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rvos COO吕国宁:再相聚 已是公链分层时

Nervos 经济模型从计算和存储两个维度设计,用 Token 来计算可存储空间的容量。

 2QMTmh6B78SHLBkK2bjFieWZ4VV5jBi2bBBfgknA.png

如何设计一条更好的公链?这少不了是大多数公链项目日思夜想的问题。

当大部分公链试图在吞吐量和扩展性这些性能上做提升的时候,新一代的公链已经另辟蹊径,因为他们认为公链的发展已经走到瓶颈期,出现了通过更好的共识算法或者分片技术将性能提升若干个数量级的方案,不少项目已经取得了成果。

分层架构方案解决“不可能三角”问题

但是,通过改进公式算法或者通过分片的方式提升性能,在效果和技术复杂度方面依然不足以满足商业落地的要求,公链项目 Nervos 联合创始人兼 COO 吕国宁认为,将计算、存储、共识网络放在一条链上,显然是走不通的,同时让一条公链解决安全、多中心化、性能三个问题是不可能的,用行业内的话叫做“不可能三角”,因为这三个问题是互相排斥的。

以史为鉴,以太坊选择了安全和多中心化,做到了 20/TPS 的交易已经是极限。EOS 放弃了多中心化,在安全性上做了一定的让步,能做到大约 3000/TPS 的交易也已到达上限。可见,在容量、价格和速度上最好的选择也不过是 3 选 2。

受到计算机 CPU 分层内存的启发,吕国宁思考,公链也能设计 2 到 3 层,分不同侧重点,攻破三角问题。于是有了 Nervos 的分层架构方案,它的底层更注重安全,上层专注性能,通过安全传输协议,由底层向上层传输安全,于是区块链的分层网络诞生了。

按照吕国宁的设想,他们会把操作复杂、资源消耗大的模块功能从链上拿出来,以保留一条更简单的链。既然底层变得简单,那么上层就不止是一条链,而是若干条。他说:“未来,有多少个应用,就会有多少条链,我们的单条应用连现在就能做到的 TPS 可以达到 15000/TPS。”

作为 Nervos 独创的分层架构方案,它将下一代区块链底层发展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三个月获国内外 90 多家一线投行 2800 万美元融资

近日,Nervos 在杭州、上海、北京等地连续做了多场线下活动,话题主要围绕下一代区块链基础设施开发、区块链发展方向以及如何为区块链项目应用落地提供支持和服务。项目开发运营紧锣密鼓地展开,社区建设以此拉开帷幕。

2018 年 7月 18 日,Nervos 正式宣布的融资消息,其获得的 2800 万美元私募轮融资,不仅有北美和国内的专业机构投资,还有行业内合作伙伴的支持。

其中,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及万向区块链为本轮领投方,国内参与的 VC 包括经纬中国、九合创投、策源创投、峰瑞资本、imToken、星火矿池、币信、现在支付等;北美机构包括 Polychain Capital、FBG Capital、1kx 等。本轮融资将助力 Nervos 构建产品和壮大团队,加速企业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开发和战略合作伙伴的拓展。

此轮融资可谓大获全胜,期间过程也不乏辛苦。吕国宁回顾,Nervos 在今年 3 月份市场行情很差的情况下启动融资,当时以太币的价格只有 370 美元。

之后三个月里,吕国宁和其他联合创始人先后约谈了来自国内外的一百多家机构,在只有 Nervos CKB 白皮书而没有正式 BP 的情况下,反复向投资方讲解 Nervos CKB 底层链的设计和核心逻辑。在花费大量精力阐述 Nervos CKB 的同时,也是完成了一轮轮的布道。

读懂 Nervos CKB 白皮书里的经济模型

在传统的项目里,商业模式是命脉,而区块链公链却不是单纯的商业行为。吕国宁说,区块链公链是属于社区的,最后也一定是社区里的大家为区块链网络贡献价值。

Nervos CKB 白皮书里的经济模型显然是 Nervos 最大的亮点。Nervos CKB 有自己的 Token,它针对应用层设计并为其提供经济安全的质押,也叫做质押流动性经济模型。

Nervos CKB 主要用来支持二层(Layer 2)解决方案,其核心是上层链在底层扣押一部分 Token 做保证金。当用户发现矿工作恶的时候,可以提交密码学证据到底层链,然后底层链会作出仲裁,如果能证明上层链作恶,那么就可以作出惩罚。通过经济手段来实现更灵活的安全性,并且将安全性从底层向上层传导。

流动性质押使得被质押的 Token 不具有流动性,上层应用链随着业务发展,需要质押更多的 Token 来向用户证明(提供)安全性,如果整个经济体的 GDP 越高,质押的 Token 的价值就越高,那么上层应用链则越安全。这是一个正向循坏体系,开发团队的职责是长期维护整个网络体系的安全,并赚取服务费。

吕国宁分析,以太坊的经济模型是从计算的维度衡量经济激励,用户每做一次转账或者是合约调用,都需要支付 Gas,这其实是购买(或租用)了整个网络的计算资源,但它缺失了另外一个维度——存储。

Nervos 经济模型是从计算和存储两个维度来设计的。

Nervos 经济模型的核心的英文说法是 Cell Capacity,用 Token 来计算可存储空间的容量,一个 Token 代表一个单位的存储空间。使用 Token 置换出存储空间,实际上是用流动性的质押去支付手续费。这种经济模型能够实现时间和空间的平衡。

Nervos 开发者可以用 Token 置换出一定容量的空间去存储状态数据,当 Token 被质押换取等量存储空间后,质押的 Token 就不具流动性了。但是当他释放掉这个空间的数据之后,才可以重新获得 Token 的流动性。

分分合合兄弟情 不变的技术信仰

有业内投资人评价Nervos,认为其创新性地平衡了区块链的不可能三角,构建了一条高可用的商用公链,Nervos 团队在区块链行业多年的积累奠定了扎实的工程能力和社区影响力,同时拥有前瞻性的认知能力和架构设计能力。

其实这背后对创始团队要求极高,而且创始团队背景也是NervosNetwork 获得资本青睐的重要原因之一。Nervos Network 的创始团队来自于以太坊、imToken 和云币等企业的核心成员。其中吕国宁(Daniel Lv)曾是以太坊钱包 imToken 的CTO;首席架构师兼研究团队负责人谢晗剑(Jan Xie)曾是以太坊核心研发成员、V神的左膀右臂;CEO 太檑(Terry Tai)是数字货币交易所云币的核心开发者;联合创始人兼北美团队负责人王宁宁(Kevin Wang)则是软件开发在线教育网站Launch School的创始人,前 IBM 工程师。目前,公司接近70人,超过三分之二是工程师和产品经理;底层 CKB 的团队约8人。

吕国宁介绍,他们四个现团队成员加上何斌(imToken创始人)都是九年前的同事,2009年他们五人相聚在北美一家公司做软件咨询服务,2014年,吕国宁离开并加入云币网做CTO,开源了交易所的代码,直到今天还有人找他做交易所。2016年,他和谢晗剑、太檑、王宁宁、何斌五人分头做了两家公司,杭州秘猿和imToken。

现在的Nervos也得到了杭州秘猿和imToken 的支持,吕国宁感慨,不管分还是合,大家都彼此认同,没有离开技术的领域,八九年的同事情谊转化成了兄弟情,多年的友情让创业之路不是血雨腥风而是互帮互助。

对吕国宁来讲,2015年是个重要的转折,以太坊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区块链未来的巨大潜力,并在当年投资了以太坊。并在之后加入imToken,但终究选择在2017年离开,因为他当时判断未来应该属于智能合约,而不是钱包。2018年吕国宁加入了Nervos,得到了imToken的投资,其创始人正是何斌。

用吕国宁的话说,拥有技术情节的他们,希望用区块链技术做出更好的产品。


本文来源: 金色财经 文章作者: 冯霄霞 / 责任编辑:冯霄霞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比特币实时价格 ¥45776.06(数据来源:火币Pro)
    下一篇

Origo是一个新的隐私解决方案,通过自己开发的隐私协议,实现链上链下的操作,将链下信息加密后再上链