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睿资本创始合伙人褚康:区块链世界中优质流量等于优质资产

在当前特别是市场处于振荡的环境下,存量的流量会有限,会流到交易所和项目方那里去。所以IEO虽然被人垢病,但是流量到分散的成本上去,某种程度来讲符合去中心化的精神。

4月26日,由金色财经主办、贝壳公关承办、节点资本协办的金色沙龙第25期—《“券商”能否掀起区块链经济新浪潮》在上海圆满落幕。

本期沙龙围绕“券商”展开,从数字资产行业“券商”的出现、“券商”应用、“券商”效力、数字资产“券商”面对的挑战及机会等角度进行深入探讨和交流。犇睿资本创始合伙人褚康在现场发表了主旨演讲《拥抱投行新物种—数字经济券商》,其中提出了诸多精彩的观点:

从资方的角度去做券商的话,应该要做哪些事情?主要是四个,第一是多元化的基金管理。第二个是要做深入的研究与报道。此外,把商业模式、社群做的更加落地。让优质的项目方能够拿到更多的投资人的钱,不是一两个机构的钱,而是普通投资人和机构投资能得到同等的对待。

mh8YQz3Avhcp8k1wap3rZ39TZ4F8DX3ALv2EBj5t.png

犇睿资本创始合伙人褚康,曾任职于中国惠普,并在中国银联总部工作10年,主要负责银行卡、清算系统研发建设,科技金融、支付、区块链等领域的投研和培训工作,在区块链技术与科技金融方面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丰富的投资运作经验。

褚康现场从资方角度谈起对券商的看法。他指出,在整个现有的金融领域中,一些传统的投资银行或者是券商,本身对自己的名字定位没有“传统”两个字。但是到了加密资产或者是区块链行业中,我们硬生生的给人家加上“传统”这个字眼,第一个是中信,另外一个大家都认识,高盛。

中信资本属于中信集团,是一家央企。整个中信集团包括中信信托、资本、银行、中信证券等等。非金融业务更多,有中信万通,中信信托、基金等等。我们来看中信证券,整个券商有四大块的主营业务,细分来看有股票承销、债券、并购重组、结构融资、资产管理等。区块链行业里也有,包括像我们有研究平台,还有衍生品、融资融券、经纪业务等。中信证券应该说是整个中国地区非常头部的一个机构,另外一个是中金公司,中信证券成立到现在一直是盈利的状态,到2007年的时候,公募增发净资产400多亿。

高盛是非常知名的国际投行,作为一个高盛的员工,基本上这一生是非常自豪的,高盛的总部在曼哈顿,每一个高盛的员工都以自己是高盛员工而自豪,可以说不是很看得上其他的投行。在全球还有两个“摩”,一个是大摩,一个是小摩,中国很多的央企,大型的民营企业,其实都是高盛的客户。

高盛的能力也很强大,出一个年报或者是看多、看空都会对市场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对比特币做过很多次的预测,包括摩根大通的CEO,曾经有很多次对比特币表现出了不屑,但同时也由空转多对它表示出了欢迎,包括对比特币预测的价格,大家可以看一下。高盛发家历史很简单,在路边卖承兑汇票,是在90年代初期,当时整个资本市场发展的非常兴盛,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通过证券市场获得了很多的基金公司,收购了很多小公司,高盛在这个时候反其道而行之,帮助小公司来建立壁垒,防止被大公司并购,高盛是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市场认可的。当然高盛最核心的是起源于零售业务,这个跟当前的区块链流量生态是非常相似的。当然,它还包括投资银行、机构交易、资管及证券服务,投资及借贷协议等,这是高盛的版图。高盛整体的收入结构,其实跟美国证券业其他的投行有很大的不一样,大小摩,包括证券相关服务达到了35%,但是高盛做佣金和证券服务是非常低,大头还是坐市收入。所以我们看传统的券商之后,他们都属于金融公司,还有技术类的公司或者是交易所型的公司,我们看一下数字经济的属性是怎么样的。   

这个是简单的行业生态,整个加密资产行业,从上下游开始包括矿池、矿机、芯片这些公司的存在,才形成比特币这么一个巨大的算力市场的存在,如果没有的话,很容易被攻破掉。下一层是数字货币的交易所,包括全球的整个区块链的交易所,接下来是代币、以太坊、垂直公链,还有做技术的、第一层、第二层、智能合约、共识机制等。再往下是数字金融,包括数字银行、借贷类的项目方、包括钱包、数字基金、托管、资管等业务。此外,还有区块链周边,大会、媒体、评级、培训。当然,我认为分类来讲,包括火币生态基金在内,我把它定义为是券商投行服务,说白了也是资方,整个区块链行业里我们是处于比较底层的位置,连普通散户都不如。大家可能觉得资方很有钱,但是从区块链的生态角度来讲,资方受保护的程度或者投资收益率并不是大家看到的那么光鲜,这跟整个行业的发展,包括区块链整个生态法律的架构是有很强的关系的。

区块链从比特币到现在十年的发展时间,真正核心的利润来源在两个方向:第一个是数字货币交易所,基本上所有的利润都是在这个地方,像金色财经这么辛辛苦苦的来跟大家普及区块链的概念,也只是属于区块链周边的生态角色。

数字经济券商,我提出一个概念:数字券商1.0时代,ICO是发源于硅谷,15年、16年的时候硅谷有些投资机构,当初的雏形业务模式很简单,白皮书、合规、生态社群,同时卖token,做媒体PR,市值管理,这个是早期的一个投资机构或者是咨询机构的做法,理解成一种数字经济的1.0时代。为什么是1.0?项目工厂和单次连接,项目工厂是批量生产项目,批量的去运输,这个非常典型是在17年的上半年,导致了整个17年最后出现了一些政策。我本人也是94之后从汽车领域出来的,我也是参与了监管工作,临时花了半年的时间,大家了解犇睿是从18年开始的。

单次连接,很多的项目方和机构做完这些服务内容之后,基本上跟项目方不会产生二次互动,得益于当时的二级市场的环境,很多的币种,上了交易所之后,摆脱关系,是最重要的。 那么数字券商的1.0时代整个工作起到中介和通道的作用,是实效的。华尔街有一个定律:优质资金代表优质资产,如果一个项目,由高盛去成箱,找几个资金方就可以,这个道理大家都能明白,在产同的融资环境里,越优质的项目拿到的项目会越豪华,但是回过头来看,我们看右面,是我整理的明星项目,左面是全球在加密世界里大家公认的比较知名的投资机构。这些投资机构投的项目,一定代表着优质资产吗?现在至少在加密世界里,我认为还没有任何一家投资机构,能够足以强大到投一个项目产生价值背书。但是从中信和高盛承销的上市公司的案例,至少是最顶尖的,或者是当下最优质的项目,但是在数字经济领域没有到这一步。作为资方,一定要投优质的项目,才能做到高盛这样的,才能形成价值背书。

2.0的时代怎么去发展?第一个是认知共识,才能吸引优质的资金。这里想提一个观点,优质的流量等于优质的资产,因为在加密世界里,现阶段以共识为基础,但共识网络的搭建需要三个方面,第一是技术研发和通证落地实现,需要一定的时间。社群搭建可以早期进行,在当前特别是市场处于振荡的环境下,存量的流量会有限,会流到交易所和项目方那里去。所以IEO虽然被人垢病,但是流量到分散的成本上去,某种程度来讲符合去中心化的精神。现有的一些公司的融资模式,释放10%的股权。加密数字世界里,一直都在讲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模式,让更多的散户和普通的投资者参与进来,某种程度上交易所在中间起到券商的作用。

对于一个从资方的角度去做券商的话,应该要做哪些事情?主要是四个,第一是多元化的基金管理,像犇睿这样的投资机构往前发展的话,做一些合理合规的事情,比如说大陆、香港的产业基金,吸引更多的优质资金进来。第二个是要做深入的研究与报道,金融与数字研究院,现阶段很多券商研究所里,并没有专门研究区块链和加密资产的,在他们的概念里,区块链还是一个很先进的东西。但是希望我们能够通过区块链跟实体经济相结合,包括医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等,甚至是加密资产,能够去投放到现有的PE、VC经理手上,而不是某种程度上炒作。把商业模式、社群做的更加落地,让优质的项目方能够拿到更多的投资人的钱,不是一两个机构的钱而是普通投资人和机构投资能得到同等的对待。所以,在我的观点里,如果一个资方投身到区块链或者是加密资产世界里,这几个方面需要下点功夫。

当然,我认为与传统券商相比,当前的加密数字的券商有很大的挑战,第一是体量,3000万亿的交易量,加密资产才是3亿多;第二是从业人员的素质,券商从业人员素质偏高,中国上海地区的国泰君安,包括像兴业、申银万国,很多部分是商学院毕业出来,我们的从业者没有到达这个程度,并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理论,还是基于现有的一些经验或者说这个项目该怎么做,基于经验去做,没有一套完整的方法论去指导。第三是专业,用专业的工具、认知去做专业的事情。第四个当然还是监管,因为现阶段对加密资产还是法律空白,会有更多的人才涌入进来。

责任编辑:李永梅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犇睿资本创始合伙人褚康:区块链世界中优质流量等于优质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