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基金会团队到技术详解再到盘面、筹码分布 万字长文调研IOTA

本文来自知乎用户@影子

一、IOTA基金会团队

1)David Sønstebø

基金会联席主席。90后,挪威人。连续创业者。未上过大学。IOTA的创始人之一。

2)Dominik Schiener

基金会联席主席。出生于1995年,意大利人。极客,连续创业者。未上过大学。14岁破解《使命的召唤》,17岁赚到了第一个百万美金级收入。从2012年左右开始,参与或发起区块链相关的项目。

3)Serguei Popov

基金会Board成员。数学家,巴西一所top 2大学教授,博士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大学。IOTA的创始人之一。Serguei Popov主导了IOTA底层tangle技术的数学和结构层的设计。

4)Sergey Ivancheglo

前基金会Board成员,现已退出,但仍在独立参与IOTA工作。年龄40+。以网名CFB(come from beyond)为人所知。技术大神,NXT币的创始人(NXT是第一个POS币种)。IOTA诞生于NXT社区的讨论。IOTA的创始人之一,核心开发者。

5)Ralf Rottmann

前基金会Board成员,2018年3月加入,2019年年初左右退出。成功的企业家,曾经的创业公司被阿尔卡特收购。目前仍在经营一家中等规模的物联网公司,存续期10年。https://blog.iota.org/welcome-ralf-rottmann-to-the-iota-foundation-157c86011438

6)Dr. Richard Soley

基金会Supervisory Board成员。背景:OMG的CEO。Object Management Group(一个计算机行业的标准制定组织)。

7)Johann Jungwrith

前基金会Supervisory Board成员,2018年1月加入,2018年年底退出。大众CDO(EVP)。

8)Dr. Rolf Werner

前基金会Supervisory Board成员,2019年年初退出。Rolf在加入IOTA基金会时,是富士通欧洲区负责人。

9)Clint Walker 

基金会Supervisory Board成员, 最近加入  https://www.iotachina.com/welcome-clint-walker-to-the-iota-foundation.html

Board成员前后共有5人,其中Ralf已退出,基本不在IOTA上继续投入。Sergey Ivancheglo退出了基金会,仍以个人的方式继续参与项目。Supervisory Board前后共4人,big name的CEO或高管,其中Johann和Richard已退出。

人物关系

David与Sergey有私交。Sergey退出基金会时,David专门撰文,这是唯一的一个。在创建IOTA之前,David与Sergey在上一个项目,即JINN,是合伙人。IOTA也孕育于JINN。

从2018年8月泄露的邮件来看,Ralf与Dominik关系似乎更密切。这一看法有另外的佐证。1)在加入IOTA基金会时,Ralf的说法是“I’m feeling flattered and excited, to help Dominik, David and the entire team...“。Dominik名字在David前。2)Ralf在twitter经常转发Dominik的tweet,而其他人较少。3)David在解释Ralf的tweet时,措辞生疏。https://www.reddit.com/r/Iota/comments/9s5vjt/davids_sonstebos_first_response_to_the_ralf/?utm_source=ifttt

IOTA基金会分布式办公。据Serguei,他仅与Dominik在上海见过一面,而剩下的几个创始人均未见过面。在基金会中,Serguei的角色相对中立,对于与Dominik的见面,他给出了正面的评价。而在2018年基金会Board的纠纷中,他也未深入卷入。

至少在一段时间内,Dominik与Sergey关系非常紧张,David与Dominik之间也存在一些分歧。

Ralf的退出

Ralf在2019年年初左右退出基金会。1)Ralf的解释是,IOTA基金会的运转已经走上正轨,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已经完成,该走上下一程。2)据David Sønstebø的说法,Ralf在2018年8月后便因为家庭事务等原因无法投入太多时间在IOTA基金会。3)在2018年10月左右,Ralf在解释另外一个事件时曾说:“My belief and dedication toward IOTA is unwavering, otherwise, I’d have left a long time ago. People who know me personally, know that I carefully select where I spend my time...“

大意:我对IOTA的投入没有改变,否则我很早就离开了。了解我个人的都知道,我很审慎的把我的时间投入在我觉得有价值的事情上。

结合时间线来看,双方的措辞有些许微妙的矛盾。无法形成特别明显的结论。本文不想过度分析,以免过度解读。

另外。Ralf的twitter介绍仍包含:前IOTA基金会Board成员,保留了一定程度的认可。

Johann Jungwrith的退出

社区曾经对Johann的加入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和期待。关于Johann的离开,IOTA基金会给予的说法是,Johann从德国搬家去美国,因此没有时间再继续基金会的工作。Johann帮助IOTA建立了和大众的合作,Johann离开后,合作会继续。

Johann Jungwrith的twitter目前保留着IOTA相关的tweets,最后一条IOTA相关的tweet在2018年6月。

Rolf Werner的退出

Rolf是因为一些个人原因退出的。从退出时的措辞来看,对项目保留较高的认可。

Rolf退出后,仍会在twiteer上转发IOTA相关的信息。

Board事件

在2018年上半年这段时间内,IOTA的基金会的Board仅有David, Dominik和Ralf三个人。David在积极推进Serguei和Sergey进入基金会,但受到了Dominik的一些阻挠。

在本次沟通中,Dominik表示要先修改章程,再进行提名Serguei和Sergey的事项。希望能一起电话沟通一下。遭到了Sergey的拒绝。Sergey要求立即完成提名的事项。Dominik表达的顾虑,主要是Sergey还没有考虑清楚进入董事会后要做什么。Sergey在回答这个问题时,仅用了三个单词,其中一个是tbc(to be continue)。David认为,Dominik担心Serguei和Sergey进入Board后会被David控制,这是Dominik的幻觉。并认为Serguei和Sergey进入Board的事已经因为Domink被拖延了几个月。

Sergey做出了“通牒“,要求在当天11点前完成提名事项(当时10点左右),否则就会公开往来邮件,并弹劾Dominik。Domink沟通无果后表示,不接受“威胁“,并下线。

Sergey将邮件公开,并公开表示,不信任Dominik。

整个讨论发生在2018年8月8日,Board事件泄露的邮件 https://pastebin.com/482HVvPu

这是一份非常有价值的材料。

1)Sergey最终公开邮件,因为他认为“既然我说了,就要做到,这关于我的reputation。“

2)从结果来看,不久后IOTA基金会成员最终签署了一份理解备忘录。最终Serguei和Sergey加入了Board。Dominik没有退出。

3)从更远的时间来看,Sergey又因为不适合团队工作的方式,于2019年7月退出基金会。

4)Ralf作为一个相对中立的调解角色,认为这样的沟通结果辜负了社区对团队的信任。

5)David在本次沟通中,激进的推动Serguei和Sergey加入Board。

IOTA基金会其他重要成员

Professor Jon Crowcroft

Jon是剑桥大学分布式领域的教授,分布式计算领域世界知名的研究人员(可以帮助到IOTA协议的研究与开发),加入了IOTA的研究委员会。于2019年9月新加入。

Dr. Moody Alam

Moddy博士负责IOTA的研究工作。Moddy是(英国)皇家统计协会和英国计算机协会的会员。

Brian Marcel

Brian是IOTA基金会顾问,新加入。Brian是IBCS集团的董事长。

Hans Moog

Hans是除 CfB 之外的新一代 技术精神领导。他现在跟Serguei Popov一起主导 Coordicide。 twitter: https://twitter.com/hus_qy 他关于tangle, coordicide 的视频 https://youtu.be/o2AQ57jMwlo https://youtu.be/-NZVwdZdZk4

Dr. Julie Maupin

杜克大学法学教授,负责IOTA的社会影响和公共监管事务。

二、IOTA与大公司的合作

意法半导体STM

意法半导体是欧洲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市值171亿美金(三星3000亿美金,台积电2000多亿美金)。在2019年7月,STM在旗下产品STM32 微控制器中集成了IOTA的技术。

意法半导体官网对合作的介绍 https://www.st.com/en/embedded-software/x-cube-iota1.html

合作介绍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ACCT57WboI

捷豹路虎集团

在2019年4月,捷豹路虎在一个产品smartwallet里,集成了IOTA的技术,车主在驾驶时,可以将驾驶的数据出售获得IOTA TOKEN。

福布斯关于这一合作的报道  https://www.forbes.com/sites/lianeyvkoff/2019/04/30/jaguar-land-rover-wants-you-to-earn-cryptocurrency-as-you-drive

IOTA在2019年8月底,与多家公司合作展示了在智慧城市中,如何利用IOTA技术去跟踪数据。捷豹路虎也是参与方。

博世Bosch

跨国集团,《财富》世界500强排名75位,员工数超过23万,业务覆盖汽车工业,能源行业等。

博世官网对IOTA的介绍 https://www.bosch-connectivity.com/newsroom/blog/xdk2mam/

Bosch Venture Capital投资IOTA https://twitter.com/BoschSI/status/1027534985476157442

EDAG

德国独立汽车设计公司,4300名员工和全球30多个分公司。

合作链接 https://www.edag-engineering.de/en/news/world-premiert-edag-citybot-game-changer-for-city-of-the-future/

文中IOTA被描述为“EDAG partner“。

EDAG发布的“未来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UGloMFLp-o&feature=youtu.be

IOTA生态报告

报告链接 https://files.iota.org/comms/IOTA_smartcityreport.pdf

这是一个关于IOTA联合一些公司推进智慧城市的报告。在报告里,IOTA与多家大公司进行了合作(有具名的合作方负责人)。包括:Engie(世界500强93名)等。由于都是欧洲公司,不一一展开。

大众/富士通合作跟踪

由于IOTA曾经的两位Supervisory Board成员来自大众和富士通,可以跟进下IOTA与这两家公司的合作的最新情况。

富士通官网关于Hannover Messe 2019的信息 https://www.fujitsu.com/emeia/microsite/hannover-messe/expert-talks/

在第一部分提到与IOTA的合作,并且展示了use-case。

2018年的展示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0E69m57gAk

(看来社区里有人与我们关注同样的问题)有网友向大众询问与IOTA的合作进展,收到了这份文件。

https://twitter.com/tangleblog/status/1127252940522250242,从这份文件可以看出,大众与IOTA也仍在继续合作,并且有具体推进的use-case。

Marketplace

Marketplace是IOTA下的数据交易项目。2017年流传的IOTA与微软等各大公司的“合作“(和微软的“合作“后来又被质疑等一系列后续,不展开),其实是该项目。https://data.iota.org/#/ 展示了参与该市场的公司,有很多Big name。

严格来说,这应该不算合作。并且Marketplace项目还在早期,只能定性为一些大公司有参与数据交易的“意向“。

IOTA面向的是物联网,与汽车、智慧城市等的合作,可以产生很多的use-case,进而会产生很多数据。

而数据交易,只是这些use-case结果物的二次交易,不应该是现阶段关注的重点。

City of Austin

Austin是美国德州首府,与IOTA合作共建智慧城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WxH9TIE6Po

该项目是2019年的新项目,还未落地,暂不展开。

三、IOTA的负面信息

MIT旗下的Media Lab - DCI(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指出IOTA的漏洞

这是最广为人知的IOTA的负面新闻,时间发生在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初。

MIT的DCI团队指出IOTA使用的Curl算法有漏洞,IOTA团队后将该算法替换。DCI强调该问题的严重性,IOTA团队试图淡化该问题。

正式的文章目前还在MIT网站上 https://dci.mit.edu/research/2019/3/31/cryptanalysis-of-curl-p-and-other-attacks-on-the-iota-cryptocurrency

文章的1作是波士顿大学(区别于波士顿学院,波士顿学院更顶尖一些)的Ethan博士;

文章有两名作者是哈佛大学的本科生,根据他们的声明是独立于Ethan参与的研究;

文章剩余作者是MIT旗下Media Lab的成员。MIT的Media Lab在2019年卷入了爱泼斯坦丑闻,曾接受过爱泼斯坦资助。经纽约时报曝光后,Media Lab的负责人Joi已辞职。(不代表与IOTA漏洞事件有关联)

IOTA基金会的正式回应 https://blog.iota.org/official-iota-foundation-response-to-the-digital-currency-initiative-at-the-mit-media-lab-part-1-72434583a2

双方泄露的往来邮件 http://www.tangleblog.com/wp-content/uploads/2018/02/letters.pdf

泄露的邮件是一份非常有价值的研究材料。这是一起具有“罗生门“色彩的事件,现在已经很难去形成结论。

1)直观来看,Sergey邮件中的回应较rude,站在对方的角度会不是很舒服。但结合Board事件中Serv的行为,也或许可以理解为一种性格特点。

2)关于算法中的一个漏洞,Sergey解释为为了避免被竞争对手抄袭,在代码中故意加的。这一说法,以旁观者看来,并不能完全信服。但结合Sergey的geek特点,也非完全不可能。

3)该事件并无后续。DCI未真正攻破“过“IOTA的网络,或给出攻击代码。

4)使用加密算法的第一原则是,不要自己去发明Hash算法。DCI认为IOTA的算法违反了这一原则,IOTA团队自己认为没有。

5)DCI认为IOTA的算法违反了EU-CMA security(存在性不可伪造原则),IOTA团队自认为没有。

6)在DCI与IOTA沟通后,最初的Curl算法已不再使用。

到目前为止,该问题在技术上实际上的直接影响已经较为有限;该问题是否能反映IOTA团队技术“能力“上的问题,无能力判断;该问题对IOTA项目的口碑和品牌影响很大。

IOTA使用评测

2018年初,作者为IOTA的使用做了一次评测,给出了非常负面的评价(评测过的最烂的coin)。

评测 https://medium.com/andreas-tries-blockchain/iota-cannot-be-used-for-iot-loss-of-funds-may-occur-e45b1ed9dd6b

作者搭建了IOTA的全节点,在此基础上去做转账等操作。出现的问题包括:节点搭建困难(易用性差+文档不友好),出现各种问题(报错),占用资源多。

作者具备一定的技术背景,因此本文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文章下面也有很多自发的“辩护“信息,可综合参考。

需要指出的是。与其他币不同,IOTA并不是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而是dag技术。可以认为其他币在做底层研发时,是有相对“成熟“技术方案的;而IOTA是全新的底层架构。引用一个回应,“2011年的时候,btc的钱包比这难用的多“。

IOTA的UE(用户体验)

2018年7月,IOTA is terrib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6C5DJGg4Lg

作者对IOTA进行了全方面的否定。1)钱包体验极差(也曾听某交易所朋友吐槽过);2)节点不同步,造成钱包里的token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3)创始人对投资人不友好(指否定投机者)等。4)每次使用时,需要更新地址。

备注:官方的trinity钱包发布后,体验有了一定的提高。

每次使用时,需要更新地址,确实不符合用户习惯。IOTA使用这一方案或是考虑面向物联网设计的产品。

ETH开发者Nick对IOTA的评价

最有参考价值的是ETH开发者Nick Johnson的文章

Why I find IOTA deeply alarming https://hackernoon.com/why-i-find-iota-deeply-alarming-934f1908194b

其中两点与DCI指出IOTA漏洞相关:

1)IOTA违反了“不要自己发明Hash算法“原则。

2)IOTA不遵循开源精神,指IOTA自称在算法里故意添加漏洞,防止竞争对手抄袭。

另外两点:

3)IOTA在技术选型上着重兼容三进制。由于目前的计算机都是二进制的,这一选型非常“不落地“,在解决兼容性上需要耗费很多资源。

4)IOTA使用的DAG技术似乎确实有点意思,但实际已经做出来的东西确实不怎么样(指实现层)。可对照IOTA使用评测中的观点。

对于Nick的这篇文章,David与Sergey与Nick在twitter上有很多辩论。

辩论链接 https://twitter.com/nicksdjohnson/status/912676954184323073

关于三进制的问题,David在另一场合解释为,“IOTA是面向未来50年设计的技术“(所以考虑的更长远)。

Nick指出的IOTA的问题至少一定程度上是真实的。这些问题对IOTA长期的真正影响无法判断。

其他币圈知名人物对IOTA的负面评价

1. LTC创始人李启威 https://twitter.com/i/web/status/939687612721250304

李启威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疑惑,“IOTA技术是否确实可行?我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IOTA安全性很脆弱(注:DCI事件),存在中心化问题(注:Coordinator问题)...“

但他并未做结论,只是谨慎怀疑,因为没有深入研究过。

2. Tone Vays,bitcoin的大V,Twitter关注者19.4万人;Jimmy Song,Twitter关注者15.8万人。

两人的视频节目,2017年12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aAiNY06E0o&feature=youtu.be

包含以下几点:1)没有使用区块链的数字货币;2)token没有使用价值;3)DCI事件。

Tone Vays也未深入调研过IOTA,原话“我只用了5分钟就发现IOTA是个骗局“。

3. Tuur Demeester,基金Adamant Capital的合伙人,Twitter关注者19.8万人。

评价链接,2018年5月 https://twitter.com/TuurDemeester/status/1001064702284369920

Tuur Demeester引用了DCI事件的链接,并表示IOTA是个“笑话“。

Tuur Demeester在该tweet指出了ICO市场的泡沫性。IOTA与ICO泡沫是无太大相关性的,IOTA的ICO发生在2015年,一共募到1337个BTC,当时市值59万美金。

4. V神 

2019年5月,曾表示“IOTA的Coordicide看起来像是BCH的Avalanche技术的克隆。“ 

IOTA的Coordicide是项目中非常关键的一个技术,将在下文的Coordinator与Coordicide中介绍。

关于V神提的这个问题,Sergey教授有专门撰文解释,https://medium.com/@serguei.popov/iota-and-avalanche-35b7cf938664

关于IOTA一个社区项目的负面信息

AKITA是IOTA社区里一个比较重要的项目,得到了IOTA基金会的资金支持,https://blog.iota.org/the-third-cohort-of-iota-ecosystem-development-fund-grantees-c73c3a3df7be

从德国的一个朋友了解到AKITA的一些负面信息:

“I just talked to my friend. He was on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devs on Iota projects(注:即AKITA). He said that they(指AKITA项目的负责人,并非IOTA基金会) stopped paying him salary and so he stopped working. He’s looking for a job. “

“He did all the code and infrastructure for AKITA.“

“He seems a bit frustrated with it since he doesn’t get paid even though he contributed a lot.“

引用一些可参考的负面评价

批评IOTA团队用语夸张,华而不实:

批评coordicide进展缓慢:

批评IOTA团队组织能力差:

当然,面对相同的东西,每个人又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四、IOTA技术详解

共识问题

不可能三角,即效率,去中心化,安全性无法共存的问题,是区块链目前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或者换一种描述方式,在保持去中心化和安全的前提下,如何提升扩展性scalability。

对于比特币网络,所有的节点都要去对交易进行共识,效率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去解决(工程学无法解决数学层面的问题)。

关于解决scalability有这么一些思路:

1)DPOS/sharding

DPOS,通过在有限数量的节点间进行共识,提升效率。EOS是典型的采用DPOS。ETH的sharding,也可以理解成类似的一种实现方式。

DPOS的效率自然是低于完全中心化的。理论上,由于节点数量有限,DPOS与中心化服务器的差距有可能做到一个常数倍数的差距。

即效率上:

所有节点共识 << DPOS = 1/n 中心化服务器,

n是一个常数,n>1

这与ETH/EOS想做的事也是符合的,去中心化的全球操作系统。

2)侧链,子链/闪电网络

这几种方式有相似之处,即主链上做有限的事。

btc试图通过闪电网络,实现更大规模的交易;EOS意图通过DPOS+侧链/子链,实现“百万tps“。

由于侧链之上还可以有侧链(孙链),理论上可以迭代很多层,形成一个树状结构。类似国家治理,可以有一个中央,再划分几个行省;每个省有一个省委,又可以再划分为多个县市……

3)DAG(Tangle)

IOTA底层并非区块链结构,而是DAG结构。DAG与区块链有很多非常有趣的区别,先从共识层面来讲。

在Tangle里,每笔交易的发起者需要验证两笔之前的交易。这种验证关系,形成了交易之间有方向的连接。所有的连接关系就构成了一个有向无环图,即DAG。

只有验证了两笔交易(为共识网络做出了贡献),才能加入共识网络(未来又可以被其他节点验证)。

如果把Tangle中的方向倒过来看,有点像繁殖的过程。两笔交易可以繁殖一笔子交易。

Tangle有一个特性,是可以局部共识。有点像把繁殖出来的几只兔子扔到非洲,让它们自然繁殖;再把几只兔子扔到欧洲,让它们自然繁殖。突然有一天,欧洲和非洲打通了,可以让非洲兔子和欧洲兔子进行通婚,形成更大的共识网络。

区块链有时间戳,在某个时间范围内,节点做的是一致的事情(验证同一批交易);DAG的节点做的事情则不一致(验证不同的交易)。这点Tangle与侧链有相似之处,每条侧链也在做不同的事。

但两者又有很大区别:侧链结构有主次之分,Tangle上的交易全是原子化的;链上是有治理结构的(需要选出块节点),DAG没有治理结构;侧链每增加一个层级,会增加管理成本,DAG没有额外成本。从数学上看,DAG是非常优美的。与充满机械感的链不同,DAG非常轻盈。

基于这些特性,IOTA近乎可以无限扩展。

未来物联网上的交易体量可能会高出现有互联网交易体量多个数量级。在IOTA的蓝图里,Tangle可以支撑起整个物联网的交易和清算工作。这个体量,是闪电网络和侧链技术无法支撑起的。

IOTA的主要问题是,Tangle可能是一个乌托邦,技术上无法实现。无法构建出一个真正安全可用的DAG交易网络。

Coordinator与Coordicide

李启威的Twitter提到了IOTA的中心化问题,V神的Twitter提到IOTA的Coordicide是BCH的Avalanche技术的克隆,两者说的是一个相关的问题。

IOTA主网上线后,网络很脆弱,节点会不同步。很多关于IOTA使用体验的问题,都由此引起。

类似刚出生的婴儿,不会走路。为了阶段性的解决这个问题,IOTA网络里设置了很多Coordinator,用来矫正一致性。这些Coordinator都是中心化的,由IOTA团队控制。

在计划中,这些Coordinator不是永久性的,只是一个拐杖。到一定阶段,拐杖是要被扔掉的。会有一个新的解决方案替代Coordinator,来保证网络的即时同步和一致性,这个方案就是Coordicide。介绍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uNNqEeu6gY

按照IOTA团队的说法,在2019年Coordicide已经完成了数学上的工作,已经到了实施阶段。

也有很多质疑的声音 https://twitter.com/SarahJamieLewis/status/1161353122343604225

Coordicide能不能真的实施成功,决定着IOTA的命运。

经济模型

EOS上的交易是免费的;IOTA上的交易也是免费的。

但其实EOS与IOTA的交易都不是“免费“,只是不消耗TOKEN。

1)BTC经济模型

BTC的经济模型,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不再赘述。

BTC的价值支撑来自于价值存储。

2)ETH经济模型

ETH的经济模型与BTC类似。BTC的交易都是payment,ETH的交易包含更多类型的transaction。但都是交易付手续费。

ETH的价值支撑来自两方面:

在ETH的生态里,作为一种资源消耗品,这种价值是由开发者支撑的;

在ETH的生态里,作为一种生态货币,这种价值是由交易者支撑的。

3)EOS经济模型

EOS与ETH类似,只是能源的消耗模型,变成了抵押模型。EOS的价值支撑同样来自两方面:

在EOS的生态里,作为一种抵押品获得资源,这种价值是由开发者支撑的;

在EOS的生态里,作为一种生态货币,这种价值是由交易者支撑的。

在ETH与EOS里,TOKEN作为资源的消耗品和抵押品,是其基本价值来源,这与它们分布式操作系统的定位相关。生态货币的价值取决于生态本身的规模。迄今为止,“分布式操作系统“的需求尚未被大规模验证(除了用于资金盘与博彩)。

4)IOTA经济模型

与EOS和ETH不同,IOTA理论上是可以不发币的。Tangle可以作为M2M的transaction网络被独立使用,只用于信息传递,不用于支付交易。

在Tangle网络里,每笔交易都需要验证两笔交易。网络的使用者同时也是网络的清算者,并不存在矿工/用户,或节点/用户的二元结构。

仅在Tangle网络里,IOTA的TOKEN并不是资源的消耗品或抵押品。(不考虑Q,即Qubic项目的话)

IOTA的唯一价值是作为生态货币。物联网经济网络,比“分布式操作系统“,不考虑实现,仅从需求的角度是更直接的。

具体来看,IOTA的价值支撑来自三方面:

用于IOTA上的数据交易,即marketplace项目,https://data.iota.org/

用于M2M(machine to machine)之间的支付交易。

用于智能合约,即Qubic项目。项目未公开,可暂忽略。

重点讨论下M2M之间的支付交易。M2M的信息传递,价值是显而易见的。但为什么需要M2M的支付交易。有了M2M的支付交易,可以实现汽车去加油站,自动加油付费。但即使不使用M2M的支付交易,也可以实现自动加油付费:只需要做好M2M的信息传递,调用第三方钱包支付即可。类似滴滴打车时,扣款都是自动的。

M2M信息传递,调用第三方钱包支付,是完全可行的。主要瓶颈在交易规模。我们在共识里介绍过,物联网的交易规模可高于互联网交易规模多个数量级。基于M2M的支付交易,才能实现无数微交易的并发。使得物联网的交易更加具有实时性和原子性。

利用Tangle做清算,使用EOS或闪电网络做支付都是可行的。核心问题还是scalability。

五、IOTA的运作、社区、盘面、筹码分布

基金会运作

IOTA社区的运作比较透明。所有成员在官网有列出(不完全及时),新成员加入时medium上会有介绍。

对社区内项目的支持,以wrok proposal的模式运作。项目拨款在官网有披露 https://transparency.iota.org/

IOTA的海外社区很繁荣,并且至今保持着很高的热度。

在本文中大多数链接,正面报道的消息都有不少IOTA的忠粉的支持,负面消息也都有IOTA的忠粉的辩护。在IOTA社区里,对价格的讨论很少,几乎没有对价格下跌的指责。

在整个区块链的社区里,对IOTA的评价是非常两极分化的。其原因,从上文即可窥得一二。

对比IOTA/EOS/TRX的官方Twitter:

IOTA https://twitter.com/iotatoken

Block.one https://twitter.com/block_one_

Trx https://twitter.com/TRXtraining

从回复/点赞可很看出,活跃度IOTA > EOS >> TRX

项目负责人的Twitter对比

ETH-V神 关注人数87.6w https://twitter.com/VitalikButerin

LTC-李启威 关注人数83.4w https://twitter.com/SatoshiLite

EOS-BB 关注人数2.1w https://twitter.com/brendanblumer

EOS-BM 关注人数4.1w https://twitter.com/bytemaster7

IOTA-Dominik 关注人数4w https://twitter.com/DomSchiener

IOTA-David 关注人数4.1w https://twitter.com/DavidSonstebo

IOTA-Sergey(CFB) 关注人数0.9w https://twitter.com/c___f___b

TRX-孙宇晨 关注人数1.7M https://twitter.com/justinsuntron

IOTA的Reddit和Discord(类似telegram,但更方便沉淀信息)也很活跃,社区氛围很好。

http://iota.org官网有链接。这里不再与其他项目详细对比。

但联系了2位德国币圈的朋友,在大的区块链社区里IOTA并不是很活跃,与其他项目交流较少;联系了1位德国汽车行业的朋友,也没有听说过IOTA。

IOTA的国内社区很小。在巴比特、币乎社区里,2019年关于IOTA的讨论很少。

由于DCI事件流传甚广,以及“不适合人类“(面向物联网)的一些用户体验,很多人存有IOTA的“骗局“的刻板印象。

盘面情况

IOTA的成交长期低迷。排名前20的币种,每天换手率一般都在5%以上,甚至两位数。IOTA的换手率长期低于1%。

从盘面上推测,IOTA没有做市商。由于IOTA运作比较透明,也确实没有做市商相关的信息。

换手率低,有两种解释。1)币种“无人问津“,价值逐渐消亡。2)长期投资者比较多,投资人倾向于持有币种,而不是交易。

IOTA总量27.7亿Mi,市值46亿,目前交易所交易的单位也是Mi。

IOTA是全流通盘,在2015年ICO的时候就一次性全部卖出,并且没有通胀和增发。

筹码分布

IOTA目前的筹码分布 https://thetangle.org/statistics/tokens-distribution

IOTA2016年-2017年8月的筹码分布 https://iota.stackexchange.com/questions/493/how-can-i-track-the-distribution-of-iota

目前IOTA前10地址的持仓量29%,对比17年的数据,筹码有所集中。但需要排除交易所的影响。

排名前100的地址 https://thetangle.org/statistics/richest-addresses

前30的地址,大多数转账次数在个位数。可以推测是长期持有者。

感谢iotachina社区Jimmy对本文的帮助。

本文来源: 知乎 文章作者: 影子 / 责任编辑:谭红朝我要纠错
声明:金色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从基金会团队到技术详解再到盘面、筹码分布 万字长文调研IO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