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金色财经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金色财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
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专栏申请

深度解析zkTube 被视为释放以太坊生态发展瓶颈的新生代“Layer2生力军”

很多倡导者将以太坊称为去中心化网络时代的的“超级计算机”霸主,占据一哥的位置良久,尽管期间沉浮多年,但一哥的地位始终无人可撼动。而zkTube却被视为释放以太坊生态发展瓶颈的新生代“Layer2生力军”。

1. 以太坊的Gas Fee问题,给Layer2带来什么挑战性和必要性?

由于以太坊公链的生态发展迅猛,每当一个爆款DApp的面市,由于PoW的诟病超低TPS性能导致交易拥堵,一旦拥堵它的“Gas”费用就会越发地高。因此,开发者们费尽脑袋,终于提出了Layer2的解决方案,Layer2的解决方案因为主要奔着tps去的,因此tps优化显著,可大大提升交易处理的性能。zkTube Labs团队也从早期就开始了扩容的方案进行深度研究并发开发,创始人Lance当初和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亚洲论坛中讨论过此问题,之后受到启发并提出了zk-Rollup方案。从而,zkTube就此在2020年诞生了。Layer2是一个提升以太坊网络性能的扩容方案,而zkTube主要解决以太坊主网交易严重拥堵以及交易费用居高不下的问题。

2. Layer1钱包至关重要,为什么Layer2钱包则不可缺?

越来越多的Layer2项目正在开发进行中,用户要使用所有的Layer2服务,那么必须将Layer1资产迁移到Layer2,从而,Layer1资产面临着选择Layer2钱包是第一步。另外,在Layer1的基础上,Layer2可以实现低超快的速度和不到0.02美分的成本使用以太坊,兼容以太坊的核心原则,同时还能拥有同样的安全性、抗审查性。

同时,我们还利用了 Layer 2 在 zkTube中构建新型账户,让用户以享有超强的安全性,在参与Layer 2的开发进程中,我们一直坚信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的观点:“最终所有人都能使用密码学货币”。

8XSCZuqhqEig11x0GBRREnzFt2AdsLtJ19zPcxa0.jpeg

3. zkTube为什么选择zkRollup而不是Optimism或Plasma?

zkTube一直在全球社区的AMA上被频繁提问到这个问题,根据我们的研究钱包的安全性,基于零知识证明的ZK Rollup毫无疑问显得突出,无论性能还是安全性。然而zkTube正是基于 zkRollup 技术开发的以太坊二层方案的生力军。

从兼容EVM、提款一周时间以及安全性等的需求出发,基本排除Plasma。

对于Optimistic Rollup,Vitalik Buterin 曾经指出,Optimistic Rollup 方案具有一种反网络效应,即单个 Optimistic Rollup 的交易量越大,全节点验证者会越少,即,依靠「1 of N」 的诚实假设是更不安全的。「1 of N」 诚实假设是指,参与者虽然有 N 个,只要其中至少有一个按期望运作,系统就会正常工作。任何基于欺诈证明的系统都属于这一类,可信设置也是如此,尽管在这种情况下,N 通常更小。但你希望 N 尽可能地大。然而,这还不是重点。

此外, Optimistic Rollup 方案可被黑客在一层网络中实施软分叉后进行 51%攻击,窃取该 Rollup 中的资产。目前,此类攻击的名义成本为每小时 25.6 万美金或每周 4300 万美金,考虑到攻击者只需作出合理承诺就可迫使理性的矿工屈服,实际成本还要低得多。

只要以太坊主网一直保持 PoW,这种攻击就一直会是隐患。但 ZK Rollup 没有这些问题,除了加密假设外,ZK Rollup 还提供与一层网络完全相同的被动安全保证。

这意味着,如果单个 Optimistic Rollup 持有的资金量无法达到数十亿美元,那么具无法满足可组合可组合 DeFi 协议的条件。 

对于 Optimistic Rollup 来说,延迟 1 周的提款流程确实是一个问题,但虽然可以使用支付通道加速提款速度,但这又会带来其他问题,大大降低资本效率,换句话说,这会增加用户的成本。StarkWare 曾经发布过一篇 《Optimistic Rollup 困境 》的文章对此进行阐释。

ZK Rollup 方案可以在几分钟内提供确定性,根本不会有此问题的困扰。这让从一层向 ZK Rollup 支持的二层方案渐进转化成为可能。

其运行流程如下,用户将资产存储到一个 ZK Rollup 中,安全性达到一层的级别,同时,可与二层中的合约进行扩容交互。即使与一层中的旧协议进行交互,也只有几分钟的延迟。此外,ZK Rollup 中的多个交易可以被捆绑,作为一层上的单个交易一次性执行,因此这可以有效地扩展二层和一层之间的交互。

1)ZK-Rollup对比 Optimistic Rollup

DhAXQFZkQD8kl2S1XuvQW7QOZf5d6s0hYxald8ks.png

2) zkTube 对比 其他的ZK-Rollup方案

XqZyNoe1PWyui2XqD2zgi4mPpVtHlpKSJniWBszd.png

4. 关于zkTube的部署环境,合约以及L2节点、L2矿工网络

在整个zkTube的网络中,首先需要部署智能合约到以太坊的网络中,这些智能合约负责管理用户的余额以及验证zkTube网络操作执行的正确性。其次需要把zkTube-Node运行起来。Node又分成四个微服务:

1) zkTube-core服务

2) zkTube_api服务

3) zkTube_token_sender服务

4) zkTube_witness_generator服务

除了以上Node之外,还包括Provers网络,这就是zkTube的零知识证明技术矿工网络。关于Provers矿工挖矿网络, 在整个挖矿构架中,zkTube对此设定了较为细分的机制,零知识证明者prover相当于命令行的矿工端,而node的部分则担当了矿工验证节点工作。

5. zkTube的挖矿形式跟传统的公链对比之下有哪些创新?

首先,传统的公链节点自身带有矿工部分代码,因此只要按需编译即可进行挖矿,当然也可通过矿池模式只需在基础上二次开发。而zkTube则已经单独将零知识证明算法独立成一个矿工端出来,由Provers网络去承担采矿任务。因此,在zkTube构架是由Provers网格以及zkTube的矿工验证节点构成。

此外,零知识证明算法因为涉及计算量较大,他需要较高的CPU和内存的。因此矿工要架设这个机器的要求也相对高。主要用于负责竞争参与zkTube网络的交易零知识证明生成,矿工的收益和所获得的计算量有很大的关系,参与零知识证明的生成需要消耗大量的CPU和内存,因此,适合于zkTube的矿工机器需要拥有一定的配置。

6. 用户如何与zkTube互动? 

当您需要支付比以太坊主网络更低的gas费用,更快的交易和智能合约执行网络时,您就已经在和zkTube互动了。使用我们原生的PayTube钱包,您可以获得飞一样的转账速度,在使用享受这些高速便利的同时,您需要支付一定数额的ZKT(zkTube的原生代币)。在zkTube网络中,当它用来在网络上执行智能合约时,通常被称为“gas”。另外,使用PayTube钱包来存储ERC20等代币,则类似把ERC20的资产存储于去中心化银行账户。

7. PayTube钱包功能及应用用例有哪些?

PayTube钱包会支持USDT、DAI、PAX、TUSD、GUSD、EURS、USDC等超过40种稳定币与法币兑换,用法币购买的币种直接可以到达L1和L2层,同时L1和L2层也可以直接将币种出售得到法币,这样的优势在于直接打通了法币与L2之间的数据交互,不在需要经过L1,直接提升资金的运转效率及降用户低使用成本。 除此之外, 用户可以在PayTube上面可以将L1资产Deposit到L2账户,也可以选择L2之间相互Transfer,Transfer费用几乎忽略不计,L2资产可以参与任何PayTube所上架的Dapps应用,目的是降低成本和提升数据交互效率,其中L2资产随时都可以提到任何以太坊地址。

PayTube已经在进入跨链方面的探索与开发了,像波卡链、BSC及跨Rollup都会包含在PayTube服务中,所以跨Rollup的实现意味着用户在PayTube上面只需要一个钱包, 在这个钱包里面用户可以进行兑换不同链之间的资产,同时为了防止丢失,我们提出了社交双匿名找回的方式,因此这种方式不用担心隐私暴露,而且能更进一步保护用户的资金安全和方便用户统一管理资产。在应用层,我们已经支持去中心化DEX,而且更多的Dapps应用也已经开始再接入,未来Uniswap V3,第三方支付、NFT、DeFi理财等领域的Dapps都将会被整合到PayTube L2钱包中。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了解更多区块链一线报道,与作者、读者更深入探讨、交流,欢迎添加小助手微信:jinsecaijing666, 进入[金色财经读者交流群]。
发表评论
0/140
发布评论
评论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深度解析zkTube 被视为释放以太坊生态发展瓶颈的新生代“Layer2生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