夏天的时候洪水,冬天的时候枯水,然后要搬迁,遭遇各种地痞流氓,好在那个时候收益大,所以能够弥补这样的一些事情。”矿业之后,科银开始就往上游走,布局了芯片等。

就原有的经验来看,程剑波认为,在熊市的时候才真正是应该要进行挖矿的时候只要挖矿的现金流收益是正向的,就是非常好的事情。挖矿的生意模型其实是一个博弈的过程,目前,矿机厂商已经不敢去在推更多更好的机器,矿工要做的其实是要比竞争,怎样去控制生产成本,而且在周期中一直保持下去,直到周期向上走的时候。

2018周期的不同

程剑波认为,这一轮的熊市的转换,与上一轮的周期转换,略有不同。

前几轮周期,矿工的思想更纯粹,整体行业更早期,收益比现在好,2018的超级的这样大牛市,导致很多人的价值观已经变成是纯粹的盈利方向。 所以比特币或者区块链这样的一个认知是有偏离的。

“我们当时在去做挖矿的时候,其实也掺杂了一些理想主义。”程剑波回忆到,当时也是因为币价跌,算力下降,我们认为当时网络是没有办法保障安全的,可能有51%攻击的危险。我们作为比特币的早期进入者和信仰者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让外部的资金进入来托住比特币的算力,让网络能够往前走的,同时为了企业的生存保障增加现金流,而现在更多的人是把当做纯粹生意来看。

除了纯粹的利益的考量之外,可以更多的去思考为行业可能做出贡献。“我们挖了15000个,然后最后的财报算下来的话,大概纯盈利应该是在8800多个,接近9000个。这些纯盈利我们用来试着去做了用挖矿生意模式来寻求上市,但最后没有成功。”

程剑波认为,当时没有成功的原因有很多,首先是时间太早了,监管机构对此不理解也不了解,合规、资产审计都需要注意。作为一个挖矿公司,机器是可以审计的,但机器折旧没有规则。第二主要的资产是除了矿机外的比特币,那么比特币一定要能够记入你的上市公司资产,要能够经过审计。

科银资本曾经有过成功的案例,即在澳洲用比特币收购了一间做挖矿业务的企业,并且已经在澳交所上市,股价最高的时候涨了接近应该是30多倍。

矿业存在的另一个必然

矿业是由比特币挖矿衍生的庞大产业,这与比特币的价值密不可分,而程剑波认为,矿工挖矿产生的比特币还有一个在产业角度的必要用途。

程剑波认为,如果一个传统的基金想要购买比特币资产转型,其最好的选择是购买矿工手中挖矿产生的比特币。因为矿工挖矿产生的比特币的使用历史是最纯净的。

“例如香港某些特定类型的上市公司,可以持有比特币资产的,当他们要持有比特资产的时候,他们的倾向并不会在交易所去购买。因为交易所里面的话,它的资金的流入跟流出的是复杂的,这些机构买比特币时更倾向于从矿工手里或者矿池买入原始的比特币资产,这是矿业存在的一个另外的一个必要条件。如果要吸引真正的传统机构进场,矿业是非常重要的这一部分。”

同时的话我刚刚提到交易所那边为什么要开矿池?是因为交易所这边的矿池的话,当矿工的矿得B直接从那边产出了之后,在交易所里面它有很多种金融的工具可以帮助他去进行很多的这样一些金融的套保,或者说是一些保障,它的实际的就是法币环境里面这样的一个现金流,这样的话就不会因为要交电费临时卖零食卖。B所以这个的话其实对他们讲是一套的这样的一个服务在一起,所以这些金融的这样一些工具和产品是非常必要的。

全产业全球化布局

科银资本从进入产业时,就以全产业链布局为状态,因此,在现在的熊市情况下,科银资本依然还会出手投项目,依然还有充裕的资金去从容的进行布局。

“任何一个行业都是会有周期的,那么在对抗周期的时候,如果你单纯的仅仅只是专注于投在某一个点,不足以对抗风险。” 

程总继续说到,从科银成立开始,我们定义的是传统VC还有tokenfund,我们给自己的定位很清晰,主要的方向就是做多区块链行业,我们是一个扎根于区块链行业的专注于投资跟行业建设的投资集团,我们在区块链领域里进行了全球布局。

区块链行业具备全球化的属性,在这个行业里在投资细分领域里面做到最好,需要从信息收集、项目方沟通协作以及投后管理、退出等方面保证物理区域的人员布置。“一定要在物理区域上面要有这样的一个人或者是团队在那边才能够把这个事情做好。你没有在当地有团队以及资金配合工作,其实你是很难在当地腾挪得开的。”程剑波补充到。

资本的投后思考

据金色财经记者了解,科银在投后管理上给予了项目方很多的帮助,程剑波也解释到,牛市时,很多的项目投资后并没有意识到投后怎么做,短期的项目很多就直接退出了。但那些与科银深度合作的项目,例如深圳的两个芯片团队,科银资本就会参与到日常管理,其他的一些投资较重的项目方,科银资本还会要求他们把一些募集资金交给科银帮助管理。

这样的选择是出于几方面的考虑。

首先,对于项目方来说,更擅长于他们自己项目本身的运作,对于包括资产的管理,包括后期的资金运用都没有太多的经验。其次,这也是对于中小型投资者的保护,这样对于项目资金的使用情况有监控和管理,可以确保项目能够走得远,实现承诺给投资人的目标。

而对于项目方的建议和帮助,科银的原则有两点。程剑波解释到,“首先是除了提供流动性之外不会去干预市场。其次,项目方自己募集的资金,如果是交给我们代管的部分,我们肯定会要求资金使用的目的,才会把这个资金打出去同时在我们这边的这样的一些资金的话,我们会帮他们去做就是一些量化对冲,然后保障他们自己实际的这种运营的资金不会缺乏。 ”

项目方需要资本方给他们提供非常多的在资金管理和金融方向的支持时,科银团队会与项目方讨论应该做哪些变通。“多数的项目其实都是讲故事,讲完这个故事之后你把你的产品也给出来了,但是整个的市场大势向下的时候,市场不买账了,你的币价低迷子,这个时候的话其实最重要一点是这个团队还要在。” 

确实如程总所说,团队的前提是要有资金去继续持续的运营,至少要做到融资承诺。全行业的资产缩水,没办法去逆势去对抗价格,这个时候的主要目的就是保障项目方不死,等待整个的趋势回暖。

随着市场转冷,项目造血能力差,市场中很多项目方会转向自己开发一些B端产品去增加造血,还有些项目为了防止陷入破发死循环延迟上所,程剑波表示,对于与项目方来说,延迟上所,只能算是一种比较消极的选择。上所意味着退出机会,有些项目方做的比较好的,他们会在整个投资协议里面去标明项目应该在什么时候要上市,并且必须按照这个来执行。“不管这个市场行情如何,等到牛市来的时候再上所,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负责任的态度。” 

投资逻辑的变化

熊市惶惶,不仅项目方不做声响,资本也投资无门,但相较于项目方主导的投资环境中,资本的议价能力弱。

例如,2016年年底到2018年5月份这样的时间,资本方遇到有意愿要投的项目,其实是没有太大的议价空间的,那时是项目方主导的投资市场。这个时期,理论上来讲只要是好项目,资本方只要有快速退出的渠道,就是成功的。程剑波举例到,科银在2017年9月之前,投了一轮币安,那个时候投资金额是500万人民币,当时的占比的是百分之一,币安当时大概有人民币5亿的估值。

交易所本身有清晰的盈利模式,但此时其实没有财务数据支撑,所以还是针对创始人背景、产品设计以及团队的站位投资。随着行情变化,资本对项目的筛选越发严谨,也更具议价能力。因此,更为理智的资本市场会为行业提供更多优化的机会,这也正是经历完整周期过程后产业才能越发成熟的必然道路。 

文章作者: 大黑 / 责任编辑:王航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专访科银资本程剑波:熊市下资本的冷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