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OS COO贺宁:公链的技术使命不止底层服务

8月30日,QOS COO贺宁受邀出席了由上海市嘉定南翔人民政府指导,上海蓝天经济城主办,创飞集团、MiiX承办,CSDN、链飞传媒、金色财经及艺创时代联合承办、元界DNA总冠名、QOS协办的“2019MiiXCon全球区块链应用生态开发者峰会”。

会上,贺宁发表了“公链的技术使命及落地应用前景”主题演讲,就QOS在应用落地上的努力与创新,详细阐明了公链的技术使命及落地应用场景,并对公链的发展进行了展望。他表示,公链的技术使命不止底层服务,更承载着区块链大规模商业落地应用的重任。

据悉,QOS主要通过双层链结构、跨链异构并行、DPOS+BFT共识机制等多种技术创新设计,提升公链性能。通过底层公链把传统公司化行为转换成社区行为,通过通证把中心化激励体系变为社区自激励体系,以实现“下一代企业级应用社区”的愿景。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开发,永远是行业发展的重中之重,而像QOS一样专心钻研技术的行业领头羊,也承载着更大的责任与使命。

会后,链飞传媒记者邀请到QOS COO贺宁,并对其进行了的独家访谈,以下为现场对话实录,略有删减:

链飞传媒:据我了解, QOS在南京和上海等很多政府主导的赛事和会议上频频得奖,是不是有一些政府的相关合作,积极跟政府寻求很好的合作关系呢?

贺宁:确实有几块业务跟政府相关。第一,是我们的技术团队,几位核心技术团队成员之前就是做传统金融资产证券化的,在这一业务层面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为很多大型商业银行总行,包括为央行都做过些资产证券化的底层业务模块开发的服务,因此,做资产证券化是我们的优势。第二,QOS本身是一个双层链架构,我们有联盟链的模块,联盟链天然又跟这些项目有着必然的联系。可以说,目前行业里除了Fabric,QOS的联盟链一定是大家最好的选择,基于QOS整个生态体系和架构,能够解决行业很多的痛点和问题。第三,我们在南京有两个项目组,分别是跟南京市各区合作了一些政府采购的课题,也是有关于资产证券化、监管科技相关的课题。

所以,基于以上这些基础设施、团队背景和项目经验的储备,QOS很容易被政府关注到,会受到例如上海、杭州、南京等一些政府举办的区块链技术大赛、技术评比的邀请,我们也很乐于做一些经验和技术的分享。

链飞传媒:另一方面,我们注意到目前QOS超级节点竞选正在进行中,其中我们也看到了有雄岸和起源,他们是怎么和我们合作的?是怎样的合作关系?

贺宁:这两个都是我们很深度的战略合作伙伴,合作的内容都不太一样。起源跟我们合作比较早,最早QOS在一级市场的融资阶段就已经开始合作,可以说是我们的基石投资机构之一,并且在QOS发展的这一年时间中,一直保持着很好的沟通。作为币圈比较资深且知名的投资机构,起源的生态里也有很多社区和交易所,未来都会跟我们进行一些流量上的合作。

雄岸就稍微晚一点,是从今年我们超级节点竞选开始才建立起来的合作。目前,雄岸大生态里的三个主体,一是雄岸资本本身,会作为我们超级节点的竞选人;第二个是雄岸孵化的子基金叫彼岸花基金,也是我们超级节点的竞选人;第三个是彼岸花投资的IXX交易所,也是QOS超级节点的竞选人。所以,基本整个大生态都在做一些合作,未来还会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链飞传媒:那回顾过去这一年QOS有哪些变化?未来打算往哪个方向发展?

贺宁:这个变化说技术进展更准确一点,大部分还是按照去年7月,QOS在白皮书承诺的技术路线,围绕这个技术发展路径,一步步在实现和探索。回顾过去这一年不论是市场环境、行业热度还是政策方向等等,对于任何一条公链团队来说,按照我们白皮书承诺的这个进度,不论是复杂程度还是工作量都是非常非常大的,但是QOS这一年做到了。

总结来说,有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去年10月,我们完成了公链、联盟链的基础设施搭建,代码于去年10月上旬在Github上开源。去年12月,我们的Cassini中继、QCP跨链等功能基本实现,随后测试网上线。而在今年的超级节点竞选之际,我们完成了所有关于交易性能、开发环境的准备工作,目前QOS的超级节点已经正式开始竞选,将为期4个月。

链飞传媒:那这么看来,目前QOS的技术、交易、安全、环境测试等搭建,基本都已经准备好了?

贺宁:是的,现在一边在做超级节点的竞选,一边就相关的功能进行测试,同时也会对这21个,目前是不止21个竞选节点,进行技术辅导和技术测试,以保证我们在12月能够给大家呈现一条无论是底层公链性能,还是网络交易,都绝对安全、稳定、高效的一流公链。所以,过去这一年多时间QOS团队主要还是围绕这几个重要的技术节点来实现。

链飞传媒:除了技术上的工作之外,未来有打算在市场上做一些营销活动之类的吗?

贺宁:我们不会有太多单纯以QOS为主体的线上线下营销活动,随着超级节点竞选的启动,QOS的整个生态应用也将会陆续揭秘。包括所有的竞选节点它本身其实也是一个社区、应用或者机构。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在做技术上的对接、联盟链上应用场景上的对接、以及准备在公链上发行token的项目方的对接。未来,会慢慢带着他们陆续进入市场,跟大家见面。换句话说,我们会对所有生态上运行的项目进行深度孵化。

链飞传媒:除了技术之外,也包括会为一些好的项目进行一些投资之类的?

贺宁:是的,但是主要还得看每个项目的具体需求,看他们需要什么,我们就针对性的给予一些支持,包括但不限于资金、技术、流量等等。

链飞传媒:以您这种资深币圈老炮的身份来看,怎么判断一个区块链好的项目,或者说您是怎么判断能在QOS公链上长久发展的项目,有什么标准吗?

贺宁:看一个好的区块链项目和适合我们生态的项目,这是两个概念,我个人认为还有点不太一样。市场上如果评价哪个是值得关注和投资的公链项目,可能不止QOS,我会认为过去比特币引领了一个时代,以太坊引领了一个时代,接着EOS引领一个时代,但是这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往后,像以太坊、EOS等公链生态将会被无数的公链后起之秀赶超,因为大家都有各自的技术优势,各自本地化的服务和资源也不一样,所以他们会在各自的领域把自己的生态做得更扎实。而不会像过去的以太坊和EOS,只需要发条链或者发个应用就结束,未来的公链和应用场景将有更深入的合作关系。如果发现一条公链能够在某一个领域区块链落地应用的路上又往前迈了一大步,并且有自己的生态资源能力,和对社区生态上的自治组织的运营协作能力,这样的公链是值得我们关注和投资的,也必将成为市场看好的项目。

对于QOS来讲,我们拥有公链+联盟链的底层混合操作系统。可以理解为,QOS公链融合了以太坊、EOS、Fabric、Cosmos甚至IPFS的全部功能。那么,什么样的应用最适合在QOS公链上运行。简单来说,就是to B+to C全覆盖,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商业应用,就可以把QOS这些功能都用上,QOS公链也能满足这样高性能、高频次的业务需求。

举个例子来讲,这个项目可能来自to B的业务,需要多个参与方数据互通,需要联盟链的基础设施;同时有C端的平台,希望另外有一条链,或者有个平台能够承载C端用户,让其开放的、自由的加入和退出。与此同时,还带有大量的业务数据的上联、分片需求等等,这种对基础设施和服务有全部需求项目,这样的应用是最适合QOS的。

链飞传媒:从您个人的经验来看,未来公链的发展场景是什么样的?

贺宁:对于未来公链的发展,我个人认为还是要把区块链的三个项目形态,公链、联盟链和DAPP放在一起说,这三者还是密不可分的,永远是在一个大的生态上。

对于DAPP,最重要的是去区块链化。如何理解这句话,就是说“我们需要让用户在使用这个产品时,感觉不到是区块链,给到大家的是一个成熟的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这个DAPP就成功了。“当然,产品本身还是用的区块链技术,也是一款区块链应用,只是在利用区块链技术解决复杂业务问题的同时,给到C端用户的是更方便、更优质、更安全的用户体验,这时候DAPP的意义也将更加凸显。

关于联盟链,它不像公链或者DAPP可以用代币或者Token来解决激励的问题,联盟链是个无币区块链。对于联盟链来讲,要么以开发为突破,要么以安全为突破,要么就是以打破信息孤岛为突破,总而言之,要找到新的、准确、真实的突破口来解决联盟链落地应用的问题。

对于公链来说,公链下一步要真正把Token做成Token过往我们的公链只是代币,而且是投机产品。那么随着Defi的逐渐成熟,随着这些应用场景、自治组织、项目方对区块链、对Token认知能力的提升,公链要做的就是帮助应用场景把Token真正做成Token,拥有自己的通证功能。也就是QOS一直坚持的,通过底层公链把传统公司化行为转换成社区行为,通过通证把中心化激励体系变为社区自激励。

链飞传媒:现在我们从大的角度来看,区块链大规模的应用落地瓶颈有哪些?是大家对区块链的认知不够到位吗?

贺宁:刚刚在回答上一个问题的时候也谈到了部分,从一个公链的角度来看,还是所有的公链都做得不够好。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回顾一下移动互联网普及的过程,当时安卓、IOS这些新的开发平台刚出来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很火,后来有一个人做了很好的示范,就是小米做了个MIUI,把安卓做的zoom重新封装了一下,让用户和开发者都能很直观感知到智能手机系统带给开发者和用户的便利,一夜之间移动开发市场就火爆了。所以我想讲的是今天所有公链,无论是哪一家,不能像当时的Windows一样,只提供了基础设施其他什么都不管,一定要再往前走一步。对于公链来说,除了搭建基础设施,还需要做好以下几点:

首先第一个需要做好生态,要对生态有投入,让所有的开发者和用户知道这个生态怎么参与,如何构建;

其次,技术要往应用层,至少往业务层再迈出一步,比如说KYC、清算系统、以及所有能够想到的业务中心部分等等,或许不用示范到应用层面这么直观,这样才能让更多、更大规模的开发者知道如何去用这个基础设施;

第三是需要公链以及所有开发者一起去解决的一些技术问题。比如数据上链的成本高、效率低等等的问题。这些也许不是公链本身做的,但是公链需要给出一个方向,带领社区开发者把这些小的技术问题解决。把以上这三个问题解决了,区块链应用才能大规模的落地。

链飞传媒:似乎现在行业对于数据上链成本高,一直没有一个特别好的解决方式。

贺宁: QOS已经有了解决方案。刚刚我们也提到,QOS是一个双层链架构的基础设施,底层主链专注于高TPS、以及支持生态中所有通证的原子性跨链交易,而不运行普遍意义上的智能合约。上层业务链专注于某一区块链业务的实现,可灵活的实现任意业务的智能合约。

打个比方,QOS业务上链的时候不会像以太坊和EOS,需要把所有的数据上链,假设说我们要做一个图片网站,如果把原图上传到以太坊,一张图片的成本远不止几百元,其实是相当高的。但是在QOS公链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可以创一个单独的联盟链,往联盟链上上传数据,哈希跟QOS的公链对应就可以了。

链飞传媒:这个操作对于没有技术基础的人也能够做到吗?比如说如果我想对我今天拍的图片进行上链的话,首先要在咱们的这条公链上创一个联盟链,如果是我来做的话,因为我没有技术的背景,能很快的上手做这个事情吗?

贺宁:这个问题非常好,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跟区块链技术相关的,另一方面是跟应用端相关的。跟应用端相关的,可以通过第三方平台,类似最近刷爆朋友圈的Python,就能够解决小白快速搭建应用的问题。区块链这端,我们可以提供比较完整的、敏捷开发的SDK,开发环境以及开发文档,如果还不能操作,QOS可以提供Face to face的服务。可以理解为我们是一个一对一的VIP版的以太坊加上Fabric的公链。

链飞传媒:这个Face to face的服务QOS推出多久了?

贺宁:这个怀抱永远敞开,只要有兴趣的开发者,能够提供很好的应用创意,在技术上需要任何的基础设施和服务上的辅导,我们都随时都欢迎、随时支持,我觉得这是公链该做的事情。有一些公链高高在上,把基础设施做完了,没有后续支持,基本把很多的开发者拒之门外了。未来,公链都应该对所有的社区开发者,对应用场景进行一对一的辅导,然后才能够实现应用落地,最终实现大生态布局落地。

链飞传媒:能对开发者一对一的辅导,这个事情在行业里面还是挺牛逼的。其实这个对你们来说教育成本很高的?

贺宁:也不一定,我们有一个不到两百人的活跃开发者社区,QOS的十几位核心开发者也在里面,他们能够解决社区开发者面临的问题。被解决问题的这些社区开发者又可以成为了下一个教育者,后进入的开发者可以由前期的开发者辅导,日积月累,这件事儿也就推动起来了。当然,QOS也会给予每位开发者最大的激励与发展空间。

链飞传媒:了解了,最后一个问题,目前我们的技术已经准备的很成熟了,面对开发者也有一对一辅导,那么QOS在面对C端用户时是如何做一些品牌化信息的传递的呢?

贺宁:作为一个公链来讲,本身公链就像安卓或者Linux一样,我们很难向C端用户说清楚公链的优势。过去的一年,我们也走了一些弯路,其实不应该让这些C端用户明白公链怎么用。正好QOS生态也发展到目前这个阶段,今年12月我们的主网也将上线,QOS生态的应用场景将陆续呈现,我们会带着这些应用场景让C端用户来认知。

提前透露一点消息,近期我们可能会上线的一个项目类似DAPP HUB,现在还不能公布名字,保留一点悬念。大概的模式就是,这DAPP HUB汇集了所有公链的智能合约的一个库,如果你是一位DAPP的开发者,你就可以在这上面调用ETH、EOS、QOS等等的任何公链的合约,让你的DAPP在每个链上都可以运行,让每个链的用户都可以参与并且玩转你的DAPP。这只是第一个,后面我们还会逐渐带着这样一些应用走向市场,通过了解这些应用来了解QOS公链。

链飞传媒:那这个很有意思,其实这种线下活动一旦做起来,咱们的市场品牌一下子就推起来了。

贺宁:是的,31号下午,我们在海伦路的亚太区块链中心就有一场自己的技术生态分享会,这次发布会主要发布的是QOS底层公链的一个功能,STO的铸币功能。会上会展示我们的一个生态合作伙伴——加拿大STO发行平台X Token,会重点介绍他们是怎样用QOS的基础设施实现STO铸币的,并且怎样去完成全流程的STO发行。

链飞传媒:确实,这样看来QOS在应用方面做了很多的探索。那就让时间来证明我们的选择与努力,最后祝QOS发展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李萍萍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QOS COO贺宁:公链的技术使命不止底层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