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国版App下载 Android & iPhone
金色专栏
  • 发布文章
  • 发布活动

Hardcore|货币信息论 为何比特币是终极的避险资产?

mATisfT8i7u7wafsbPqCvsI45SAHJ03e8WKfhENE.png

金色财经近期推出Hardcore栏目,为读者提供热门项目介绍或者深度解读。

本期介绍货币信息论。货币是一个度量标尺,衡量公司对资本的使用效率,而负责制定并执行货币政策的央行,无法在任何时间点都拥有所有知识以做出最佳决策。健全货币不应该被一个中央的计划机制所改变,而为什么比特币是健全货币的完美迭代,何为中本聪设计的精妙点?本文将会揭晓答案。


价格与市场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

价格反映信息

“在自由市场经济体系中,价格是知识,是传达信息的信号。 价格不仅是让资本家获利的工具,它还是经济生产的信息系统,在全球范围内交流知识并协调复杂的生产过程。”

—Saifedean Ammous

价格是自由市场体系的协调力量。 每个决策者都依靠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帮其做出决策,因为价格本身就是将所有已知市场信息汇总的一个度量标准。 换句话说,所有相关数据压缩后,最终都体现为价格(对于更精通技术的人来说,这是一种单向哈希函数)。

每个人的买入和卖出决定反过来会进一步影响价格,这些价格会将更改后的信息带回市场。 一些人可能知道,这个说法来自“有效市场假说”,该假说是关于市场信息如何反映在股票之类资产的价格中。

货币是度量标尺

“货币是世界经济的中央信息工具。 货币是一种交换、价值存储和计量单位的媒介,也是有关市场状况的重要信息工具。

资本主义经济不是均衡系统,而是创业实验的动态领域。 货币应该成为衡量创业实验结果的标准。” 

—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

在缺乏资源和时间的条件下,资本主义的本质在于有效地配置资本。 公司尝试如何最佳配置资本,而金钱就是衡量效率的标准,赚钱代表对资本的有效分配,亏钱则代表对资本的非有效利用。 竞争意味着许多独立的公司和个体用自己的计划解决市场中的问题。

t8vT9EZ8MD4UAEzJcXqlhSI1dcG5dOne5zTdlbHs.png

信息是去中心化的

“中央计划经济永远无法与公开市场的效率匹配,因为单个代理人的知识只是社会所有成员所拥有知识总量的一小部分。” —哈耶克(哈耶克的“局部知识问题”) 。因此,去中心化的经济补充了整个社会传播的信息的分散性。每个公司都试图利用其所拥有的知识来创造商品或服务,最终达到正确的资本分配(也即利润)。

为了强调这些信息的去中心化程度,我将举一个弥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例子,他曾说:“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如何制造铅笔:

  • 木头来自一棵树

  • 砍掉那棵树,需要锯子

  • 制作锯子需要钢铁,制造钢铁需要铁矿石

  • 石墨,来自南美的一些矿厂

  • 橡皮是橡胶,可能来自热带地区

  • 或黄色油漆

  • 或将其粘合在一起的胶水

没有中央计划办公室,这是价格体系的魔力。”

tiDXUXxgLrXRQB16q5Jk58A8YrCNf8rfCpN3R8YS.png

央行存在无法解决的数据问题

中央银行存在固有的数据问题,与任何电子信号处理系统一样,在摄取、处理和决策时有瓶颈。中央政府无法计划经济,因为中央政府无法在任何时间点都拥有所有知识以做出最佳决策。

“这是一个知识的利用问题,知识无法完整地传给所有人。” —哈耶克

为了有效运行,中央银行不得不摄取数万亿个数据点,并以一种不可能的完美方式摄取。例如,每接一个Uber单,每购买一个三明治,每进行一个应用内购买。

“我们需要相信我们生活在一个可预测、可控制的世界,因此我们求救于有权威的人,他们承诺会满足这一需求。”

—菲利浦 泰洛克(Philip Tetlock)

我们之所以创建中央银行,是因为希望世界变得有意义,而且希望感觉有人在负责。即使我们能获取完美的数据,也很难为涉及数十亿决策者的复杂且混乱的系统推断出简单的因果关系。虽然确定天气与农作物之间的关系似乎很容易,但我们如何确定玉米煎饼的需求呢?经济学与科学不一样,我们被小样本或不完整样本所束缚。我们不能让一个不同的央行或不同的总统来重演互联网泡沫。

这就引出了央行如何衡量影响并做出决策。有一个经典的产品说,“如果无法测量,就无法管理。”非常精确地测量一公斤都很难,那么我们怎么可能正确地测量通货膨胀呢?(例如:CPI不包括食品和能源!)

“由于大事件无处不在,因此预测可能弊大于利,在一个无法预料的事件控制着大多数结果(又名黑天鹅事件)的世界中,预测给人一个可预见的幻觉。” –卡尔·理查兹(Carl Richards)

他还说:“风险是当您认为自己已经想到一切时剩下的东西。”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也非常重视以历史为指导的危险性:

“后见之明,即解释过去的能力,让我们误以为这个世界是可以理解的。它给我们一种错觉,让我们觉得这个世界是有意义的,即使它本身并没有意义。这在很多领域都产生了很大的错误。”

一个有用的类比是:本质上,美联储在驾驶一辆汽车,也就是经济,它只使用雾蒙蒙的后视镜和不透明的前挡风玻璃(您看不到未来)。美联储怎么可能准确地驾驶这辆车呢?如果我们让汽车根据路况自动调整会怎么样?

没有想象力和直觉,就无法解释历史。证据的绝对数量是如此之多,以至于选择是不可避免的。

那么我们有什么选择呢?

健全的货币

“健全的货币与科学的完整性是等价的:在实验之后,系统不能允许对数据的操纵。”

— Adam Taché

健全的货币使统治者的设置固定,因此结果不能被一个中央计划机制改变。

比特币是健全货币的完美迭代。比特币有硬性的上限,原因有几个:比特币是精确的度量标尺,可减少政治攻击的媒介,并鼓励那些像病毒循环一样运行的投机泡沫。

但为什么是2100万?而不是100万?

原因是……没关系!精确的数字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有固定的数量。随着经济活动从原始规模发展起来,如果没有一个固定的计量单位来比较价值,个体就很难做出决定。

关于政治攻击媒介,中本聪认为设定“适当”的通货膨胀率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决定把人为的决策从这个过程中去除。关于固定的供应量,中本聪有两个引用来支持其结论:

“实际上,随着用户数量的增长,没有人能像央行或美联储那样调整货币供应量。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机构来确定价值,因为我不知道可以使软件了解事物真实价值的方法。”

中本聪还说

“如果有某种聪明的方法,或者我们想让某人积极地管理货币供应,并将其与某物锚定,那么就可以为此制定规则。”

最后,中本聪假设固定供应量可能会造成投机泡沫。

“随着用户数量的增长,每枚硬币的价值也在增加。它有可能会形成一个正反馈回路;随着用户的增加,价值增加,这会吸引更多的用户来利用价值的增加。”

健全货币的涵义

比特币是终极的避险资产。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购买比特币和其背后的故事,它会变成事实上的避险资产。

超比特币化之后,当比特币是SoV,MoE和UoA时,比特币将反映出我们所拥有的最准确的“无风险”回报率,这使得经济和市场参与者能够最有效地分配资源。每个市场参与者,无论是个人投资者还是公司,都会做出有风险或规避风险的决定,这会体现在比特币的价格中。

jpUZJC2jvLr0PMEdFjakLV2OIyJHKprj9LNvckOj.png

最后,当比特币成为记账单位并被每一家企业使用时,市场参与者可以通过公开的比特币地址实时查看供应商和客户的资金流向。通过对信息的最佳处理,这种透明性使市场变得极为高效。

比特币重塑了资本在经济中的有效分配方式,最终为所有人创造了一个拥有更多财富和资源的世界。

丹·霍尔德(Dan Held)

2019年11月

本文金色财经编译自Medium。

文章作者: / 责任编辑: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金色财经 > 区块链 > Hardcore|货币信息论 为何比特币是终极的避险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