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的品格 | 芙蓉鉴

我们曾经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Billions,荧幕上的华尔街风云,也是身处金融圈的Vanessa最喜欢的美剧之一。

Vanessa Cao,现任CBX迪拜皇室交易所董事总经理,上海土著,在未见其人之前,一直觉得不过又是周杰伦口中“说着一口吴侬软语,缓缓走过外滩”的嗲囡囡。在两个小时的采访结束后,才知她即使养尊处优,即使一路顺风顺水,也时刻警醒地开启着人生的Hard模式。 

OhjeX7hkz1Syi7nzplOu5oL6QR93LmKlxrgqEx3Y.jpeg

Vanessa Cao

与奥数有关的日子

在应试教育流行的年代,“向高考看齐”同样发生在Vanessa身上。

「我爸对我的要求就是考试能考前三名,最好能考第一名就考第一名。」Vanessa的记忆力和领悟力都不错,总能在较短的时间里完成当天的学习任务,不必费劲去“苦读”,就能达成目标。学习一直很好的Vanessa,成了人人艳羡的“别人家的孩子”。

正因此,从小学开始Vanessa就被班主任钦点,放学后留下来学奥数。「当时不知道奥数是什么,」Vanessa回忆道,「虽然不懂,但也觉得是蛮有意思的。」

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到了高中。

杨浦高级中学,上海市首批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在这里,Vanessa开启了她为期三年的高中生涯。当时的校长是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委员会的一名委员,非常看重Vanessa所在的班,其他班都放学了,只有她们班被留下来学奥数,并且是校长亲自教学。 

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里有一句经典对白,“人生总是那么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 ——总是如此。”此时的Vanessa万万不曾想到,现在的奥数只是“Hard”的开始。

原本从小学到初中阶段数学成绩都很好的Vanessa,对高中阶段的奥数有些吃不消,考试偶有不及格。直到高考时,Vanessa才恍然大悟,高中数学和平时学的奥数在难度上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竟然可以这么简单。

顶着“别人家的孩子”的光环,乖乖女的Vanessa内心也会有叛逆的时候。

爸爸让她考前三名,明明可以做到,偏要考前十。高中时,学校规定不能染发,Vanessa还是集结了几个学霸同学染了头发,只为了观察校长和老师的反应。

工作后的Vanessa回忆起这段时光,颇多感慨,「在学校里过得很幸福,吃得也好,教育也好,同学们的感情也很好,那才是整个人生里最快乐的时光啊。」

红杉资本年纪最小的员工

时光,晃晃悠悠,当年的学霸也要从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了,站在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Vanessa像所有的大学生一样,迷茫地选择着,从媒体行业的短暂试水到风投领域的小试牛刀。 

说起她与红杉资本的缘分,看似是巧合的邂逅,实则是蓄谋已久的重逢。 

受父母的影响,Vanessa从小耳濡目染,一直好奇什么是金融。在与媒体行业的磨合失败后,她找到在摩根士丹利工作的同学咨询,得知红杉资本中国正在招贤纳士,果断决定去试一试。

很快得到了面试的机会,被问及为什么选择来红杉资本,Vanessa坦言,「我觉得风险投资这个行业很神秘。」回答完之后,面试官便笑了。

即使现在回想起来,Vanessa依然有些讪讪然。因为这个问题,她在一段时间内犹豫反复,一度怀疑自己,没有金融背景,只是英语专业出身和一点点媒体实习的经验,自己究竟是否适合这份工作。

幸运的是,大学毕业没多久,Vanessa便接到了红杉资本的录用通知,成为了红杉资本年纪最小的一个员工。「突然就进入红杉了,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

进入红杉资本之后,早前的疑问和自我否定得到了释怀,当时的面试官告诉她,「我们面试了四五十个人,有清华的、北大的……很多人的简历都比你的漂亮,但是却选择了你,是因为你很真诚。」

工作多年,Vanessa依旧保留着这样的品格,当客户和她聊工作或者咨询的时候,她知无不言,但身在金融圈,如果看透事情的本质反而会缺乏想象力。其实投资更像一门艺术,就像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吴晓灵所说,金融如果去杠杆就不叫金融。有时候行业的进步是由泡沫所推动的,互联网的几次技术革命也是如此。

对少不更事的Vanessa来说,进入红杉资本便开启了人生的另外一个新篇章。 

金融行业是一个精英竞争的行业,越是优秀的人越要到这个圈子里来。稍有疏忽不慎,很容易被人取代。同时,这还是一个男人的世界,女人想要在这个行业里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就要勇于离开自己的舒适区,比别人更加经得起挫折,忍得住诱惑,控得住情绪,始终以精神饱满的姿态迎接每一天的挑战。 

如果说学生生涯的奥数是人生Hard模式的前奏,那么自从这时起,Vanessa就正式启动了人生的Hard模式,从零开始学,还要学到最好。这期间,因为需要跨时区工作,她每天工作到九十点甚至一二点都很正常,还要边工作边学习。之前不必挑灯夜读就能优胜而出的学霸Vanessa,工作之后开始为学习而“苦熬”,这一次她的对手是自己。

我们曾经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专注于自我提升的Vanessa,也是在这一时期,专业度和能力开始慢慢培养起来:金融建模、行业分析、数据分析、估值比较、未来战略、企业谈判………「我在红杉工作那两年完全可以抵一般人工作五六年,没有自己的personal life,就是一直一直在工作。」Vanessa笑着说。

所有的付出都会有收获,离开红杉资本之后,Vanessa才发觉自己早已光环加身。

区块链的“革命”

正如优秀的人喜欢和自己作对,不允许自己停滞不前一样,Vanessa也在不断挑战自己。

6Zt82WxvFSAMSLwTADXVDD176dL1JlPHIwHI3BcL.jpeg

从一个女性视角而言,在Vanessa心中有太多榜样激励着自己:滴滴的柳青、今日资本的徐新……在她看来,尽管自己有一些光环在,但和她们的差距还是很大。停止努力,那是从没有想过的事情。

离开红杉资本后,Vanessa又先后做过PE、对冲基金、房地产基金等等,可以说基金的“投融管退”都兼顾到了。

转变发生在2017年。此时的币圈是最疯狂的时候,BTC逼近20000美元,ETH也要1000多美元。习惯了传统投融资方式的她惊叹于币圈的快,「一个项目这么快就可以融到钱」,Vanessa完全被颠覆了,甚至觉得如果按照这样的融资模式进行下去,天使投资人都可以下岗了。

向内修炼,向外探索,世界是未知的,这也是她加入区块链行业的原因。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Vanessa加入了JRR Crypto。差不多一年的时间,经历了JRR Crypto的从无到有,从默默无闻的行业新秀到中流砥柱。2018年10月,Vanessa再度华丽转身,卸任JRR Crypto董事总经理职务,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Sora风投基金。 

Sora 来源于日语 「空」,解释为「天空」,是一家致力于融合东西方投资文化差异性,秉承“多元化”区块链投资理念的区块链及数字资产风投基金。此时的Sora在合规的美元基金方面已有丰富的经验,同时在市场低迷时完成了新的基金募集。这与Vanessa自身发展的需求不谋而合。

金融圈历来是男人的天下,女性在其中工作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当你越来越到高层的时候,就会发现一个问题,那些CEO们不愿意和女性谈合作。Vanessa更直言,「在金融圈,外貌对女性来说一种负担。」

从金融圈进入到区块链行业的Vanessa对这一点有更多话语权。她认为,区块链是对女性特别nice的行业,从来没有一个行业能够给女生这么多发声机会。「能明显感受到,这个行业里还是凭能力说话。」

I8KY7OCeD6KzpWZVnU42QyNQWNOilAyDB2JSKAps.jpeg

在区块链行业后,Vanessa经常参会做分享

现在的Vanessa对区块链行业越来越喜欢,就是因为这个行业给女生的平等是从其他行业从来没有过的。正如她所说,「从职业上看,这是一种革命。」

经历了熊市牛市的轮番洗礼,区块链这个圈子有人来有人离开,在Vanessa看来,这个行业是良性发展的,只是调整的过程当中会有一些痛苦和误解,未来会越来越规范,人也更靠谱。「我曾和很多传统互联网大佬聊过,他们都非常一致地认为区块链将会是下一个互联网。我也坚信如此。」

“独角兽”的梦想

从当初的奥数,到现阶段的各种挑战,Vanessa可以说是一直处在Hard模式。

「我不后悔啊。」Vanessa很兴奋地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细细回味是有其道理的。如果没有当时吃的那么多苦,我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也不会有这样的态度去面对现在的工作状态,也不可能有坚忍的力量坚持下来,让我有能力可以从零成立一个小的基金,可以从零建立起一个企业。」

现在的Vanessa,除了投资区块链之外,也在关注投资大健康领域的公司。沉浸金融圈和投资圈多年,Vanessa在选择项目时有了自己的一套标准——团队是否完整,包括技术、市场到运营。

聊到梦想与未来,Vanessa承认,还是挺想去创业的,但是一直没有等到一个创业的契机。而让她一直未真正踏入创业之旅的原因在于没有遇见对的人。

40年来,互联网发生很多事情,也迭代淘汰了许多产品。从最初的BBS到如今的人工智能,几代创客经历了多次浪潮,有的学会在里面游泳,有的已经游过对岸,还有的在水中挣扎。出走、转型、变革、并购、死亡是创业常态,加班、失眠、焦虑成创业通病。

看过了太多的创业故事,Vanessa深知这些。但是她依然坚持着想去创业,源自于发自内心“独角兽”的情怀。 

5T3SLD8oEkeakwFkN6OyFmY5LVThfyFGCogtLJIu.jpeg

Vanessa和币安赵长鹏

「我在等一个很强的能够独立的企业人,我可以像partner一样,帮助他做出一个独角兽企业来。这是每个投资人的梦想。每个投资人的梦想就是要么投出一个独角兽,要么自己变成独角兽。」Vanessa说着。说完之后她又强调了一遍:「真的,这是每个做投资人一辈子的梦想。」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神里有了光。

就像马云遇见了蔡崇信,马化腾遇见了刘炽平,何一遇见了赵长鹏,Vanessa认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身后,一定有一个很强并且有金融背景的人在帮助他,能够帮助他把企业做大做强。而这也是一个投资人最好的归宿。

但是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运气好可能会遇到,运气不好可能就是永远了。我们期待着Vanessa成为独角兽的那一天。

寻找自己

因为爸妈工作忙,Vanessa三岁左右就被送到了寄宿制的学校。在这里,被要求说普通话,自己洗漱穿衣,被子要叠得很整齐……这种军训似的教育体验让她记忆犹新。

中国人常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直到现在Vanessa依旧很独立,自己能做的事情绝不会去麻烦别人。不过,这在妈妈眼里,变成了一点儿也不亲近家人。

在采访最后,问她,“如果用三个词形容自己,会是哪三个词”,她沉默了好久,说到:“固执、无聊、性格分割”。 

固执,是一根筋,坚持的事情定要做下去;无聊,是工作狂,生活中除了工作,就是健身,再不然就是看看书,追追美剧;性格分裂,是双子座。

在近两个小时的采访中,能够明显感受到的是她是“不安分”的,爱折腾,一心想要常人不曾想也不敢想追随的天空。这不,在采访结束后的几天,也就是今年的4月初,又换了新的公司,加入了中东迪拜交易平台CBX,担任董事总经理,主要负责交易所市场运营、媒体关系及交易所上币事务。

据说,迪拜政府已决定未来每年投资40亿美元用于区块链领域的研究及投资,Vanessa希望能够在这其中找到区块链行业的增量市场。 

又一次“出走”,不过,每次出走都会让她距离“独角兽”的梦想又进了一步吧。


责任编辑:田江平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投资人的品格 | 芙蓉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